艳遇之王 第一卷 第十七章 初见花冠

江南梦月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7/[/size][/URL] “多谢指点点。回头再赏你。”秦万琪拍拍小二的肩膀,便快步而去。 进了艳福楼,浓郁的胭脂粉味便扑了秦万琪满身满脸。一大群花枝招展的女孩向他涌过来,吓得他本能地要捂住自己的小弟弟。但快到他身前的时候,她们都绕过他,笑嘻嘻地朝他身后走去。他正想骂她们有眼无珠,话都到喉咙头了,他又缩了回去。 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7/


“多谢指点点。回头再赏你。”秦万琪拍拍小二的肩膀,便快步而去。

进了艳福楼,浓郁的胭脂粉味便扑了秦万琪满身满脸。一大群花枝招展的女孩向他涌过来,吓得他本能地要捂住自己的小弟弟。但快到他身前的时候,她们都绕过他,笑嘻嘻地朝他身后走去。他正想骂她们有眼无珠,话都到喉咙头了,他又缩了回去。

唉,怎么能怪人家呢?秦万琪想。自己穿的是书生的衣服,长的也是书生样。一个穷书生,身上能有几个钱?怪不得人家啊。人靠衣装,马要靠鞍。先敬罗衣后敬人,是千年不变的真理。

老鸨笑迷迷地走过来了。

这是逢人三分笑的老江湖。秦万琪望着她想。她跟我笑,是有着高瞻远瞩的高姿态的。万一我考了个状元,皇上一高兴,我一个不小心就做上了附马也说不定。

她对我笑,是长远投资哩。

“哟,我的靓仔哥,你是第一回来我们的艳福楼吧?”老鸨走到秦万琪面前,热情万分地道。声音比人年轻。秦万琪听着便感到很假。但“靓仔哥”还算入耳吧。便对老鸨笑了笑,“是啊,妈咪,有什么姑娘介绍给我?”

见鬼,这是我说的话么?我在棋城会说这样的话么?难道人一到了明朝,连说话都不同的?

也恰该不同。东方老怪将我变成了书生了嘛,年纪也一夜间大了几岁,肯定有差异的。

不管吧,既来之,则安之。

“有啊。我们这里的姑娘,是全京城最出色的。”

太夸张了吧?秦万琪心想。刚才一眼扫去,也没见几个特别出色的。嘴上却道,“那我是来对地方喽?”

“当然啦。人家都说,到了京城,不到艳福楼的话,等于没到过京城。”老鸨十分自豪地点。

这点我信。秦万琪心道。敢开地下赌场的妓院,绝对是有很硬的后台。要不,三几天就会被查抄。至于艳福楼是否是京城数第一的妓院,那就说不定。但看宽敞的大堂,装饰的富丽堂皇,也是够气派的,不是第一,也会是前三名。

于是,秦万琪对老鸨笑道,“我现在来啦,就是到过京城喽。”

“靓仔哥就是会说话。看你这么聪明的份上,我就把牡丹介绍给你吧。她可是我们的花冠哦。”老鸨乐滋滋道。

听是花冠,秦万琪的目光禁不住乱扫,看看花冠是怎样的花冠法。

老鸨却吃吃的笑了,“靓仔哥,看你急的。我们的花冠,哪会在大堂上等客的嘛。”

这倒也是。随便让人见的,哪还叫什么花冠?花冠肯定是藏在深闺里面的嘛。一不小心,你就犯常识性错误了。

“那妈咪快带我去。”秦万琪显出很猴急的样子。老鸨朝他狡诘地笑了一下,“行,随我来吧。”

秦万琪随老鸨走上二楼,走过一条长长的走廓,还东转西转的,才转到一间叫“春宵”的房子前。

轻轻地敲了几下门,老鸨柔声地道,“牡丹,我给你带靓哥来了。”

“妈咪,那就让他进来吧。”传出鸟鸣一样的声音。秦万琪不由怦然心动。长这么大,我还没有听过这么好听的声音哩。

老鸨拍了拍秦万琪的屁股,对秦万琪使了个眼色,意思是接下来就靠你自己了。

这老江湖,老不正经,怎么都要趁机揩揩我的油水。秦万琪心道。但脸上却挂着感谢老鸨的笑意。

老鸨满意地笑笑,便扭着屁股走了。

房门是虚掩着的,秦万琪轻轻推开,轻轻地进了房,顺手掩上门。立马,是的,当时他秦万琪就是这种感觉。立马一股清新的芬芳,钻到他的心坎上。怪了,我这是在妓院啊,又不是在春天的花房,怎么会有这么清新脱俗的气息的?

房内的装饰也很素雅,却有一种树木的翠,野草生机勃勃的绿。

温馨的灯光下,只见一位姑娘背对着秦万琪,坐在梳妆台前,托腮凝思。一头闪亮的乌发,瀑布一样飞泻地柔腴的背上。与藕白色的裙子,形成鲜明的对照。臀部如两轮弯月,是那样的柔,那样恰到好处。真是增一点过肥,减一点过瘦。未见真容,只看背影,秦万琪便感到牡丹美得不得了。是的,臀部上去的腰身,也是水蛇一样柔软,仿佛柔出月色来似的。

秦万琪记不得自己是怎样走过去的。反正是心跳得呼吸都感到困难。从后面轻轻地搂住牡丹,他就像搂住了一个美丽的世界。因为从镜子里,他看到了牡丹绝色的脸容。什么沉鱼落雁,闭月差花之类,用到牡丹身上,都显得低俗,无法与她相匹配。

牡丹的手柔柔地搭在他的手上,他差点就晕了。

“公子,你是岭南人?”牡丹温声细语地问。

“是啊,你怎么知道?”秦万琪很是激动。

“只有岭南人,才有你这种清纯而又灵气盎然的。”

这么高的评价?秦万琪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但这是的而且确从牡丹嘴上说出来的,一个美人儿说出来的。秦万琪高兴极了,心下不由感激东方老怪。想如果不是成了书生,成了个岭南才了,还是原来圆嘟嘟的胖,第一时间,牡丹恐怕就叫他走人了。但做人要谦虚,于是他道,“牡丹姑娘过奖了。”

牡丹站起来,转过身。呼吸,呼吸,秦万琪感到自己激动得停止了呼吸。哦哦,这世上真有美死人的人啊。牡丹百合花一样清纯润白的脸蛋,是十五的月亮;那双眼睛,是银河的星光;那对芳唇,是玫瑰花瓣。那只鼻子,是珍珠似的玲珑,是宝石似的高贵绝美。

“公主,我的小公主哦。”秦万琪禁不住赞道。

牡丹双手环住他的脖子,盈盈一笑,眼睫毛就像了蝴蝶的彩翼,轻轻一扇,就将他扇到了九天。整个人飘飘然的,欲仙欲死。轻吻了他一下,牡丹便松开双手,仙女一样飘开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