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天津有望成为中国资本市场第三极

“随着国家对天津金融政策的倾斜,天津将有望成为中国资本市场上的第三极,和上海、深圳共同构建国家完整的金融市场体系。”4月10日,中国城市经济学会秘书长刘维新在接受本报专访时,向记者描绘了一幅未来中国金融市场发展的“三极版图”。


刘维新认为,上海将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在未来辐射整个亚洲,深圳作为南方金融中心和香港联动,而天津将作为新兴的区域金融中心辐射华北以及东北亚。


4月11日,本报从深圳获悉,从今年开始,深圳将大幅度提高“金融创新奖”的奖金额度。据深圳市金融办主任李林透露,3年来,为鼓励在深圳的金融机构加速创新,并吸引更多的金融机构到深圳落户,“金融创新奖”已经为在深圳的大批金融机构累计发放了2000多万的奖金。


与天津和深圳不同的是,上海已经形成了难以替代的金融市场体系。上海市浦东新区金融办主任助理曹昱对记者表示,上海打造国际金融中心的下一步规划,是将浦东陆家嘴金融城向东扩展,积极营造金融文化氛围,通过加强一般市民对金融业的认知,发展与释放金融中心的“软实力”。


京津联动 北方将现金融中心


“近水楼台先得月!”对于天津最终申请获得OTC市场,刘维新如此评价。


就在今年1月16日,滨海新区特别出台了《天津滨海新区招商引资基金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准备借助财政税收优惠政策来吸引更多的金融机构落子。


记者从《办法》中发现,天津将利用中央财政专项补助、市财政拨款、滨海委筹集的资金以及其他资金对新迁入滨海新区的金融企业给予资助。整个《办法》囊括了对落户的金融机构从住房、汽车、办公用房等各个方面进行资助。


“我们的目标是能够和深圳、上海共同构建起多层次的资本市场体系。”天津市金融服务办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尽管OTC市场最终建立至少还需要一到两年的时间,但是OTC市场能够使天津有望和上海、深圳同样建立起一个资本交易市场。


记者了解到,截至目前,滨海新区已经吸引了包括工商银行金融租赁公司、摩托罗拉财务公司、渣打银行服务外包中心等一批金融总部机构落户滨海新区,“中、农、工、建”四大国有银行也都已经将总行的综合经营业务部设在了滨海新区,进行“综合经营”的业务试点。


此前,滨海创业风险投资引导基金和国内第一只产业投资基金“渤海产业投资基金”相继成立,红杉资本等一批私募基金也在天津安家,而天津市地方金融控股公司——泰达国际金融控股集团正在筹建之中。对此,业内人士分析,天津未来很可能会成为一个以创业基金和公私募基金为主的基金市场。


提升软环境 上海仍有优势


上海社科院金融中心主任杨建文认为,尽管当初在争夺OTC市场的过程中,上海“败下阵来”,但是比起天津,上海拥有无可比拟的优势。


据杨建文分析,在十多年的发展过程中,上海已经积聚了大量金融机构和完整的金融体系,充分表现出利用和配置全球资源的能力。


在杨建文看来,上海的金融发展优势主要体现为三个方面:第一为区位优势,上海所处的长江流域是人口密度、经济活动密度和城市密度最高的地区,上海作为金融中心的聚集和扩展作用更易得到发挥;第二个优势则来自上海与国际的联系,其人流、物流、资金流乃至信息流、管理流为上海的发展提供了基础性条件;第三是上海已经形成了难以替代的金融市场体系,金融机构相当程度上是跟着市场走的,上海已经集聚了众多的金融机构,这一点天津和深圳在短期内都很难复制。


4月11日,记者从浦东新区金融服务办了解到,陆家嘴正在逐步考虑金融贸易区东扩计划。在东扩后,浦东陆家嘴还将有200万平方米可提供给新设立的金融机构。据曹昱介绍,截至今年一季度,浦东已经共有金融机构500余家,这与到2010年陆家嘴要容纳600家以上金融机构入驻的目标相差不远,现在陆家嘴金融贸易区内的办公楼出租率已近满。


曹昱还透露,上海正在制定和实施新的金融发展战略,包括研究并推动金融创新试点,以及与其他国际金融中心合作和交流等。他认为,要打造国际金融中心,除了引进金融机构、发展金融产品和建设合适的基础设施外,还得营造金融文化氛围。


借创业板 深圳获助力


自从内地和香港签订了CEPA条款之后,一大批香港金融机构都把内地总部设在了深圳。记者在日前获悉,生命人寿已经把总部注册地从上海迁往深圳,且总部的一些功能中心也将移往深圳。尽管该公司相关负责人对记者称,只是一般性地将法定注册地迁往深圳,因为能够获得当地的财政支持,但业内人士分析,随着深圳创业板即将推出,一些金融包括非金融的机构将更加青睐深圳,因为可以借创业板在深圳上市。


深圳金融业最大的特点无疑是创新。27年来,深圳金融业勇当中国金融体制改革开放中的第一个“吃螃蟹者”,在银行、证券、保险等金融领域中创造了中国金融史上的一百多项“第一”,使深圳金融迅速发展壮大,成为我国区域性金融中心。在介绍深圳金融发展思路的时候,深圳金融办主任李林如表示,随着香港和内地的经贸关系更加紧密,深圳作为区域金融中心的优势也会更加明显,且创业板的推出,会为深圳金融业创新提供更加肥沃的土壤。


刘维新表示,在目前中国资本市场快速发展的过程中,上海、深圳已经明显地成为了中国金融体系中的两极,天津起步晚但速度快,将会成为第三极。在未来,中国将可能出现第四极甚至第五极,如重庆和成都当前正争夺西部金融中心,武汉极力想成为中部金融中心,届时中国的金融市场体系将会更加完善。当然,这一过程可能将长达数十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