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英雄 正文(修改版) (57)

一把藏刀谋幸福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6/[/size][/URL] 关老二从与赵老板通话的语气中,仿佛看到了电话那头的赵老板正在手舞足蹈、惊惶失措地比划着,形容着他心目中那个如洪水猛兽一般的魏志斌。最后,关老二骂了一句:“你说的是魏志斌吗?!你妈的说得那是牛魔王!”   关老二挂了电话,脑海里不知不觉地开始追寻着多年前的往事,追寻着当年英气勃发的魏志斌,思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6/


关老二从与赵老板通话的语气中,仿佛看到了电话那头的赵老板正在手舞足蹈、惊惶失措地比划着,形容着他心目中那个如洪水猛兽一般的魏志斌。最后,关老二骂了一句:“你说的是魏志斌吗?!你妈的说得那是牛魔王!”

关老二挂了电话,脑海里不知不觉地开始追寻着多年前的往事,追寻着当年英气勃发的魏志斌,思绪开始锁定在1991年的年末,也就是魏志斌消失了三个月之后……


91年年尾,W市突降一场迟来的大雪,整个城市换上了银色新装,虽然大雪给老百姓的出行带来了不便,但片片雪花给大家都带来了儿时的喜悦,关老二也不例外。他穿着一件军绿色的大棉袄,蹬着一双北京棉布鞋,兴冲冲地跑到一片荒地上,和街坊里的几个半大小子堆雪人、打雪仗,玩的不亦乐乎。


华灯初上,几个兄弟找他去吃火锅,他不愿意,还没玩够,几个人费了老大劲才把他拖走了,找了一家路边大排挡坐下。这个吃火锅的季节,客人比较多,满屋子热气腾腾,香气扑鼻。几个人点了几斤野鸭肉涮火锅,外加一些凉菜和一瓶老白干,正吃得过瘾时,门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带进一股凉飕飕的空气。这人面目俊朗,神情刚毅,小平头、大眼睛,穿着一件带有毛领的黑色皮夹克,下身一件笔挺的藏青色西裤,一双光亮的黑皮鞋显得帅气十足。


他抖了抖身上的雪花,找了一个靠角落的位置坐下,人刚一坐稳,一双俊眼就向屋内的人扫了一圈,眼神冷冷,让人想起了浸在冰水里的菜刀。


当扫到关老二这桌时,他嘴角微微一笑,没出声。点了些吃的,一个人躲在角落里享受起来。


关老二酒过几巡以后,大家都吃饱了,起身买单走人。他们前脚刚走,那角落里的小伙子后脚跟了出去,在他们身后百米左右“钓”着,时远时近的。


等关老二一个人醉醺醺的“落单”以后,那小伙子加快了脚步贴了上去。关老二哼着小曲在一个胡同拐角处停下,拉开裤裆拉锁,冲着墙撒起尿,边尿还边摆动屁股,让尿在腐朽的墙壁上冲洗出一幅涂鸦作品,完成“大作”以后,正准备得意洋洋的走人,突然身后一个黑影冲了上来,一把冰冷的手枪同时顶住了关老二的后脑勺,关老二心里一惊,一丝绝望从眼睛里划过,他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枪响,可过了一二秒钟,枪没响,身后只发出来一串熟悉的笑声,关老二连忙转过身来,一看,“魏志斌!你个狗日的,吓死我了!”两人一阵嬉闹以后,关老二扶着魏志斌的双肩,上下好好的打量了一番,笑着说:“啧!啧!看看你现在一身行头,人五人六的,你他妈的跑哪儿发财!去广东卖屁股去了吧!”魏志斌收起了枪,警觉地看了看四周,笑着说:“找个地方说话!”说完搂着关二哥走出了胡同。


两人找了一个茶馆坐下,叫了一壶铁观音,老板娘带进几个陪聊小姐被他们赶了出来,都沉着个脸走了。


“魏老弟,你跑哪儿去了?”关老二以茶代酒敬了敬。

“我到云南待了几个月!对了,那天,你怎么知道我出事了?!”

“哦!元虎被杀的事在W市都轰动了。那天,我有个弟兄正在火车站附近办事,看到二太子抓了一男一女,还听说那个男的姓魏,我越想越不对劲,二太子在江北区的几个窝点,老哥还是知道的,所以连忙带人一路找了过来,没想到果然是你!唉!” 关老二有点懊悔:“有句话,我一直憋在心里,上次弟妹的事,我来晚一步!害得你……”

“过去的事不提了!”魏志斌打断了话题,不想回忆痛苦往事。


两人碰了一杯,关二哥小心地问:“老曹真的是你放跑的!?”


魏志斌“恩”了一声,把老曹刺杀虎哥的事说了一遍,但没有说老曹逃到了哪里,关二老也没有再问,只是提醒魏志斌,老曹失手这事恐怕不简单,里面一定有更大的阴谋。可魏志斌对老曹杀元虎的内幕早已经不放在心上,魏志斌说:“老曹失手的事,我想先放放,这次回来,我不说,哥哥也猜得出我为何而来!”魏志斌说到这时,两眼显出了久违的寒光。


关二哥皱了皱眉头:“你想怎么做!?他们可人多势众,连吃皇粮都给江北区三分薄面,你一个人能行吗?”


魏志斌说:“关老哥,你放心,冤有头、债有主!我魏志斌一人做事一人当,我自然不会拖哥哥你下水,其他的我不敢说,但二太子那几个王八蛋,我发誓!他们一定活不过今年的春节!”


“兄弟!你误会我的意思!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帮到底,可你自己要多多当心!”

“老哥!多谢!”魏志斌咬紧牙关,一脸严肃。

“行!你想我怎么帮!?”

“不用哥哥出面,你只要帮我摸清陈蓓蓓离开那天,二太子手下有哪些人参与了,以及这些人的活动规律就行了,其他的事,我一个人办!”魏志斌亮出了皮夹克内兜里那把沉甸甸的手枪。


关老儿一看这枪的样式,心里就有数了,魏志斌失踪去云南,就是一心为了买枪报仇,这种枪是当时中国警方的标准配枪五四式。


关老二连忙低声叫到:“不要命了!还不收起来!”魏志斌慢条斯理地合上衣服,拿起茶壶又给关老二满上。


“那边搞这家伙难吗?”关老二对枪也开始动心了,他知道以后想要混江湖,没有枪,光靠冷兵器是绝对不行的。


“难个屁!和菜市场差不多,除了飞机、大炮没得卖,其他啥都有!”


“我操!这么牛逼啊!”关老二张口结舌,两只眼睛瞪着圆溜溜的:“照你这么说,云南省还不乱了套?!人人都带着枪上街?!”


“那倒也不是,好多黑市枪贩既是卖枪的,又是公安的眼线,这边一成交,转头就被狗子摁住了,有不少外地的傻吊都是这样栽的!要不就是买的枪,没撞针,和他妈废铁疙瘩差不多,所以没熟人指点,到了那里也白瞎!”


“哦!”关老二应了一声,喝了一口茶,继续竖着耳朵听魏志斌讲。


“我刚到云南时,和你想得一样,一心想着报仇,以为小街巷子里到处都有枪卖,一个人在大城市里像个没头苍蝇,到处乱撞,过了半个月,发现根本不是那回事,枪没买到,钱也快花完了。就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做玉石生意的大老板。说来也巧,那天晚上,我在街边瞎逛,听到有人叫抢劫,我一看,一个小子拎了个包在前面狂奔,那个老板在后面撵,我他妈闲得无聊,上去就把那小子绊倒在地,包也飞了,那小子机灵的像猴,爬起来就跑了,包也没要。我把包还给那老板,我才知道那包里有好几万块,他要给我钱,我没要,我说你还不如给我找个事做呢,没想到他真的答应了,我就跟了他做了一段时间玉石生意,跟他以后,我才知道什么叫有钱人,那老板和缅甸人做生意都是拿现金,一拿十几万,用塑料袋装着就过了边境,和玩似的!”


“要是我有这么好命,第一时间把他废掉,卷钱拿走!”关老二开了句玩笑。


“我哪有时间想这些,心里就惦记着怎么和他说枪的事,我知道搞他们这行的,结交朋友多,路数广,又是本地人,我就不信他没办法。后来,果然不出我所料,有次喝酒,他想让我帮他在广州开个玉石分店,全部交给我打理,我没答应,他很纳闷,最后我只好对他实话实说,他先是吓了一跳,后来想了好长时间,最后终于答应帮我,我问过他为什么要帮我,他说你是个重情义的人,很佩服。他帮我介绍了一个枪贩子,那枪贩子是个少数民族的,又有汽车、又有洋楼,贩枪贩毒很有一套,你听说过平远街吗?估计你也不知道!嘿嘿!”


“本来俺就见识少!怎么了?”关老二撅了撅嘴,


“平远街那地方,说出来你都不信!像他妈天堂,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中国有这么个地方!卖枪卖毒摆在大街上卖,军队都不敢管,公安更别提!我有枪以后,进山住了半个月,找了个僻静的地方练枪,吃喝都是那老板找人送来,我临走时,他还给了我五万元钱,现在想起来,真是过意不去,他说你要是想回来了,随时欢迎。”魏志斌感慨万千,他这一辈子最不愿意欠的就是人家恩情。


关二哥听得激动不已,一脸崇拜,按他的话说,真见了世面。


“老哥,我回来的事千万不能走漏风声!兄弟报仇在此一举,我在这儿先谢谢了!”

“见外了!见外了!你就放心吧!” 两人又低声商谈了好一阵子,一直聊到午夜时分,两人才分头离开。


谁能料到,明天的太阳升起之后,江北区又是一场血雨腥风。


这里要特别提一笔。


文山区平远街地处中越边界,靠近全球最大的毒品聚集地金三角,是当时名闻全国的毒品藏匿兜售中心之一,也是枪支弹药的地下黑市场、贩卖走私的黑窝。


那个年代,但凡是想搞枪犯事的人一般都去这几个地方,一是云南文山区,二是青海化隆县,三是甘肃兰州三甲集,其中云南省文山区平远街的地下黑枪交易是最有影响力的,因为其他的几个地方主要是农民农闲时私下制造黑枪,仿造手枪较多,而平远街贩卖的大多数是真正的军用枪支,并且国内外各种枪支品种齐全,机枪、冲锋枪、40火箭筒、反坦克雷、手榴弹、自动步枪、手枪等轻重武器应有尽有。


这是一座畸形繁荣的少数民族小镇,由于历史原因和中越战争带来的后遗症,使得1992年的平远街,俨然成为国家的“法外天堂”,他们不必办户口和身份证,种地不交粮,经商不纳税,买车不挂牌。在这儿家家私藏武器,贩卖枪支;户户经营毒品。武装拒捕、袭击国家干部、打死打伤公安干警和武警战士的事时有发生,平远街恶势力的猖狂至极,已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


1992年8月31日,在中央政法委、公安部的提示下,云南决定对平远街开展大规模严打。


31日晨7点,几千名武装警察包围了宽达三十多公里的平远街。平远街的大毒枭们利用自己修砌的防御堡垒和众多的武器弹药,与政府顽抗到底,经过几个昼夜的激烈战斗,终于粉碎了臭名昭著的“平远街枪毒恶势力”,公安武警为此也付出了牺牲三人、负伤十多名的沉重代价。


这次严打专项斗争,参战人数之多,规模之大,是建国以来所罕见的,以至于美国人通过侦察卫星看到中国军队如此大规模的军事集结,以为中国又要在中越边境有新的军事动作。


直到今天,中国政府与军方还一直对这一地区实行重点监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