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之忠义乾坤 第二章 梁山起义 第九节 首战告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9/


开战时,我命令水军只稍做接触就后撤。阮氏三兄弟一直想不通我的命令,在他们看来,何必要步军参战,只要水军就可以将他们全部消灭。“你的水军把他们全部消灭了,那步军怎么办。”我跟他们解释道。

何涛和那个巡检带着五百个扑快,乘着百十来艘小船浩浩荡荡的驶进了梁山泊。不一会儿就碰到了阮小五带领的水军,不过这些水军在何涛眼里似乎是一些乌合之众,刚一接触就溃不成军。看到这里,何涛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他坐的船在船队中间的位置也逐渐在往前移。不一会儿,就看到了梁山。何涛对那些扑快说:“这里就是那些贼人的巢穴了,那里面一定有无数的金银财宝,赶快冲过去消灭他们,府尹大人一定重重有赏。”说着,他率先登了岸,带着这些扑快朝前行进了有将近二里路,竟然看不到一个贼人。何涛正在纳闷,忽然听见旁边的树林里面一声梆子响,从树林里飞出一阵箭雨来,给那些扑快带来了很大的伤亡。还没等那些扑快反应过来,一个手持仗八蛇矛的人,带着一队枪兵从左边的树林里冲了出来,一个手持扑刀的人,带着一队刀兵从由边的树林里冲了出来。不用说,这就是林冲和杨志所带领的枪兵和刀兵了。那些扑快哪里见过这等阵势,一百多名名训练有素的士兵再加上旁边还有为数不少的弓箭手助阵,对手只不过是不到五百名可以称做是乌合之众的扑快,这绝对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而已。不到两刻钟时间,我方就以伤亡四十余人的代价消灭对方三百余人。剩下的一百多人看势头不对,在何涛的带领之下没命似的往梁山山脚下跑。可是当他们跑到山脚下时,看到阮氏三兄弟带领的水军正在严阵以待,那些扑快看到这个阵势,当时就吓楞住了。随即有几个胆小的就投降了,榜样的力量是什么时候都是无穷的,慢慢的那些扑快都投降了。水军基本上没打什么仗,一下来阮氏三兄弟就抱怨我,没让水军改成步军参战。

“这一仗打的不错,全部消灭了来犯之敌。此战,我军共打死敌军一百二十七人,伤敌军二百零六人,俘虏敌军一百六十九人。其中包括打死一位巡检,活捉了缉捕使臣何涛。缴获扑刀四百八十五把,敌军所乘坐的大小船只公一百零三艘全部落入我军手中。”我在仗打完后的庆功会上骄傲的说道。

“应该说,这一仗我们也付出了一定的代价,伤亡四十余人,其中能治好的最多也只有二十来个人,扑快们也有二百多人的死伤。这些人一定要尽快给予救治,花多少钱都无所谓。”

“干吗要救那些扑快,由着他们自生自灭就可以了,还花钱救他们,让他们再来抓我们一次啊!”阮小七不解地问道,我看下面不少的人都有这种想法。

“那些扑快也是被官府欺骗或者是逼着来的,他们很多人也是身不由己,如果我们能对他们好一点的话,或许就会有一部分人加入我们。剩下的也会帮我们说好话,要知道,到现在为止,梁山泊在很多老百姓和官兵眼里还是贼,这时候如果有我们的俘虏替我们说好话,我想会对我们的名声有很好的提升作用。这样也会影响敌人的士气,吸引更多的人来我们梁山泊,提升我们的实力。”说道这里,我看下面多数人都在默默点头,看来我的话他们听进去了。

“对于那个缉捕使臣何涛我看就先把他好好的吓吓,然后放走算了。”

“便宜他了。”阮小七愤愤不平的说。

“现在我们面临的问题就是山寨里面根本没有一个合适的郎中,只靠下山去请郎中只是权益之计,万一有一天我们同官府打起仗来,官军封了我们的山怎么办。现在的我们必须建立一只属于我们自己的医疗队伍。不知道附近有没有合适的郎中推荐给我?”

“哥哥,前次我生了重病,乡亲们给我介绍了名医钱乙。他只用了一副药就治好了我,真是华佗再世啊!”阮小七说。

钱乙,我怎么把他给忘了呢?小时侯我爷爷是我们当地的土医生,他对钱乙可是佩服不已呀!经常给我讲一些有关于钱乙的事情。

钱乙,字仲阳,祖籍是钱塘人,他的家族与吴越时的国王,钱镠有宗属关系。宋太宗,平定江南时,钱乙的曾祖父钱赟,随着钱俶归宋,家庭随之北迁。于是就安家在郓城县。钱乙的父亲钱颢,擅长针术,嗜好饮酒,又喜欢外出远游。突然有一天他隐姓埋了名,向东行到了海上,就一去不归了。当时钱乙才只有三岁,而母亲在父亲东游海上之前,就己故去了,同父亲的双胞妹,嫁给了一位姓吕的医生,钱乙的姑母哀怜他孤弱,就把钱乙收为养子。钱乙逐渐长大了就开始读书,跟吕君学习医术。姑母将死时,就把钱乙的家庭身世情况告诉了他。钱乙号叫哭泣,请求去寻找父亲,一共往返寻找五六次,才找到父亲所在的地方。又过了几年,才去迎接他父亲归家。这时钱乙已经三十多岁了,乡亲们都很惊叹,感慨激动地为此事流下眼泪,很多人都赋诗赞颂钱乙,寻亲迎父的事。七年之后,他父亲以寿终告亡,钱乙按照礼法办理丧葬之事。钱乙事奉养父吕君,就像事奉亲父亲一样。养父吕君死了,没有子嗣,钱乙就为他安葬守孝,又为吕君惟一的女儿办理了婚嫁之事,每按照年节时,他都去凭吊吕君,伺待自己的血亲一样。

钱乙最初,以小儿病在山东闻名。宋,神宗元丰年间,皇帝的外甥女有了病,而召钱乙为她诊治,而被治愈有功,长公主上奏神宗,授予钱乙翰林医学的官职,特例赐给他红色的六品官服。第二年,神宗皇帝第九个儿子,仪国公,又得了手肺足抽筋的病。而太医院里的医生没给治愈。长公主朝见神宗时,禀报说,钱乙虽出身在民间,但他有奇异的医术,帝就宣召,让钱乙入宫。钱乙给皇子,服用了“黄土汤”之后,而获愈。神宗皇帝召见钱乙,夸奖钱乙的医术,并在众人面前给以表扬,而且又问他,用“黄土汤”为什么能治这种疾病?钱乙回答说:我采取以土去抑制水,这样木才能平复,这风很自然的就被控制住了。这种开玩笑似的回答,竟然让皇帝很满意,就提拔他担任了太医丞的官职,并又赐给紫色官服和金质鱼符佩戴。从此,皇亲国戚、贵族之家,以及下层官吏、百姓人家,都希望邀钱乙治病,钱乙也就没有一点闲暇时间。

广亲皇族王爷的儿子患病,钱乙诊视后说:“这病可以不用服药就能痊愈。”待钱乙回过头来看这小孩时,说:“这个孩子近日会有突发病,且病的让人惊恐,等到第三天的午间就没事了。”他们家的人怨恨地说:“孩子会有什么病?医生贪图财利,才会如此吓唬人。”第二天,幼儿果然癫痫病发作,十分暴急吓人,再召钱乙来给幼儿诊治,三天后真就痊愈了。有人问钱乙:“凭什么在没有发病时,你怎么就能预先得知哪?”钱乙回答:“孩子已表现出内里有火,眼神发直,是心与肝中受了病邪;中午以后,病能获愈的原因,是因为肝和心所处交替的时段,因此病势也会随之内在的流注而在更易着。”

有一天,钱乙经过曾相识过的一位老者家,听见小儿噱淘哭声,钱乙惊奇的说:“怎么会有这样的哭声?”老翁说:“是我家双胞胎的男孩。”钱乙说:“一定要小心的看护他们,只有过了一百天,孩子才能保住生命。”老翁听了这番话,并不当回事。太约过了一个多月,一对双胞胎婴儿确都死了。”

钱乙原来就有羸弱的老毛病,他经常按自己的意念来治疗。后来病情加剧,他叹息着说:“这种病就是‘周痹’啊,如果侵入内脏,就会死人的。我大概是要死了吧”。不久他又说:“我可以把病转移到手、脚上去。”于是自己制作药剂,日夜饮用。他的左手和左脚便突然间卷曲不能伸展了。他高兴地说:“可以了!”他的亲朋好友到东山去采到了比斗还大的茯苓,他就按医方上的方法服用,直到把它吃完。这样他虽然半边手足偏废不能用,但却骨节坚强和健康人一样。后来他以有病为理由,辞官回家,再也没有出过门。

钱乙处方用药时并不拘泥于某一师某一门。他什么书都读,对于古人的医疗方法也不拘泥、固执。他治病就象带兵打仗一样,经常安全地越过险要地带、故意暂时放纵敌人然后一举全歼,但结果又与医理吻合。他特别精通《本草》等书,分辩其中正误和遗缺的地方。有人找到奇怪罕见的药物,拿去问他,他总能说出该药生长的过程、形貌特点、名称和形状方面与其它药的区别。把它说的拿回去与书对照,都能吻合。晚年,他的瘫痪症状有所加剧,他知道自己治不好了,便把亲戚们找来告别。他换好了衣服等待着死亡的来临,就这样去世了。他活了八十二岁。可能是因为历史记载中钱乙的病人大多数都是儿童的原因,有不少人都认为钱乙是“儿科之圣”,“幼科之鼻祖”。可是在我看来钱乙基本上都是以内科为主治愈病人的,所以我认为钱乙应该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内科专家。

这样一位大才,竟然就在我的不远处,而且按照历史的记载,他已经辞官回家,就居住在附近的郓城县。这样的大才我当然要亲自去请。

又有大才加入我们梁山泊了,点击和收藏还不是有很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