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中國上等兵獨力擊斃了日軍500人

抗战长沙会战期间,有一名中國上等兵很值得一提,他就是曹錫。他獨力擊斃了日軍500人以上。其沈著與忠心,真足以流芳百世。曹錫年29歲,農家子弟,藉貫不詳,是第十五集團軍第五十二軍第二師的上等兵(師長是趙公武)。事情發生在1939年9月22日,新牆河之南、新牆鎮之西的王街坊。曹錫在21日的夜裏,把12顆手榴彈連接在一起,放在新牆河的南岸河堤之上,然後,把引線抽了出來,放在身邊,他坐在河堤之上,對著河面警戒。

22日黎明4點鐘開始,日軍用50尊大炮對王街坊發射8000顆炮彈,射了3個鐘點之後,把面積僅一平方英里的王街坊,炸成一片灰燼,比起淞滬會戰的情景,更為慘烈,然而曹錫未死,仍坐在河堤之上,手指鉤著機關槍,對河面密切注視。河面離開他只有15公尺。日軍一批一批離船上岸,每批數十人,持槍走向河堤而來。來了一批,曹錫便開動機槍,消滅他們一批。僥倖未被消滅的掉頭奔回河旁,伏在河灘上。

這樣,日軍來過了六批。第七批來了,放出毒氣。曹錫所隸屬的這一排僅剩下他與另一位兵士,兩個人未死。20分鐘以後,毒氣消散,曹錫看見了有二、三十名日本兵,向河提爬行而來,曹錫一面把手榴彈的引線掌握在手中,一面急忙拖著僅餘的一位同伴跳下河提,臥倒於稍遠之處的地面。刹那之間,日軍已爬上河堤,曹錫從容猛抽引線,12顆手榴彈同時爆炸,敵人死得只剩下了兩三人,這兩三人也都負了重傷,躺在河堤之上。

曹錫又準備了手榴彈12顆,回到河提之上,放在一起,慢慢地再走下來,走到臥倒之處,臥倒靜候。不久以後,果然又來了日本兵30人以上。轟然一聲,炸得一個不留。曹錫又重新佈置一番。於是,又炸死二、三十人。就這樣,前後炸死了五批敵人。這第五批敵人死去之時,曹錫自己也被炸翻的泥土埋了一些時候,幸而未死,又爬了出來。這時候,他的手榴彈已經用光。曹錫改用機關槍,而把身體躲藏在泥土堆子之中。10分鐘以後,從堤的那一邊,爬過來5個日本兵。曹錫把機關槍子彈一顆一顆的放,用5顆子彈打死這5個日本兵。

敵人在死前也朝他與他的同伴放了槍。他的同伴姓朱,是一個上士班長,眼睛中了子彈,不久便成仁了。禍不單行,曹錫同時發現他手中的機關槍已經不能使用,似乎裏面的機件卡住了,板機扳不動。敵人又有來的,他無法從容拆開機關槍來查個究竟。曹錫急了一陣子,情急智生,在身旁找了一找,發現離自己二百公尺,有一架重機槍在一具死屍之旁等他去拿。這死屍屬於另一位中國勇士,一位機槍手。

他輕輕的爬完200公尺,撿起重機槍,試了一下,能用,恰好有一百多名敵人蜂湧而來,以為中國士兵已死得乾淨,卻不料曹錫突然扳動了重機槍,一下子斃倒了三十幾個。剩下的六十幾人,掉頭狂叫而逃。在早晨8點鐘左右,營部派了一個傳令兵來,告訴他敵人大隊已經在王街坊之西的一千公尺左右渡過了新牆河,也就是到了他的側面後邊。營長命令他“放棄陣地",回營部去休息。

曹錫喜歡這挺重機槍,捨不得丟下,便提著它與幾帶子彈,跟隨傳令兵朝著營部的方向走。中途,與敵人遭遇,槍彈從四面八方打來。曹錫的這挺重機槍又派上了用場。不幸,傳令兵在這場混戰中陣亡。曹錫命大,搖搖擺擺,凱旋到了營部。營長獎勉了他一陣,告訴他,他前後打死的日本共有500多名以上。

營長把他帶到師部,師長趙公武和他握手,立刻升他為班長,又賞法幣30元。(當時湖南的物價甚低,豬肉不過二毛五分一斤。)再回營中,弟兄們把他圍在中間,問長問短。問他何以那麼大膽?他笑著回答:“沒有什麼。沒有什麼,看到了鬼子,也不能不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