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路 第二卷叱咤军旅 第二十七章会餐火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99.html


“真的假的,整的跟真事是的,我就不信你那牌还能有我的兴。”

听王权说如此大话,李昆撇撇嘴,不过心中也打起了鼓。

“嘿嘿,别光说,咱们看实际行动。发牌,发牌。”

王权这边嚷着让张松发牌,一边手伸到桌下捅捅这边又捅捅那边,钱江和刘波马上会意,也捅捅旁边的人,除了李昆一个人蒙在鼓里,其他七个人纷纷在桌底下做起了小动作,把好牌全集中到了王权手中,每个人都是十分二十分的下,到了李昆那打不是,不打还不是,几轮过去,四个大王下去了三个,可是下一个被王权灭一个,李昆也没想想为什么王权手里有那么多妖,那么多的牌,最后连老老妖都被王权给灭了,李昆才发现不对劲,猛然站起来叫道:

“不对劲,王权,就你出牌,你哪来那么多牌,你玩赖。”

“哈哈哈哈”

李昆不叫还好,这一叫七个人全憋不住了,立时笑得前仰后合,张松更是一屁股没坐住,掉到了地上,笑得都喘不上气了,王权才道:

“你这个傻子,你才发现啊,他们六个人的牌都给我了。哈哈。”

“你们也太熊人了,七打一还带这么玩的。”

“费话,你牌抓那么好,不玩赖俺们七个人不全得输你一个人啊,那多没面子。”

“真欺负人,不玩了。”

李昆很生气把牌全仍到桌上了,看李昆急得脖粗脸红的,众人都笑成了一团。

“嘟嘟嘟……准备开饭。”

众人打闹得正热闹,连值班员吹响了哨。王权赶紧命令全班:

“快,物品到位,走廊集合。”

三两下,众人齐动手,三十秒物品摆放到位,各个班级都已经在走廊站好等待集合。

“嘟嘟嘟……集合”

连值班员郭秋成吹完哨,嘴里喊道,第一个跑出连队大门,在指挥员位置站定。

紧随郭秋成,王权声音洪亮的下口令道:

“一班,跑步走,一、二、三、四。”

后面一班七个人随着王权的口令迅速双臂端起,每个数字踩在左脚,等王权领完番号,众人也齐喊道:“一、二、三、四。”跟着跑出连队大门。

一班动,后面各班紧随而动,沉寂的特侦连门前又热闹起来,今天全连会餐,好几个月没打牙祭了,所有人都很兴奋。九个班级都是比着喊、较着劲喊,番号声震得连队门前的大地都跟着直抖动。

“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立正。向右转,齐步走。”

郭伙成面向全连整队,指挥全连向饭堂开进,走出十几步,调整完步伐,郭秋成起头唱起爱国奉献歌:

“头顶边关月,情系天下安,当兵走四方,时刻听召唤,爱心献给那千万家,真情捧在百姓前,捧在百姓前,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祖国的利益重如山,为民甘洒血和汗,血和汗,军人的价值在哪里,无怨无悔,无怨无悔做奉献,来来来来来来来,做呀做奉献,头顶边关月,情系天下安,当兵走四方,时刻听召唤,炮火硝烟中逞英豪,抢险救灾挑重担,挑呀挑重担。”

“右转弯走,踏步,立定,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立正。”

郭伙成站在队列前整队完毕,转向连长白涛报告道:“连长同志,全饭开饭前集合完毕,请指示。”

“稍息。”

“是,稍息。”

下达完命令,郭秋成跑进队列自行稍息,白涛齐步走到队列前,清了清嗓子道:

“同志们,有话咱们喝酒时再说,现在,放炮、点鞭,左一路,进。”

“砰、啪、砰……”

“第一路跑步走,第二路跑步走……”

饭前一支歌也免了,全连直接开进饭堂,郭秋成最后一个进饭堂,前脚刚迈进来嘴里就下口令道:

“坐,开饭。”

开饭的口令刚下达,王权就站了起来,手指扣住瓶盖“砰”启开了啤酒,对着全班说道:

“来,把酒都启开,端起来,咱们是一班,得起一个带头作用。”

响应王权的号召,一班全体都站了起来,启开了啤酒,众人都举起酒瓶子辟里啪啦一阵碰撞,王权喊道:

“先喊一嗓子,一、二”

“喝”

随着王权一二的口令发出后,八个人猛吼一声“喝”,这个喝字一直伸得老长,让人听得都有点喘不上气,有憋的慌的感觉,长声喊完,八个人都仰起脖咕咚咕咚豪爽的喝了个痛快。

“来,吃菜吃菜,今天大伙都放开了喝放开了吃。”

喝完酒,李昆坐下来抢先招呼全班人,好像他是主人其他人都是客人一样,张松接住李昆的话茬:“哈,李班长,我们还用你让啊,来,大腿给你,先把嘴塞上。”

说着张松从盘子里撕下一块大腿肉递给李昆,李昆也不客气接过来就咬了一大口,嘴里大嚼着含糊的说着:

“你早点给我,我是不就不多费话了。”

一班这边吃得热闹,其他班级也没闲着,接着一班的吼声,一声接一声,饭堂里吼声一片,都是没喝酒没吃菜之前先吼两嗓子,当兵就这样,不管什么事都要争上一争,连会餐也不放过,你班声音高,我班声音比你班声音还要高,比的就是这份士气比的就是这份豪情。

“一二,喝”

二班猛然又来了一嗓子,喊完郭秋成还示威性的看看王权,王权噌从桌子上站了起来,抓起酒瓶子猛的在桌上一墩,冲着自己班的兄弟喊道:

“一班的,再来一嗓子,压过他二班。”

听到王权的话,众人齐站了起来,抓紧酒瓶子叫道:“好”

王权:“一二”

众人:“喝”

一班喝字刚喊到一半,郭秋成也站了起来,二班人也跟着站了起来,郭秋成带头喊了嗓子:

“二班的,压过一班的,一二”

众人:“喝”

看二班还来劲了,一班兄弟更不服了,喝字刚收尾,张松又叫道:

“一班的,再来,压倒他们,一二”

众人:“喝”

“哈哈哈,怎么着,一排的窝里返呢,来,咱三排的集体来一嗓子,压倒他们一班、二班。”

看见王权和郭秋成带着本班人饭还没吃就先竟争上了,付通也来劲了,叫了一嗓子带着三排也跟着掺合进来,举起酒瓶子,付通喊道:

“一二”

三排众人:“喝”

到底是人多力量大,三排三个班的集体声音硬是把一班、二班的吼声压了下去,看到本排被三排打压,三班长段征不干了,也站起来叫道:

“哎呀,欺负我们一排没人是吧,三班也上,一排的都有了,一二”

一排众人:“喝”

一排的喝声还没收尾,付通冲着三排全体战士扯着嗓子喊道:“三排的别给自己丢脸,再来一嗓子,压倒他们,一二”

三排:“喝喝喝”

连喊三声,一声高过一声,又把一排的吼声压了下去,不等三排收声,王权转过身子站到空地上,酒瓶子使劲在桌上一墩,喊道:

“一排的,一二”

一排众人:“喝”

喝字出口,所有一排的战士都面向三排,高高举起酒瓶,气势踱人,声势振天,不待三排再有所举动,王权站在饭堂正中间还要继续来点节目,这时连值日员气喘嘘跑上楼来,直奔连长而去,口中大叫:

“连,连长,不,不好了,家属院着火了,团里让马上去救火。”

可能是着急,再加上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说话都接不上流了。

情况紧急,来不及整队了,白涛当机立断,猛然站了起来命令道:

“回连队取工具,一分钟后连队门前集合,动作都快点。”

连长的命令刚下完,挨在门边的一班率下冲下楼去,“辟哩啪啦”一阵急促的下楼梯声后,十秒钟饭堂里已空无一人。

四十五秒钟,战士们肩扛铁锹、扫帚、梯子、手拿水桶、脸盆等救火工具在连队门前集合完毕,郭秋成迅速整队:

“向右看齐,向前看,报数”

“1、2、3、4、5、6、7、8……25,满伍。”

“连长同志,全连救火前集合完毕,实到75人,请指示。”

白涛也不多言,给郭秋成回完礼后,站在排头位置面向全连官兵说道:

“同志们,救火我只强调一点,一定要注意安全。出发。”

“向右转,跑步走。”

待连长讲完话,郭秋成指挥全连全速奔向家属院。

部队家属院是一片平房区,由老营房改建,与团大院仅相隔一条马路,有数百住户,整体分为八大块,每块都是房与房连接一体的泥土建筑,基本上每个大长房子里都要分出数十户,住的都是部队营以下干部或士官家属,因为年头已久,各项设施也不完善,在这里住的又都是部队生活困难的军官或士官家属,大伙都是得过且过,能对付就对付,家属院失火已经是常事,不过以前都是发现得及时,在火势还没有蔓延开就被扑灭了,也没有给谁造成经济损失,谁也没往心里去。但这次不同了,失火的这家没有人,待发现时,大火已经上了房顶,因为房与房是连接的,又多是木头材料,等邻居们报完警,大火已经连到第四家了。

家属院的火势窜出十几米高,冒出的浓烟更是直达上百米高空,站在团院里,很清楚的就能看见家属院的火势,情势非常严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