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42/


那时候还是我上大学的时候,90年代之初。因为大学所在城市离家不算远(300KM左右),经常坐火车回家。那时候车速慢,我上的车又是一长途慢车(从始发站到终点站约2000KM吧),几乎是逢站即停。我的车票没有座,就站在车厢的连接处,一路顺利的到了一个中间站A,我的边上多了一个魁梧的北方大汉,我们两个开始聊天,他知道我是在上学的大学生之后,还说你们大学生是未来的国家栋梁啊。


在经过一个较大的站点以后,车厢中央突然站起了一个大汉,大声拍了拍巴掌,说:“大家注意一下,坐火车很无聊,有没有愿意和我做游戏的?带点彩的”。前后说了几遍,就有几个人围上去,表示愿意参加这个游戏。


赌了不到一分钟,其中的一个南方人对庄主大声说:“你这是耍老千,我不来了,把你赢的钱给我”。


这时我边上的汉子围上前去,帮他们调解,说是愿赌服输。那个南方人声音很大,说你这些手法瞒不了我,我也会,然后他把铅笔拿了过去,很笨拙的表演了一下。原来在我边上的汉子说:“既然你也会,我们可不可以赌,你来坐庄?你有钱吗?”南方人说:“钱谁没有。”拿出一个包来,里面好像都是钱,我离的远,看不清。(不过那时候我们北方是很相信南方人有钱的)


这时候开始赌的那几个汉子说:“那你来坐庄,我们来赌,可以吧。”南方人说:“没有问题,谁都可以参加。”然后就笨拙的赌了起来。


开始南方人光输,但是面额很小。开始那几个赌的人,还有周围的人不少起哄的,说:“你(南方人)不行”。南方人就说:“刚才这位大哥说了,愿赌服输,不管是输赢,我都愿意,大家都可以来参加。”说完用手指向周围那些还没有参与的旅客。


很多旅客一看,这个南方人这么有钱,还这么笨,利欲心作怪,就有不少参加的了。气氛一时达到最热的境地。


我一看,就看透了其中的猫腻,但是又有什么办法。这帮人得有十几个吧,除了那个南方人比较小巧,其他的怎么都比我魁梧的太多了(我那时还上大学,整一个文弱书生的形象,体重还不到110斤)。我还和其中的骨干分子聊天来,我得赶紧跑,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



我就往别的车厢挤,结果车厢那儿站着两个大汉,堵的紧紧的,任我怎么挤,我也挤不过去。就放弃了,肯定两边的车厢都让他们堵死了,造成这节车厢相当拥挤的样子。后来到了一个小站,我想下车,他们两个其中一个说:“你不是到**站吗?别玩花!”


我就傻眼了,开始和那个大汉聊天,人家已经注意上我了,我象傻瓜一样的和人家聊了半天。(我现在在火车上是基本不和陌生人说话了,呵呵,前车之鉴啊)


我想坏了,这可怎么办?一下子后悔的我,那种心情无法形容啊。


后来到了一个较大的车站(这儿离我大学所在的城市只有一站,大约五十公里),下的人较多,我就混着从里面提前下车了,然后坐公共汽车返回学校。我挤下火车后,看了一下10号车厢,那帮人还在那儿热闹的围着那个南方人。


[后记]


十几年来,骗术也不断的升级了。去年《南方日报》也做过报道,最后总结说:这些骗子一上车就分散坐在车厢各处,一方面是有助于哄抬气氛,煽动乘客参与赌博,另一方面是监视乘客,不许他们打电话报警。同时,为了方便行骗,他们上车后通常会借故把车上的窗帘都拉上。即便有乘客看穿这是一个精心设计的骗局,也不敢出声制止,更无法打电话报警,而司机为了保障车辆和人身安全,也只能对此类骗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此,骗子们才能有恃无恐,既骗又抢,屡屡得逞。据了解,“红绿铅笔”是一种流传时间较长的骗局,骗子利用解开绳子手法的不同,可以随心所欲地让绳子绑住任何一支铅笔。


只要我们不贪图便宜,不要以为天上会掉金子,那么就不会上骗子们的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