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4/


在冷镜寒的办公室,韩峰坐他对面,潘可欣坐在一旁。冷镜寒道:“说吧,成立个专案组可不是件小事,告诉我们,你发现了什么,怎么就从一起骗保案,变成一起谋杀案了?”

韩峰看看潘可欣,她是来找韩峰的,因为骗保案还没有结论。韩峰道:“我们从开头说起,深夜,一个醉酒的司机,驾车时突然发现前面有人在路中,那种情况下,稍有经验的司机都会拐向一旁,而正巧一旁有条小巷,这样司机就有足够的时间来刹车了。谁知道,小巷里有另一个人,不巧被撞了个正着。那人当场殒命,卡车司机报了案,现在的问题是,那个先出现在路中迫使卡车司机改变方向的人,在哪里去了?”

冷镜寒道:“或许那人是背对着卡车的,所以没有注意身后发生的事。”

韩峰道:“除非那人又聋又瞎,否则不会不知道身后有大卡冲来。那种情况下,正常人都会去事发当场看一看的,可事实是,那人突然出现后,就再也没露面了。”

潘可欣道:“原来这就是疑点。”

韩峰道:“不错,我就是从这个人想到梁兴盛的骗保手法的。我到现场第一眼,就在梁兴盛可能站立被撞的地方,一条线望过去,可以看见路灯的横杆,对面的衣服店,以及对面五层的楼顶。这样,利用假人制造车祸的骗保手法就很清晰了。而事后我去楼顶,也发现了我想要的东西,我几乎已经认定这就是一起骗保案了。”

潘可欣道:“可你当时并没有说什么?”

冷镜寒也道:“是啊,你只告诉我说没有发现啊。”

韩峰吐吐舌头,对潘可欣道:“你还记得我让你带我去看死者亲属的事吗?”

潘可欣点点头。韩峰道:“当时你那么紧张,就是怕我知道那母子俩的窘境吧?”

潘可欣道:“梁兴盛出事后,我们需要第一时间找到受益者,了解他的基本情况。我见过卢芳后,感觉别人恐怕也会同情这母子俩,这对我们的骗保调查取证很不利。”

韩峰道:“我正是被他们的情况所感染,五十万对你们保险公司来说,只是小数字,可对那母子二人来说,就是改变一生的转折。”

冷镜寒道:“那你为什么又反悔了呢?”

韩峰看着潘可欣道:“还是因为潘小姐。昨晚她向我致歉,邀请我参加了一个盛大的晚宴。我第一次见卢芳时,她身上有一股清新的体香,那种香味很能吸引男性。我当时没有在意,可是昨晚,我在一名外籍女士身上,闻到了同样的味道。我当时就回忆起来,这是法国的巴蒂斯香水,市场售价已高达四十九美元一克,试想,一位用比黄金还贵重的香水女子,怎么可能是居住在平民区的弱势群体?”

冷镜寒与潘可欣面面相觑,没想到韩峰是从这样的细微处发现了破绽。韩峰继续道:“虽然她身上的香味很淡,但是还没有完全消散,我断定,她停止使用那种香水,不会超过三天,也就是梁兴盛死后,他们才去到那小破屋的。而在他们身上发生的一切,我们都是听卢芳告诉我们的,事实上没有任何取证,对不对?”

潘可欣道:“这样的事,谁也没理由去怀疑呢。”

韩峰道:“他们正是利用了我们同情弱者的心理,好让我们不去怀疑。而今天上午,我再去那里时,已经人去楼空了。我马上赶到保险公司,正好看到了那位林律师与潘小姐商谈协议。试问,一名文化程度不高的女士,靠捡垃圾为生,她怎么知道并且能聘请一位资深律师来帮她办理交接协议呢?这又是另一处破绽。”

冷镜寒道:“这只能说明他们精心设计了一起骗保案,也不能与谋杀扯上关系啊?”

韩峰道:“若不是我去再看尸体,恐怕我也想不到这是一起谋杀。尸体报告上,与实际撞车的情形有很大出入。从死者的遗物中发现的烂菜叶,使我想到了路旁的垃圾胡同,我去现场时,在那小弄里发现了血迹。这说明什么问题?”

冷镜寒想了想,怒道:“好小子,你有话就一次说完,干吗老吊人胃口!”

韩峰道:“看看这个!”他将三份血型报告单摆在桌上。冷镜寒又问:“怎么回事?”

韩峰道:“三份血型,分别来自衣服店的碎玻璃,死者躺过的地面,以及死者本人。”

冷镜寒眉毛拧在一起,韩峰道:“这只说明,砸碎衣服店的是一个人,地上留下的血迹是另一个人,而梁兴盛,只是在那里躺过一次。”

潘可欣一脸苦恼相,嘟囔道:“都说的什么啊?听得我头都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