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唐宋征文]宋朝尚武精神缺失浅析

西北洗胡沙 收藏 25 1168
导读: 汉唐之后的宋朝在经济文化方面达到空前发展,从“走卒类士服,农夫蹑丝履”可见一斑,然而宋朝却是富国无强兵,这与宋朝尚武精神缺失有很大的关系。 汉唐时期尚武精神浓厚,军人地位颇高,汉代封狼居胥是每个男儿毕生向往的目标,而到了唐朝重武轻文达到顶峰,唐朝杨炯诗曰:“宁为百夫长,胜做一书生”,很直白,书生地位低,还不如军中的百夫长。李贺的《南 园》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请君暂上凌烟阁, 若个书生万户侯? 更是将书生无出路怨恨发挥到极

汉唐之后的宋朝在经济文化方面达到空前发展,从“走卒类士服,农夫蹑丝履”可见一斑,然而宋朝却是富国无强兵,这与宋朝尚武精神缺失有很大的关系。


汉唐时期尚武精神浓厚,军人地位颇高,汉代封狼居胥是每个男儿毕生向往的目标,而到了唐朝重武轻文达到顶峰,唐朝杨炯诗曰:“宁为百夫长,胜做一书生”,很直白,书生地位低,还不如军中的百夫长。李贺的《南 园》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请君暂上凌烟阁,

若个书生万户侯?


更是将书生无出路怨恨发挥到极致,你们都看看凌烟阁上那些功臣中封过万户侯的有哪一个是书生呢?可是刚过了五代十国,到了宋朝尚武风气就空前缺失了。


宋朝开国皇帝赵匡胤在“陈桥兵变” 黄袍加身,可是他为提防手下武将像他那样“黄袍加身”,创立了文武分途、以文制武的国策,文臣和武将的待遇差距很大大,直接导致武将地位低下,文人地位则高高在上。实行的军事领导体制往往文臣任正职,武将任副职。宋太祖赵匡胤"惩藩镇之弊,分遣禁旅戍守边城,立更戍法,使(士兵)往来道路,以习勤苦,均劳逸。故将不得专其兵,兵不至于骄堕"。而为了达到"兵不知将,将不知兵"以免去武将专权对大宋根基的影响,于是朝廷将军队定期更换驻地,以让兵不知将。平时军队的常规训练由军事教头负责,所以我们才在《水浒传》看到一大帮没有指挥权的教头,只有到战时才临时指派将领,导致将不知兵。元丰改制时,有人建议把枢密院机构权力合并于兵部。神宗反对,他说:"祖宗不以兵柄归有司,故专命官统之,互相维制,何可废也?"因而元丰改制时还是把枢密院保留了下来。


大宋这种以文制武的国策,使得军人社会地位不高。唐朝实行的是“平时为民,战时为兵”的府兵制兵役制度,而宋朝主要实行募兵制,招募对象多为灾荒饥民,宋朝政府对此法十分推崇,认为"天下犷悍失职之徒,皆为良民之卫",也就是说潜在的反抗者变为拱卫朝廷的士兵,可谓一举两得。个人一经应募,终身为伍。此外还以罪犯充军,《水浒传》中林冲、宋江、武松,杨志等即是被充军的,他们被发配从军的时候便在脸上刺字,北宋规定新兵入伍,即在脸部或手臂 刺字,以标明军号,还可以防止士兵逃逸,因为官府可凭刺字逮人。在士兵脸上刺字,宋朝虽不是首创,后梁残暴的皇帝朱温让人在士兵的脸上刺字,如果私自逃命,一旦被抓获则斩立决,但宋朝刺字成为制度。这就有些奇怪,若是发配从军在脸上刺字还情有可原,可是普通人入伍也刻就有些过分了,毕竟这刻的字会伴随一生的。虽然罪犯文刺与士兵文刺不同,目的是区别罪犯及士兵和一般人不同.但是古人极重孝字,所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有损伤”.有谁愿意在自己肌肤上刺字,难怪“有不肖子弟从军,父老亲族而不齿之”。而现在骂人的话“赤佬”即脸上刻有赤字的士兵。所以一般人耻于从军,从军者大都是出身低贱的人,在当时的人看来士兵的地位和罪犯相差无几。真不知这么自卑的军队还怎么发挥战斗力,自卑导致的直接后果:“兵虽多而战力弱,国虽富而兵不强”。


假若一个士兵积战功升迁,那么他不会因为身份的转变而影响别人对他的歧视。北宋名将狄青为兄顶罪充军,所以他脸上刺有黥文,他是从普通一兵干起,凭自己血战沙场积战功成为枢密使(大宋最高军事长官)。从狄青的遭遇可以看出当时的社会是多么地鄙视从军的。一次,狄青赴枢密院同僚韩琦的宴会,席间为狄青斟酒的陪酒妓女竟然当场出言不逊,“劝斑儿一杯”,狄青脸上有刺字,故轻浮地叫狄青斑儿。还有一次,狄青宴客的时候,邀请了一位文臣刘易,宴会上“优人以儒为戏”,刘易认为这是狄青授意的,勃然而起,摔碎了盘子,破口大骂,“黥卒敢尔?”闹到狄青还要给他陪不是的田地。而在《魏公别录》里记载,狄青在定州宴请韩琦,邀布衣刘易作陪。席间“优人以儒为戏”,刘易以为是狄青授意,勃然大怒说:“黥卒敢尔!”把他骂个不歇,连杯盘都摔掉了。狄青武将出身做了枢密使,这回不是皇帝反对武将专权,反而是手下的文臣一个个排着对反对,文臣如欧阳修等人轮番上书,一定要罢免狄青。爱才的宋仁宗说狄青是个忠臣,替狄青说话,文臣文彦博淡淡地说道“本朝太祖也是周世宗的忠臣”。把宋仁宗说的一愣一愣的。最终宋仁宗没有抵住一帮文臣的三寸不烂之舌,在狄青担任了四年枢密使之后,将狄青外放陈州。


当时的社会风气是“近时文士鄙薄武人过甚,指其僚属,无贤不肖,谓之‘从军’”。而高高在上的皇帝也不例外,南宋初有两个陈桷,“秦会之(桧)为相,高宗忽问:‘陈桷好士人,今何在?可惜闲却,当与一差遣。’会之乃缪以元承为对,云:‘今从韩世忠,辟为宣司参议官。’元承、季任,适同姓名。上笑云:‘非也,好士人岂肯从军耶?’”(语见《挥麈后录》卷11)。神宗朝时期枢密使文彦博和神宗有一段对话很精彩:文彦博对神宗说:“祖宗法制具在,不须更张,以失人心”。神宗曰:“更张法制,于士大夫诚多不悦,然于百姓何所不便?”文彦博回曰:“为与士大夫治天下,非与百姓治天下也。”注意这里的士大夫不包括武将,也就是说治理国家武将没有份,武官只是文官的跟班而已。


宋朝军队不同于其他朝代士兵都是义务当兵,它实行的募兵制是本着自愿的原则,士兵都是合同兵,都拿薪水的,据说数量相当可观,不过这个合同是霸王合同,一经应募,终身为伍。宋代虽然富裕,但是百万大军个个拿工资这开支数额也惊人,在加上军中的蛀虫贪污,朝廷也感觉扛不住,于是允许军队经商。此风一开,多半军队便成了运输队,平日多从事“纲运”杂役,《水浒传》里花石纲运输是军队运的,杨志还带军护送过上供的礼品,不一而足。


宋朝尚武精神缺失一开始是皇帝自己提倡的,到了后来成为风气后则是整个社会都来抵制尚武精神了。说宋朝是以武为耻的朝廷也不为过。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