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03/




章雷震和沈翰祥骑着马连夜赶往玲珑山金矿。

他们两个是官太俱乐部的纵火者。这个计划是章雷震一手策划的,本打算再到日本使馆放一把,但是,被及时赶来的澹台雷英制止了,还挨了顿批评,说是擅自行动,是无组织无纪律的表现。

“翰祥,兵书有云,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咱这叫明里放火,暗里炸矿,川香樱子这会儿该开着她的乌龟盖子到处抓人了……嘿嘿,本鬼见愁,偏就给他来一个声东击西,等干完了这一单,咱谁的话也不听,直接驰到长城边塞,杀鬼子去……”章雷震又在图谋他的下一步行动。

“这个……澹台姨怕是不让,再说了,你不是说要去陕北送几件皮大衣给红军吗,你说的,那才是中国抗战的真正脊梁……干爹不是要你去天津营务钱庄吗?”翰祥有点小崇拜这位大脑细胞异常发达,仅比他大一岁的自封统帅,善言提醒他尚待完成的事务。

“哪来那么多的破事,这些小事,咱们让金帼和铁龙、铁梨去办,咱们办大事……别打断我的战略思路……”章雷震拍着脑袋,又道:“一提我老爹那老顽固,我就窝火,他要是真有能耐,就造一艘军舰出来,把小日本停在灵芝湾的那‘飞野’号干掉……华北五省二市全都掀起了抗战的烈火了,老顽固还一心营务他那老掉牙的水师学堂,整天就知道画图纸纸上谈兵……哦,对了,快把咱刚刚从洋鬼子那儿偷来的家伙拿出来抖搂抖搂?”

章雷震一想起他顺手从美国海军陆战队偷的那M10手榴弹和带瞄准镜的M1步枪,立时兴奋起来,紧三火四地下了马,从背上取下来,要进行射击实验。

他刚卧下身体,驾好步枪,要往枪上扣瞄准镜,却发现一高个和尚急匆匆地往这边跑,手里好象提着两只活鸡,两眼四处洒么着找烤鸡的有利地形。

这和尚看起来有点眼熟。

沈翰祥捅了章雷震一胳膊,道:“五岳哥,你说这龙观庙的和尚也太无法无天了,明目张胆地出来偷老百姓的鸡吃。”

“隐蔽,准备战斗!”章雷震拉着沈翰祥钻到一玉米秸垛里,拿眼瞅着这酒肉和尚。

酒肉和尚也是奔这垛玉米秸杆子来的。他在庙里已经闷了好几天了,单等师傅出去云游,就出来酒肉穿肠过。

他的战利品是从丁家村的二地主丁白拿处偷来的。这家伙的这处庄院是偷养的小老婆,好东西不多,不过,鸡、羊加起来有三四百只了,够他吃一阵子的。

找了几块石头,轻车熟路地垒好野炊灶,打了火石,点上玉米秸子,扒淘好了生鸡,取了背上的日本鬼子钢盔,倒上水,加点盐,这就煮上了。

章雷震这时已经断定,这酒肉和尚,就是那大号鬼见愁,虽然除了胡子,头发,相貌变化很大,但那眼神,还有那手底下的功夫,再还有,他左胳膊上那伤,处处合节。

等钢盔里的那鸡咕嘟咕嘟地飘香味的时候,章雷震嘬起嘴,小声喊道:“鬼见愁,和尚,你师傅出来找你了!”

酒肉和尚一听,拔腿就跑!

跑了四五十步……一转念,又觉不对,四周看了看,没找到那出声之人。

章雷震和沈翰祥已经悄悄从玉米秸垛里出来,趴到了沟沿下。

“阿弥陀佛,佛门中人,慈悲为怀,怎么祸害起老百姓来了。”章雷震笑着说了一句,看到酒肉和尚拿着根棍子在捅那王米秸子,遂毫不客气地和沈翰祥一人搬了一块石头,凑到了煮鸡的钢盔前,一屁股坐了下来,扬着脸,故意背对着月光。

“两位兄弟,早知你们有此雅兴,贫僧也就不用费这周折了,咱们干脆到丁白拿的小老婆处,喝他娘的。”酒肉和尚看到两个背影,虽不知来者何人,但估摸着两人也是道上的,说话也就直来直去了。

章雷震转过身,喜眉笑眼地喊道:“真假鬼见愁,异地喜相逢。”见和尚仍对着他发楞,又接着讲了大学里两人并肩跟川香樱子等日本特务的对战。乔和尚这才恍然大悟,伸手使劲在章大少爷的肩上拍了一下。

两人把手一握,互通了真名实姓。

酒肉和尚法号静明,俗家名字叫乔云生,差不多属于个不戒和尚。龙观庙里的其他和尚也大都不守清规戒律,喜好舞枪弄棒,打抱不平,经常乔了装到地主家里打打秋风,取点浮财,给附近的穷苦乡亲也能救济一二,庙里的日子倒也过得风生水起。主持龙观庙的了缘和尚,四处游方惯了,也懒得管束他们。

乔和尚胆子大,功夫好,十里八乡的地主豪绅都被他打怕了,连几座山上的土匪都得让他三分。

三人互相作了自我吹捧,煞是投缘,干脆酒肉为媒,拜了把子。鬼见愁章雷震名声响亮,虽年龄居次,但仍被推为大哥,乔和尚居二,沈翰祥居三。

乔和尚兴致一上来,从一堵破败的土墙下,取了一把三八大盖,豪气干云地道:“走,到咱小老婆家去喝他娘的一醉方休。”

章雷震和沈翰祥到路旁的树上解了马缰,当即送了一匹给乔和尚。和尚倒也不含糊,嗖地一声骑上了,“大哥,三弟,起驾了——”

章、沈二人共乘一骑,吼着刚学来的土歌:“咱是和尚,大光头,天也不怕,地~~也不怕,敢把皇帝——他老子~~也~~拉下马……”

快到丁白拿小老婆的庄院时,乔和尚回头对章雷震道:“这娘们不守妇道,跟一个城里的爷们又勾搭上了,那家伙贼眉鼠眼,一看就不是好东西,咱们干脆学学土匪,绑他一票。”

“中,甚合吾意。”章雷震对这样的大事从来就不含糊,即使把天给捅漏了,也不带眨眼的。

沈翰祥有点犹豫,对章雷震耳语道:“咱还有任务呢?”

“咱们是能者多劳,这一单做完了,再去干小日本的金矿设备。”章雷震翻身下马,拍了拍挂在马袋上的美国最新步枪,嘱沈翰祥:“在庄院外的那小高地上守着,把咱们的家伙看好了,见到双响二踢脚,就是大功告成。”

章雷震从马袋里取了两把短枪,身形一矮,同乔和尚一起,潜行到庄院的墙根下,蹭蹭地攀过院墙,进了丁白拿的地主宅子。

宅子不大,东西两厢房,五间正房。只西屋还亮着灯,有酒肉的香味飘出。

灯影里一男一女又搂又抱。

女人嗲声嗲气:“石爷,你进了城,有了城里女人,就把巧云给忘到脑后了,你可想死人家了……”

继而,屋里传出来男人女人吭吭哧哧地大喘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