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之王 第一卷 第十六章 赌性难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7/



但两个奶油,怎么会有大侠的刀枪药?秦万琪想不透。难道是真人不露相?他俩本身就是江湖大侠之类?不可能。在船上半个多月,也没见他俩运运气,练练功什么的。常言就道,一日不练功,三年得个空。就是说,一日不坚持练功,总是三天打鱼,四天晒网的话,即使三年时间那么长,也是空的、没用的。何况,徐晖的小屁屁碰到他的时候,是那么柔软,那么的女性化,哪里像有半点功夫的人?再进一步说,如果他俩是有功夫的话,一个小飞贼,怎么可能在他们眼皮底下偷走东西?而且还是从徐晖肩上扯跑的。

深藏武功的人,别人未近身,就会察确的了。对方一动手,无疑等于找死。当然,当时他是握着他们的手的,也许多少有些影响。

但是,当他追到飞贼,将飞贼打死,跑出巷口之后,他们才气喘吁吁地赶来,是不是慢得夸张?

想不透。不想了。

秦万琪的目光落到茶上。花茶是香。闻着,缕缕入心。入心的茶香里面,秦万琪感到还有另外一种香。是从张瑶、徐晖身上散发出来的。便想,两个奶油,不是身上都涂了香草油呢?

喝了两杯茶,天己近晚。

叫店小二送上来几味菜,要了一壶酒,便在没多大激情的气氛下,结束了晚餐。

“客官,要泡澡的话,可以到下面的澡堂子去泡。”店小二上来收拾碗筷的时候道。

“就是冲凉吧?”秦万琪道。

“什么冲凉?用雪水、冰水来冲呀?”店小二茫然。

对牛弹琴了。秦万琪想。小二说的泡澡,当就像棋城的女孩子坐在大木盆里冲凉的意思吧。

“好,等会我们去泡。”秦万琪对小二道。小二乐呵呵的走了。也不知他啥乐。

坐了一会,喝了些茶,秦万琪便望着张瑶、徐晕道,“咱们泡澡去。”

两人红了一下脸。

冲凉有什么好脸红的?真是。

“秦大哥,你去吧。我们等会擦擦身就行了。”张瑶道。

“你们天府的人是神仙,不喜欢冲凉?”

徐晖“卟嗤”笑了,“是啊,我们是仙,一般不冲凉。要冲,也到天河上去冲。”

“有点诗意。算你。那我一个人去了。”秦万琪笑话。

“行,你去吧。”张瑶道。

出了房门,秦万琪就好像出笼的小鸟一样,感到十分轻松自由。怎么会有这种感觉的?是他两个太奶油了?是,又似乎不是。貌似吧。或者说,是说不清的东西吧。反正感觉如此。

来到楼下的澡堂,秦万琪才发现,所谓澡堂,就一个大水池,里面灌满热水,一大堆人在里面泡。水面浮着一层油腻。妈哦,这就叫泡澡啊?难怪两个奶油不肯来。这么脏兮兮的,别说泡,望着已经反胃。

旁边还有人在“嘿哟、嘿哟”地搓背。

算了,还泡个屁么。只能擦擦身了。秦万琪想。便找了个小木盆,舀些热水,匆匆擦了个身。

走出澡堂,秦万琪的脚已经踏上楼梯了,竟然,像有一道无形的力,将他拉了回来。上去又要面对那两个奶油,没意思。

干啥好呢?

你可是身无分文啊。

一分钱也会难倒英雄。

' ;&,"vIE' ;&,"脚下“叮咚”了一声。

呵,有钱了嘛,有钱了嘛。

脚腕戴着只银圈哩。虽然只有十几钱,一两上下。足够了。秦万琪开心地想。一两变十两,十两变百两。以他赌圣的天赋,一晚赢他个几百两,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

找赌场去。

问小二。小二面有难色,双眼东瞧西睢了一下,才将他拉到一边,悄声道,“客官是第一回到京城吧?”

嘿,当我乡巴佬了。棋城随便哪一条街,都比这狗怩京城热闹。心是这么想,嘴上却道,“是的,如何了?”

“你不知道吗?京城禁赌。抓到要砍手,要拉到逍遥楼饿死的。”店小二牙齿打着颤说。

秦万琪这才恍然大悟,才想起自己是在明朝,是在朱元璋的狗屁洪武时代。死东方老怪,你也太过分了。明知我好赌,爱下棋,偏偏将我带到两样都不能干的年代。这不是明摆着要我生不如死么?

“客官也不必如此绝望。”

休止绝望?我想他妈的死了算了。秦万琪恼恼地想。但听小二的口气,似乎有柳暗花明的机会,立马双眼放光,盯着小二,“此话咋说?”

望望四周,见没人注意他们,小二才神秘兮兮地道,“我知道有个地下赌场。”

“在哪?”秦万琪急道。

“你从这条街往东走,到十字路口的时候,再朝南走两条街,看到一间叫‘艳福楼’的,你进去就行了。”

“艳福楼,不就妓院么?这里禁赌不禁色?”

“是的。客官真有见识。”小二恭维道。

“多谢指点点。回头再赏你。”秦万琪拍拍小二的肩膀,便快步而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