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石传奇 第一章 异国奇缘 9

赌石之王 收藏 0 18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6/[/size][/URL] 命运真的是捉弄人,芦慕云不知不觉走进山坳。阿香爸像背着口锅的猴,伫立路口,在踮足了望。远远看见女儿将医生领回,他伸起矮小的身子只是叫唤。 阿香高声回应:“阿爸——阿哥今天走不了啦!他一时糊涂惹上麻烦!”芦慕云听了不是个滋味,像他是骑大马、戴大红花的凯旋归来。 阿香爸对芦慕云双手合十,像迎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6/


命运真的是捉弄人,芦慕云不知不觉走进山坳。阿香爸像背着口锅的猴,伫立路口,在踮足了望。远远看见女儿将医生领回,他伸起矮小的身子只是叫唤。

阿香高声回应:“阿爸——阿哥今天走不了啦!他一时糊涂惹上麻烦!”芦慕云听了不是个滋味,像他是骑大马、戴大红花的凯旋归来。

阿香爸对芦慕云双手合十,像迎接活佛的。阿香迫不及待塞过赌石。她阿爸拿起一看,神色骤然凝重,朝石头吐了点唾沫,用黄褐的拇指一抹,对着阳光照了照,摇了摇头。芦慕云惊慌失色紧随其后。阿香爸将石头放在桌上,抬眼问:“多少钱卖的?”

芦慕云吓得结结巴巴的:“大爹就别问了,您看这石头值多少钱;老姜说好回来赎……”

“你想老姜还钱是做梦,就算杀了他也没用!俗话说‘卖得掉是珠宝,卖不掉是石头’,这赌石能赚大钱,老姜会便宜给你?”说着老气的瞅了他一眼,“这石头我没有办法!”

这下石头判了他死刑!芦慕云浑身冰凉直颤抖。阿香一听脸色骤变,猛扑过去拧住她阿爸的耳朵。“啊——痛死我了!这石头擦垮了算谁的?!”她阿爸叫唤得夸张。阿香拧住哧哧地笑:“您只说擦不擦?不然我就拧掉这猪耳朵!”

“擦擦!小祖宗,你为哪样逼我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嘛!”她阿爸捂着耳朵一千个不愿意。她阿妈凑过来看,“这好像是件险石?阿香爸你想想办法嘛,看能不能把本钱救回?”

芦慕云一听“本钱”,像抓到救命稻草:“阿香你快说,哪样叫险石?”

“险石是可以跑的石头,就像阿哥……”阿香指着石头咯咯咯地笑。她阿妈见芦慕云吓得魂不附体的,责怪她不该开这种玩笑。

阿香笑得满脸桃花灿烂:“好好,我说正经的,险石是人家不敢碰的石头。它外表好看,里面有绿的希望微乎其微;由于一擦就垮,所以石头卖不出价钱。”

芦慕云不听则已,一听脑袋砰地像爆米花——浑身哆嗦,额头吓出细密的冷汗。

“唉,只怪你太年青。”阿香爸叹了口气,拿起赌石走到水池边,“碰到这缺德的老姜,拿卖不掉的货骗人。只能擦擦看,晓不得还有没有救?”挑了块磨刀的油石,边沾水擦石皮,边对着阳光照看。

阿香将泡好的茶递给他,“阿哥别怕,老姜一旦露面,我揪住要他还钱!万一我阿爸擦垮,那你就发啦——咬死这石头是十万块人民币买的,要他赔!”望着她阿爸咯咯地笑。

现在他的钱变成“四号”在冒烟,阿香还拿他穷开心。这茶没法喝,像老姜熬的药。

石皮很硬,阿香爸擦了半天没有明显痕迹,手上还打起了血泡。芦慕云一把卷起袖子:“大爹歇歇,我有的是劲!”

阿香爸伸直腰,歇了口气说:“这不是比手劲,擦对一寸赚几万,擦错丁点就丢十几万,一旦石头翻脸分文不值。你还是和阿香去玩吧,不要在这里催我。”

他哪有心情玩,像饿极的狗熊蹲着盯住石头。就这么擦擦看看的,一直擦到太阳落山,石头渐渐现出指头大暗黄的绿。阿香爸长吁一气:“看样子这石头有救了……”

又擦了一个时辰,阿香爸丢下油石腾地站起:“涨了!”对着阿香嘿嘿直笑:“想赚你阿爸十万块——去做梦吧!你快把杨三他们叫来,就说阿香爸手上有好货!”

芦慕云柔柔眼睛:赌石上擦出铜钱大的一团艳绿!其晶莹剔透灵气活现,像清澈的寒潭,像绿色的梦幻,像他死而复生的希望!

阿香一把抱住他惊叫:“阿哥——你你,你发财啦!”提着笼基朝外飞跑。

真发财了?芦慕云被阿香弄得一脸懵懂,“大爹,我那本钱能救回多少啊?”

阿香爸擦着笑出的泪花:“擦到这种地步,何止是本钱?这叫懂一分货,赚十倍钱!”

“啊——赚七万块!”芦慕云屁股被锥了的站起,“大爹,我该没听错吧?”刚才吓得魂不附体的,现在像放冲天炮一下飞上天!于是云里雾里地说:“我只会写七万这个字,从没开荤看到这么多钱。难道大爹点石成金,真能擦出七万块人民币?”

“有哪样值得怀疑的?七万块只少不多!不过就看卖主是谁,你不懂它的价,到手的财也会跑掉。”言下之意是石头认人。牛皮吹得太离谱了,就算抢银行也抢不到这么多钱啦!

阿香爸点燃竹筒烟,“开价的学问大着呢,如果人家晓得你不懂货,连保本都难。”

“啊——”芦慕云像烧红的铁哧地掉进冷水,“大爹饶了我吧,我快被这赌石整疯了,能保本我就给您磕一百个响头!”他害怕阿香爸故弄玄虚,最终给他吹出个美丽的肥皂泡!

“这还值得发疯?你没见过上千万的赌石,一锯切下去,惊天地泣鬼神!”阿香爸神色骤然阴沉,似拔剑四顾藐视天下的枭雄,“这行不像走私贩毒,靠赌命吃饱今天不管明天;待叫来买主你就明白,赌石的学问深奥,里面有金钱美女、有洋楼轿车、有花天酒地,就看你眼力准不准!”

男人都是这样,你给把号他就爱吹。芦慕云心里像油煎,怕他越吹越离谱,连忙点烟续茶塞住他的嘴:“我还当哪样医生啰,这辈子就跟大爹学赌石。”

阿香爸只摇手:“唉,你学哪样赌石嘛,实际那是当赌徒!在缅甸割大烟看石头的多如狗毛,但找个医生比寻宝还难;尤其像你这种大牌医生,被人捧为救星,高尚得很呢。”

这下芦慕云更懵懂了,既然赌石可以平地暴富,为什么这里原始荒凉,边民穷得破衣烂衫像乞丐?相反,阿香家鹤立鸡群,富得莫名其妙,并神神秘秘住在这穷乡僻壤?!

“我咋个说你也不会懂的。”阿香爸像抱迫击炮的抽着竹筒烟,“谁都晓得‘久赌神仙输’,这么简单的道理却够人悟一辈子;直到你输光了,转过筋来,那时也就覆水难收啦!”

这话太深奥,阿香爸似乎有着不凡的经历和凶险背景!芦慕云顿时警惕,疑惑的说:“难道干赌石注定穷困,包括大爹在内?既然挖玉石不发财,为哪样人们吃亏不长记性?”

“当然有,有人为赌石穷困潦倒一辈子,突然时来运转平地暴富,乞丐摇身一变进入上流社会。我朋友林娃就是这样,为赌石下地狱、上天堂,其经历神奇得不可思议!”说到这里,阿香爸老脸洇出昔日的豪情,于是谈起“翡翠之路”的陈年往事。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