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藏区,我们的家乡》--剖肝亮胆,两代生活在藏区的人告诉你真正的藏族

zhaoyang1775 收藏 38 10638
导读:五十年代,我的大伯在大草地[就是今天的阿坝、红原、若尔盖、壤塘地区]作过民族干部,那个时候正是国家建设时期,草地的交通也没有现在发达。大伯刚进草地的时候,藏民多不会汉语,那时他才十八岁,接触的第一个藏族是一个通司[翻译],长的很高很强壮,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汉了,他摸着我大伯的头说“造孽的娃哦,还这么小”。川西的藏族能说汉话的都说四川话,他们不仅是藏人也是四川人


我在川西北的藏区生活了很多年,具体说就是在今天的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父母叔伯也在这片热土上流过汗撒过血。


五十年代,我的大伯在大草地[就是今天的阿坝、红原、若尔盖、壤塘地区]作过民族干部,那个时候正是国家建设时期,草地的交通也没有现在发达。大伯刚进草地的时候,藏民多不会汉语,那时他才十八岁,接触的第一个藏族是一个通司[翻译],长的很高很强壮,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汉了,他摸着我大伯的头说“造孽的娃哦,还这么小”。川西的藏族能说汉话的都说四川话,他们不仅是藏人也是四川人


那个时候的民族干部进藏区都讲奉献,也为藏族同胞做了不少事。大伯进藏前上过技校学过兽医。平时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在帮牧民医治生病的牛马,那时候兽医的条件也差,炭疽感染厉害,处理不当就要死人。有一次阉牦牛,大家都没有想到是一头病牛,主刀的没注意,阉割的时候伤了自己,没多久就死了。卫生条件差加上又是一些年轻人,牲口救活的不多,藏族老乡也不说什么。


五十年代末,草地地区还有头人、土司,当然也与活佛、大喇嘛。藏族老乡见了他们都要行礼,等他们走了才走。民改以后,有小部分的上层贵族跑了,大多数留了下来,在当地担任国家工作人员。藏族老乡对活佛、大喇嘛都很尊敬,民族干部对他们也尊敬。不过很多时候大家都比较随便,在一起也开玩笑。


六十年代搞阶级斗争,搞自我批评,每个工作队必须揭发一个人,揭发了几天也没揭发出一个人。完不成指标大家都受处理,大伯还没成家,跑去做了自我揭发。工作组开批评会,藏族老乡不依了,一群五大三粗的藏族小伙在外面骂开了,说那是瞎胡闹冤枉好人。没办法,开不下去,只好散了。回驻地的路上有个白色帐篷,帐篷里面住了个老人,老汉打老远看见大伯骑马过来了,他站在帐篷门帘处,摘下帽子往里划着[草地能见度高,骑马速度快,摘下帽子往里划是让你进帐篷,往外是不要进来]。进了帐篷喝了马茶,老汉问了几句情况,大伯回了几句,两个也不再多说话,四目相对,眼泪也顺着流下来。那时候大伯年纪还小,离开父母也早,吃了不是苦头,藏族老乡都心疼他。后来群众反应大,检举的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大伯每次回家要从乡上到县城的车站赶车,那时乡上到城里还没有公路只能骑马。马要骑上一天,每次回家都很高兴,一大早大家在帐篷里吃了早饭,大伯出来牵马,几个藏族小伙就来送他,这一送要一直送到县城的车站,一个人骑马到车站是不行的,一来自己上了车,马就没了主,二来也不安全。上了车,大伯的马就开始跳尥蹶子踢人,马是要认人的。有一年回家,出门不远就下大雨,路前面的河滩地成了沼泽,没有办法大家就只好钻了旁边的帐篷。高原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高原的东西不分家”,不要说是遇到困难就是没事钻帐篷,主人也很热情,吃、住、睡主人都免了。第二天雨停了,大家继续走,帐篷的主人叫她的女儿牵马出来送,小姑娘还没那匹马的马腿高,一条短尾巴藏藏熬也跟了出来。下了大雨沼泽积的水很深,没有老乡指路一个人闯沼泽就是自寻死路。小姑娘送了他们一程又一程,回头已经看不见帐篷,大家让小姑娘回了。她就收了马缰,站在原地,看大家走远了,她就吼开了。怕大家走错了路。平时不怎么叫唤的藏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跟着瞎嚷嚷。远了,狗和人都看不见了,隐隐的还能看见那匹高头大马站在那里。大家也不担心她,高原的小姑娘不娇气,生活苦,懂事也早。


八十年代南下干部调回城工作了,乡上的老乡来送他们。杀了牛,端了酸奶和青稞酒,弄了那时不多见的蔬菜,几碗青稞酒下肚大家高兴了,唱歌跳舞的搞了一阵,末了眼泪又开始滚落……照例是几个藏族小伙来送,不过这次人多了。到车站的路上,遇到帐篷要进去告别,主人照例端酒,要喝足,不喝足主人要怄气。一天下来,酒也喝饱了,大家也横在了回家的车上。大伯回城工作也在川西地区,有工作之便他也顺道去草地看那几个把他当儿子一样看待的藏族老汉,虽然他们一句汉话也不会……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我在川西北地区上了小学和初中,有不少的藏族同学,女生一般心肠好,男生长的高大、英俊、好斗、爱打架。打就打吧,打了又是朋友。印象中的藏族同学有些很害羞,有时候说汉话说不好,汉族同学就笑他们,笑他们,他们也说,用才学会的汉语骂我们,我们也用才学会的藏语骂,汉藏语差别不大,一年之内,藏族同学的汉话我们就听不出来了。大家一起玩,一起上学、放学感觉没什么区别,藏族同学性格热情、耿直、放的开,不做作。有文艺活动唱歌跳舞汉族同学都汗颜。


人都是相互的,你对他好他自然对你好,你诚心诚意敬他一杯酒,他能把心挖出来给你,你要使坏心,他就当你是豺狼。



两千年,大伯老了,也很想回草地看看,人老了去高原一家人都不放心,说了好多年也没去成。现在我也在内地工作了,少时的朋友同学有很多也在那片高原上,很多年没有回去过了,很想念他们,希望好人有好报。


清明过了,夏天要到了,现在草地的牛马该虚彪了。

祝他们都平安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