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英雄 正文(修改版) (58)

一把藏刀谋幸福 收藏 2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6/[/size][/URL] 九十年代但凡在社会上混的人,都不会忘记九二年春初余家铺的那场血战。      那场血战是八三年严打以后,W市规模最大,参与人数最多,死伤最惨重,影响极坏的一次大规模聚众械斗。      对于这场血战,好多人回忆起当年的惨烈,都感慨万千;也有后来人问,为什么时隔这么多年,大城市还会出现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6/

九十年代但凡在社会上混的人,都不会忘记九二年春初余家铺的那场血战。

那场血战是八三年严打以后,W市规模最大,参与人数最多,死伤最惨重,影响极坏的一次大规模聚众械斗。

对于这场血战,好多人回忆起当年的惨烈,都感慨万千;也有后来人问,为什么时隔这么多年,大城市还会出现这么大规模的火拼?老江湖说,这场仗其实是迟早要打的,是历史规律。借用三国演义里的一句话,三国开篇云,话说天下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套用过来,就是合久必打,打久必合,也算是W市各黑势力团伙按耐多年以后的一次厚积薄发吧。


可有个人却从这场血战中,隐约预见出一些更深层次的变化。就从案件动机上来说,这次聚众斗殴是和以往的大不相同,八十年代的聚众斗殴大多拼得是江湖义气,私人感情的因素居多,而这次聚众斗殴更多的是有组织,有预谋的争夺某种利益,如果这种趋势一旦发展起来,与国与民都会造成严重的伤害。这个人就是后来身居W市公安系统要职的范长春副局长,范义勇的父亲。


而魏志斌也正是在这场余家铺血战中一战成名,为天堂的爱人陈蓓蓓报仇雪恨。


世上有些事情,就是这么奇怪,往往是人算不如天算,坏事如此,好事亦是如此,机会就在不经意中降临了。


在魏志斌和关老二分手不到一个月,关老二心急火燎地找到了魏志斌新的住址,魏志斌从云南潜回后,并没有回家,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找了间出租屋,一次给了房东几个月租金,房东喜笑颜开。


魏志斌之所以找了这么个地方,无非是惦记着奶奶,总想在奶奶外出的时候,魏志斌能在不远处偷偷看一看她,每当这时,魏志斌就会泪眼朦胧,心里内疚无比。魏志斌离开W市去云南时,奶奶并不知道,魏志斌让一个街坊捎话给奶奶,说他和朋友临时到外地去几个月,做点生意,让她不要牵挂。奶奶埋怨他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跑了,心里一直惦记着,她哪里知道孙子此时正身负血海深仇,是有家难归。


魏志斌见到关老二时,有些惊诧:“老哥,帮我办得事怎么样?这么快就摸清了!”

关老二兴奋不已:“魏老弟,不用摸清了,机会来了!”

魏志斌有点疑惑。“说说!”

“告诉你吧!W市要开战了!三天后晚九点,江北区余家铺江堤,江南江北为沙土运输一事最后谈判,两边都已约定,雷打不变!”

“是吗?”魏志斌有些淡漠:“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老子虽然身在江南,可和江南区的人也不过是点头之交!你不会想拉我下水吧!?”

“靠!你怎么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你想想,这么大的事,二太子能不出现吗?连他表哥花将都会到场,他敢不到?!”

魏志斌眼光一亮,给关老二递上一支烟,自己也直接从烟盒里叼出一根,挂在嘴角上。沉思了一会儿说:“果然是送上门的好机会啊!”

“对啊!总比你单打独斗强啊!要是你一个人,目标太大,动机明显,黑白两道迟早会盯死你,到头来,弟弟你一辈子就完了。现在这机会多好,好几百号人,黑灯瞎火的,谁也看不清谁,一场混战,打死打伤,公安也没办法啊,罚不责众,人多手杂的,刀剑不长眼,谁知道是谁杀的,你说呢?!”

“恩!没错!谢谢关二哥!”

“等动手那天,你不要靠大队人马太紧,你和我一起去,我指给你看,你就盯死二太子,其他的老哥帮你安排。”

“那天你也去吗?帮谁?江北区?”

“唉!不去不行!撑场面,江北老候的人请上门了,我能不给面子吗?去也是装装样子!妈的个疤子,终于等到这一天了,那两帮傻比绕了半年多的花花肠子,横竖都要打,早死早脱身,真不知道上头那帮老不死是怎么想的!我先走了,你小心点!”。

“行!准时约我,我一定到!你给我留言吧!”魏志斌答应斩钉截铁,给了关老二一个BB机号码。

“哎呀!还是汉显的,送我一个吧!”关老二玩弄着魏志斌腰上的传呼机,嬉皮笑脸的。

“没问题!这事办完,它就归你了!”

“谢了!”关老二欢天喜地的走了。


关老二走后,魏志斌努力平静澎湃的心绪,让怒火暂时趋于安静,虽然几个月来,蓓蓓惨死时的样子一次又一次的浮现在魏志斌的眼前,复仇填满了魏志斌的整个大脑,但报仇的机会就在眼前时,魏志斌的感觉反而变的有些麻木,有些空洞,一百多个日日夜夜都在盼望着这个时刻,真的到了吗?魏志斌有点不相信了。

第三天下午,九风山墓地一片恬静,虽然初春的空气还有些凉,但九风山已然枝头点点碧绿,无数的嫩芽绿草开始复苏出新的气息,仿佛是那些已逝生命的轮回。


从下午到傍晚时分,陈蓓蓓的墓前,魏志斌都一直坐着,陪伴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敬上一束花,洒下三杯酒,花很艳,酒很甜,任由山风吹扬着身上的风衣,魏志斌爱怜地看着墓碑上的遗照,她笑的依旧天真,依旧幸福,魏志斌的泪水滑过憔悴的脸庞:“蓓蓓!你在那边还好吗?今天我就要为你报仇了!保佑我!蓓蓓!如果我死了,我俩就见面了!”


等魏志斌回家时,关老二按时发了传呼,约他到余家铺江堤附近的一个汽车修理厂门口碰头。


魏志斌临行前,又仔细擦了一遍枪,给枪膛也滴了油,润了润,两个弹匣也装满了子弹,黄澄澄的,枪上弹匣以后,魏志斌把枪放在了夹克内兜里,又揣上老曹送给他的匕首,裹了裹风衣出发了。


临上车前,魏志斌往家里的方向望着,心中祈祷:“奶奶,孙子不孝,你老人家自己多保重!”


天色已晚,繁星初上,月亮悬挂在半空中,有点冷清,有点孤独,月光洒向余家铺江堤。


魏志斌提前来到了汽车修理厂,他先找了个黑暗的角落隐住身形,静静的等着关老二,等候的过程中,不时的看到一些三五成群的年轻人和一些满载着人的出租车向余家铺江堤进发。


不一会工夫,就看到远处开来一辆中巴,车门一开,呼呼拉拉下来几十号人,这些人左手统一带着白手套,是为了识别敌我,一个小子正在分发武器,大多数武器是削尖了一端的钢管和一尺多长的砍刀。


魏志斌从人群中很快就找到了关老二的身影,一个熟悉的声音大呼小叫着,他走出了阴影,叫了声:“关二哥!”,关老二一张望,笑了:“我说怎么不见你人影,在那儿猫着呢!”

“现在就过去吗?”“别急!我们晚点到,看看形势!”关老二把魏志斌拉到一边:“我让他们先过去,你和我晚点再上江堤,我帮你指出二太子!”

“好!”魏志斌应了一声,关老二装模作样的一阵催促:“你们先快去,我没来,谁别先动手啊!”手下人迅速向余家铺江堤集结,关老二和魏志斌不紧不慢的拖在了后面,沿着小路走,大路上还是遇到有不少陆续前往江堤的陌生男子,也不知道是哪方的,估计是约好的时间还没到,双方依然源源不断地输送着人马,看来对这场大战都是势在必得。


等魏志斌和关老二掐着时间翻过堤坝时,魏志斌心里一惊,借着江边几艘运沙船上的照明灯,魏志斌看到江堤那边的沙滩上人头涌动,虽然自己也曾久经沙场,但这种场面自己还是第一次遇到,几百号人对峙着,黑压压的一大片,杀气腾腾,江风很大,吹得许多人的风衣呼呼作响,像一面面战旗迎风飘扬。


关老二和魏志斌在草堤的杂草丛中隐下,低声叮嘱魏志斌注意隐蔽,魏志斌“恩”了一声,竖起风衣的高领,遮住了半张脸。


两边阵势中间有几十米的开阔地带,估计是头面人物谈判用的,关老二低声笑了起来:“呵呵,看样子两边还得说几句开场白,打仗就是年轻人流血,老年人谈话。”

魏志斌没有理会他,只是一动不动的躲在草丛里,一双猎鹰般的眼睛四处搜索二太子的身影。


关老二突然拍了拍他,压得声音提醒着:“看!看!二太子!”魏志斌顺着关老二的手指,很快就从人群中找到了目标,女人皮肤的二太子在一群黑不溜秋的大老粗里面格外现眼,魏志斌看到这个不共戴天的仇人,牙根咬得咯咯作响,拳头也攥的紧紧,他不断提醒自己冷静点、冷静点!压制自己冲杀的欲望,还要等,不急!不急!……


关老二低声和他说:“老弟,下面就得靠你自己了,成不成,在此一举!我先下堤去了,我会尽量帮你分散他们注意力,你自己保重!”魏志斌向关老二坚毅地点了点头,眼神里充满了感激。


关老二伏下身影,如狸猫一样连跳带窜,悄悄地绕到了江北区阵营的后面,和自己的兄弟们汇合了。


规定的谈判时间已到,阵营两边各自走出几个人,其中就有侯爷,几个人来到中间地带,所谓的“大哥”们在运沙船探照灯光笼罩下商量着什么,魏志斌离的太远,完全听不清楚。没不一会儿,就看到他们比划起来,显得比较激动。此时,关老二低声又吩咐自己人注意,估计要谈崩了,弟兄们也各自拿紧了手上的家伙。


只有魏志斌如猎豹一样,一动不动,一双红红的眼睛像雷达一样锁定住二太子,他期待着,期待着浴血厮杀,期待着奋力一博,期待着自己朝思暮想报仇的时刻到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魏志斌每等一秒钟就感觉像等了一个世纪,空地中间的大哥们对骂声越来越大,但谁也不敢先动手,关二哥有点不耐烦了:“操!怎么当老大的,唧唧歪歪的,说个没完没了!”,好多弟兄听到关二哥的牢骚,捂着嘴偷偷的笑。


就在这一触即发的时刻,不远处的江堤上响起了“呯呯”二声清脆的枪声,随之而来的就是高音喇叭的喊话:“你们听好了,立刻放下手中的武器,原地待命,接受检查!再重复一边,立刻放下手中的武器,接受检查!!!!”喊话声的同时,大批全副武装的防暴军警也像潮水一般快速向这边移动, 魏志斌一看大事不妙,关键时刻怎么警察来了?


就在两边人马显得有点顾虑,不知所措的时候,关老二圆眼一睁,“唰”的一声拔出一把消防斧,抬手一指前方,高声一喊:“操!还谈个鸡巴,想说,和爷爷的斧子说!弟兄们,给我冲!!”话音未落,人就几个箭步,率先冲了过去,其他兄弟也憋着一肚子火,一见有领头的冲杀过去,自己也就没什么犹豫的了。


“哗啦啦”的一下,密密麻麻的无数黑影像乌云一般席卷过去,顿时杀声震天,因为冲杀的人数太多,且速度又快,为了避免拥挤,江北的队型开始像两侧延伸,顿时拉长了许多,江南区的人开始只是惊讶地张大嘴巴,等他们有所反应时,关二哥他们已经越过了中间的开阔地带,像一阵劲风似的,跃过了当中谈判的几位“大哥”,漫卷杀到眼前,看来局势已经不随控制了。


江南区的有过短短的混乱之后,也迅速调整好状态,迎面杀了上去,隐在人群里的几个枪手也先动了枪,可能心慌手抖,“轰、轰”几声散弹枪响过以后,并没有打中冲在最前面的关二哥他们,几个旁边的兄弟,倒被打得倒飞出去,像断了线的风筝,全身上下十多个砂眼,空气中迷漫着血腥和火药焦糊的味道,冲杀过来的人马并没有减慢速度,关老二依旧虎目圆睁,高举着斧头,昂首阔步地跑在最前面,可等两边快接近的时候,关老二冲击的速度骤降,一转眼,他已经比较靠后了,除了他之外,另一个人也是如此,这个人就是二太子,二太子更狡诈,从一开始就没有冲锋,故意落在后面,他正后悔自己不该来凑这个热闹,他表哥“花将”临时有事没来,显然这种肉搏战不太合适他这种人。


他没想到,自己的所为已经被潜伏在江堤上的魏志斌看得一清二楚,他更没想到,正是这种行为,无形中给魏志斌动手创造了绝好的机会,而自己将付出人生中最宝贵的东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