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岁少女医院身亡 家属扛尸讨说法(组图)




核心提示:湖南一名14岁少女肚痛到医院就医,在输液后开始感到全身剧痛,呼吸困难。医生称是药物正常反应,拒绝为其做心电图检查。最后少女死在医院中,嘴里流出的白沫和鲜血随着脸颊浸湿了头下的枕头。愤怒的家属把少女的尸体放在医院大厅,向医院讨说法。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4月12日,记者拍摄的涟源市人民医院门诊大楼外景,大厅外悬挂着书写有“白衣杀手还我女儿还我生命”字样的白色横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昔日活泼可爱的金湘怡(左)和妹妹合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金湘怡(左一)全家合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金湘怡突然离去,她的母亲悲痛欲绝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金湘怡的父亲金惠明向记者展示质疑的病历簿


娄底新闻网4月14日报道 “嘴角流出白沫和鲜血,顺着脸颊浸湿了头下的枕头,一脸的痛苦……我出去总共还不到十分钟啊,我14岁的女儿就离我而去了。”涟源市红旗路居委会五组居民殷小红,用嘶哑的嗓音向记者回忆女儿金湘怡死去情景时,悲从心来的她抑制不住的伤痛的眼泪,哭得肝肠寸断、撕心裂肺,面对此情此景,记者的心情也显得格外沉重!


走往医院的一段路程竟是金湘怡生命最后一次步行


据死者父母介绍,2008年4月10日,正在涟源试验学校初三年级的月考结束了。下午,该校初三48班金湘怡便回到了家里。母亲殷小红看到女儿回家,心里特别高兴,进门就和湘怡讨论起她的学习和生活来。晚上10点40左右,湘怡突然对殷小红说:“妈妈我肚子好痛,头也晕,可能要来月经了。”随后,疼痛一波接一波,小湘怡脸色也苍白起来,此时,一旁的母亲殷小红觉得女儿有点反常,于是立即决定带她上医院看看。


晚上11点多,母亲殷小红带着小湘怡一路步行,赶往涟源市人民医院急诊室,此时值班医生赵永新接诊了湘怡。通过诊断之后,赵医生开了处方(药费117.6元,注射费16元,共计133.6)。殷小红随即缴了费,小湘怡先是肌注,后顺利地住到了急诊留观室5号床。小湘怡被扎了两针才输上液,当输液针打上4分钟后,小湘怡就感觉难受,胸腹部疼痛难忍,不停地呻吟。殷小红立即叫来了医生赵永新前来查看病情,医生告知殷小红乃药物正常反应,随后离去。大约又过了4分钟,小湘怡病情突然恶化,出现呼吸困难症状,医生赵永新建议对湘怡输氧。殷小红认为住院部医生和设备比急诊室要好,再次要求医生做心电图检查,并希望到住院部住院,但是医生赵永新以住院部无床位和心电图医生已下班为由拒绝了殷小红的请求。输液20分钟后,湘怡已经变得狂躁不安。父亲金惠明为了让女儿坚强点,还批评她不要这样“夸张”。实在痛苦的小湘怡大叫“拿把刀子把我这里(指胸口)捅一刀吧!”她一边拼命地挣扎,一边狂吼!因为还有个孩子无人照顾,殷小红以为是父女起了争执,便叫金惠明先回家休息,金惠明以为无碍便离开了医院。11日凌晨零点多,殷小红在一旁目睹湘怡疼痛愈来愈难忍,便再次乞求医生赵永新想想办法并打电话给心电图检查医生前来做心电图检查。


直到凌晨一点多,做心电图检查医生终于来了,因急诊留观室5号床旁的插座板坏了,只好将患者转抢救室做心电图检查, 凌晨1时50分,患者湘怡的心电图结果出来。心电图检查医生说对急切的殷小红说心脏问题不是很大。由于做检查,输液针头被移动,殷小红看到护士将输液针头扎到了女儿手臂上,尔后医护人员通知殷小红把血样送到医技楼,殷小红送了血样被告知两小时后取结果,于是她特意看了下手机,时间正好两点钟。几分钟后,殷小红赶回急诊抢救室,走进抢救室的那一刻,她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你的女儿已经不行了!”一名正在一旁清理的护士告诉殷小红。只见刚刚还在床上呻吟挣扎的湘怡已静静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了,嘴里流出的白沫和鲜血随着脸颊浸湿了头下的枕头,脸紫青发白。此时医生赵永新和值班护士正在清理现场。殷小红一下瘫倒在了地上,泣不成声一步一步爬到女儿的床前抱着女儿的尸体哭晕过去。等殷小红清醒过来时候,床头的病历本和输液卡都不见了,刚刚还在的医生和护士也不见了踪影。


医院领导不露面,家属扛尸讨说法


父亲金惠明告诉记者,他得知消息后赶到医院,立即拨打了医院总值班电话(4426062),要求对方前来了解下情况,“人都死了,我来有什么用?”电话里却传来的声音极不耐烦,语气非常生硬。金惠明和几个亲友拨打了6次电话,医院总值班最后撂了一句话:“你愿意等,那你就等吧!”再拨,竟干脆连电话都不接了。


打电话给医院院长周建文,一直关机。随后家属方要求医院返还病历本,凌晨4点家属才拿到病历本。


家属方介绍,小湘怡死后,他们一直等待院方负责人出来说明死因,可等到 4月11日下午两点还未见院方任何负责人出现,随后家属方只好把湘怡尸体放在医院门诊大厅,逼医院出来说明情况。派出所和卫生局主管医政工作的副局长王兆详和医政科副科长李西平得知家属方在医院门诊大厅扛尸后便闻讯赶来调查。通过派出所和卫生局领导协调,医患双方都同意协调处理。12日上午11时,卫生局、家属方、当地办事处、居委会相关人员都到了医院办公室准备协调处理此事,但自始之终都没有见到院方任何负责人出现。由于没有告知死者确切病因和死因以及相关用药、抢救说明,最后卫生局协调以失败告终。


怀疑医院作假,家属方质疑多多


家属方在面对记者采访时,提出了几点质疑:1、病历有明显的伪造嫌疑。金惠明指出,仔细核对发现记录明显有改动,最先的原始病历本第一页右下角赵医生划坏一笔他记得很清楚,医院交给他的这本却没有这一笔,医院提供的病历其中一页明显被撕毁了,病历本的封面也崭新的,已经看不出先前揉捏卷过的痕迹,里面记载的入院时间有很大的误差。2、病历上写的入院时间和用药时间、死亡时间与实际时间不符。输液卡记录的第一组需做试验的抗生素输液时间为晚上12点过5分,病历记载的就诊时间为晚上11点50分,那么除去做实验的15分钟,看病和划价、交费、取药的时间哪里去了?3、病历上写的处方和输液卡记录药品名称不符;4、病历上写了告病危、抢救半个小时、上心电监护仪,但实际上却都没有,医院的抢救是不是指输氧和输液?为什么连心电监护仪都不见使用?5、直到患者死亡为什么医生不出具病危通知单给家属签字?6、家属11日早晨实地了解,住院部小儿科有6个床位,内科有一个床位,为什么医生赵永新当时以医院没有床位拒绝死者湘怡住院?7、当患者血压很低(80/60),心跳频率150次,该不该输液350ML以上,是否加重患者心脏负担?8、医院称患者曾患先天性心脏病纯属谎言,患者就诊时压根就没有听到是否有先天性心脏病的询问。从常理分析,事前家属绝对不知道患者会突然死亡,家属绝无隐瞒患者病史的动机和必要。因此患者家属方认为,患者死亡系医生没有足够重视、延误抢救治疗时机所致,医院应作出相应说明并承担相应责任。


记者查看了病历本,发现确有撕毁一页的痕迹。病历记录入院时间、死亡时间分别为晚上11时50分、凌晨2时30分,死亡时间与死者家属介绍的凌晨2时相差半个小时。


对于患者方的质疑,院方调处科主任如此解疑


带着患者家属的疑问,记者来到了该院医技楼采访医院负责人。电话联系医院总值班室,被告知找调处科主任梁克强,梁克强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梁克强介绍,医院已经数次向涟源市人民政府报告此事。卫生局和医院调查结果是,死者金湘怡死亡系自身疾病所致,很有可能是先天性心脏病或者病毒性心肌炎引发死亡,与医院毫无关系。医生的临床处置基本适当。病历本撕毁乃属笔误,医生写错字将其撕毁,属正常现象。病历上的时间差,很可能是医生赵永新的手表或手机的时间误差所致。病历本上和输液卡药品名称不符,乃属医生抢救时候正常调整。没有下病危通知书,与医生经验和预见性有关,但与死亡没有直接关系。没有上心电监护仪器,是医院急救科条件限制、缺乏相关设备。病人心跳150次/分,他认为在两个小时内输入350ML液体不为多,属正常输液。


据他们事后到死者学校调查得知,家属隐瞒了患者有先天性心脏病病史。梁克强透露,医生赵永新系从医多年的副主任医师,平时沉默寡言,性格内向,不喜欢多说话,可能存在沟通不到位情况。至于医院总值班态度生硬、拒绝受理投诉一事,据梁克强了解当班人员为医院设备科一张姓负责人,具体情况尚须进一步调查了解。


梁克强向记者表示 ,医院可能在服务态度上确实存在瑕疵,但是死者金湘怡死亡绝不是医院的医疗事故所致。退一万步讲,医学会尸体解剖结论即使是医疗事故,医院按照死者情况和按照相关医疗责任赔偿规定,也只能赔偿两万多元(抚慰金2580元/年乘以6年,加上6000元安葬费),与家属要求赔偿十万元以上差距甚远!梁克强称无论怎样,作为政府主办的医院,也不会担心因此事对医院的病源产生任何影响。


记者要求采访医院领导,梁克强称院长周建文在长沙住院。直到记者离开涟源时,原答应接受采访的肖副院长一直未露面。记者要求采访医院急诊室赵永新医生,被告知住地太远,不便过来。


目前死者湘怡的尸体还停放在医院门诊楼大厅中央,小湘怡生前的同学和老师都前来悼念,看着活泼可爱的小湘怡就这样瞬间离去了,师生禁不住放声大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