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九天 倒数第九天,7:00之前。

玄烨号航母 收藏 3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URL] 倒数第九天,7点之前。 舒梁在昏昏沉沉之中,自己也不知道是清醒的还是晕眩的。 还是玄灵村。 小洋楼孤零零的戳在一片寂静的树林中,周围一片死寂一般的沉默,偶尔有几声犬吠的声音划破夜空,这个城市不应该这样沉寂的啊。 舒梁的面颊上仍然残存着那个姑娘落下的眼泪,久久不愿离开舒梁僵硬的面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九天,7点之前。


舒梁在昏昏沉沉之中,自己也不知道是清醒的还是晕眩的。

还是玄灵村。

小洋楼孤零零的戳在一片寂静的树林中,周围一片死寂一般的沉默,偶尔有几声犬吠的声音划破夜空,这个城市不应该这样沉寂的啊。

舒梁的面颊上仍然残存着那个姑娘落下的眼泪,久久不愿离开舒梁僵硬的面颊,他依旧闭着双眼,好像在享受着梦境里的折磨。


舒梁眼前幻化出一片雾茫茫的景象,好像是在一片潮湿的洼地,天色灰暗,分不清是清晨还是傍晚。这是一条高速公路的旁边,舒梁站在车的旁边,看着车里,车里没有人,门窗紧紧的锁着。舒梁似乎对这辆车十分眼熟,不记得在哪里见过这辆车,这是一辆白色的捷达车,蓝色的车座套,蓝色的方向盘套,一切都那么熟悉。忽然舒梁看到了车的后视镜上挂着一张照片,居然是茶馆中掐住自己脖子的那个漂亮女孩的照片,她的照片怎么会出现在这辆自己十分熟悉,却又一时记不起来的车里呢?

舒梁正在迷茫的时候,忽然看到远处有人向这边跑来,舒梁急忙蹲下身,翻到公路下面,这里正好可以躲藏。

远处跑来的是两个人,一男一女,女的在前面跑,男的在后面追,一边追好像还隐约听到他在喊,“为什么,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近了,舒梁可以看清他们了,自己的嘴巴已经张的很大了,因为他看到了那个茶馆里的姑娘,一脸愁云带泪的奔跑着,而她身后的那个男人就是舒梁自己。舒梁又一次看到了自己出现在自己身体之外了,这是怎样的一种疯狂啊。

终于,那个舒梁追上了那个姑娘,一把把那姑娘紧紧的抱住,女孩也转过身来,似乎要挣脱舒梁的怀抱,但是是徒劳的。

那个舒梁大声的喊叫:“为什么,这是为什么?!!!”脸上明显有哭过的痕迹。

女孩依旧是那种表情:“我不能再爱你了,我不能害你了,我配不上你,你离我越远越好。”这句话说出口,但是明显带有无奈的成分。

“我们不是要结婚了吗?我都要为我们买房子了啊。”

“我不是你要找的那种人,我不能和你在一起。”

“你胡说啊!你胡说!”舒梁已经彻底的歇斯底里了。

“你以后会明白的。”女孩已经放弃了挣扎,像木头一样在舒梁的怀里。

舒梁的手渐渐的也松开了,看上去他不想强迫着这样抱着她。

高速公路之下的舒梁,蹲在草丛中,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幕,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通过两人的穿着,和现在差不多,已经是深秋的时节了,而且那个舒梁穿的衣服,就是现在自己穿的这一身。

女孩向后退了几步,咬着嘴唇,向舒梁的身后望去,哭了,流泪了,捂着脸。

“舒梁,别怪我,有些事你不知道,正如我们当初刚刚认识的时候,那也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孽债,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了,我为什么要离开你。”

说完这些,那个姑娘用一种难以想象,更难以挽救的速度向高速公路的中央跑去,一辆从舒梁背后的方向飞驰过来的大轿车,呼啸着迎接了这个姑娘的躯体。

两个舒梁都在用无比惊异的目光看着眼前这一切,公路下面的舒梁更是站起了身,他被惊呆了。

大轿车在驶出近200米的时候才停下来,而那个姑娘的尸体已经残缺不全了,舒梁不顾危险,几步就跑了过去,他犹豫了,不知道应该抱起尸体的哪一部分痛哭了,大轿车上下来的人,拿着警示标志去了后面很远的地方摆放好,并且报了警。

舒梁抱起了残缺的尸体,已经哭不出声了,只是一句一句的呼喊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不一会儿警车来了,过往的车辆无不侧目而视,等现场清理完毕后,尸体也收走了,舒梁上了那辆捷达,跟着警车也走了。地面上似乎只有几缕血迹了,这鲜活的一个生命,瞬间就被夺走了,而且是残缺不全的。

高速公路下面的舒梁,刚刚发现,从刚才那一瞬间,自己就一直站在这里,目瞪口呆的看完了整个过程,居然没有人发现他。

舒梁重新走上了高速公路,他想去看看那块停留过残缺尸体的地方,他看了看远处没有车开来的迹象,迅速的跑了过去。

脚下果然还是留有血迹,舒梁用手摸了摸地面,已经不那么粘滑了,此时的他,除了越来越多的不解以外,心里似乎并不害怕那个姑娘了,倒是有些怜爱和可惜,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啊,为什么一定要选择这样呢。另外,他也更想知道自己和这个姑娘到底有着怎样的故事,至于那天她为什么要掐住自己的脖子,舒梁此时基本上淡忘了。

有一只纤细的手轻轻的搭在了舒梁的肩膀上,舒梁不经意的回头一看。

怎么会是那个残缺不全的那个姑娘呢?

这是梦吗?

。。。。。。


此时已经是2007年11月8日清晨6点多了,天快亮了。

那个姑娘轻轻的推开了小洋楼的门,匀速的走到舒梁躺着的房门前,门被更轻的力量推开了,舒梁还在那张床上躺着呢。姑娘悄悄的走过去,在舒梁的上衣口袋里塞进了一张纸条,然后就转身离去了,走的那么诡秘和优美。


这个城市该起床了,已经有不少的早出的人出现在了街头,舒梁被身边的声音吵醒了,并没有人去看他在做什么,即使他在这个大厦门口躺了一宿。

舒梁活动了一下自己僵硬的身体,这个月份在外面这样躺了一宿,自己居然一点也不感到难受。他最后的记忆就是再次上了那辆可怕的出租车,看到了那个老头和女孩,这之后的就全模糊了,但自己心里又觉得这一夜很累,似乎知道了很多事,又感觉像迷雾更浓一样。

玄灵村。

舒梁记起来了。

旁边有一位晨练的老大爷,舒梁急忙过去问道:“大爷,请问这里是叫玄灵村吗?”

“玄灵村??”老大爷若有所思的看着舒梁,又说道:“早没了,这里都拆迁了,以前叫玄灵村,后来这一片都改了写字楼了啊,这地名儿早就不用了。”

“哦,谢谢啊。”

舒梁一脸迷茫的看着同样一脸迷茫的老大爷。

深秋的早晨冷风瑟瑟,舒梁双手插进口袋里,却摸到了一张纸条,掏出来一看,一行娟秀的字体跃入眼帘,也伴随着舒梁无比的惊愕。

是她。

。。。。。。




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