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部分为引用的文章,后面黑色的部分是我的感想


两天时间深入甘南,每天花在车上的时间却几乎十个多小时。尤其是进入玛曲的那一天,下起雪来,白茫茫的牧区,让人觉得恍如隔世。甘南玛曲县,距离兰州八个多小时,是这次甘南骚乱受损最严重的地方。官方数字,整个甘南藏区损失2.3个亿,这个小小的县城就损失一亿多。果然,县城中心成十字形的街道上,满目疮痍.


或许这些画面我们已经从官方的媒体中看到太多,记者们最急切希望采访到的是当地的藏民,希望能够听听他们现在的真实想法。其实我们在县里官员的带领下,走上街时,两边就有很多围观,想靠近,又不敢靠近的藏民。


几个年纪大的,聚成了一团,我问他们能不能听懂我说的话,他们点点头,又摇摇头,比划着的意思大概时能听懂些,但不会说。我们急切地要求陪同的当地官员翻译,但最终还是被他们带去不同的地点参观。


整条街道,被砸和没有被砸的商铺基本上是一比一。仔细看来,最面目全非的基本上都是汉人和回族人的店。


在一栋被烧得漆黑的三层楼前,一人摆起了小摊买小五金。我们上前采访,才知道他是来自宁夏的回民,叫马麻乃,和侄子两人开的店全部在骚乱中被抢烧。侄子损失了一百四十万,受不了倾家荡产的刺激精神病入院。他自己现在也只有和姐姐,母亲住在小旅馆。


说到最后大汉子忍不住了泪水,“确实太难受了,这个刺激在我们家里确实太大,家里没有办法生活了,我88年才16岁的时候就到玛曲,一分钱一分钱挣下来,现在一分钱都没有了”。


问他还想不想呆在玛曲,他说老家太穷,已经回不去了。现在就希望政府能扶持一下,大的要求没有,就是希望这里能够安静下来,希望在这里安静的生活,孩子以后还要在这里上学……



我们了解到,像马麻乃这样损失过百万,生活成问题的在玛曲县有37户,作为初步补助,他们拿到了1千块的抚恤金,还有两袋大米,另外当地工商局已经评估了他们的损失,就等着向政府贷款重建.


玛曲县的中心——民族文化广场,在3月15号却成了骚乱的中心地点。当地官员说,二十多个带头分子在广场上集结了上百人。首个攻击地点,就是正好在街对面的110警局。停放的五辆警车被烧毁,县上唯一的一辆消防车没有及时开出,也没幸免。警局里12名警察全被打伤。


就在我们拿着摄像机,麦克风来到这个广场时,却感到自己被周围无数双眼睛打量着。唯一愿意跟我们说话的,都是当地的汉人.


开眼镜店的广东人黄围海说,自己才刚恢复营业三天,当时自己的店被砸的稀巴烂。


“警察没过来吗?”


“哎,都自身难保。”


“现在还担心吗?”


“担心,但生意总不能就这么放弃,而且现在也加派了警察和武警,希望不要再出事了,但对于以后,我们还是挺担心的。”他说.


整个采访中,王千是唯一一个愿意被采访,也是当地官员愿意给翻译的藏民,他在这个广场上做工艺品的小买卖。问他事发当天看到了什么,他说有人一闹自己就赶快卷着东西跑了,现在最大的影响是生意不好做了,以前每天摆摊可以买二三十,现在最好就十块。


几家外国媒体的记者,绕小巷找到一些藏民,据他们透露,这些藏民说现在虽然市面平静,但大家都很害怕,藏民害怕汉人,回族,同样汉人和回族人,也害怕藏人。


作为一个藏,汉,回族的杂居地,甘南发生骚乱后,虽然重建已经很快展开,但社会的平稳,人心的和谐,要想恢复,却依然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想起之前甘南州代州长毛生武在记者会上也表示,骚乱事件确实给甘南藏区局部地区造成了社会恐慌,广大民众心理上产生了阴影。他说政府会让当地民众更加了解骚乱的起因,同时也加强治安管理,并会尽快协助恢复生产。


两天的藏区采访,时间真的是太短,也总觉得自己的报道,很多都只有浮在水面,没有办法深入下去。我听到了官员和民众对于不法分子的谴责,也在到达第一天就目睹了喇嘛们的诉求。看到了夏河县等地方快速的重建,也听到了民众对于未来的担忧。但最让我感到不安的还是,那些沉默而警惕的目光……


广州的藏族舞者桑吉加在看到我的新闻后打来电话,他是甘南夏河人,看到画面里熟悉的街道,他兴奋地说你一定要到我家看看,看看我爸妈。我为难的告诉他,你的家乡现在还不允许游客和记者自由前往,我们这次组织的记者团也就只有十多分钟在街上拍摄的时间。不过现在街上被砸坏的店铺都重换了门窗玻璃,看上去很新。


“希望下次能作为游客再到你的家乡,去和你的家人朋友聊天……”


4月份的甘南很寒冷,阴雨雪,再加上快到4000的海拔让我一直头疼不止。车开过牧区,随行的当地人说,一到夏天,这些光秃秃的山脊都会开满五彩的小花。玛曲是藏语的“黄河”,这里有黄河第一湾,曾经到过这里的人形容这里是魂牵梦绕的精神家园……


最后一站,我们被拉着颠簸了足足3个多小时到了曼日玛乡夏秀寺院,当地官员说,因为这个寺庙没有一个喇嘛出来闹事。


这座寺庙是周边两千多藏族牧民的信仰圣地。我打起精神留了张影,同时也在默默许愿,希望自己下次再来的时候,阴霾能够被高原的阳光扫除。


事情过去一个月了,这次事件造成的裂痕仍然难以弥合。 有全国人民的团结,西藏独立当然是不可能的,分离主义分子当然也很清楚这一点。但我觉得他们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奥运的目的,可以说是相当程度上成功了。且不说受难者个人的悲剧,本来在发展上落后于内地的广大藏区经历这么惨重的经济损失,又是雪上加霜。而且不同族群之间的猜忌,会给当地今后的投资,旅游,商贸带来持续的负面影响。 虽然在网上我看到了各民族兄弟之间的团结友爱,但是在事发的当地要解决的矛盾和问题就要复杂的多了。看到这篇文章的藏族兄弟们,你们那里也存在类似的情况吗?我们能够做些什么来帮助消除民众之间的猜忌和裂痕呢?大家有什么好的建议么?





本文内容于 2008-4-14 23:07:33 被phoenix77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