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血木棉 第二十五章 同甘共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38/


问候过后,我想起小马还等着我喝水呢,陈勇摇摇水壶,没有了。小何摇摇水壶,也没有了。看来,还是只有野芭蕉树才能解决问题了。

陈勇和小何都争着要去,我只同意一个人去,为了安全起见。最后陈勇摆出副班长的架子抢了个先手。我们先扔出几块石头,没有什么响声,陈勇猫着腰小跑过去。我和小何分两边警戒四周。

陈勇到了芭蕉树下了,他拔出匕首,向芭蕉树干砍去,芭蕉树干开始倾倒了,陈勇拿出水壶正要去接树液,“轰”的一声,地雷爆炸了。原来狡猾的越南鬼子把地雷挂到芭蕉树上隐藏起来。只见烟尘四起,陈勇整个人往后一扬,手中的水壶飞向空中,身躯硬帮帮的倒在地上。我高叫一声“陈勇,”迅速和小何疾步冲过去。

陈勇衣服上、裤子上这里一个洞,那里一个洞。头部的伤更重,脸部都被鲜血染红。人已经昏迷了。我和小何流着泪为他包扎,不停的喊着他的名字。过了几分钟,陈勇终于醒过来了,他对我笑笑:“还没打完战呢,我还死不了。”

我叫小何把他放到我的背上,自己身上的伤痛一点感觉都没有了。小何跟在后面走了几步,又转身回去扛了一截芭蕉树干。

一边走,陈勇一边在我背上嘟喃着:“老杨,如果我死了,你一定要替我回家看看我的父母。”

“瞎说,我们都会活着回去的。”我不停地拍着他的屁股,和他说话,我怕他什么时候真的不说话了。

小马见到我们,他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刚放下陈勇,小马就挪动身体过来,看着满是血迹的陈勇哭着说:“都是我害了你呀。”

陈勇笑了笑:“怎么这样说,你看,我不是比你还好吗?”小何也在一旁哭起来,他又想到一排长了。陈勇摸摸小何的头,“我们是有缘,才会成为弟兄,别放在心里。”

小何从芭蕉树干中挤出树液,每人分喝几口,清凉苦涩的液体流到嘴里,大家又似乎增添了几分活力。小何告诉我,我们班剩下的几个战友都编到其它班参加战斗了,连长让转告我,任务完成后,再重新给我组建一个班。

我心里一阵酸楚,出来的时候一个班整整齐齐出来的,现在就只有我们几个了。小何没有看出我的痛苦,抬头轻声问我:“班长,现在怎么办?”

是呀,怎么办?四个人,两个重伤,两个轻伤。但也不能坐以待毙,一个也不能再少了,爬也要爬回祖国。我马上作出决定,我和小何找树枝、藤蔓、茅草,做一副担架抬陈勇,再找有树杈的树枝做一副拐杖,小马自己走。根据我们的状况,晚上多走一点,白天少走,尽量隐蔽休息。

花费了一个多小时,担架、拐杖都做好了。太阳也快落山了。我和小何抬着陈勇,小马拄着拐杖,四个人一步一停,两步一歇,跌倒了爬起来,每个人都忍着伤痛,向着北方艰难的走去。

北方那边,是我们共同的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