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人们熟悉金晶,了解金晶是从北京时间4月7日夜开始的,在大多数人的眼里,金晶是“微笑天使”,金晶是“民族英雄”,金晶身上有太多令全中国感动的力量。但在父母眼里,金晶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说真的,我到现在也没觉得金晶做了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虽然很为女儿骄傲,但金晶妈妈刘华瑶眼里的金晶“懂事、自立,但也有这样那样的缺点。”而在教练万惠萍看来,如今无比光鲜的金晶,当年如此贫寒,如此寂寞,有如还未坐进南瓜车里的灰姑娘,“希望大家都能关心金晶,也关心像金晶这样的残疾人运动员,更要关心金晶和残疾人群体,这才是金晶给大家的最大启示。”


父亲金建生:金晶是个“孩子王”


金晶父亲说自己的大女儿小时候十足是个“假小子”,“金晶小时候很调皮,主意也大,经常带领一帮小男孩到处疯玩。”回忆起金晶的童年生活,金建生的脸上泛出幸福的笑容。“有时候闯了祸,看着她弄脏的小脸,很生气,但这个时候,小姑娘冲我一发嗲,我也就没法骂她了。”


童年的金晶就很有“管理能力”,他能把两个表弟管的服服帖帖,“让他们站,他们就得站,叫他们跪下,他们还真会跪下来。”


然而金晶的童年叙述,总会夹杂着扼腕,9岁的金晶因为恶性肿瘤失去右腿,老父亲现在回忆起来,依旧心疼,“手术前没跟她说要做截肢手术,但金晶还是感觉出来了,她当时问我:‘爸爸,腿还能不能好,会不会锯掉?’的时候,我真的背着她哭了,但是手术之后,她醒过来,反而安慰我们,说不疼,不疼。”母亲刘华瑶:金晶省钱买书


金晶的家不算富裕,为了满足自己喜欢读书的业余爱好,金晶可谓省钱到家。“那时候,金晶读中学,从家到学校要坐公交车,为了省下5毛钱,这孩子夏天会很痴的足足等上十几分钟,一只脚站在大太阳底下,直到不是空调车的公交车开过来踩上去。”望着家里一书柜的书,刘华瑶对于懂事的女儿很是感慨。


如今女儿长大,虽然收入不高,但刘华瑶觉得金晶已经把童年的省钱经验培养成了“理财有道”,“去年她分期买了个笔记本电脑,一万多块,分期付款的,但首付还是要4000块,我当时有点想不通,这么贵买它干啥,但女儿对我说,她不会买没有用的东西。”刘华瑶说她现在很放心女儿用钱,“她总是把钱花在刀刃上。”


妹妹金任钰:金晶是个“知心大姐”


在金晶手术后两年,按照国家相关政策,金晶妹妹金任钰出生了。虽然姐妹俩相差11岁,但全家人都觉得这两人的性格是越来越像,令妹妹逐渐靠拢的,正是金晶独特的个人魅力。


“我和姐姐在家睡一张床,晚上我们经常在床上说悄悄话,她总是鼓励我努力学习,关心我的生活。”金任钰说起自己的姐姐总是感叹姐姐不容易。“每天晚上当我用双腿夹住姐姐那条残腿的时候,我就能清楚感受到姐姐残腿给她带来的痛苦。”所以,当她看到姐姐昨日被镁光灯包围的时候,金任钰在旁边哭了。


教练万惠萍:金晶月入不到一千


万惠萍是上海轮椅击剑队的教练,在她看来,金晶或许不是她培养出的运动成绩最突出的队员,但肯定是最坚持的队员。十运会之后,金晶就不再是中国轮椅击剑队的主力,只能在上海队当陪练,每天15元津贴,加上上海队每个月再补贴200元,国家队补贴300元,金晶每个月的收入不到1000元。


“轮椅击剑的轮椅是固定的,根据两名剑手的剑尖来测量轮椅摆放的距离。”万惠萍介绍,她曾要求击剑名将叶冲带虹口剑校的学生来和他们进行轮椅击剑对抗赛,“那次叶冲就赞扬金晶,虽然训练时间没有他们队员长,但好胜心和意志力都超过健全运动员。”


强烈的好胜心令成为陪练的金晶依旧斗志旺盛,“我没听到金晶有过什么抱怨,她跟队友训练的时候,还是那么认真,而且‘下手’还是那么狠。金晶是个聪明、有韧劲的孩子,所以她这次在巴黎做出这样的事情,我一点都不觉得意外。”万惠萍对于弟子“成名”很是欣慰,因为她清楚知道金晶过了太多的苦日子,她盼望着金晶能够因此改善生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