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完,你会流泪...我不知道有几个80后的人知道这场大火,不知道有几个人还记得这件惨绝人寰的事...但是我可以确定的告诉大家,但是如果这288个天真美丽可爱的中小学生还在的话,都和我们年纪相仿,可惜现在现在都在天堂里哭泣.....

大家看见这些举着相片的人海了吗?大家看见这些照片上的天真的笑脸了吗?大家看见这些家长的表情了吗? 我第一次看见这张图片我震撼了,288个家庭举着自己最亲儿女天真烂漫的照片,大家可以看见右下角的摄影师好象刚哭过,你仔细看会发现很多人正在哭...

十三前事情再想起克拉玛依大火

十三年前那场大火至今回响着一句话:“学生们不要动,让领导先走!”国内官员的丑陋,在火难中曝光!无耻,永远写在官员的脸上!克拉玛依的大火, 映照出国内官僚最鄙陋残忍的一面。

一、新疆克拉玛依市1994年12月8日大火

1994年12月8日,新疆克拉玛依市教育局官僚为欢迎上级派来走走样子的“义务教育与扫盲评估验收团”的25位官员,组织全市最漂亮的能歌善舞的中小学生796人在友谊馆剧场举办“专场文艺演出”。

因舞台纱幕太靠近光柱灯被烤燃而引起火灾。当燃烧的火团不断地从舞台上空掉下时,克拉玛依市教育局的官员出来叫学生们:“大家都坐下,不要动!让领导先走!”

学生们很听话,都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不动;等上级政府与教育局所有在场的26个官员都从第—排撤退到最后一排的出口处“先走”了之后,教师才开始组织学生撤离,但此时电灯已全灭,大火已蔓延到剧场四周,唯一的逃生之路已被熊熊火焰堵住!(当时剧场只开放一个安全门,其余安全门均锁着)于是,学生们撤离火灾现场的最佳时机最关键时刻已被错过了!

796名来自全市15所中小学的师生(每所学校组织最漂亮的40多名学生歌舞队)全部陷入火海之中,323人死亡,132人烧伤致残;死者中有288人是天真美丽可爱的中小学生。

在场的有40多名教师,有36位遇难,绝大部分为掩护学生而殉职。

在场的克拉玛依市副处级以上官员有20几个,当时他们的位置离火源最近,离逃生门最远,竟“奇迹般”地无—人伤亡,而且走出剧场门口时还个个衣冠楚楚!


小西湖墓地静悄悄,无人打扰长眠的孩子们

二、至今没有追究“让领导先走”的法律责任

当时的报道均承认:有克拉玛依市教委的官员在火灾现场命令“学生不要动!让领导先走!”也有报道文章指出:本来可以避免这么多的学生伤亡,只因“让领导先走”而耽误了!所以“让领导先走”大大扩大了学生的伤亡人数!

事实很清楚,是克拉玛依市教委的主持官员葬送了学生逃生的时间与机会!造成了本来可以避免或减少的学生大批死亡的惨剧!作为大人,明知火灾的危险,却把孩子留置于死地而不顾,无异于故意杀害孩子!

这么大的罪恶,竟被新疆的高级检察院、法院视而不见,至今没有追究其法律责任!更令人愤慨的是,至今十年了,没有听到当事人对此说过—句哪怕是后悔内疚的忤悔话!所以我们决不能饶恕或忘掉他们的罪行!

全国人民多年来—直在追问:究竟是谁在大火之前宣布:“学生不要动!让领导先走!”?人民有权力查清这个罪魁祸首!并把无耻两字永远刻在它的脸上!我查了多年的资料,法院始终没有审理此项内容,连媒体的报道也故意将名字隐匿不报,不过众多报道众口—词地说是“市教委的—个领导”!

查法院判决书和当时媒体报道,在火灾现场的市教委领导有如下2人:

唐舰,原克拉玛依市教委副主任。

况丽,原新疆石油管理局教育培训中心党委副书记。

其余的均是科长或以下的小官,称不上“市教委领导”,也无权主持大会?

所以,宣布“学生不要动,让领导先走”罪恶命令的人,不是唐舰,就是况丽?或两者均是!

考虑到唐舰更符合“市教委领导”的身份,所以唐舰应是下达“学生不要动,让领导先走”罪恶命令的最大嫌疑人!

令人悲愤的是,对此罪大恶极之人,法院轻轻地判了它,媒体轻松地放过了它!

方天录,新疆石油管理局副局长,在场的最高长官,不指挥打开所有安全门和组织学生疏散,只顾自己逃命。尽管他只被火星烧焦了几绺白发,仍然一头钻进小轿车直奔医院找医生“检查身体”;尽管途中顺路经过消防队大门口,它也不下车报案。以玩忽职守罪仅判处有期徒刑5年

赵兰秀,克拉玛依市副市长,在火灾发生时仅是叫—个人走出去报警,也不指挥打开所有安全门和组织学生疏散,只顾自己逃命。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6个月;

唐舰,原克拉玛依市教委副主任。朱明龙,市教委普教科科长。同样不指挥打开所有安全门和组织学生疏散,“只顾自己逃”(法院判决书语),唐舰以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 朱明龙判处有期徒刑4年。

况丽,原新疆石油管理局教育培训中心党委副书记。同样不指挥打开所有安全门和组织学生疏,“只顾自己逃生”。她凭借著对友谊馆地形的熟悉钻进了厕所,又凭著成年人的力气,把原本可塞三十人以上的厕所反锁顶上,任凭孩子们哭喊也绝不开门;事后在厕所门外地上发现一百多具学生尸体。她还骄傲地告诉记者,“自己的逃生知识有多丰富”。以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

赵征,市教委普教科副科长。仅组织舞台北侧的部分学生演员撤离,“忽略了”舞台南侧的学生演员,也犯玩忽职守罪,免予刑事处分。

另外,还有十多名市局领导,没人出面指挥学生逃生,没人向被大火包围的孩子们伸出援手。

阿不来提·卡德尔,友谊馆副主任。犯有重大责任事故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

原友谊馆主任兼指导员蔡兆锋,虽发生火灾时出差在外,但平时对友谊馆存在的不安全隐患不加整改(舞台纱幕离光柱灯仅23厘米,早被消防部门通知整改,却明知不改),对火灾的发生负有直接责任,判处5年徒刑。

友谊馆的服务人员陈惠君、努斯拉提·玉素甫江两人,未在场内巡回检查,火灾发生后不履行应尽的职责,未打开安全门,反而逃出馆外;陈惠君判处6年徒刑。努斯拉提·玉素甫江刑罚不详。

1995年10月再报道—次法院的轻微判决以后,全国的媒体再也不敢吭声,国内人民对此责问道:

那么多孩子为了让领导先走, 牺牲了自己, 他们死得无声无息.?

那么多普通教师为了救学生, 牺牲了自己, 他们的姓名有几个被人所知?

更卑鄙的是克拉玛依市当局,当时在全国媒体上宣布:将在火灾现场友谊馆建立火灾纪念馆,以纪念那些死去的孩子,并警示后人。可是,至今过去了十年时间,什么纪念馆一个影子也不见!仅把己烧毁的友谊馆全拆了,空地成了空荡荡的—片“人民广场”,只剩下那些孩子的冤魂日夜在广场上徘徊。全国人民又被克拉玛依市的臭官僚大大愚弄了一回!

有网友指出:“即便在封建王朝,如果城池破了,县官是要死节的。现在的**连封建道德都没有了!”

“这样一个人间惨剧,如果发生在任何一个地方,那么责任的追究,将直指最高领导部门,都得引咎辞职。”领导害死了人民仍在当领导,而小学生听了领导的话却永远学不到生!


为连战献花的北大女孩是克拉玛依火灾幸存者王媛媛

三、十年后,现在仍是“让领导先走”

十年前,“让领导先走”酿成了一场国内人民的大灾难。伤亡之惨烈、后果之惨重,并没有给当局与官僚任何触动!十年来,全国各地官员仍然热衷于组织中小学生的“热烈欢迎”、“热烈庆祝”的队伍,以孩子的天真笑脸,为官员的虚荣捧场。

有时看到那些可爱的乖孩子们,被强令丢下学业,排队站在街头路边,忍饥挨饿地累了大半天,就是仅为了迎接那些臭大人,为了让它们的豪华车队“先走”,我就满腔愤慨!

有网友指出,是孩子们的牺牲,才换来官员们的“先走”!是广大工人的下岗失业,才实现了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是广大人民的高学费高房价高医疗费的沉重负担,才撑起了城市的高楼大厦和官员的现代化豪华办公场所!

十年后,央视在今年曝出了“请大家猜一猜,别斯兰的学校人质事件中死亡的孩子的数量是多少?猜中有奖!”的丑闻,就充分说明了这些马屁精的丑恶残忍本性丝毫未改!

十年前,让孩子留于死地而不顾!十年后,猜一猜孩子死了多少?

------国内官僚与马屁精的残忍与麻木,可谓与时俱进?

所以有网友建议:应该在克拉玛依大火灾难现场建立纪念碑,刻上浮雕,画面是一群脑满肥肠的官员践踏着稚气未脱的儿童在“先走”。碑上篆刻上血红色的一句话:“让领导先走!”


300座不同的坟墓,却刻着相同的时间1994年12月8日

四、怀念那些掩护孩子的教师

在此次火灾中,唯一让人怀念与尊敬的是那些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掩护孩子的教师。据报道:克市第八小学三年二班的老师孟翠芬是一位己经办了退休又返聘的白发苍苍的老人,“人们在扑灭大火后发现她时,孟老师的头和背已被烧焦。但是,她的两只臂肘下一边护着一名学生,其中一名学生的心脏还在微弱跳动,他还活着!”

“第八小学校长张莉和市一中副校长倪振性,都是几次把学生推出火海,自己最后被大火烧得面目全非。然而他们的遗体都是张开双臂,还像母鸡护着小鸡一样,在墙边围护着几位死去的学生。”

“市第七中学的周健老师,在大火袭来时,正用力撑着往下落的卷帘门。”他只要向前跨一步,就可以脱离火海,可是他—直坚持着站在原地用肩膀撑起铁门,“活着的学生看见他最后三次用一只手往外推出三位学生,最后倒了下去”

第一小学的大队辅导员李平老师,“戴着眼镜,瘦弱的身影好几次冲进火场救出十几名学生,直到再也无法靠近猛烈的火焰时,这位老师才一下子身体一软靠到墙上,她大喊了一声:‘我的孩子还没出来!’接着就昏倒在地。”

人们后来发现许多老师的遗体,不是张开双手拉学生,就是扑在学生的身上-----老师们在危难时刻,分明是在以自己的血肉之躯,在最后掩护孩子!

这次火灾中有40多位老师在场,就有36位遇难殉职!这些教师不愧是在烈火中永生的英雄!可惜国内媒体令人惊诧地不作详细报道,也没有广泛宣传,使我们至今不知晓他们更多的英雄事迹!还有更多未被报道过的老师英雄,谨在此献上衷心的敬意!

过了十年,很多人感叹,现在的老师大不如以前了!假如再次发生火灾,还会有那么多老师在火线上殉职吗?所以人们更加怀念旧时的过去的老师!全国人民永远怀念在克拉玛依大火中永生的师恩!

对此,国内网友在克拉玛依大火十周年之际,被迫发出最后的吼声:

“民选的官员为百姓,官选的官员为自己”

“让领导先走,是全世界几百年来最无耻的语言!”

“先走的领导不配做领导,不配做人,不配做动物,他们是地球的病毒”

“和古代唯一的区别.老爷改成了领导.更无耻.虚伪.更丧尽天良”

“这就是中国血淋淋的现实。究竟谁是最残忍的人?正是这些既得利益者们。这场大火,把什么都说清了吧!”

“别斯兰的孩子死了,有全世界的人献花。新疆的孩子死了,死了就死了。为什么?”

“那些领导和那些马屁精是最卑鄙的!”

“恶的**让人性泯灭!”

“迟早要还的,要把它写进中国的历史.”

有网友回忆了90年前的「泰坦尼克号」沉船之难:由于船上人多而救生艇不足,许多资产阶级富翁和贵族人士不是利用各种优势“先走”,而是纷纷主动让出逃生机会,坚持让妇女儿童先上救生艇,一位富翁为此留下遗言:“我决不会让一个妇女儿童先我而死,我要死得象一个男子汉!”

在国内所有媒体对克拉玛依1994.12.8大火再一次失忆失声之际,我遥望戈壁滩上的蓝天白云,想起那些在大火中挣扎呼救的美丽可爱的孩子,想起那些以血肉之躯最后掩护孩子的可敬老师,我要大声诅咒那些“先走的”无耻残忍。

我想,为了这个从不敢直面现实又经常失忆失声的民族,为了我的孩子孙子今后永远不会置身于火海之中,我总结了一句话:是的,该让领导先走,让它们先走进地狱吧!


广场山300多盏路灯,每一个代表着一个亡灵 幸存者

1994年12月9日,清晨,茫茫白雪飘洒向新疆克拉玛依大地。

片片雪花中,一名叫吴磊的男孩像往常一样背着书包走进市第八小学。他推了推自己教室三二班的门,教室的门此时却紧紧地锁着……教他这个班的女体育老师以惊异万分的目光走过来扶着他。当小吴磊低着头说他前一天因为没有按老师的要求穿演出服装,结果不能参加汇报演出时,女老师禁不住猛然紧紧抱着他放声大哭……小吴磊就在这揪心的哭声中,渐渐明白了身边发生了巨大的悲剧。他幼小的心灵从此再也无法忘记——除他之外,全班42名同学,39名已经被烈焰吞噬,另外3名重伤的同学正在医院抢救。在这场震惊校内外的特大火灾中,和吴磊的同学们一起遇难的共有288名中小学生,还有37名教师和干部。

克拉玛依,你怎么能一下子上演这么沉重的悲剧,如何忍受得住这么深痛的哀伤!在这来自四面八方的恸哭声中,这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将它那洁白的雪花默默地从苍天飘落,把大地覆盖……如果时光能够倒流,但愿没有12月8日这一天。可是无情的时光却偏偏流逝到这一天的下午6时10分,克拉玛依友谊馆的舞台上几块被烤燃的纱幕布条,忽然落在796名师生和干部面前!这里云集的可是全市7所中学、8所小学精心挑选的15个规范班的优秀师生啊。

刹那间,大幕起火,火势蔓延,灯光熄灭,烈焰毒烟突然绝情地扑向那些天真可爱的中小学生,扑向那些清贫辛勤的园丁!

第八中学的音乐老师张艳,先从烟雾中冲出来给姐姐张荣打了电话:“姐,友谊馆着火了,快来帮我救学生!”她丢下电话又端起一盆水冲进火场。从此,她再也没有出来。就在这一天,29岁的张艳还请姐姐给她梳了辫子,姐姐看着她离开了家门。

黄文华是测井公司第二小学的校长,她的18名学生正准备登台演第二个节目时,烟火骤起。她急忙和音乐老师带着学生跑向侧厅,可是火也窜到了头顶。黄校长看见出口处的木门开始着火,门口跌倒堆积的学生太多,她拼命把学生往外拖,往外抱。

阿米娜是第二中学初三班的班主任,她已冲出剧场,回头看见还有许多学生在里面叫喊,又转身冲进火场……她没有能够出来。

第六小学校长王愫岩眼看大火突起,马上抱起两名学生就冲出来。她一看馆内烟火翻腾,急得哭出声来:“我的孩子们还在里面呀,我的学生们呀……”王校长哭喊着迎着浓烟冲了进去,又抱出两名学生。当她含泪吸了一口气又冲进去后,人们再也看不见她的身影了。

第八小学三二班的孟翠芬老师已经当了23年的班主任了,她连获市优秀班主任和十佳教师称号。两个月前,孟老师已办理了退休手续,由于学校和家长的一再请求才重登讲台。人们在扑灭大火后发现她时,孟老师的头和背已被烧焦——但是,她的两只臂肘下一边护着一名学生,其中一名学生的心脏还在微弱跳动,他还活着!

第八小学校长张莉和市一中副校长倪振性,都是几次把学生推出火海,自己最后被大火烧得面目全非。然而他们的遗体都是张开双臂,还像母鸡护着小鸡一样,在墙边围护着几位死去的学生。真是桃李同悲,师生生死与共!人们后来发现许多老师和大人的遗体,不是张开双手拉学生,就是扑在学生的身上……老师们在危难时刻,分明是在全力奉献出自己的身心,吐丝求尽啊!市第七中学的政教主任周健老师,在大火袭来时,正用力撑着往下落的卷帘门。活着的学生曾看见他一只手三次用力往外推出学生,最后倒了下去……不久前他刚领了结婚证,新婚妻子和他商定元旦举行婚礼。亲属最后找到他时,是从领带夹上认出来的。

人们还看见身材高大的女老师李月霞当时正用有力的肩膀使劲撑着铁门,拼命喊着,让学生们一个一个逃出去。后来,她因窒息倒在大门旁边……友谊馆外照相点工作人员袁金芳亲眼目睹了这样一位永远也忘怀不了的中年女老师:她戴着眼镜,瘦弱的身影好几次冲进火场救出十几名学生,直到再也无法靠近猛烈的火焰时,这位老师才一下子身体一软靠到墙上,她大喊了一声:“我的孩子还没出来!”接着就昏倒在地。她就是第一小学的大队辅导员李平老师,起火时她的孩子离她只有几步远,她一下子抱起两名学生冲出大门。当她又一次抱起学生冲出大门的时候,铝帘门突然滑落下来将她卡在门下。她当即用手死死顶住大门,接着门外的人用力拉,她的孩子在里面使劲推,才把她救出。李老师当时亲耳听见”“自己的孩子被隔在门里的烟火中喊叫着:妈妈!妈……”可是她怎么也无法冲进去了,硬是眼睁睁地听着自己心爱的孩子哭喊声渐渐消失。尽管她当时双手和脸部已被严重烧伤,她还是发疯一样的踢门、砸门……最后在极度的悲痛和伤痛中大喊一声,昏了过去。

第六小学副校长毛明新救出了6名学生,他的孩子最后也被火舌吞没。

恩师难忘啊,死里逃生的学生们怀念着心爱的老师。第三小学的媛媛向记者述说:“有一扇窗户开着就在我旁边,我想爬上去,可窗子太高怎么也够不着。这时一双手把我抱起,我爬上窗户回头一看,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师。”小媛媛一想起那张和自己奶奶一样慈祥的脸,和那双难忘的大手,她就止不住流出晶莹的泪水,“没有那位老师我肯定活不了,也不知她是死还是话……”9岁的男孩马玉和被从剧场抢救出来送进医院后,醒来睁开眼睛时,伤口剧痛,嗓子干裂得难以说话。他在纸条上歪歪扭扭地写了一句话,请护士送给正在病房门外焦急等候的爸爸妈妈。父母一看儿子小纸条上写的字,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去,“王老师出来没有?也不知她怎么样。”

这次火灾中有40多位老师在场,就有36位遇难殉职,其中有5位是校长。

克拉玛依大火的灾难,却烧不尽许许多多催人泪下的人间真情。

石油管理局生活服务总公司的女工朱华,那天特意请假并借了一台摄像机,为9岁的女儿王悦拍摄舞蹈镜头,准备以后给出差在外地的王悦爸爸看。当她正在会场外排除摄像机卡带故障时,突然看见友谊馆里大火窜起。她把摄像机交给同事,迎着往外涌的人群发疯一样地往剧场里冲,拼命喊着:“王悦,我的悦悦呀!你在哪儿啊,妈来救你来了……”朱华在烟火滚滚的馆内先拖出两名奄奄一息的学生、冒着撕心裂肺的毒烟硬往火海里冲。人们想拦住她,“不能进去,已经晚了!”可是,好一位做母亲的朱华,硬是挣脱开大家的阻拦,一头又冲进烧得发红的馆内……后来,在医院太平间里,母女俩的遗体紧紧挨靠在一起。当出差的丈夫从千里之外回来看见母女俩一大一小两口棺材时,顿时哭得死去活来,一头撞上前去,鲜血染红了脑门和棺材……还有一名品学兼优的女孩子,几年前父母离婚后,一直与靠卖冰棍为生的母亲相依为命。母亲咬牙不再嫁,下决心要把女儿培养成优秀的人。哪想到爱女没能逃离火海,噩耗传来,母亲字字声声哭喊着女儿,几度昏倒在冰棍箱前。

邮电局职工刘震新正骑着摩托准备到友谊馆对面的商场买东西,得知友谊馆起火,他才猛然想起自己11岁的女儿刘洁也在里面参加演出。他扑向前去,两名浑身烧伤的学生迎面跑过来喊他:“叔叔,救救我。”刘震新骑上车一边把两名学生送往医院,一边流泪哭喊着女儿的名字。当他再赶回来时,友谊馆里面已是一片火海,他急得跺着脚哭嚎:“洁洁!爸爸救你来了……”职工总医院烧伤科主任张树林的13岁女儿,在火场里救出自己的老师后,才坐上三轮车到医院向爸爸报告火情。张主任一看见多处烧伤的女儿,知道好几百学生在那里演出,顾不上先救女儿,马上向医院方面报告灾情组织抢救。

儿科副主任阿丽娅当时看见一下子抬进来这么多烧伤的学生,心里顿时缩成一团。她清楚地记得孩子早晨上学离家时还问:“妈,你能来看我们演出吗?”如今面对身边一大群哭叫的孩子,她抱起来就开始抢救。当亲属跑来告诉她,孩子还没回家时,阿丽娅热泪涌出,说了一句:“你们去找找吧,我还要抢救这些孩子……”当亲属再一次低着头慢慢走进来时,她心里不幸的预感终于证实了,泪还没有流出来,就身子一软瘫倒在抢救台前。

普外科护士长马晓晋正准备下班时,友谊馆第一批烧伤学生被送了进来,她一看见顿时愣住了,因为孩子今天说要去友谊馆开什么会。马晓晋来不及多想,马上开始抢救伤员,她对同事们说了一声:“你们抢救时,帮我看看有没有我的孩子,有告诉我一声。”然而不幸的事还是出现了,同事真的发现了她的孩子,可是马晓晋的宝贝已经永远闭上了眼睛,大家忍着悲伤都不敢告诉她。最终,马晓晋还是在白布下面看见了自己的心肝,当即就倒在地上。当同事们含着泪扶起她时,她眼睛直呆呆地,无力地摇摇头说:“别管我,去救别的孩子……”突如其来的巨大灾难,令克拉玛依人一时难以相信就发生在大家身边,人们哀伤的心相互搀扶着,面对无情的现实。

当时在友谊馆附近拉乘客的三轮车夫把受伤的学生抱到车上,拼命地一趟一趟往医院送;周围许多汽车也开过来运送伤员;对面的木红商场立即送来救援用的毛巾、口罩、手电筒。接着,全市娱乐场所关闭;护士们把病房的镜子都用纸糊住,生怕孩子们看见自己烧伤的面容;开照相馆的残疾青年,免费加紧扩放死难师生的遗像;被服厂的工人们呜咽着赶缝了三百套棉被和棉衣、棉裤,她们说:“不能让可怜的孩子再冻着了……”短短的几天里,通往郊外路上的冰雪被送葬的车队和伤心的脚步融化了。成群结队的爸爸、妈妈们搀扶着白发苍苍的爷爷、奶奶们,到成吉思汗山脚下为他们的心肝宝贝送葬。大片的墓地上,白发人送黑发人,父母亲送继承人,老师埋学生,学生葬老师。正如墓上挽联文:“"苍天无眼丧我学子,看油城万民同伤悲人间多情哀思齐天,望泉下魂灵早安息克拉玛依的大地上,几日里堆起三百多座新坟,苍茫黄土里,一下子掩埋这么多天使一样纯洁的魂灵。

高子寅同学的母亲在女儿的坟前久久不忍离开,她从女儿的衣服口袋里找到了6元钱,这是女儿准备捐给“希望工程”的。这位53岁的母亲含泪对着爱女的坟发誓:一定要满足女儿的愿望!第三中学初二三班的8名学生,生前是非常要好的伙伴。他们的父母们相互请求,将8位曾经相处如兄妹的同学合葬在一处,家长们用红砖紧紧围着8座相依的新坟茔。

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我们80后不知道的人看看.看看为什么和我们年纪相仿的288个兄弟姐妹现在在天堂哭泣,就是因为那句话:学生不要动,让领导先走.从现在开始,大家的每一个回贴我都会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