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霆案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争议,争论不休,但是他的背后反映我们社会的问题是社会矛盾的体现,即银行的服务差与人民的矛盾、法律的牵强运用与人民思想道德的矛盾。

首先,银行的服务差与人民的矛盾,是早都存在,但是银行的服务改善与人民的实际需要相差太大,许霆案体现的很明显。银行存在明显的错误,但是却是通过强权部门(公安)当作刑事案件来处理,在后面的追款过程中态度很差,动不动就让别人回来自首。很多人都说许霆有罪为什么银行没有罪?甚至有人说只许州官放火不许人民点灯,银行连道歉都没有,人民不服,这就是人民对银行的不满。

但是在人们的争论与判决书中,都没有提到银行的过错在那个地方,只说许霆是用银行卡用自己的密码取款,那么长时间银行都没有发现,是银行的过失造成的,没有把银行错误的证据找出来,许霆取171次款,都说成是取款机故障,取款机故障是会发生的,与银行没关系,许霆用的这部取款机的故障是机器造成的,还是人为造成的?这要有个结论,才能给许霆案下结论。

许霆用的这部取款机是人为造成的,这种错误是完全可以避免的,不具有偶然性,程序错了,机器没有错,就是取一万次都是取1000元扣一元钱,程序就是指令(1000元等于1元),无论任何人用银行卡和卡的密码都可以取到1000元扣一元钱结果,这样的程序放在那台取款机上都是一样的结果,是银行与供应商不应该犯的极低级错误。这是有证据可以证明的,银行与供应商都证明是程序升级造成的,这说明是程序或在安装过程有问题,不是机器故障,程序错了还进行升级安装,程序的错误是可以检查出来的,银行与供应商都可以检查到的,而银行与供应商都没有做检查,而是在星期五无人监管下进行程序升级。完全证明:一、银行没有对供应商的产品的质量进行检查,完全依赖供应商的品质,错了供应商赔钱,再者可以通过公安追回,银行对钱没有安全意识。二、银行没有监管机制造成的,银行把升级时间放在星期五下班时间(银行完全有能力把程序升级放在星期一二,进行监管的)。这两点银行是完全要做的,银行没有做,银行在犯罪,银行的这种工作方法能不丢钱吗?这样丢了钱还能怪别人吗?银行的这种工作态度,人民满意吗?有多少人在骂银行。出现许霆案是不可避免的事,如果银行还是这样做事,还会有下一个许霆。如果说是犯罪,银行主观上在犯罪,银行就是主犯,许霆只能是从犯。

银行的钱是人民的钱,银行丢钱是人民的损失,看许霆案中的银行就知道,钱还是人民的钱吗?但是人民在出高价钱请到的什么样的人在保管人民的钱。银行等于把钱放到大街上,只要人家签字,就可以拿钱,然后就说人家是盗窃金融罪没有什么区别。许霆案的争论也就是人民与银行的服务差的矛盾体现。

有人说银行犯错与许霆没有关系,就如一个美女穿得很暴漏,引起了强奸的欲望,就把这个美女强奸了,辩论称美女犯错在先,要求法院轻判,这是狡辩,错误的辩论,是违反人们道德底线的。这两个案例不能当作比喻,有着本质的区别。许霆用的银行卡与密码是合法的,无论是从主观上还是从客观上,没有证据证明当时许霆在取款时就是以占有为目的的,只能说是有嫌疑。

其二,法律的牵强运用与人民思想道德的矛盾。许霆案的判决结果争论是思想道德与法律的矛盾。没有几个人会认为用自己的银行卡与密码取钱,会犯盗窃金融罪(这可是重罪),这与人们的道德标准不同(法律是建立在社会的道德标准之上的)。

法院的判决根据有断章取意,许霆取171次取款有“银行应该不知道”、“机器知道,人不知道”的主观判断的嫌疑,不能证明当时许霆就是这种主观判断的有力证据,这些话是郭安山后来到了说的,不能加到许霆的头上,法院讲的就是证据,所以这也是后来许霆又提出要上诉的原因。许霆用自己的银行卡与密码进入取款机程序,取款机能完全识别银行卡,这才是有力的证据证明许霆知道银行是知道许霆取了171次款,不是主观上的判断,是公开的。况且许霆在时间上,第二还在上班,星期天还在,许霆还在等银行的工作人员过来找他的陈述,不能说明许霆有“银行不知道”主观上的判断。构不成盗窃的条件秘密,形不成客观上实施了秘密窃取的行为。也就不是盗窃,这是法院牵强的运用法律,人们不服,触到了人们的道德底线。

许霆取钱是两个人,这说明在金钱面前,完全靠道德来约束是不行的,但是许霆没有做别的坏事,我们最多指责他侵占了不属于自己的钱,不至于触犯法律,法院判不了盗窃。最多属于民事上的非法占有来判罪。许霆上诉为什么有网友说是刁民呢,法院是讲法讲证据的。

在前一段时间惠州有一工厂银行代发工资,由于银行工作人员的失误,银行多发了一个月的工资,这个工厂的员工就把多出的一个月的工资取了,有的取完钱后就回家了,从主观上员工也知道是银行多发了,具有故意非法占有银行资金,形成客观上实施了秘密窃取的行为,为什么不以盗窃金融罪把这么多员工抓起来,而是银行人员去这家工厂向员工要回多发的工钱,如果已经花完了没有钱的员工,就从该员工下个月的工资里扣除。同样的案子,为什么要以盗窃金融罪判许霆刑事,银行有错,法院不公。从这个案件没有人进行讨论,这主要是双方都没有触犯到道德的底线,更不能用法律来解决。

另外一个在上海发生的同样的案例:银行工作人员误将53张千元面值的港币,当作百元支付给客户,在事后多次沟通中,因银行个别工作人员出言不逊,客户感觉不快拒绝退还多领到的港币,法院判决,认定造成客户多领现金的责任在银行,客户只需返还多得的港币,而无须支付利息。如果按照许霆案的解释,这位客户也是盗窃金融罪,千元当百元,这位客户主观上肯定知道,具有故意非法占有银行资金,形成客观上实施了秘密窃取的行为。而上海的法院的判决相反,不判罪,反而说责任在银行,只是返还多得的港币。许霆案真是我们社会的悲哀。

这两个案例说明银行可能重复出现这样的错误,而法院并没有动用法律,更没有用重刑来威吓人们。同样都是银行犯错,且许霆案只有在银行程序出错时才会出现,程序出错可以人为的预防,在全国是首例,用重刑来判,不能对犯罪分子起到威吓作用(因为很难出现第二个许霆案,除非银行还这样做),法院用重刑有不拖。

许霆案不单是一个案件,反映社会的矛盾:银行的服务差与人民的矛盾、法律的牵强运用与人民思想道德的矛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