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郑家村说事]你不来我还不想请你呢

族长郑老爷近来有些不顺坦,为何呢?都是为了那该死有大戏!因为乾坤县有一个规矩,每年县中的每一个村都要轮流搭戏台唱戏,这一唱就是三天三夜,其他村的族长、士绅等有头有脸的人都要来看戏,当然请得起大家看戏的村都是花得起钱的,这三天三夜的花费可不是小数目。所以摆戏台请人看戏就成了一种象征,倍有面子的事,所以各个村都争着戏台搭到村里来。

郑老爷自从被大家拥为族长以后,村里面还争不到一次搭戏台,原因很简单,还不是村里没钱。不过这几年村民们都辛勤劳作,新房子也盖了不少,大家手里也有钱了,大家也觉得应该搭个戏台子以表示村里的实力,做人总不能给人家瞧不起吧。

去年,郑老爷终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争得今年在乡村里搭戏台的美事。这村乡里的人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新戏台搭起来了,戏班也请好了,就等明天开锣。可是,这两天竟然有些村的族长士绅们竟然都说不来看戏了。原因很简单,就是对郑老爷处理村务不满意。说是现在已经是民国了,郑老爷不应该把用满清时代的方法来处理村务,这不民主。不民主就是野蛮人,为了表示他们与郑老爷的区别,为了表示他们是文明人,他们决定都不来看戏了!

说起这该死的村务就令郑老爷火冒三丈,首先是村东头的小湾家,其实这小湾还是郑老爷的侄子。当年郑老爷因为与老湾(就是郑老爷的兄弟小湾的父亲)因为分家的事干了一架,老湾打不过郑老爷,一气之下就搬出了祖屋住到了村东边的,霸着村口的一个大鱼塘过着帮人打短路工的日子,这几年也挣有一点钱。因为有米家村的族长和鱼塘外边矮子的撑腰,最近竟然说要将土地卖给别人。这小湾自从他爸爸死了以后就开始不认祖宗了,老叫着要将土地卖掉,并且还要改姓。这可是天理难容的事,村里面有血性的小伙子们都也教训他狗日的。可郑大爷想,毕竟都还是同祖同宗,只要小湾不太出格,还是不要打的好。不过,小湾他们家的老二还算明点事理,制止了小湾卖地,此事算是暂时解决了。

可今年就是多事之秋,小湾家的事刚完,村南边又闹了起来。南边的老吾又让人在村里面搞事,竟然想把村里的牛车给拆掉,还好大家发现得早,及时地拉住了老吾,保住了牛车。

就大家松了一口气时,村西的老达又叫了起来。这老达其实已经多年不住在村里了,那一年老达做了一件对不起村民的事以后,自己便逃到了隔壁度家村去了。可是老达这老小子一刻也没消停过,整天和郑老爷唱反调,目的也是西把村西头的地卖掉。这些天竟然还煽动他们住在村里的一些亲戚闹事,打了人还烧房子。

其实村里这些敢闹事的人都是有人撑腰的,以米家村为首,还有矮子、英山村、法家庄等等。他们这些村以前都和郑老爷的郑家村打过架,那时郑老爷还小,村里了也穷,打不过他们,所以经常受他们这些村的欺负。

现在好了,郑家村终于富起来了,村里上至郑老爷下至郑二蛋都想得用这次请人看戏的机会向大家证实咱们村是有实力的,这是好事。可是其他的村那帮人怕呀,他们怕郑家村富起来以后找他们算旧帐。想想当年,郑家村还在一穷二白和时候就敢帮北边隔壁村的老金家打米家村,想不到还闹了个开手,所以米家村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特别是矮子更怕,当年矮子还霸占过郑家村的房子,打死了郑家村不少的村民,此为不共戴天之仇,这几年还因为村口的池塘吵个没完,矮子家还真怕郑家村和他动起真格来,所以他死死地抱着他的老大米家村的族长,希望可以保护他,虽然他们当年了也给米家打得够呛。这不,米家还派了几个年青人住到矮子家里来,名为保护其实也有监视的作用。

当然其他几个村了也不是什么好鸟,法家庄去年为民郑老他向他们买牛车的事和郑家村好过一阵子,可是钱到手了他们就翻脸了,又跑到米家这边穿同一条裤子。这不,趁着郑家村真准备唱戏时便跳出来大叫。说郑老爷对小湾不公平,也只怪郑家出了这个不肖子孙,不知道脑子里面装的是什么,胳膊老往外扭。这事他们还没闹完,又拿出所谓的“民主”又说郑老爷打压老达他们。其实这事之前还诽谤郑老爷去年家农忙的时候让村里的一些年青人帮苏家庄收割稻谷是有目的,说是名为帮忙实为占便宜。对于这些,郑老爷没少和他们红过脸,可是因为要唱戏,所以有些事情也不可能闹得大家都下不了台。

其实这几个村也是劣迹斑斑,老米为了抢得老伊家的花生油,竟对老伊大打出手,这不,现在伊村的花生油都运到老米家的油仓里去了。其他那几个村也好不了那里去,欺男霸女、占人家的房子等恶行也没少做。特别是英家庄,他们以前可是当海盗的.可是他们现在学精了,都懂穿上一条叫“民主牌”的裤子,他们以为穿了这条裤子以后立即就是文明人了。

这不,就像郑太太数落郑老爷说,我看你今年这台戏也别搞了,为了搞这台戏咱们差不多成了小媳妇了。郑老爷懒得搭理她,这是妇人之见,小心眼。

终于经过一晚的不眠以后,郑老爷下定了决心。召集村里面的年青人好好地修理了老达他们这一家,其实众村民心里早就憋了一肚子气,有了郑老爷一声令下,大家一拥而上,将老达家这些不听话的狠狠地修理了一遍,大快众村民的心。小湾这边一看也不敢叫了,这就是杀鸡给猴看!这还不算,郑老爷还告诉苏家庄来年还让年青人们过去帮忙。这一举动赢得了乾坤县那些明白事理人民的支持,都纷纷表示明天一定来郑家村看戏,还让郑老爷留几个好位置给他们。

这时,米族长带着矮子等一干人大叫起来,说郑老爷竟然要抵制民主,竟然想当野蛮人。说他们是绝对不来看戏的,据说竟也联合了不少人。郑老爷这次也懒得去理他们了,毕竟是处理自己村里自己族里的事,他们凭什么鬼叫鬼叫的?郑老爷发话了,戏还是准时开锣,你们想来就来,不想来就拉倒。

这不,就在锣声响的时候,村口来了一大班人,原来是米族长带了矮子等来了,他们好像已经忘记昨天说过的话,只一个劲地向郑老爷说“恭喜!”其实他们心里都知道,郑家村这边不但戏好听,戏台下零食小吃也很好味道,谁想错过。

这时的郑老爷面带着微笑,聚精会神地欣赏《关云长过五关斩六将》!


本文内容于 2008-4-17 9:45:03 被小郑剃刀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