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击杀 鬼子的消亡 第五节[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91.html

鬼子看起来是不会向抗联投降的,他们不但已经把刺刀全部拉上,还慢慢的向抗联战士合围的阵地爬了过去,他们想利用最后的机会给抗联战士狠狠的在咬上一口,拉几个抗联战士一起和他们回日本去。鬼子上尉还在继续的用武士道精神鼓励这最后几十名已经趴在地上躲避子弹的卫兵,他突然猛的抬起半身再一次大声喊叫起来着:“我们的增援大队就在前面不远向这里攻击,现在我们只能冲出接应他们,我们是大日本帝国军人怎么可以向这些抗联投降。”他边喊边抬起手枪,对着前面阵地没有射击的抗联战士就是一阵猛烈射击,紧接后面的鬼子也猛烈的向抗联战士开火。

新一轮死亡的攻击冲锋开始了,他们脑海几乎已经被军国主义的思想毒化,他们脑海里已经完全被天皇的武士精神所占据,他们知道自己现在就算战死沙场也不会扔掉自己手中的武器去想那些卑微的抗日联军投降,他们很多知道就就应该是最后的死亡冲锋;

鬼子上尉也杀红了眼,他今天怎么也没有想到现在的抗联真的是太强大太厉害了,他左腾右闪的躲避抗联战士射击的子弹;冲锋已经成为他唯一的选择,现在的局面他只能为大日本帝国战死,因为现在的环境已经不能让他能安静的很正规的在合适的地方切腹自杀效忠天皇。鬼子上尉是聪明的,他可不是笨蛋。他可知道自己如果采用效忠天皇的那样正规的去死,一坐在地上估计马上就会成为上千条枪的射击靶子,死亡对他本人现在已经不惧怕,他不想自己乖乖的就这样被抗联战士密集的火力打成筛子眼。

“为了大日本帝国的荣耀,为了天皇的威严。冲,继续往前冲锋。”鬼子上尉带领最后的卫兵开始死亡前的最后疯狂,他们把最后的弹药全部射向阵地的抗联战士,这一轮疯狂的反击到还真的击伤了好几个抗联战士;瞬间的火力突击让冲锋的鬼子弹尽粮绝,剩下还能站立的鬼子突然停止了冲锋,他们全部端起明晃晃的刺刀一步步的向抗联阵地上走去。

鬼子上尉也扔掉了手里的手枪,狠狠的抽出腰间斜挂的指挥军刀;高叫着几步冲到了鬼子卫队的前面,指挥军刀狠狠的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向抗日联军的阵地拼命的冲了上去。

方长清站了起来,看着前面只剩下三十来个鬼子拼命的队型,他知道现在只要自己这边机枪发出怒吼,这群鬼子眨眼间就会消失在大地上。他顺手从警卫员背上抽出大刀满含激情的对抗联战士喊到:“抗联的全体弟兄们,这群狗杂种是坚决不投降,鬼子想和我们拼刺刀。今天我们也让他们知道自己在自己的祖宗爷爷前面是什么后果,我们就用大刀狠狠的教训教训这群不服从他祖宗管理的狗崽子,用大刀剁下他们的头,为我们死难的同胞报仇。他们今天自己找死;”

抗联的战士一听支队长下达了他们现在最想做的命令,立刻从背上抽出大刀,迎着冲上来的鬼子兵就扑了上去。方长清很长时间没有机会亲手宰杀这些侵略中国的鬼子,除劳动指挥他也很少在直接这样自寻死路的鬼子。只见他猛的挥动起手里的大刀,迎着鬼子上尉冲了过去。

“支队长,支队长。”警卫员一边喊一边靠在方长清身边,他们怕自己的队长和鬼子拼杀出任何一点事情。这也许是他们参加抗联的时间太短了,他们只能听说过支队长的勇猛而没有亲眼见识过,担心肯定是有的。

抗联战士一时间蜂涌而起,在人数上处于绝对劣势的日本鬼子明知道不是抗联的对手,他们还是用自己军人的气节做最后的拼杀。刚一接触抗联冲上来的王二子部鬼子还可以抡起刺刀抵挡几下,没有几下后鬼子攻击的队型已经被被抗联战士撕裂成为一个小的单独的作战个体,在一片血箭飞射下没几分钟鬼子已经没有几个还能挥舞刺刀在战场上拼杀。

鬼子上尉想喊喊不出来,想哭也哭不出来,想哀叹也哀叹不出来,想后悔已经知道晚了。因为他知道抗联这次不会在给他们任何生命的机会,他们会用大刀来为结束这场战斗。方长清上来了,他手挥动大刀,一个箭步冲上死死的逼住了鬼子上尉,他要亲手砍下这个最高的指挥官的头,他今天要亲手教训这群在中国领土上犯下滔天罪行还死不改悔的日本侵略者;为自己的亲哥哥,儿子以及那些无数死在这些残暴毫无人性侵略者手里的抗联战士和老百姓报仇。鬼子上尉看见身边的卫兵一个个死在抗日联军的大刀砍杀之下,心里也不禁突然升起死亡恐惧,当真实面对赤裸裸的死亡结局时,是人在最后的时候都会心颤,都会发抖。鬼子上尉即使在面对死亡恐惧的现在他都没有想过放下手里的屠刀跪在中国人前面屈服投降,他不是不想活,他不是不想自己的父母亲人,但从小受到的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思想,天皇武士誓死效忠的精神早已经进入他的骨髓。看见冲到自己前面的方长清他紧紧的捏捏了手中的战刀,眼睛死死地盯住方长清仔细打量了一番,从对方的年龄穿着和身边紧跟的几个别双驳壳枪的警卫员,他看出自己前面提大刀的对手是一名抗联里的高级指挥官,觉得自己应该可以和对方这一大官拼杀较量较量。

方长清提起大刀对准鬼子上尉冲了上来,四周几个抗联战士看见自己支队长勇猛的架势,望着威风凛凛,英气逼人的支队长,二话没说提起大刀围在四周。方长清一看自己的战士们退围下去后,大刀一抬一挥,用中国人特有的礼貌向鬼子上尉做了一个先请的手势。虽然看是是一场简单的拼杀,但现在已经转变成一场气势和精神上的较量;

鬼子上尉直眼瞪着手持大刀很有礼貌的方长清,感觉自己在精气神上无论怎么比都没有办法把对方的勇武之气压制下去。“完了,抗联的这些高级指挥员看来比那些不要命的抗联士兵还难对付,自己今天看来真是栽到家了。”鬼子上尉这么一胆怯,心里不由得又恐慌战抖了几下;但他毕竟是日军中年轻一代的后起精英,从他一发起攻击冲锋遭受打击开始,他就知道自己今天根本是无法冲破抗联对自己的合围,除了战死没有其它选择;“天皇呀,你为什么不保佑自己的帝国军人长胜,你怎么不保佑我们杀光这些劣等民族;天皇呀,今天我只能用自己的鲜血来维护你的尊严,维护帝国的尊严。我是一个帝国军人,战死也不会屈迄投降。”鬼子上尉又用力的捏住刀把,想着遥远的日本天皇,想着一个帝国军人的无尚荣耀,他已经决心一死来报效自己的国家和民族,效忠天皇。

当看见方长清在决斗前很尊重的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后,鬼子上尉嗷嗷嗷的狂叫起来,军刀带起一股杀气对准方长清的头颅袭去。

刀光闪,寒杀气起。方长清大吼一声:“好。”手里的大刀顺鬼子军刀劈来之势挡一磕;‘当当当’连续对搏三下后,鬼子上尉的指挥刀差点被方长清的大力反击脱手而出。

“今天我看看你这小日本鬼子还能咋呼到什么时候,今天就让你品尝一下中国大刀砍头的滋味。”

方长清说话间大刀猛的向鬼子上尉头上猛劈数刀,鬼子上尉拼尽全力挥舞起战刀抵御大刀夺命的攻击。

方长清做支队长以来很少直接参加这样的搏杀,他刚才从躲开鬼子军刀的攻击到现在的反击,每刀都带起呼呼气势。合围四周的抗联战士在很多是第一次看见自己纸队长这样的勇猛之,异口同声的叫了起来:“支队长,好样的,劈了那狗日的鬼子军官。”

方长清看着气喘吁吁的鬼子上尉轻蔑的一笑,收刀站在原地,这一刻在阳光的照耀下更加显的高大威武。鬼子上尉刚才被方长清大刀的大力攻击之下震退好几步后,更加发现对手太强大了,自己的根本就没有办法用同样猛烈的架势去拼去搏。力量的悬殊让鬼子想利用自己从小勤学苦练的武士技能和刀术来对付对方,来战胜对方。想到这里,他挺起指挥刀,身体拉直旋扑向前,军刀虚晃一刀,划起一片刀光,武士军刀单刃劈向方长清腰部。

方长清看着鬼子上尉的军刀从中部狠命地向自己扫了过来,大刀一抡一挡一磕,身体翻飞;就这几下又把鬼子的军刀狠狠的的挡了回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