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欧美人为何支持ZD,同法国教授交谈有感

4月初,因为要回公司交财务月报,所以抽空回母校看了看,看到了久别的校园风景和风华正茂的学弟学妹们。中午就在校园里的一个咖啡厅小坐了一下,于是发生了下面讲述的故事。


武汉是一个法国人投资比较热门的城市,而位于武汉的这所高校也不乏法国的外教,在我坐下后不久,旁边一个座位来了三个白人,两男一女,外加一个中国女孩翻译。他们四个人占据了一个桌子,谈笑风生。我虽然不懂法语(他们用法语交流),但还是凑了过去,主动搭讪,因为我认识他们其中一位。


白人中年纪最大、满头银发的叫让·皮埃尔,长期在中国援教且精通中文,我小的时候住在这所大学里,父母是学校的教授,皮埃尔就住我家旁边,十几年没见,他老了很多,但我还是认出他了。故人重逢,格外惊喜,皮埃尔为我引见另外两个老外,男的名字都没有记住,因为法国名字比较难记,女的名字很好听,叫伊萨贝尔,她后来的谈话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叙旧和客套的过程这里就省了,直接切入我们谈话的重点——关于奥运圣火在法国被迫熄灭。


不知道是不是在中国大陆的缘故,当谈到这个话题时,三个法国佬面容都严肃起来了,而且不乏自责的口吻认为这是法兰西民族的耻辱,奥运与政治应该是脱钩的,法国警方没能保护好奥运圣火,实在是很没面子。他们能有这样的言论已经是给足我或者说是当地人面子了,但是由于在法国发生的事情实在让人难以忍受,我又追问了一句“且不论是否奥运与政治脱钩,难道你们西方人真的有那么多人支持ZD?”


现场出现了一片沉默,两个法国男人沉默着喝着咖啡,伊莎贝尔若有所思的盯着桌面。这时候翻译出来打圆场“我们今天不谈论政治,毕竟这里是大学校园,谈政治没有意义”。


正当我以为谈话会不欢而散的时候,皮埃尔幽默的笑着说“政治已经影响到我们的个人生活了,自从发生了圣火熄灭事件,已经有很多学生找他问过这个问题,另外还有些不友好的人曾经向我发出过威胁,在武汉的许多法国超市,生意冷冷清清,我们不想谈论政治,可是政治已经在影响着我们!”


我恶狠狠的丢了一句“这都是你们自找的,西藏独立干你们法国人什么事?西藏自古就是中国的一部分,藏族同胞是我们中华民族大家庭的一份子,几个流亡藏人在海外一挑拨,你们就急得跟自己国家的事情一样,要知道你们那位多情的总统刚刚跟大陆签了份300亿的订单,难道法国民众这么没有轻重之分吗?”


一直沉默不语的伊莎贝尔突然用英语对我说“你不了解法国人,而且你的说法也不见的站得住脚,西藏并非自古就属于中国!”(此后的对话一直是我说中文她说英语,虽然我的英语荒废了十几年,但是在翻译的帮助下,还是能勉强听懂,而他们三个好像都能听懂中文,皮埃尔甚至听说读写都不错)


我震怒了“西藏自元朝起就纳入中国版图,此后的历朝历代无论君主如何昏庸无能,但西藏从未离开过祖国的怀抱,这是毋庸置疑的,达赖因为自己的切身利益收到伤害而妄想脱离祖国建立一个奴隶制社会,是他个人一厢情愿的想法,几乎所有的藏族同胞都认为自己是中国人!”


伊莎贝尔以相当冷静的语气对我说“那么元朝以前呢?据我所知唐朝的时候那里叫吐蕃!你们的国王把公主通过政治婚姻的方式嫁到那里,以稳定两国的局势!”


我激动的说“如果这位女士这样论证,那就没得谈了,你们现在所处的地方2000年前叫楚国,你们是不是认为这里的人也应该独立才对?”


伊莎贝尔也有点激动“我从来没说过西藏应该独立,我去过中国的很多地方,包括西藏,那里风景秀丽,老百姓生活的很好,中国政府对那里特别照顾,但是这位先生,您误解我的意思了,我说的是在普通法国人心理,他们是怎么看待西藏问题的。中国有个地方叫‘香格里拉’在欧洲被誉为天堂之地,有非常高的知名度,不知道是属于云南省还是西藏,但是那里绝大多数是藏族人,达赖在欧洲这样抨击大陆政府,说他们把香格里拉变为了人间地狱,大量的工业污染、尾气排放、使那里乌烟瘴气,内陆很多人迁居香格里拉,藏族人数量越来越少,所以很多不明真相的欧洲人对藏族人的处境非常同情。”


这时她问我“看过《勇敢的心》吗?”


我给与肯定的表示。


她说“在法国人心里,西藏问题就和勇敢的心里面的苏格兰问题一样,简直就是翻版。同样自古就是独立的(这句话我一直不认同),在几百年前被吞并或者说是统一,但是统治者一直高压残酷的压榨,被统治阶层苦不堪言,他们认为达赖就是威廉华莱士,大陆政府就是爱德华一世,长腿爱德华通过初夜权来让苏格兰人断代,大陆政府则采取低税收等优惠政策让内陆汉族人迁移到西藏,然后通过自由恋爱的方式逐渐融合藏族人。据我所知,勇敢的心在英格兰全境禁映,主演梅尔吉布森被宣布为不受欢迎的人,永久禁止登陆英国土地,但是在中国,这部片子受到空前欢迎,当时英国人的感受和你们现在是一样的。”


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西藏问题,她这么一说好像有点道理,但是漏洞很多,却一时半会又抓不住,我只有紧抓原则问题不放松“现在的西藏绝非勇敢的心片中的苏格兰,藏族同胞在西藏安居乐业,与汉族快乐相处,绝没有什么靠生育来让藏族人绝种的事情,更何况两个民族的饮食生活习惯有很大的不同,他们之间的通婚并不普遍。难道政府让藏族同胞过好日子有错,达赖让藏族回到农奴社会就应该了吗?”


她笑了笑“这些我们在座的都明白,问题是没去过西藏没来过中国的法国人、欧洲人他们不明白,他们只能听媒体的报道,具体说就是看CNN、BBC的说法。而这些媒体一般来说是喜欢抹黑中国大陆的。民族问题历来是世界各国的头疼问题之一,英国的苏格兰、爱尔兰问题,美国的印第安人问题,更有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那根本就纠缠不清的问题,为什么欧洲人不提苏格兰、不提印第安人、偏袒以色列?因为CNN不提苏格兰、不提印第安人、偏袒以色列。在欧洲老百姓眼里,那些在314打砸抢烧的暴徒是起义的抵抗者,而中国的武警官兵是用来镇压的军队,不管他们是否使用了武力,都和长腿爱德华的军队一样,是邪恶的。”


皮埃尔这时插话“虽然同是扭曲是非,但CNN和BBC以及法新社是不同的,CNN之所以扭曲是为了销量,美国本来就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她不会挑起民族纠纷这一话题的,CNN此举并非为美国政府效力,而是为了增加观众增加读者,你中国和平稳定发展取得成就干美国老百姓什么事?只有中国发生动乱才是他们感兴趣的,但是英国、德国、法国的媒体则是为政府来卖力,他们以前是发达国家,现在也是,但是见不得有人从后面追上来,尤其是中国,曾经被他们侵略的国家,现在中国已经追上德国成为世界第三经济大国,政治上大家都是联合国五常不分高下,军事上中国与俄罗斯是欧洲国家的梦魇,所以他们迫不及待的希望中国停止发展甚至陷入混乱。我在中国呆了很多年,有句话叫‘满桶不荡、半桶荡’,超级大国与大国之间的区别就在这里显现,美国和俄罗斯政府在中国这次西藏骚乱中表现的非常冷静,沉稳的很,而英法德三国的政客们窜上跳下,如果中国政府此次能冷静自若的处理西藏问题,那么心态上就已经是超级大国的行列了。”


皮埃尔的话不管是拍马屁也好是真心也好,反正很受用,我不由得问了这样一句“难道法国的老百姓不管刚刚签订的300亿订单?”


在座的老外都笑起来了,皮埃尔说“如果说世界上有三个经济动物,你们中国人肯定算其中一个,另外两个分别是美国和日本。美国人为了赚钱可以昧着良心干杀人放火的事情,日本人为了赚钱可以不分昼夜加班加点,是典型的工作狂,而中国人为了赚钱,即可以无休止的工作,晚上加班周末开工是家常便饭,也可以昧着良心做一些假冒伪劣的产品,你们是真正的经济动物,和欧洲人不一样。在欧洲,华人被视为异类,西班牙人为什么纵火焚烧你们的鞋厂?就是因为你们和他们的工作习惯不同,你到欧盟国家看看,哪个企业会为了效益而牺牲个人生活的时间?法国人罢工那是出了名的,常常为了一点小事为了所谓的信仰罢工,他们怎么会在乎政府签下的订单?怎么会在乎在华企业的生存?反正受损失的是政府,个人福利保障是一点都不会少的,如果少了,那就继续罢工咯!”


可爱率真的法国老头,我真服了他。这次谈话后我得到了自己的结论,白人也有明事理的知道真相的,但是大部分被蒙骗了,被他们标榜自由、客观、公正、真实的新闻媒体蒙骗了,如何改正他们对中国的看法,看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也许正如一位外国友人说的“只要中国在发展,欧美就绝对不会客观公正的看待中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