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以纯”服装店遇难少女家属的哭诉



3月21日,位于拉萨市北京中路的“以纯”服装店门口,自发地来了很多各族群众。他们在废墟上摆放鲜花,点着蜡烛,默默地祈祷,祈祷在这里被夺去生命的5位花季女子的灵魂能够安息。3月14日,不法分子放火焚烧了“以纯”服装店,次仁卓嘎、杨东梅、陈佳、何欣欣和刘燕等5名服务员未能从火海逃生。新华社记者 普布扎西 摄



清明节,拉萨飘着零星的雪花。在拉萨“3·14”事件中遇害的“以纯”服装店的5名花季少女在拉萨西山殡仪馆火化,5名家属按照各自家乡的习俗送女儿上路。


花圈簇拥着少女的遗体,哀乐声起,家属们揪心哭泣。死者刘燕的婆婆拐杖点地的咚咚声,仿佛敲在每个人的心坎上,让前来悼念的人无不掩面而泣。


在3月14日拉萨发生的打砸抢烧严重暴力事件中,18名无辜民众遇害,这其中也包括了5名平均年龄20岁的藏、汉族少女。暴徒放火焚烧了位于北京中路上的“以纯”服装店,店内5名服务员杨冬梅、陈佳、何欣欣、刘燕和次仁卓嘎未能从火海逃生。


21岁的藏族女孩次仁卓嘎来自日喀则地区谢通门县。她的哥哥旦木真带着姨妈专程从老家赶来。旦木真说,患有心脏病的姨妈去现场看妹妹的遗体,当场昏了过去。父母知道女儿遇难后痛苦得病倒了。


旦木真说,次仁卓嘎是家里最乖的孩子,又聪明又漂亮。家里13口人,负担重,条件并不好,次仁卓嘎把每月1000多元的工资大部分寄给家里。次仁卓嘎到拉萨打工6年中只回过家一次,父母已经很久没见过她,此后永远也见不到了。


“次仁卓嘎是个善良的孩子,我们也都本分地生活,那些人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啊?”旦木真动情地说。


“我憎恨这些连人性都没有的暴徒,现在非常难过和痛心。”旦木真听说焚烧服装店的暴徒已经被抓获,激动地说:“一定要严惩这些凶手,让我的妹妹安息!”


何欣欣的父亲何红立得知女儿遇难后,23日从河南灵宝市农村来到了拉萨。何红立说,因为家庭贫困,何欣欣在大学二年级的时候就辍学来到拉萨打工,每月她往家里寄回的500元钱是家里主要的现金收入来源。这么懂事的女儿现在不在了,全家人都陷入悲痛之中。


“女儿啊!你才19岁啊……”泣不成声的何红立抱着女儿的遗照,久久不肯松开,用脸颊温暖着女儿冰冷的照片。


何晓欢是何欣欣的堂哥,也是她在拉萨唯一的亲人。“太惨了,去辨认遗体时,我根本不敢相信那就是我可爱漂亮的妹妹!”


“以纯”服装店老板唐青宴目睹了5个女孩被烧死的惨状。唐青宴说,阁楼里的景象让他号啕大哭。5个女孩散坐在小床边,有的坐着,有的躺着,她们的脸都被烤黑了。


唐青宴的表妹杨冬梅也在店里丧生,他哭泣着喊:“听说放火的是3个年轻的女孩子,她们怎么忍心向跟自己年龄相仿的5个女孩子下毒手!”


杨冬梅的母亲曾联芬将一根白布条绑在杨冬梅遗体的额头上,按照老家的习俗,这根白布条是为了感谢杨冬梅生前尽到的孝心。“她是个孝子。”在22岁的弟弟杨勇的印象里,姐姐杨冬梅扮演了部分母亲的角色,他已经习惯听到姐姐善意的唠叨。“这些暴徒的心就这么狠吗?她们难道不是父母养的吗?不知道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绝望吗?”


“可怜的刘燕是我的儿媳妇,他们结婚还不足6个月……”刘燕婆婆一阵抽泣。刘燕的丈夫是位现役军人,由于工作的特殊性,不能到现场送妻子最后一程!“儿子在电话里泣不成声,说不能见妻子最后一面。”泪水在老人满是皱纹的脸上流淌。


18岁的遇难女孩陈佳则通过短信与父亲陈军最后告别。14日15时42分,陈佳给父亲发去短信:“爸,我店子这边杀人好凶,我们在店铺里不敢出去,不要担心我,你叫妈妈和姐姐注意不要出去。”10多分钟后,服装店被暴徒纵火焚烧,18岁的陈佳结束了自己的花季年华。


“佳佳平时就特别懂事、孝顺,工资都会交到我们手中,来贴补这个本不太富裕的家。她弟弟在小时候因患眼疾一只眼睛落下残疾,她生前经常说的就是一定要把弟弟的眼睛治好……”说到这里,陈军的眼泪一下子涌出来。


陈军说:“这些被烧死的女孩子都是普通人家的心肝宝贝,为了养活一家人当服务员,那些暴徒就这样把一家家的希望毁灭,天地难容啊!”


看到女儿的照片,陈军又一次流下了热泪,他一遍又一遍地念着“佳佳走好,佳佳走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