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问达赖

铁齿铜牙1215 收藏 1 38
导读: 一问:“慈悲为怀”何在? 释迦牟尼佛的慈悲是什么?慈就是仁爱众生,给众生以乐;悲就是拔苦众生,给众生以乐!而3月14日,数百名暴徒,砸抢烧杀,致使19名无辜群众被杀死烧死,620多名无辜群众被杀伤烧伤,给若干个家庭和他们的亲人带来痛苦,请问达赖,这些暴徒的行为与佛的“仁爱”、“怜悯”、“守戒”等宗旨相符合吗?在这样严重亵渎佛教教义的暴行中,还能看到“君”所谓“慈爱友好”的踪影吗? 众所周知,西藏奴隶制度是世界上最野蛮最残暴的制度,西藏奴隶主动辄就对奴隶施以酷刑,砍手砍脚,抽筋剥皮,手段之残忍,令人发


一问:“慈悲为怀”何在?

释迦牟尼佛的慈悲是什么?慈就是仁爱众生,给众生以乐;悲就是拔苦众生,给众生以乐!而3月14日,数百名暴徒,砸抢烧杀,致使19名无辜群众被杀死烧死,620多名无辜群众被杀伤烧伤,给若干个家庭和他们的亲人带来痛苦,请问达赖,这些暴徒的行为与佛的“仁爱”、“怜悯”、“守戒”等宗旨相符合吗?在这样严重亵渎佛教教义的暴行中,还能看到“君”所谓“慈爱友好”的踪影吗?

众所周知,西藏奴隶制度是世界上最野蛮最残暴的制度,西藏奴隶主动辄就对奴隶施以酷刑,砍手砍脚,抽筋剥皮,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西藏奴隶主用从这些农奴身上剥下的皮,制成各种室内装饰品、法器或坐具。据报道,“君”对人皮饰品情有独钟,当年曾让人到西藏各地搜罗。从西藏叛逃时,曾带走67件人皮制品和人骨法器。这些人皮人骨制品,大部分被“君”当作珍贵礼物,送给了他人。一个佛教徒,极尽所能收罗,并作为礼物,到处散发,请问达赖,这难道就是“君”所宣称的慈悲心吗?

二问:“不打诳语”何在

“君”最近很忙,不断发表谈话,说:“作为一个如法守戒的佛教比丘,我保证,我的愿望是真诚的,我的动机是诚恳的。”殊不知,“君”之“保证”确在“真诚”地撒谎。

“君”在3月10日翻来覆去地说:“我要对境内西藏人民的赤诚、勇气和决心由衷地表示赞赏”,“这种顽强精神和勇气,我感到由衷的骄傲,并表示赞赏”。原来,“君”所“赞赏”出来的,就是拉萨的打砸抢烧、火光冲天,就是10多名无辜群众被烧死、砍死或窒息死亡。出事当天“君”说:“不论藏人在何时做何事,我都会尊重他们的意愿,不会要求他们停下来”。眼看着人们纷纷愤怒地谴责暴力,“君”自知失言,3月18日又说,如果“局势继续恶化”,将“完全隐退”,接着又要为“和平抗议示威”的“死难者的亡灵进行做法祈祷”。

“我一开始就支持给予中国主办奥运的机会,现在仍然坚持这一立场。”同样是“君”,在去年到欧美时多次声称:“2008年是关键的一年,奥运会也许是藏人的最后机会了”,并呼吁有关国家在与中国打交道时,把“西藏问题”与北京奥运联系起来,要求支持者在北京奥运会期间举行游行示威,并借此“宣扬藏人的请求”。

佛教最看重“戒杀、戒盗、戒淫、戒妄语”的“四根本戒”,不打妄语,不说谎言。请问达赖,“君”是如何“如法守戒”的呢?一个连“保证”都“真诚”撒谎的人,还是一个“佛教比丘”吗?

三问:“文化焦虑”何在?

最近,“君”老说自己焦虑,焦虑“难于预测的后果”、焦虑“未来的民族冲突”,而“最焦虑的”的,莫过于“如何保护以慈悲为核心之藏传佛教文化”,以及“如何保护和延续西藏的语言文字和民族特性”,言下之意,无非是老生常谈:中国政府灭绝了西藏文化。

面对“君”之“焦虑”,笔者很是疑惑,很想请教请教?

党和政府出版《大藏经》,抢救《格萨尔王传》,这是不是灭绝了藏传佛教文化?在过去20多年里,国家已累计投资7亿多元,维修开放了1400多座寺庙、文物古迹和宗教活动场所,还恢复了“萨嘎达瓦节”等40多种传统的宗教节日和宗教活动。这是不是灭绝了藏传佛教文化?目前,西藏各类宗教活动场所达1700多处,信教群众家中几乎都设有小经堂或佛龛,每年到拉萨朝佛敬香的信教群众达百万人以上;拉萨的大街小巷,随时都可以看到手摇转经筒的信教群众,这是不是灭绝了藏传佛教文化?

民主改革近50年来,彻底改变了贵族子弟很小就开始研习藏文佛经,而广大的农奴和他们的孩子则被剥夺了受教育的权利的局面,这是不是灭绝了西藏的语言文字和民族特性?和平解放以来,西藏藏文书籍的出版,远远超过了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许多古代秘本、孤本,也得以整理重新问世,这是不是灭绝了西藏的语言文字和民族特性?如今,藏语言文字与现代化的信息技术同步发展,西藏地区的电脑里都设有藏文输入法,藏族同胞都能用藏文发送手机短信,这是不是灭绝了西藏的语言文字和民族特性?

如果这些都不是的话,请问“君”,穿着僧袍的僧人用石块打砸马路上的公共设施、猛踹商铺大门、用长棍攻击值勤武警官兵、烧死杀死无辜群众,才是保护以慈悲为核心之藏传佛教文化吗?拿着杀害众生制成的人皮饰品到处送人,才是保护以慈悲为核心之藏传佛教文化吗?恢复农奴制,剥夺大多数藏族群众的受教育权,让受教育成为极少数人的特权,才是保护和延续西藏的语言文字和民族特性吗?

如果的确如此,我看“君”之“焦虑”才真是藏文化之“焦虑”呀。请问达赖,不知我说的对否?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