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一夜醒来,将近4000万中国人发现自己被纳入到贫困人口的群落里。



一项由国务院扶贫办正在草拟的扶贫标准调整办法将把过去的底线抬高。其政策出发点在于不仅关注贫困人口维持基本生存所需要的收入,还将考虑他们在教育、医疗保障方面的支付能力。目前,扶贫办正向它的26个成员单位征求意见,在修订之后择日向国务院报批。



如果这个贫困线提高至年收入约1300元的初稿最终得到国务院认可,中国的贫困人口将由目前的4000万增加到8000万。这意味着,将有更多人从中国扶贫优惠政策中获益。



2007年,中国的贫困线划定在1067元。而1300元的新标准,按照实际购买力计算首次达到了日收入1美元的国际标准。



自中国实施改革开放以来,在经济发展和扶贫开发的数项政策叠加下,贫困人口减少了2亿。



上调贫困线


1985年,中国确定人均年纯收入200元作为贫困线,此后根据物价指数,逐年微调。贫困线之下,还设置了收入更低的绝对贫困线。2008年,中国绝对贫困线标准为人均纯收入785元以下,低收入贫困线标准为人均纯收入786元-1067元。



其实,中国贫困线过低早已是“不争的事实”,世界银行将每人每日1美元定义为最低标准的贫困线,中国距此标准尚有一段距离。中国发展基金会副秘书长汤敏认为,贫困线的调整已成当务之急。



“扶贫第一要务是找到目标人群,而寻找目标人群的核心就是确定贫困线。1985年在设定贫困线的时候,人均GDP两三百美元,但是现在增长了近十倍,我们仍然实行很低标准的扶贫标准,显然是不合适的。”汤敏说。



2007年10月,胡锦涛总书记在中共十七大报告中提出“逐步提高扶贫标准”,此后,这项工作便列入国务院扶贫办的工作日程中,成为2008年扶贫办的“头等大事”。



“提高扶贫标准,既要考虑到中国的国情,又要考虑到现实的财力状况。”国务院扶贫办一位官员告诉本报。



这位官员表示,在方案的初稿中,这条贫困线按照购买力计算达到了每人每日1美元的标准。



中国式扶贫



随着贫困线的提高,中国的贫困人口也会随之浮动。国务院扶贫办政策法规组一位官员告诉本报,调整之后,中国的贫困人口估计会在7000万到8000万之间。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07年底,全国农村贫困人口存量为4320万人,其中绝对贫困人口1479万,低收入人口2841万。



新的贫困标准和贫困人口数一直被认为是敏感内容,不过有学者认为大可不必。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扶贫开发成效有目共睹,减少的贫困人口达2亿多人。在这个背景下修订贫困线,贫困人口数量增加,并不会抹杀它过去的成就。



中国的大规模扶贫始于1986年国务院扶贫领导小组的建立,这是个由财政部、国家统计局等26个成员单位组成的最高扶贫机构,国务院扶贫办作为常设的办事机构负责日常工作。



1986年前的7年间,中国的贫困人口从2.5亿减少到1.5亿,但是这种减少在地区间是不平衡的,一些革命老区、少数民族地区和偏远地区的贫困相对其他地区更加严重。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央觉得需要解决这些地区的贫困问题,于是成立国务院扶贫领导小组及其办公室。



在中国人民大学农业和农村发展学院教授汪三贵看来,作为议事协调机构,国务院扶贫办在大的政策、战略制定上起到了主导作用。在新一轮国务院机构改革中,大量议事协调机构被精简,但国务院扶贫办被保留了下来。



国务院扶贫办国际合作与社会扶贫组组长吴忠表示,对于扶贫工作效果的评价,有不同的方式。一种是“减法”,即贫困人口减少了多少。另一种是“加法”,即在一定的条件下,贫困人口的收入增加了多少,他们的各种条件有了怎样的改善等。



不过,也有学者表示,和整个国家的宏观经济形势、中央的惠农政策相比,政府的扶贫开发作用略显微弱。



汪三贵认为,对扶贫办所做的工作应该作客观评价,“如果宏观经济形势很差,扶贫搞得再好也不管用,所以我们在看贫困的时候,贫困人口的减少也不能说是扶贫工作做得好,增加也不能说是扶贫工作没有做好。两者有联系,但是跟整个宏观经济形势相比,是很弱的。”



汪三贵举例说明,1986年以前扶贫办尚未成立的时候,中国出现了贫困人口大幅度减少,实际上是得益于农村经济改革,农村经济高速增长。2004年、2005年两年贫困人口也减少不少,这得益于减税的惠农政策。



政策转向



据悉,此次调整将把绝对贫困线和低收入贫困线“合二为一”,统一称为贫困线。新的贫困线将不仅关注贫困人口维持基本生存所需要的收入,还将考虑他们在教育、医疗保障方面的支付能力。



吴忠告诉本报,以前中国扶贫解决的主要是绝对贫困人口,也就是没有解决温饱的人口,而现在中国要解决的贫困问题是缩小贫富差距。



伴随着贫困线的调整,中国的扶贫对象、重点、政策料会有所改变。



汪三贵认为,中国的扶贫开发一直是以区域为对象的,而不是直接针对贫困人口,下一步的扶贫可能会更加具体,扶贫到户。而基础设施等扶贫项目则仍然坚持区域性政策。



“我们的扶贫往往出现贫困县或贫困村里非贫困人口比贫困人口受益多的情况。这是下一步扶贫工作要解决的问题。”汪三贵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