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反对抵制北京奥运会和反华宣传

Jean Luc Melenchon 写于2008年4月7日

我不是中国共产党员,将来也不可能成为共产党员,但是我反对抵制北京奥运会。我反对Robert Menard他操作的抵奥运动。我反对因为这些活动而将中国的历史重写。对于祥和的达赖喇嘛和他的体制,我没有其他人那种热情。对于我来说,抵制奥运是对于中国人民毫无道理的挑衅和侮辱。如果我们要质疑中国政府,那么早在申奥的时候就应该提出来,在那个时候就要阻止中国进入候选名单,而且要到中国本土上去宣告我们的态度。最近发生的事情是等于给了千百万中国人免费和毫无道理的侮辱。要知道他们非常期待奥运的到来并且努力地做准备工作。对于我来说,这反华的砂锅里散发出让人恶心的臭味。

一个借口

如果要组织有效的抵制活动,就不应该选择在开幕式这种代表团结博爱的时刻。为什么不选择在经济上或者金融上进行抵制?---很显然,没有任何政要会在这个时候走条路。如果我们真想敲醒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在国家间正常交往的期间去督促?有谁去接近过中国政府主席(有多少抵制者真正想要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向他问了问题?问了什么?他回答了什么?有谁询问过中国总理(有谁真正想知道他的名字?)?谁有接待过中国驻法大使并且跟他交流?谁在乎他?带着一种近似种族歧视的狂妄态度,我们就这么去反对一个我们连国家领导人名字都不知道的国家?而且我们还假装他们不存在?或者我们认为那里没有真正的领导人?伟大的西方连一个1亿4千万人口的国家的领导人的名字都否认掉。我们以为中国人足够懦弱以至于被一个专制体系操纵!看到这一切,我只感觉到了强迫中国人进行鸦片交易时候那些殖民者的蔑视,这蔑视的共鸣!如果我们的意愿是对抗中国政治体制,已经格式化的西方人的看法,已经没有任何方法可以改变。

所以西藏的起义是个借口。这个谎言完全靠图像的反复传播来达到先入为主而控制大众思考方向的目的。例子:只有‘d’arrêt sur image ’这个机构报道了‘西藏事件’

开始于藏人屠杀汉人商人。在世界上哪一个国家出了这样的事情却没有外来反应,它会怎么想?一个被藏人乱棍打死的中国汉人的生命就比不上那些上街游行的藏人吗?虽然说对西藏人的友谊有时候只是反华的一个恶心的借口----而这份友谊可以用无知和荒唐来喂养。也许警方的镇压很重----但是我们怎么知道?唯一的信息和数字来自于‘西藏流亡政府’。我却听说中国政府也公布了伤亡结果,这表明当局承认事态的严重性。在任何一种情况之下我们都要尝试去了解和对比信息。我们要去了解事态如何发展。我们也可以颠倒是非地说当年是由政府下令把两个Clichy Sous Bois的少年弄上电杆触电死亡的----因为政府当时正要对郊区进行整顿。没有人会下这种幼稚的结论。美国政府也严厉镇压城区的暴乱。虽然这些都不能当作借口,但是至少给了我们一个对比的参考。

一个可疑的人物

我要对Robert Ménard先生,也就是反华活动的主要组织者提出我的意见。直到现在,只要跟西藏和奥运有关,我们只看到这个人物。他说他代表着‘无疆界记者’说话,好像这个组织就剩他一个人在代表了。许多旧行政委员会的会员对民主概念的认识可比Ménard还深得多。在‘法国文化’无线台,主持人在问我西藏和奥运的问题,当我扮演Ménard这个角色的时候,Marc Kravetz 和 Alexandre Adler先生表现得很沉默。他们并不是在讨好我。在台下,他们发表了对Ménard这个人物的手段和看法。Maxime Vivas有一篇关于他的分析,对于这个人物以及其资金来源十分担忧。无论怎样,他好像从此就成了记者工会头目,代表国际人权组织以及大赦国际组织等等。他有时还会取代达赖喇嘛的位置,而达赖喇嘛是支持奥运的。Robert Ménard是个成几何形状立方速度发展的人权卫士。当美国正在折磨别国的时候,他有发动过什么活动吗?他的行为让人不得不怀疑他的动机。

不能为农奴制辩护

说说西藏。西藏从14世纪就属于中国。在Besançon 或者 Dôle并入法国以前,拉萨就已经在中国的统治之下。把1959一次藏民暴动定义成为年中国入侵西藏是错误的。我们难道能说,当法国共和军队去那里镇压保皇派的起义,法国于是就‘占领’了Vendée?达赖喇嘛和其他藏区领导者接受了所有共产党赋予的位置,比如说共产党人民代表大会副主席的位置。1956年共产党决定废弃西藏和边境地区的农奴制。农奴制把藏人分成了三个阶级九个层次,每一层都有一个‘价位’,奴隶主可以决定奴隶的生死甚至实施折磨。共产党决定废弃农奴制,我十分赞同。我们还没有探讨到女人的地位,当然如果想知道的话一定能查到。是共产党结束了地方头目间的暴力斗争和僧侣犯法时候的血腥处置。

1959年,在冷战的背景下,藏人的起义是由美国支持的,无论在物资上还是财力上。接着,迷人的达赖喇嘛传统体制和恐怖的共产党入侵史就这么来了。藏族儿童的入学率现在是81%,达赖统治下的田园岁月则是2%。在地狱一般的中国,奴隶们的年均寿命从以前的35,5岁到现在的67岁,藏族人口从1959年的1百万到现在的2百50万,这些数字为什么他们在游行的时候不说?中国人值得更多的尊重,而不是去关注那些老生常谈----这些传言被这样一种人兜售着:他们这么做既不为了自己,不为了组织,也不为了佛教西藏那些皇帝一样的僧侣统治下的孩子们。

此时此刻,我对‘西藏流亡政府’没有任何同情心可言,因为它的教皇陛下是唯一的最高决策者,他的班子没有一个能在一个政府里工作,何况是流亡政府,当然我们还没提及在金融和事务中他们是什么样子。我完全不认同他们的神权政治。我也反对他们把孩子成批吸收进修道院。我反对农奴制。无论在哪里,对于什么,我都是无神论者,所以我反对宗教上的政治专制,甚至‘丁丁在西藏’里那让人心醉的世界都不能使我动摇。我还反对‘僧侣皇帝’反对堕胎和反对同性恋的态度。虽然他不暴力,一直微笑着,风采迷人,但是他对于这两方面的宣言对于我来说是那么腐旧,他的神权统治计划也一样。我从来没有支持过Ayatollah Khomeiny,虽然我当时反对的是伊朗的Shah。我不支持也不鼓励达赖喇嘛,他的宗教(跟我无关),他的政治计划(我反对)和他让步的尝试(我谴责)。我要问:为什么达赖需要一个国家的身份去当他的精神领袖 ? 而且他要的国家是中国国土的四分之一!他在宗教上和道德上的权威是不是还缺一个王位和国土来支持他?

战争的挑拨者

说说国际法和地缘政治。西藏的故事被它的拥护者塑造成战争暴力和混乱的被害者,可以跟Balkans相提并论。什么样子的西藏是被捍卫的?是那个‘大西藏’:包含了云南和四川地区,在那些配合拉萨一并发动暴乱的地区?当然,现在兴奋的人们忘了这些事情。对这些问题的漠不关心,对中国历史文化的漠视,对千千万万人生命的漠视,支持藏独的狂热体现出来的就是就是这么完整的家长式作风,后现代殖民主义和种族歧视。

在报纸上我看到法国运动员身穿一件带有标语的衣服,标语带有政治性质。我很清楚,标语上写着‘为了一个更好的世界’,看似普普通通。但是对于一般的中国人来说,这道标语明确携带着支持达赖的信息。这难道不是超出了国际体育的范畴了吗?还记得吗?欧洲游泳联盟会把欧盟游泳冠军Milorad Cavic(塞尔维亚人)驱逐出会,因为当他在领奖台上领奖的时候,他的t恤衫上写着‘科索沃是塞尔维亚的’。这会成为判例法案吗?法国冠军穿着政治标语,在赛场是被禁止的吗?当然不是!

除了把敌人大卸八块的意愿或者媒体导演手段加以修饰,形势很可能会造成成为那些挑衅者的窘困。我希望如此。我是中国的朋友。我知道我自己国家的利益和它的价值正在这场闹剧中不可能得到任何好处。

PS:这个人在电视采访中骂的更痛快。

forum.powerapple.com/modules.php?name=forum&file=viewtopic&forum=38&topic=29337&start=0

视频在youtube上,这个帖自立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