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拜拜就拜拜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题目就是根据我的ID取的。

这是一个遥远的故事——时间就是上个世纪的后期。

这是一个惆怅的故事——结局就是两颗支离破碎的心。

一直以来,我的QQ网名都是“我心是你”,十二年了,从未曾改变。记得当时,我取这个名字的时候,还着实为这个具有丰富感情色彩的名字而欢呼雀跃,而现在,除了相伴的名字外,我所剩无几。昏暗的天,带给我无穷的遐想和追忆。无奈,记忆也成了灰色……

那时候,我在中部地区的一座电视发射台工作。某晚,闲得无聊,便打开收音机,想听听电台里的音乐。也许是在孤寂的环境中停留的时间太长,太想呼吸外面的新鲜空气;又或许是机缘巧合,让我无意中收听到了那个台——音乐台在周末,通常会有个类似于《空中鹊桥》的栏目,而此时,我正在收听的,是一则师范学校学生的征笔友启示,而就在此刻,我也是“11俱乐部”的一员。所以,我动心了。接下来,一切都顺理成章,我给她去了信,她也给我回了信,我又给她去了信。然而,我却并没有收到她的再次来信——好在我信里给她留了我的CALL和手机号码。

半年过去了,一直音信全无……

忽然的一天夜里,我的呼机响了。当时我记得是9点半钟,我正在和同事激烈地争论电视剧的情节设置,突如其来的响声打断了我即将胜出的辩论,于是我郁闷了,几近疯狂地按照呼机上显示的号码拨打过去。没有等待音,电话那头就传了一句温柔的问候:“请问你是某某么?”我傻了……电话号码显示的地方,是一个我只去过一次的地方,是我没有一个熟人的地方,怎么在那边会有人找我?而且,还是个女的,而且,还是用的极其标准的普通话?想都没想,我脱口而出:“你是谁?”

“还记得那个笔友吗?”

天,我怎么会不记得?怎么能不记得?从那次开始,我不止一次地收听那家电台的节目,也不止一次地听到过征友的信息,可我一直都没有对第二个人写过信,今天,我终于等到了你,终于听到了你的声音……

于是,从那天开始,我们每天都在电话里煲粥,最长的一次,是从晚上十一点半,一直讲到她第二天早上上班!(电话费可是要了我一个多月的工资)于是,我们在电话里确定了我们的恋爱关系,当时,我19岁,她18岁。让各位见笑的是,当时,我们未曾谋面。

或许情窦初开的男女都想在第一时间见到对方,我们也不例外。当约好某个周末,她放假的时候,我去了她所在的城市。没有精心打扮,也没有刻意地准备,只有一幅眼镜——因为她的眼睛有点近视,我更想让她看到世界的美好,充分的事实在日后证明,我的初衷被完全违背了。

相见很平淡。没有比如拥抱之类激情的画面,哪怕是牵手,都是那么地小心翼翼、诚惶诚恐。因为她害怕家人的察觉,随口编制出一条借口,和我在外面吃饭——在她心目中,她认为应该这么做,所以直到今天,我都为曾经拥有过她而感到欣慰。在这有限的时间里,我的双眼都一直盯着她看。无法阐述当时的心情,看不够,似乎是现在回想起来的唯一原因。太美了,感觉太美了,真的太美了。或许是拨动心弦的人就在眼前,也或许是每天魂牵梦绕的人就在跟前,心里想说的话,却说不出来……紧张、激动伴随着我在那天的每一刻。

饭后,我们去了城区河流的下游,因为那里被她家人发现的几率很小。自始至终,她都认为不能让她周边的人知道我,至少是暂时不能,就连送她回家,都是在马路边,看她坐出租车而去——而这些也都是我一直郁闷的地方。一路走着,我们一路说着,倾诉彼此的相思,憧憬美好的未来。我当时认定,她就是我一生所追求、所呵护、所疼爱的女孩,所以也就谈到了结婚。此刻,我诧异于自己当时的莽撞——也许与我的性格有关。太快了,真的太快了,让我自己都难以接受。好在她很通情达理,互相的沟通并没有障碍和距离。就在谈到房子的时候,我们的意见发生了分歧——她执意要私人建房,而我则认定,单位上的福利分房比较好,并且明确地告诉她,我们家有自己的住房,而且不只一套,虽然到结婚的时候都旧了,但不破,依然可以用。毕竟那是我父亲留给我结婚用的,我不可能因为她所遵循的习俗,再要求父母另外新建住处。这些虽然并没有实质意义上的摩擦,但是却为我们日后的交往留下了一层薄薄的阴影。

时间可以冲淡一切。经过了几天的相思苦,我们慢慢地忘却了之间的分歧,由于大家的工作关系,我们不能经常见面。这些时候,我们依然电话恋爱,彼此说些肉麻的话,感受着对方的关怀。待第二次见面时,我终于见到了她的同学,也就是大家所说的“闺中密友”。从她们的言行来看,我知道她已经把我真正当成了自己人——最起码,她能在同学面前,公然地挽我的手走。于是,我很欣慰,也很坦然。可就在我很坦然地在她同学面前展现最真实的自己时,麻烦来了——她同学一直都认为我对她不好,至少形式上不好。我不知道,这是她极力在同学面前维护我的“面子”所诱发的后果,当然,在我同学面前,她依然是这样。我也不知道,这是她的做作,是她的刻意,更是她的善意。但可悲的是,我居然还被蒙在鼓里,懊恼啊悔恨啊……

哎,今天不说了,送首诗给她吧。

我乘风追赶着即将逝去的那片记忆,伸手触摸着属于你的千娇百媚,柔情万种地演绎着刻骨铭心。无奈,你离我仍一步之遥。

在那爱恨交织的梦想里,你是我的唯一;在这遍寻不着的梦想中,我心依然是你。宛如光秃的树立在萧萧冬风中,那般凄凉而又那般执着。刹那间,梦醒了,我介于是与非之间,难以判断清楚。因而,我痛苦地徘徊着,并即将作出或对或错艰难的抉择。温情永远,只能是我此生对你唯一的信条……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