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序章 第二部 内战 第十二章 转变 第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决不能承认这个东西!这是御前会议大臣们一致的意见!龙行健觉得热血沸腾,“陛下,我军起兵靖难,打的就是维护我神华帝国领土完整的旗号。现在兰斯要求明确南五州的归属问题。这不用研究。或者不理他,军队做好作战准备就是。或者驳回去,一个字,打。”

轩辕台失望地看着龙行健,“行健,你是管情报工作的。你将关于兰斯照会的内幕向会议汇报一下。”

龙行健冷静下来,理了理思路,“根据我们掌握的情报,兰斯联邦主要决策机构,政府、议会及参谋总部对我军在去年取得鼎湖战役胜利后没有采取军事介入感到十分遗憾。他们担心我国迅速恢复实力。决定在我们大战方休的时候提出领土的归属问题,逼我就范。有情报显示,兰斯陆军已秘密开始动员。”

“明白了吧?我的将军们!”轩辕台站起来,“兰斯终于明白他们错过了一个机会。现在看来,我们在实施‘新生’战役时建立南方面军是正确而且必须的。龙行健当时的建议是有功的。现在兰斯希望我们否决他们的提案,以便找到动武的理由。将军们,与兰斯的战争会是什么结果呢?我认为,不外三种情况。第一,我们击败兰斯收复南五州。第二,被兰斯击败。我下台,政府改组丧失更多土地。第三,数年血战不胜不负将我们调整经济的机会完全丧失。注意,如果出现第三种情况,我们将失去对扶桑、罗卑的军事压力!神华帝国沦为二流国家。”轩辕台严厉起来,“将军们,打仗你们比我强。第一种结果有几成把握?要多少时间?行健,你在战略上是有急才的,你说说看。”

龙行健涨红了脸,“没有把握。”

“军事来不得半点虚伪。代价是国破家亡。政治同样来不得半点意气用事!”轩辕台脸色严峻,“我决定分而击之。对兰斯,要虚以委蛇。对罗卑,要言辞恫吓!若有必要,倾全国之力,将罗卑碾成齑粉。若是罗卑脱离兰斯与帝国结盟,帝国考虑将北安州的大部正式划给罗卑。明白我的意思了吧?外交部、保安总局、军情局全力运作这一事件的处理。注意,必须是以外交谈判方式的。军事调动要秘密进行。战线以大洪山、乌岭为最后防御线。总参立即着手制定计划。但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不采取军事解决的方式。先生们!南五州就在那里,敌人搬不走,北安州也一样!我们都要取回来的!现在就先让一让吧。历史会记住我们忍辱负重的决策。”

随后,帝国经过艰苦的谈判,在1011年岁尾的几天里,在帝国镇南州首府南江市与兰斯签订了秘密协议,正式承认了兰斯对南五州的占领。与罗卑在扶桑签订了内容大致相同的协议,罗卑“割让”了大约200平方公里的土地给帝国,北安州从法律意义上说,是罗卑王国的了!

轩辕台和龙行健密谈了二次,就二份协议的意义说服了龙行健。政治开始进入这个热血青年的心灵。龙行健理智上承认轩辕台的决策是正确的。但感情上还是接受不了,他疑惑地问自己,“轩辕寂(其实不是轩辕寂本意)的‘箱根协定’是卖国条约,自己为此落了一身伤残。但内容几乎相同的‘南江条约’怎么就成了爱国条约了呢?”他这个御前大臣尚有疑问,怎么跟那些根本不知道事情原委的部下朋友说呢?最具讽刺意义的是,他作为国内最大的情治机关的首脑,必须保证条约的秘密,毫不留情地镇压那些对条约不满的人(假如有的话)。对已经死亡近半年的蒙吉将军,龙行健更多了几分理解。

1012年的元旦,在保安总局的新年团拜会上,龙行健宣布了一个令部下不解的决定。将蒙吉将军的照片挂在总局荣誉室里。

保安总局有一个荣誉室,陈列着这个情治机关数百年来为国家做出卓越贡献的成员的画像和照片。总局处长以上军官在升职时都要在荣誉室举行一个宣誓仪式。总局的工作人员也以将自己的照片挂入荣誉室为最高荣誉。现任总局长的决定显然无法让他们理解。决定就是决定。理解执行,不理解也得执行。办公厅第二天便将蒙吉放大的照片悬挂在荣誉室。只是照片下的文字说明却无法写。请示总局长,龙行健淡淡地说,文字由我亲自撰写!但不是现在。现在就让他空着!


三个月来,龙行键基本适应了这个位子。适应了阅读、批示公文,(刚上任时甚至不知道将下面的请示该批转给谁)适应了参加各种级别的会议,适应了部下敬畏或者好奇的眼神。逐步找准了自己的定位。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起初的工作基本是梁广之推动的)。三个月里,他清理了总局设在帝都的两所秘密监狱和三个公开的看守所。理论上讲,保安总局不应该有自己的监狱。但实际上,他的总局成立时全盘接收了前帝国保安总局的财产(一部分人员),包括这五所公开和秘密的监狱。大概是自己受过害的缘故,龙行键上任的第一件事便是清理监狱。龙行键惊奇地发现,其中甚至有因议论自己而被抓的。龙行键命令梁广之限期清理。无罪者或根本没有任何犯罪证据只是靠推测抓进来的一律释放!对行动局及5局的审讯问题龙行键也专门做了强调,在小范围会议里,龙行键举自己为例,认为肉刑不是上策。审讯应当从心理突破对手的防线,主要是靠证据。5局和7局都是梁广之分管的分局,这位在海军情报局供职30余年的老牌情报官员完全赞同总局长的意见。但认为刑讯作为一种传统的询问手段,不能简单的一下子废除。尽量少用就是。需要刑讯者,一般案件,要主管处长批准,重大案件要分局长批准。特别重大的,要请示他这个主管局长批准。不能像原来胡敢的行动局,二话不说先劈头盖脸打一顿。清查监狱的结果,共释放嫌疑犯200余人。他们中的一部分已经残废。但能够重获自由,出狱后还是说了不少新局长的好话。

第二件事是牵起了对兰斯、罗卑、扶桑、卡玛的间谍网。这间事是龙行键最为重视的。龙行键赞同覃明一个观点,即没有什么所谓友好国家中立国家之分,一律在国际局的工作范围。当龙行键得知6局在卡玛竟然有四个运转正常的间谍网时,颇为吃惊,随即又赞赏了一番。龙行键说6局的同志的国家观念是最重的。问覃明6局对外经费是多少。覃明说过去一般每年30万金元,特殊任务另行申请。龙行键对覃明说,“重点是兰斯和罗卑。经费不受限制,一定要想办法打入敌人的上层。”覃明一听就知道总局长虽心情急迫但基本上是外行。就介绍了国外情报网的几种运作方式。6局的核心——1处(地下处)是培养收买控制国外间谍的处室。派遣一个间谍到国外执行任务是容易的,但要培养一个能在敌国生存的间谍却需要更长时间和更多精力。地下处每个人之间也是互不通气的,各自对处长负责。一个高级间谍的培养甚至超过了十年。这十年里,他像一个正常人一样生活在敌国,没有任务,没有联系,静待他的成长。然后在认为可以启用的时候进行“唤醒”。地下处工作的严谨和默默无闻得到了总局长的尊重,他特地批了一笔奖金发给这些平时不显山露水的军官们。这些带着上尉、少校肩章的军官工作的意义只有深入接触才能完全了解。

“你们具有一种高贵的奉献精神。为国奉献。”龙行键对地下处的军官们敬礼。他发自内心的尊重他们。他们其中巨大多数是蒙吉的旧部。

龙行键批准抓捕了一批必需抓捕的人。在任何一个王朝更迭都是必需的。如跟兰斯签订《秘密贸易协定》的牛仙客就被总局第一批抓捕。此人未逃出帝都令总局的特工们感到不解。同时软禁了一批前朝军政要员,包括王庸元帅和梅立青上将。这项工作的前期是张念祖负责的,保安总局正式成立即移交总局管理。龙行健必须对这些前朝旧臣采取适当的安置办法并向御前会议提出处理意见。龙行健自身的价值观使得他对前帝国军的高级将领并无深仇,对后期放下武器的将领都没有抓捕,而是监视居住。但对《箱根协定》和《贸易协定》中卖国人员则采取了严厉措施,包括一些具体经手的人员,都被他批示抓捕了。现在他体会到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一个人或一家人的生死自由完全取决与自己的一个念头。他坐在宽敞轩亮的办公室里,凝视着下属报来的公文,这些涉及别人生死自由的报告,或者是几千几万甚至几十万金元的流向都只需要自己的的签字即行生效。这个经历复杂却又相对单纯的青年贵族确切体会到权力的巨大魔力!

总局的组建基本完成,龙行健想视察一下全国各分局的组建与运行情况。提议报于皇帝,皇帝批准了,但要求他每二日向太阳堡通报行程,如果中枢有事,可以立即返回。龙行健拟定了陪同人员,办公厅代主任张志诚,5局代局长肖月清,1局代局长陈连声,以及几个相关局的处长。副官陶克定在总局组建的最初二个月一直充当了龙行健的私人秘书,替龙行健处理了大量的私人事务。11月后,龙行健坚决要求陶克定进军校念书,陶克定知道这是老长官的关心,遂进宣武军校读书去了。行政局齐平给龙行健物色了一个叫吕晓斌的中尉军官给龙行健当秘书。齐平一向心细如发,既然是他选的人,龙行健没谈话就让吕晓斌上任了。小吕上任的第一件事便是跟随总局长外出视察。尽管齐局长对他详细介绍了总局长的性格爱好,但吕晓斌还是心怀忐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