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兰西,我要对你说

当4月7日北京奥运圣火在巴黎受到粗暴待遇所引起的愤怒、屈辱已经在中国人心底慢慢沉淀,当烦躁已逐渐为理智所代替的时候,法兰西,我要对你说。

一、别了,我心中的法兰西

在这之前,与不少中国人一样,在我的心目中,法兰西是一个近乎完美的伟大国度:虽然我没有学过法语,但对你们语言中那种特有的音乐美感和优雅深为赞叹。在你们的国家里,诞生了如卢梭、孟德斯鸠、伏尔泰、雨果等一大批令人敬仰的思想文化巨匠,他们的人权、自由、平等、博爱思想光芒至今照耀着人类前行。由于这些原因,在不少中国人的心目中,法兰西就是思想文化巨匠的摇蓝,高卢是一个富于理性思维的伟大的智慧民族。同时,尽管我的祖国在遥远的东方,但也得益于你们国家丰厚的文化养分。上个世纪初叶,当我的祖国在灾难的深渊中痛苦地挣扎的时候,一批胸怀救国理想的青年人象在黑暗中寻找光明一样,去到你们的国家寻求济世良方,几十后,不少人因在拯救民族的斗争中成就非凡、人格高尚而为世人所敬仰,他们当中,有你们所熟知的朱德、周恩来、邓小平、陈毅,还有你们不知道但同样深受中国人民喜爱的冼星海、徐悲鸿。也正因为这一原因,不少中国人在对法兰西钦佩的同时,还怀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

然而,4月7日在巴黎所发生的丑陋的一幕幕,让我心中的法兰西碎了!当狰狞的狂徒扑向天使般微笑的中国残疾姑娘,而你们的市长、议员却为之喝彩时,当一个肮脏的藏独分子以猥亵的方式侮辱我的祖国而法兰西的媒体却表赞许时,我怎么也不相信,这一切会发生在一个拥有富于理性思维的智慧的国度里,你们优雅的气度,理智、平等和博爱思想哪里去了?



二、你们羞辱的是整个中华民族

或许你们的市长和议员先生们说:中国的共产党政权是一个非民选的暴政政权,它对国家实行残酷的暴政统治,对这样一个政权怎么羞辱都不过分。

诚然,中国共产党政权不是和你们的政府一样的民选政府,但它绝不是暴政,相反,它是当今世上最出色的政府之一!不知道你们是否注意到,当一些人在巴黎街头无情地羞辱北京奥运圣火的时候,粮食危机风潮袭击了北非、中美和太平洋的不少地区,许多国家的民众因食不裹腹也走上了街头。

不到十年前,西方就有人对中国的粮食安全问题发出了“谁来养活中国人”的警讯,而当这次粮荒席卷世界许多地方时,我的祖国却安然避过。你们认为无法做到的,共产党政府做到了。不仅如此,共产党政府还计划在GDP连超英、法,直逼德国的基础上,继续努力,把中国建成一个人民共同富裕、强大、和谐的国家。

也许我们的心情你们无法理解,但你们必须尊重一个古老民族的心里感受:一百多年来,我的祖国遭受了太多太多的磨难,山河破碎、民不聊生。因此,当你们的同胞欧云鲍狄埃谱写的那首号召饥寒交迫的奴隶们起来的《国际歌》传到我的祖国时,便引发前所未有的共鸣,民众们选择了共产党。

只要不抱偏见,就不得不承认,这些年来共产党中国政权干得确实不错,由于这个原因,我的绝大多数同胞很自然地与这个政权站在一起,只要你羞辱这个政权,便是羞辱我们,便是羞辱我们整个民族,我们必定会自发地起来抗争,这些天你们已经看到了,在伦敦、巴黎、旧金山、布宜诺斯艾利斯街头,在因特网上……

三、奥林匹克精神的光芒能否照耀未来

人类虽然共生于同一星球,但却存在着太多的异见,为此人们不惜舍弃安宁、兵戎相见。为抚慰争斗留下的伤痛,两千多年前智慧的古希腊人创立了奥林匹克运动。为了增进相互了解、友谊、团结,人们在奥林匹亚火焰的光芒下公平竞技,此间,人们秉承神的旨意停止一切争斗。然而,美好的东西总是那么脆弱,奥林匹亚的火焰在燃烧了几百年后被外族无情地扑灭了。同样,美好的东西总为人们所珍记,当人们涉过历史长河来到19世纪未叶时,法兰西,这个思想文化巨匠的摇蓝又诞生了一个伟大的人物———顾拜旦,他成功地把奥林匹克复活了。为了使奥林匹克之火不因人们政治上的歧见而再次被扑灭, 顾拜旦强调,奥林匹克精神是一个国际体系.它是完全独立的。为此,他从一开始就不允许任何来自政治、经济或社会的因素对其进行干涉。他还为此创建了一个独立的国际奥委会,规定了国际奥委会的主要职责是,用其忠诚和献身精神来保证奥林匹克理想和原则的实现。他想通过这种方式,使奥林匹克精神的自主独立在世界范围内得到保证。

然而,近来发生的一切与你们这位伟大的同胞的愿望完全相反,一些政治力量为了本身的利益把太多的政治因素带到了奥林匹克。不是吗?在我的祖国,达赖与中央政府的矛盾已经存在了半个世纪,虽然矛盾尚未解决,但近二十年来双方多有接触,没有大的波折,为什么北京奥运会即将到来之际便出现这样的风波?是中央政府的原因吗?近二十年来,西藏经济繁荣、政策稳定,根本没有动乱的基础,更何况,只要略有知觉的人都知道,当下世界上没有第二个政府比我们的中央政府更想维护局势的稳定,他们会主动挑起事端?显然,是达赖为了吸引世人的注意,不惜以绑架奥运会牟取政治利益。可悲的是,法兰西,你将先哲顾拜旦的告诫于不顾,纵容了达赖的无理,以纷乱的政治黑雨将奥运圣火在巴黎熄灭了。

善良的人们不禁要问:这发生在现代奥运之父顾拜旦家乡的一幕是否是奥林匹克厄运的开始?毕竟,人类有太多的政治歧见,足以让奥运之火被杯葛窒息而灭。

仅以你们引以为文明典范的西方七国为例:英国,为马尔维纳斯群岛主权而流血的阿根廷人及为独立而战的北爱尔兰人都有足够的理由让伦敦的圣火熄灭;美国,成千上万的穆斯林因为美国人偏袒以色列并滥用武力而咬牙切齿,而受侮辱虐待的伊拉克囚犯悲愤的泪雨足以浇灭美国自由女神手中的火炬;加拿大,2007年7月在抗议加拿大政府实行文化种族灭绝政策的印第安人还在要求政府归还他们祖先的领地;德国,向来自以为历史遗留问题解决最彻底,但2004年9月10日波兰众议院以压倒性票数通过一份决议让德国人大为尴尬,该决议要求政府就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波兰人民所承受的损失向德国政府寻求赔偿,两国为此一度交恶;意大利,北部极端分子独立的呼声仍时有所闻;日本,如果说25%的冲绳民众支持独立尚不足让日本人担心,那么,中、韩、朝等国民众因靖国神社中阴魂不散而发出的怒吼足以让日本震颤;而法兰西,你别忘了,科西嘉民族解放战线制造的爆炸常常是你们的梦魇。

放眼望去,奥林匹克圣火可以栖身的净地在哪里?

法兰西,当巴黎街头的暄嚣逐渐平静下来时,你智慧的头脑是否思考这样的问题?

特别声明:我是一个自由职业者,来自中国广西,民族为壮族,没有官方背景,本文已发法国驻广州领事馆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