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检察院看到的一个实案.


案由:A男与B女多年前就已相识,当时B女在某洗浴中心做小姐,A男在该洗欲中心当服务生,两人关系暧昧.但之后B女从良并与C男结婚并离开洗欲中心.若干年后A男与B女竟然在另外一个地方的厂子里打工时再次相遇.于是一天两人和其他人一起在饭店喝酒,酒后A男先与其他人一起回宿舍,B女自己一人在后面步行也回宿舍,这时A男突然借口自己落了点东西在饭店回去取离开之前同行的人并在半路拦住了B女.于是将B女推进草丛欲不轨,但A男并未采取强迫的动作(因为考虑到B女曾经是小姐)但B女不从,A男与其商量后不果未采取进一步行动.但是这时B女却采取了强烈的反抗动作,并将A男面部抓花.当之前与A男同行的人赶来时两人已没有任何肢体上的纠缠动作,整个过程中A男甚至连B女的衣服都没有撕开.在交代犯罪情节时,A男的供述是先与B女商量,B不同意后即主动放弃了,但之后A曾经喊出过“我就是要强奸她”这样的话(有证人证明).事后B女与A男曾经就私了的金额进行过协商,但正当A男与B女准备进一步协商之时A男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请问大家,这个案子中的A男在犯罪形态上的定性到底应该是犯罪中止还是犯罪未遂呢? 根据我国《刑法》第24条之规定,对于中止犯,没有造成损害的,应当免除处罚;造成损害的,应当减轻处罚。而对于犯罪未遂,只能是减轻或者从轻,两种形态对于犯罪嫌疑人的定性有较大差别.请大家各抒己见.

本文内容于 2008-4-14 15:42:52 被番禺武警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