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险三奇-记志愿军116师突破临津江战斗

aqssm 收藏 0 348
导读:第一、二次战役后,以美国为首的所谓“联合国军”和韩国军队遭到沉重打击被迫退至三八线及其以南地区,企图利用三八线既设阵地实施防御。为了不给敌人以喘息之机,志愿军于1950年12月31日发起了第三次战役。志愿军39军116师在军编成内,配属炮兵第26、第45团,担负在高浪浦里东南地区突破临津江的战斗任务。该师正确选定突破地段,认真作好各项战斗准备,严密组织步炮协同,隐蔽的突然发起进攻,仅11分钟即突破韩国军队第1师的江岸防线,13小时前进15公里,占领了敌师、团预备队阵地,歼敌1049人,迅速到达指定位置,胜利

第一、二次战役后,以美国为首的所谓“联合国军”和韩国军队遭到沉重打击被迫退至三八线及其以南地区,企图利用三八线既设阵地实施防御。为了不给敌人以喘息之机,志愿军于1950年12月31日发起了第三次战役。志愿军39军116师在军编成内,配属炮兵第26、第45团,担负在高浪浦里东南地区突破临津江的战斗任务。该师正确选定突破地段,认真作好各项战斗准备,严密组织步炮协同,隐蔽的突然发起进攻,仅11分钟即突破韩国军队第1师的江岸防线,13小时前进15公里,占领了敌师、团预备队阵地,歼敌1049人,迅速到达指定位置,胜利地完成了军所赋予的任务。



一、战前态势


1、战斗背景


经过第一、二次战役,以美国为首的所谓“联合国军”和韩国军队遭到沉重打击被迫退至三八线及其以南地区,企图利用三八线既设阵地实施防御,休养生息,以利再战。而刚刚取得重大胜利的中国人民志愿军部队经过两次战役,战斗减员和非战斗减员几万人,急需休整、补充。美军每天出动近千架次飞机对三八线以北的志愿军供应线轮番轰炸,大部车辆被炸,粮、弹、被服靠夜间突击抢运。不能按时供应。战场情况也发生变化,敌人已由进攻转入防御。志愿军的战略战术也必须转变。要由运动战转为阵地攻坚战,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因此,部队在三八线以北数十公里停止进行休整.让敌人先占领三八线。准备明春再战,歼灭敌人的主力。彭德怀把对形势的以上估计及志愿军下步行动的意见,于12月8日电告毛泽东。就在这个时候,以印度为首的13个国家向中国政府表示“如果中国宣布不越过三八线的话.则将得到印度等13国的欢迎和道义上的支持”。中国政府总理周恩来针对这个提案明确指出:“美军既已过了三八线,因此三八线已被麦克阿瑟破坏而不复存在。”周恩来的意思很明确,中国军队绝不会宣布他们不会越过三八线。


12月13日,毛泽东在给彭德怀的回电中通报了有关朝鲜战争的国际形势,并明确指出"要越过三八线"。毛泽东的电文大意如下:(一)目前英美各国正要求我军停止于三八线以北,以利其整军再战。因此我军必须越过三八线。如到三八线以北即停止,将给政治上带来很大的不利。(二)此次南进,希望在开城南北地区,即离汉城不远的地区,寻歼几部敌人。然后看情况,如果放入以很大的力量固守汉城,则我军主力可以退至开城一线及其以北地区休整,准备攻击汉城的条件,而以几个师迫近汉江中游北岸活动,支援人民军越过汉江歼灭伪军。如果敌人放弃汉城,则我西线六个军在平红汉城间休整一时期,再继续战斗。


彭德怀收到毛泽东的回电后,立即召集志司其他首长紧急讨论:从军事上讲,志愿军入朝才一个多月.已连续打了两个战役,西线6个军已相当疲劳;东线第9兵团人员、弹药、粮食得不到及时补充。况且,第二次战役后期敌人虽然逃得快,但实际上有生力量的损失并不大,其主力大都较完整地保存了下来。敌人的大踏步撤退,并不完全意味着最后彻底的失败,从战争常识上看,美军的撤退一是因为他们在三八线以北的平原无险可守;二是美军需要补充,需要迅速脱离接触,依托三八线以南的阵地进行整顿。所以敌人之所以撤退得很快,其中有抢占既设阵地的目的,在这种情况下志愿军去进攻,绝对有诸多的不利。


但是,从政治上讲,志愿军停止在三八线以北,正合美、英的意图,他们正想利用三八线阻止我军前进.以利其下一步行动。从军事上考虑马上打不好,从政治上考虑马上打好,二者距离很大。政治决定军事,经过反复研究,彭德怀决定发起第三次战役,打过三八线去。


2、临津江一线敌我情况


①敌情


第116师地面之敌,系韩国军队步兵第1师第11团、第12团,师属榴弹炮营及配属的美军炮兵约2个营。该师是韩国军队中战斗力较强的部队,虽遭第一、二次战役打击,士气低落,但兵员已补齐,依托临津江天然屏障固守。其战斗队形为一个梯队(团、营为两个梯队),防御纵深约5公里,由3道防御阵地组成。基本阵地前沿和临津江南岸长坡里、松村、玄石里、斗只里、舟月里、新津浦、马浦里一线;团预备队前沿阵地在124。7高地、高士洞、180。0高地、235。0高地、白云、217。0高地一线;师预备队15团阵地在金谷里、大村、武建里、浮石以南地区。第11团在玄石里、新津浦西侧、弥弛寺地域实施防御;第12团在新津浦、马浦里、纳木里、雪马里东侧地域实施防御。其战斗分界线为新津里西侧300米处、馆洞、积城、雪马里之线。炮兵发射阵地在舟月里、定界、馆洞东南侧地域。客岘里有81毫米迫击炮、化学迫击炮16门,马智里以西以南、于义洞南侧各有一个榴弹炮连。


敌基本阵地内,除沿江陡崖有一道连续堑壕外,各高地均构筑有堑壕、土木质发射点,构成环形支撑点式防御。守备要点筑有地堡及暗地堡,纵深有交通壕和隐蔽部,轻重机枪、无后座力炮、火箭筒能构成直射、侧射的绵密火网,并昼夜以炮火封锁江北岸渡口,破坏江面冰层。临津江两岸设有地雷群,在车辆易通行的地段设有混合雷场。敌每日9时开始以排、连小分队渡江向我阵地前沿实施战斗侦察,黄昏则撤回江南。敌航空兵每日分批轮番侦察、轰炸、扫射江北前沿和纵深较大的村镇、交通枢纽、桥梁、制高点,尤其对浪浦里以北高地封锁较为严密。夜间,敌交替使用照明弹、照明雷、夜航机和探照灯实施观察。


②我情


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9军116师为原东北野战军中头等主力2纵5师,系第一批入朝参战部队,经过第一、二次战役锻炼,在胜利鼓舞下,士气高昂、求战心切。该师在以往战斗中,有丰富的攻坚突破经验(为辽沈战役中攻坚义县、锦州的主力部队)。由于连续行军作战,全师平均减员28%。其中步兵团减员30%-38%。在平壤经过短期休整,人员、物资从内部进行了调整,得到一定数量的补充。该师及加强部队参加此次战斗的总兵力为9840人,各种火炮86门,防坦克武器33门。


该师在第一、二次战役后,物资尚未得到上级及时补充,主要靠取之于敌和就地筹措。在第二次战役中该师缴获的武器弹药较多,但部队枪支型号较杂,有日式、美式和苏式等,不便于供应弹药。对此,该师把使用同一种弹药的枪支适当地集中在一个单位,同时把较好的枪支集中配给346、347团的主攻营、连,并补足弹药,加强其火力。鉴于运力薄弱,为了多带粮食弹药,部队出发前进行了轻装,把背包等暂时不用的物资,全部留在平壤,隐蔽在附近山洞。师、团成立了留守处,营、连指定了留守人员。部队于12月20日到达高浪浦地区集结前,粮食、弹药等主要作战物资均保持运行量。


3、地形、道路、天气情况


临津江横贯敌防御阵地之前。舟月里北、新岱南、土井对岸均为天然峭壁,高约7-10米,不便攀登。砂尾川、新岱地段的江面均未结冰,江面宽100-150米,深约1-1。2米。土井渡河点已结冰,冰层厚约10-15厘米。敌基本阵地内,均为中等起伏地,便于运动,但积城两侧的147。7高地、182。0高地能控制经积城通往马智里之公路及周围小高地,不便于接近和迂回包围。于义洞两侧,山高坡陡,绵亘横贯于麻(田里)汶(山)公路以南,山北有1500-2000米开阔地。临津江北岸地势平坦,距江岸2000-2500米以北是连绵不绝的丘陵地带,有数条自然沟,深约1。5-2。7米,稍加改造即可作为冲击出发阵地。纵深地势较高,田屯东北侧高地、芦谷里西侧高地、196。5高地均能俯瞰敌基本阵地,且有部分松林,便于兵力和物资器材的隐蔽配置。


敌防御地域内,由积城经马智里至汶山有一条二级公路;由马智里经于义洞、法院里至高阳有一条三级公路;由斗只里经检祥、馆洞、粟浦里至三河里有二条横贯公路;乡村路较多,均可通行汽车,敌兵力机动、物资运输均较方便。


第116师待机地域内,由青廷里经基谷里、贵存里至朔宁有纵向公路一条;由青廷里经小斗日、松岘至麻田里,由基谷里经高旺里、鸡鸣里至涟川有横贯公路两条。此外,纵横的乡村路较多,便于部队机动和物资运输。


作战季节正值严冬,气温通常在零下20-25度,积雪厚约20-40厘米,冻土层60-80厘米,对修筑道路、工事和物资运输、隐蔽伪装都带来一定困难。



二、战斗准备


1、部队开进


1950年12月11日,39军军长吴信泉命令116师师长汪洋,由348团提前两天,从平壤出发到九化里以南地区,执行突破临津江的战斗侦察任务。汪洋遂配属给348团山炮、工兵、侦察各一个连组成先遣团,由师参谋长薛剑强带队。薛剑强下到348团团部,传达了军、师首长的命令,要求348团行动迅速但要隐蔽,查明敌情但不要吃亏。离开军、师主力,单独执行任务。一定要注意防止敌人袭击。接着打开作战地图,和团长高克、政委王竞、副团长周问樵、参谋长刘德义一起研究了如何完成这次战斗侦察任务的行动方案。行动方案研究完毕后,348团由平壤市郊出发急奔三八线。走到沙里院以东公路上的鱼渊里时,发现撤退的美二十五师后尾部队在飞机掩护下乘汽车南逃,侦察连不敢恋战,全连做好战斗准备在公路边一个小丘随地上展开战斗队形,距离公路上的敌人不到300公尺,互相都能看到,美军以为一一六师侦察队是南朝鲜部队,没有联络就顺公路向南开去了。经过7天行军,348团到达临律江北岸九化里以南的青连里、下高密地区,立即开展了6个连的兵力,进行战斗侦察,驱逐了韩国军队1师11团、12团战斗警戒,控制了北岸的制高点。他们先后打退了敌人派到江北搜索队的8次战斗侦察,俘敌5人,经过审问基本上了解到伪一师各团的部署、战斗编成和阵地火力配备等情况……为了隐蔽企图,1营在高浪浦里地区积极进行袭扰和组织强渡准备,掩护师主力在新岱至上井突破地段进行周密部署和充分准备。


13日,116师主力由平壤向高浪浦里地区开进。20日,全师主力经过急行军到达临律江北岸集结地域。第348团位于上高密洞、沙岩、禹勤里地域;第347团位于防筑洞、木果、梧谷地域;第346团位于后谷、冷井、梧村地域;师指挥所位于店村东南侧无名高地。师后方指挥所配置在下勿闲;师伤员收容所配置在上勿闲;师弹药库配置在上勿闲东北侧;师军需库配置在下勿闲东北侧。师长汪洋、政委石瑛在听取了参谋长薛剑强和348团团长高克对先遣团的情况汇报后,命令各步兵团和师山炮营,在江北岸设立4个观察所,展开对敌人的观察,要求日夜不间断地观察,随时将观察的情况登记上报师司令部。


汪洋还亲自带领全师团以上指挥员到预定突破地段〔西起元堂里,东至石湖,共约65公里〕进行反复的、长时间的现地侦察、分析、对比.得出以下结论:


西段元堂里至戊滩浦地段有利条件是:1)此处江岸弯向我方,形成一个大突出部,位守敌东西两翼明显暴露,便于我方攻其翼侧,这是兵书上所主张的江河进攻中的最佳选择;2)江面宽、江水浅,易于徒涉;3)对岸平缓,易于攀登。


此段的不利条件是:1)敌防守兵力强。工事坚固,不利于进攻;2)江南有大片平坦地面.突破后不利于向纵深发展;3)我方地形平坦,没有起伏地和自然壕沟,不利于隐蔽集结进攻部队。


而东段新岱至土井地段,明显不利的条件是:1)这一段江河弯向放方,有利于敌人两翼交叉火力的封锁;2)江对岸为7—10公尺高的峭壁悬崖,难以攀登;3)这段江面宽100—150公尺,水深l—2公足,土井渡江处已经结冰30—40公分。


此一地段的有利条件是:1)此处我方阵地为小起伏地形,前沿还有几条大体横向的自然沟,深约1.5-1.7公尺,加以改造。,可隐蔽突击部队和炮兵;2)江南地形起伏,纵深约2公里处有两处并列高地,夺取这两处高地,即突破了故第一梯队团阵地,亦即完成了突破任务。


经过综合对比,东段的有利条件占优势。然而有一个难题急需解决。即南岸的高崖峭壁如何攀登上去?


为此,汪洋用二三天时间伏在前沿阵地上.对对面悬崖从左至右,又从右至左,从上到下,又从下到上,一小段,一小段地仔细观察研究。他发现悬崖并非铁板一块.它上面分布大小长短不等的雨裂沟,形成了许多高低不等的“台阶”。攀登时可能先用一只梯子爬上“台阶”,再用一只梯子攀上崖头,如此“接力”,就可攀上悬崖。至于雷群,汪洋决定集中几十门迫击炮,在冲锋发起前发密集火力轰击,一是将冰层炸掉,打出数十个“麻子”般的弹坑,便于突击队攀援;二是将敌人埋设的地雷引炸,为步兵开辟道路。


2、战前后勤准备


116师后勤领导根据师首长决心和军后勤指示,研究确定:集中后勤主要力量,重点保障第一梯队突破,尔后视战况发展,适时调整后勤部署,实施不间断保障。师后勤编成两个梯队,开设前进指挥所(简称“师后前指”)和基本指挥所(简称“师后基指”)。师后方组织和部署确定后,师后勤各单位分头进行了战前准备。


①弹药


师后勤将财务、军需、军械科人员(共7人)组织弹药组,负责弹药的准备与补充。战前师各种弹药达到如下标准:野炮、榴弹炮每门1。5基数(每个基数30发);山炮、步兵炮、迫击炮每门2个基数(每个基数30发);轻、重机枪每挺1-1。5个基数(重机枪每个基数2500发、轻机枪每个基数6500发);冲锋枪每支1。5个基数(每个基数150发);步枪每支1个基数(每个基数100发);手榴弹每人3-5枚。


②给养


师后勤筹措了20万斤粮食,连同军前送的大米、罐头和压缩干粮,在部队开进途中定点分发,沿路补充。除保障战斗准备时节的用粮外,每人达到四日储备量(三日熟食、一日生粮)。师后勤要求部队每天保证两餐热食,发起进攻前要吃热饭、喝热汤,多吃油肉类食品,以增强御寒能力。


③卫勤


师后勤给各团补充了战救药材,一梯队各团各500人份(连带20人份、营带50人份)。师运行1000人份,对部队普遍进行了自救互救和防冻教育,调整了主攻营、连的卫生员,每班指定一名卫生战士。并明确此次战斗的卫勤保障采取分段分点集中,交替前伸救护。


④运输


师后勤组织本师的11辆汽车和军后勤加强的10辆汽车,负责炮兵部队弹药的领取和前送。各步兵团分别组织50-70匹驮马,担负师至团物资转运任务。为了遍于物资前送和后送伤员,第346、第347团分别维修了斗日场经通口里、篷谷、满斗尾至新岱和冷井经孟洞、造山、芦谷里至土井的道路共计15公里。


⑤通信


师部配给师后勤步谈机、报话机各一部,师后勤部与师指挥所沟通了无线电联络,通过有线电话与师、团指挥所和团后勤处沟通了有线电联络。但由于通信任务重、线路少、致师、团后勤之间通信困难。师、团后勤机关与其所属分队之间的通信联络,还是主要依靠通信员传递。


⑥渡江准备


根据渡江战斗的需要,在土井突破的346团准备了稻草、稻糠、秸杆、草片、绳子和木版,每人打草鞋一至两双,鞋码子一副。在新岱突破的徒涉部队(347团500余人),每人用方块雨布自制防水袜子或防水套裤(高约70-80厘米)。第一梯队做梯子24架(长5-10米),还准备了涂腿用的凡士林、猪油和牛油。


5、各团组织战斗


副师长张峰、团长吴宝光、政委孪风如带领346团,师参谋长薛剑强、团长李刚、政委任奇智带领347团两个团的营、连、排干部深入江边,对各自的突破地段进行反复侦察。突击部队对自己攻击的具体目标、攻击道路、敌人兵器、前沿地形、江水深度和广度、峭壁形状、攀登路线、敌障碍物的设置情况,都做到了心中有数。而后发扬军事民主,发动干部战士用“提困难、想办法”的方法解决突破任务中的各种难题:如用雨衣做水袜子,梯子绑草,鞋底绑草绳以防滑,用猪油抹手脚防止冻伤等土办法,解决了大量困难;并研究如何排除敌人在江边设置的铁丝网和地雷地带。为了查明江水情况,一是派人持棍探水.查明每一段水深。二是有冰凌的地方就抱冰回来,查验冰的厚度。突击部队选择类似地形构筑阵地进行模拟突破训练。第一梯队重点演练徒涉、渡江冲击队形、障碍排除、架梯、攀登、消灭敌火力点、扩大与巩固突破口等战术动作;第二梯队侧重演练纵深战斗,包括对支撑点、堑壕、地堡的冲击,小分队的迂回包围动作,以及对连排支撑点的攻击战术。各团从班长到团长进行三个整夜的现地侦察,进一步查明和熟悉地形和敌情.


6、构筑进攻出发阵地


取得突破胜利的关键是如何在敌人眼皮底下隐蔽部队,并保证进攻发起的突然性。汪洋根据解放战争中攻坚战的经验,对进攻出发阵地的地形反复观察,具体计算了工程量及所需人力和时间,决定提前三天抽调全师二分之一以上的人力,投入构筑阵地的土工作业。在距敌150—300公尺,正面宽约2500公尺,总面积3.5平方公里的进攻阵地上.利用雨裂沟,突击构筑了可容纳7个步兵营,共316个简易掩蔽部(其中25个可容纳400-500人的伤员隐蔽部);在堑壕和交通壕内挖了3000多个防炮洞(每洞可容纳2-3人),构筑了18个营、团指挥所,可容纳各级指挥机关全部人员;50个弹药器材储备室.30余个掘开式的炮兵发射阵地,50余个带有掩盖的炮兵发射阵地。并将距阵地1000米内的电线、车辙印和稠密脚印等用白雪覆盖,交通壕内插上稻草,盖上一层薄雪,白天严禁人员、车马走动。隐蔽期间,各连炊事班于拂晓、黄昏或夜间,利用民房挡好门窗,修散烟灶制作熟食,通过交通壕将熟饭、热汤送到各班,既保证了热食供应,又防止了暴露目标。


28日晚,师指挥所进至芦谷里西侧高地。30日,116师完成了各项准备工作。24时前,全师部队进入屯田、戍滩浦、孟洞以南临津北岸冲击出发阵地。在约3.5平方公里的面积上隐蔽7个步兵营,6个山野炮兵营,8个团属炮兵连及师、团指挥机构,计7500余人,80多门火炮。2个团隐蔽18小时之久,无一目标暴露,保证了发起进攻的突然性。


7、隐蔽伪装的战术手段和方法


为了把如此庞大的部队在敌人眼皮底下隐蔽好,达成进攻的突然性,汪洋采取了如下伪装手段和方法:


①派出佯攻部队:


派出348团(10天)与115师的344团(4天)在高浪浦里正面积极佯攻,让敌人误判志愿军在此作渡江准备。敌整日集中炮火、飞机,向高浪浦阵地猛烈攻击,但均被击退。前后14天的战斗,起到了牵制迷惑敌人,隐蔽主攻方向的作用(战后均立功受奖)。


此外,各团阵地前沿都组织了若干精干小分队,击退了敌人多次的武装侦察破坏活动,保障了进攻阵地的隐蔽和安全。


②严密的工程伪装:


如前所述,整个进攻阵地全构筑在地下,地面上不露一人一物,完全保持了自然地貌的原状。更巧的是,31日凌晨下了一场雷,整个江岸一片雪白,使116师阵地覆盖了一层天然伪装。师第一梯队距敌仅150-300公尺,敌虽以航空兵终日低空盘旋侦察,刚接任美军第八集团军军长的李奇微中将,也亲自乘喷气式教练机在临津江北岸上空进行了观察,但均未发现志愿军迹象。这一大胆而巧妙的隐蔽伪装,取得了空前的巨大的成功,堪称是一段战争史上惊险完美的绝唱。


③严格的伪装纪律:


如有暴露目标者,严惩不贷。进入进攻出发阵地后,师和第一梯队各团首长率参谋人员检查隐蔽伪装情况,并明令对暴露目标或泄密者处以极刑,决不宽待。


④严格的检查督促:


12月30日夜间,汪洋和第一梯队指挥员、参谋人员到阵地上检查隐蔽伪装执行情况.随时改进隐蔽伪装措施。准备期间,政委石瑛领导全师进行了深入细致的政治思想工作,极大地激励了战员的战斗积极性和荣誉感。12月29日夜,吴信泉、徐斌洲等军首长到师前指检查工作,对116师的准备工作十分满意。谭友林副军长随师行动。


8、炮火计划和步炮协同


炮兵火力掩护,是整个突破战斗的关键。战前,汪洋指定师炮兵营营长杜博为炮兵主任(为战时自行设置的编制),负责协助师组织指挥、计划协同全师的炮兵(共有各种火炮86门)使用。师团建立通讯联络组织、以保障战斗中联络畅通和实施不间断的指挥。师团均开设1—2个步炮联合观察所,以昼间观察结合夜间抵近侦察和战斗侦察,不间断地掌握更新敌情。同时,346、347团派出两个连为配属的炮兵第26、45团修路,构筑发射阵地、工事和掩蔽部、以保证配属炮兵到达后能安全顺利进入阵地,迅速做好射击准备。


杜博受命之后,准确理解了师首长作战意图,部署火炮在距敌300-500米处抵进射击,把观察到的敌人火力点、障碍物编上号,具体分配到每一门火炮上。他根据日落时间、我军炮火数量和弹药数,为保证射击准确,打开突破口制定了炮火准备的程序和时间。


——总攻发起的时间:12月31日16时40分到17时,师、团炮兵群直接瞄射击,集中打开突破口。


——16时50分到17时03分,团、营迫击炮参加对敌铁丝网、地雷场集中射击,破坏敌人障碍物、地雷.为尖刀连开辟通路。


——17时到17时03分.对突破口进行3分钟的集中压制射击,保障4个步兵尖刀连发起冲击,渡江突破敌江防阵地。


——4个步兵尖刀连发起冲击的同时,师、团炮兵群开始进行3次拦阻射击,每次延伸100公足,护送步兵冲击300公尺,支援步兵占领并巩固突破口阵地,同时压制敌人反冲击部队。


随后的战斗证明上述程序和时间异常周密、严谨、科学,获得巨大成功。突破临津江战斗成为志愿军师进攻的一个典范战例,杜博在此战炮兵的组织指挥上“立下奇功”。


9、制定总攻时间


“韩(先楚)指”规定进入发起时间在1950年的除夕之夜17时正。但经过汪洋等116师领导的实地勘察,发现这时已近黄昏,能见度差,不利于炮兵瞄准目标,射击效果不好。


为了解决这对矛盾,汪洋令炮兵主任杜博和作战科长张常立于总攻时间前一周时间内,连续校对日落时间和敌机飞离我阵地上空的时间。最后测定日落时间为17时03分,敌机飞离时同为16时40分。这之间有23分钟是既无敌机,能见度好,利于炮兵瞄准的时间,可以极大提高炮火射击的准确性。为此汪洋决心将总攻发起时间提前20分钟,定在16时40分。此建议报吴军长和“韩指”,得到了批准。



战斗经过


1、准备出击


1950年12月30日夜间,116师所有部队包括配属的炮兵,整整地忙了一夜。7个步兵营、6个山炮营和野炮营、8个团属炮兵连计7500人、86门火炮和500匹骡马,一夜之间全部转入地下。第二天拂晓前,各团司令部的参谋人员进行了检查,密密层层的交通壕和阵地上的电话线已全部用冰块和积雪做好伪装.炮车进入阵地的车辙也已用雪掩埋。


吴信泉军长打电话给汪洋,再次强调这么多兵力和武器装备.必须熬过31日这个白天,绝对不能暴露一人一马,一枪一炮,绝对不能让敌人发现或察觉。谁要暴露目标.不论干部战士一律执行战场最高纪律。


到24时,全师部队进入各自的进攻出发阵地完毕。为了让寂静的阵地不引起敌人的怀疑,各部队用早已布置好的机枪,不时进行零星射击,迷惑敌人。


同时,第39军第115、第117师各1个营,在砂尾川、石湖方向实施佯攻,及时有效地配合了第116师的行动。


2、突破江防


1950年12月31日16时40分,汪洋通过电话下达了开始总攻的命令。炮兵群的86门火炮,向敌前沿滩头阵地及防御纵深发射数千发各种口径的炮弹,摧毁了敌人几十个火力发射点和多层障碍物,压制了敌纵深炮兵火力。经过10分钟火力打击,敌第一批目标大部被摧毁。从16时50分开始,直瞄炮轰击第二批目标,团迫击炮弹密集地在346团和347团两个团突破口袋形地段上爆炸,在敌人地雷区、铁丝网中开出长40公尺、宽6至10公尺的两条步兵冲击通路。师炮兵群开始对马智地区敌人阵地进行压制射击,对192高地和147高地进行第一次集中射击。


炮火准备进行到17时整,在20分钟的破坏射击中,摧毁了敌人地堡、火力点40余个.歼灭美军一个黑人防坦克炮兵连,炮弹命中率80%……


17时零分,100高地上发出3发照明弹,3分钟的急袭射击开始,全师所有炮兵对准左翼和右翼两个团的突破口集中射击。对岸敌军全部被我炮火压制。


与此同时,各突击连障碍排除组利用炮火烟幕,迅速排除江北岸残存地雷。346团4连3班长张财书冒着炮火,连续排除4处集群地雷,在部队已经发起冲锋的紧要关头,他自制的扫雷杆又被炸碎的情况下,他冲入雷区,用手抓住弹雷索,拉响了最后一群地雷,以自己身负重伤的代价为冲锋部队打开了通路,后被记“一等功臣”。


17时03分,汪洋命令发出冲锋讯号。三发绿色讯号弹升空后,两挺美式重机枪朝天交叉发射500发红色曳光弹。冲锋号吹响,40多挺轻重机枪开始射击。千百个战士跃出堑壕,向临津江冲去。17时08分,左翼346团l、4连跑步通过封冻的江面,迅速消灭残存火力点内顽抗的敌人,胜利占领江南岸登陆场。17时14分,右翼347团5、7连,徒步涉过寒冷刺骨、水深及腰、100余公尺宽的临津江,攀上7高达10公尺的悬崖,攻占了敌人的前沿阵地,前后才用了10分钟时间。17时40分,347团和346团的突击营在炮火支援下,密切协同,相继攻克144.7高地和192高地,牢固地控制住南岸滩头阵地,为后续部队渡江创造了有利条件。尔后347团向马智里进攻,于22时占领该地。346团向雨中(地名)发展进攻,师指向雨中前进。与此同时,师预备队348团在右翼渡过临津江,以3营攻占舟月里,接应了l15师渡江;军第二梯队117师在346团之后渡江,向湘水里穿插前进。


师第一梯队团占领敌人基本阵地后,继续向纵深发展。347团在346团一营协同下,于22时占领了马智里,守敌一部被歼灭,余敌退至于义洞西侧高地,企图顽抗,阻止志愿军部队前进。347团2营进至食岘里南侧公路附近时,遭到于义洞西侧高地团预备队火力阻击。因地形开阔,我军冲击数次均未成功。为了迅速发展进攻,不为敌少数阵地所阻。347团根据师的指示,命令2营改变方向,经马智里南侧向东侧迂回。此时3营已经攻占180高地,1营在3营左翼进入战斗,协同3营从东侧发起攻击,一举攻克该高地,歼灭敌人一部。2营沿马智里南侧、180高地、向210.9高地、大村方向发展进攻。346团1营协同347团攻击马智里之敌时,2营向235高地、340高地方向发展进攻。为了迅速扩张战果,团第二梯队3营进入战斗,进至340高地经一个小时激战歼灭敌一个连。1日4时许,348团进至廉安里、马智里、药井地域,并以一部兵力向汶山方向警戒。6时许,347团主力进占卢坡洞、士林及其以南高地。346团主力占领雪于里、新村以北地区。


3、纵深发展


南朝鲜军在志愿军强大攻势的打击下,于2日开始全线溃退。39军令116师当晚出发,抓住议政府之敌、向汉城方向追击。汪洋遂令346团向议政府方向攻击前进,347团向釜谷里进攻,切断议政府至高阳公路,以阻击南逃之敌。


3日3时30分,347团1营和2营7连向釜谷里守敌发起攻击。战斗中击毙英军29旅皇家来复枪团300余人,俘敌60余人,击毁、击伤、缴获汽车、装甲车和坦克40余辆。余敌向西南木回里方向和正东高地逃窜。团即今3连向西跟踪追击。3日白天,347团连续打退高阳方向敌人的8次反扑。敌人被迫后撤,逃至高阳附近时,被50军截击,全部被歼。釜谷里战斗,切断了故人的南逃之路,消灭了溃逃之故。但在战斗中师参谋长薛剑强不幸牺牲,团政委任奇智、团参谋长王如庸负伤。


4日,116师配合人民军第一军团和志愿军第50军向汉城攻击,16时,城内守敌弃城逃跑。116师率先进占汉城。348团进驻总统府,并加强安全警戒。与此同时,346团前卫从汉城东面进入市区。5日,348团将总统府的警卫任务移交给朝鲜人民军一军团,迅速越过汉江继续向南追击。当日晚师令348团渡过汉江,占领滩头阵地,掩护50军渡江。7日21时,348团进至“三七线”附近的水原。至此,第三次战役结束。116师向敌纵深推进100多公里,成为志愿军作战纵深最远的一个师。


战后,346团1连、4连和347团5连、7连荣获军授予的“突破临津江英雄连”称号。志愿军授予347团7连司号员、特等功臣郑起“二级战斗英雄”称号。军授予36团4连班长张财书“扫雷英雄”称号;授予347团5连副排长王殿学“渡江英雄”称号。



四、战后评价


1月6日,鉴于116师在此次战斗中的出色表现,志司、志政发出通报表扬:“我39军116师此次战役前克服各种困难,做好充分的攻击准备工作,严密地组织对敌阵地侦察,故攻击顺利,仅10分钟即将敌防线突破,使该军后续部队顺利投入战斗。该师在突破敌阵地后,迅猛地向放纵深攻击,击破敌人的抵抗,并于4日16时进占汉城,迅速地占领了汉江南岸滩头阵地,并及时地报告了敌情及汉江情况。这种认真负责、英勇果敢的积极的战斗作风,值得全军学习。持通令表扬。”


1951年1月2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高级干部联席会议,在朝鲜君子里志愿军总部矿洞里举行。116师副师长张峰(因汪洋要参加东北军区诸兵种集训)汇报了本师突破临津江战斗经验。受到了彭德怀司令员、金日成首相以及其他志愿军高级首长的一致好评。


志愿军副司令员陈庚将116师的突破战斗总结为“三险三奇”:


“一是突破口选得险,但很奇。即敢于把突破口选在临津江弯向敌方的地段,一反兵家的常规,出其不意而制胜;二是进攻出发阵地选得险,但很奇。即大胆地把近8000人的进攻部队和武器提前一天隐蔽在进攻出发阵地上,而没有被故人发觉,起到了出奇制胜的效果;三是炮兵阵地选得险(近),但很奇。即大胆地把50余门火炮设置在距敌前沿300米处进行直瞄射击,准确地摧垮了敌人的工事。”


1955年秋在全军的最高军事学府——南京军事学院,战役系的将校级的学员正在学习和研究典型战例,学员有39军的师.团领导干部。在讨论116师突破三八线、强渡临津江的模范战例时,对突破口的选择问题,争论得非常热烈,摆出了各种不同意见。院长刘伯承元帅听取了讨论情况,作了精辟的分析。最后他说:“39军这个突破口选得好选得正确。应该打个满分嘛!”


后来,总参谋部和军事学院出版了《第116师高浪浦里东南地区进攻战斗总结》,作为师进攻的典型战例供院校和部队学习研究。



附录


1、双方序列


志愿军第39军


第116师


第346团


第347团


第348团


炮兵营


配属炮兵第26团


配属炮兵第45团



韩国步兵第1师


第11团


第12团


105榴弹炮营


2、116师伤亡人数


参战9840人


伤590人


亡122人


伤亡合计712人


战斗减员率7。24%


3、116师战绩统计


毙伤美军15人韩国军队793人


俘虏美军5人韩国军队236人


合计美军20人韩国军队1029人


缴获机关炮5门无后座力炮7门81毫米迫击炮8门106。7毫米化学迫击炮6门


57毫米防坦克炮6门60毫米迫击炮9门合计41门


缴获卡宾枪19支自动步枪242支轻机枪19挺重机枪9挺合计289支(挺)


缴获火箭筒13具汽车4台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