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郎咸平:农民企业家拿钱去炒楼导致猪价上涨



核心提示:昨日,郎咸平在商战名家讲座中称中国在整条国际分工的产业链上,被定位在价值最低的制造业,整个1+6只掌握了1,大学生找不到工作是应该的。他还认为农民企业家把养猪、种菜的钱拿去炒楼炒股,导致了猪肉等价格大幅上涨,政府给再多优惠也没用。



(大学生毕业找不到工作)错不在家长,错在中国的产业链定位,在以制造业为主的国家,找不到工作是应该的。


“中国的经济是二元经济,同时存在过冷过热,而这一点在广东更甚。广东企业90%的压力来自于二元经济。”


蓝色竖纹西裤,黑色外套,在面对女读者提问时,还从口袋里掏出梳子梳理夹杂银丝的头发,这就是郎咸平。但看似狂傲不羁的外表下,谈起经济问题,却是铿锵有力,一针见血。


他称内地的经济学家缺乏对国际、对市场化的理解,自称仍是苦行僧,忧国忧民。昨日,郎咸平应邀出席商战名家讲座,给广州600多名商家剖析中国的股市、楼市、产业链条等,声称要让“(商家)死得明明白白”。他表示,最喜欢谈论广东,因为问题太多。


谈产业“1+6”中国只掌握了“1”


近期,广州联手珠三角防治灰霾等区域污染,其中提到将“稳步推进市区工业企业‘退二’工作,在本月底之前出台‘退二进三’总体政策,届时将对环保‘退二’的企业进行停业、关闭或搬迁。”


昨日,郎咸平根据读者提问回应,建议“没必要把行业分为一二三,产业的结构应该是1+6(即制造加产品设计、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批发经营、终端零售),只有像华为那样完成从1到6的过程,掌握了行业的本质,这样的企业才算是成功。”郎咸平认为,中国在整条国际分工的产业链上,就被定位在价值最低的制造业,整个1+6,只掌握了“1”(即制造层面)。


谈就业“中国本科生毫无创造力”


“中国培养的不是有创造力的人才,而是有解题能力的人才。”郎咸平表示,中国的本科生都是毫无创造力的。


郎咸平表示,受制于我国的产业链定位停滞在“1”阶段,根本不需要那么多大学生。只有像美国掌握了“6”,才会需要那么多大学生。“我们的大学逐年扩招、合并,培育出数量极其庞大,每年百万计的大学生,结果,辛辛苦苦供子女上完大学,他们毕业出来却发现找不到工作了。”郎咸平说,错不在家长,错在中国的产业链定位,在以制造业为主的国家,找不到工作是应该的。


谈物价农民企业家拿钱去炒楼导致猪价上涨


“中国的经济是二元经济,同时存在过冷过热,而这一点在广东更甚。广东企业90%的压力来自于二元经济。”他解释说,地方政府推动公共建设有关的部门是过热的,而民营企业大部分是过冷的。政府宏观调控力度越大,逼迫银行向过冷的部门抽回资金,打入过热的部门,由此造成过冷部门更冷,过热部门更热。这同时也导致处在过冷部门的一部分企业家,由于投资营商环境急剧恶化,把资金抽出来投入热部门,去炒楼炒股了,比如海尔。


郎咸平分析:“原来过冷部门的农民企业家养猪、种菜。现在,他们把钱拿去炒楼炒股了,导致猪肉等价格大幅上涨。尽管政府给养猪户提供很多优惠,但这是没用的。”郎咸平表示,二元经济是造成楼价等物价上涨的祸首,而“不是内地许多学者所说的流动性过剩。”


郎咸平认为“流动性过剩是事实,但不是原因。四年来,宏观调控之下,我国经济依然过热。对于过热的部门的地方政府而言,他不会因为利率提高而不搞地方建设,因为地方建设是以GDP为纲的。”


“通货膨胀、楼价的涨跌都是表面现象,都是政府的政策反映。看政府出什么招,就能判断楼价怎么变。”在昨日的演讲中,现场掌声一直不断。郎咸平说,他的观念政府不听、内地经济学家不听,只有网民才懂他的心思。昨日演讲结束时,他突然感叹“在中国做企业家好难哦,还是炒楼好。” (作者:邱永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