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9/


马晓林看看了手表,离天亮还有一两个小时,于是用请示的口气问:“是不是等天亮后再通知大家,现在他们还都在睡觉。”

“都什么时候了还睡觉,越南人都骑到我们脖子上,马上就通知他们......”张忆鲁愤怒地说。

说着话俩人已经来到病房楼前的停车场,两个保镖见张忆鲁过来,立即打开车门。

“好,我马上安排人通知他们。”马晓林说到这里忽然有补充了一句,“会长,这里还需要人,等医院里的事情到安排好后我再回帮里去。”

“好吧。”张忆鲁说完就上了奔驰S600防弹车,保镖则上了另外一辆越野车,随后两辆车一溜烟消失在夜色里。

望着远去的车,马晓林的嘴角露出了凶狠的冷笑,他恶狠狠地说:“一不做二不休,老子让你们彻底完蛋。”

马晓林立即兴奋起来,一切都在按照他的计划顺利进行中,他仿佛已经看到会长的宝座在向自己招手,他很快就要象父辈一样成为唐人街的土皇帝,唐人街上的华人都臣伏在他的淫威之下,所有的商铺都要向他交纳保护费......

马晓林转身把一个亲信叫过来,趴在他的耳边低声耳语了几句,随后自己走到一旁的车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他要在安静的环境里给阮兴国打电话。马晓林稳定了一下激动的情绪,然后拨通了阮兴国的手机。

“喂,是我,听出来了没有?”马晓林压低声音说。

“听出来了,什么事?”

“机会来了,两个小时后,张忆鲁召集大帮会里的元老在他家的书房里开会,商量跟你们算帐的事情。你马上带人赶过去,把他们一起收拾了。”

“在那里动手会不会惊动周围的居民和警察?”阮兴国不放心地问。

“我把别墅外围都换成我的人,里面只有几个保镖,你们突然冲进去打他们个措手不及,你一定记住,只能先把保镖们干掉,张忆鲁和那几个元老要留着,把他们弄到那艘船上去,严密关押起来。”

“为什么?一起干掉多省事,省得日后麻烦。”阮兴国不解地问。

“你怎么不动一下脑子,如果把会长和几个元老一起干掉,大帮会的人还不都疯狂地开始报复你们,就是逃到天边也会有人追杀你们。把他们几个秘密扣押起来,大帮会的人就会有所顾及而不敢轻举妄动,然后等我掌握了大权后把大帮会里他们这些人的亲信都控制起来,再收拾这几个老家伙也不迟。”

“明白了。”阮兴国从心里佩服马晓林的老谋深算,真是太阴险了。

马晓林把事情安排妥当后,重新又回到病房楼里,他要在这里等待事情的结果,要让大帮会的人知道他不在现场。马晓林把一切都计划的天衣无缝。

......

张忆鲁回到家里,他径直来到书房等着元老们的到来。张忆鲁内心的怒火被一连串发生的事情点燃了,他要象当年一样,带领大帮会里的兄弟们跟这些可恶的越南人大打一场,狠狠的教训一下凶悍野蛮的家伙们,越南新帮里的年轻人还没有尝到中国人的厉害,如果不收拾他们一下,这些无知的家伙会越来越猖狂。

很快大帮会里的几个元老就聚集在张忆鲁的书房里,张忆鲁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件向大家详细的说明了,最后说:“自从被我们赶出唐人街后,这些越南帮就不甘心,一直想回来控制华人区,现在新帮里的这些家伙已经开始动手了,我们必须狠狠地教训一下他们,阻止他们的狂妄行为。”

这几个元老不但在这里参加过对越南新帮的战斗,而且都参加过七九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虽然都已经五六十岁,但是劲头一点不减当年,听说要对付越南新帮,马上慷慨激昂纷纷表示支持。

“这帮小兔崽子早就应该教训他们了。”

“不错,都是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这两年他们不断的挑衅我们,是该收拾他们一下了。”

就在几个人商量如何采取行动的时候,楼下客厅里突然传来几声轻微的噗噗声,一般人也许对这种声音没有反应,但是张忆鲁是经历过实战的人,感觉特别机敏,马上就听出是安装了消音器的枪声,张忆鲁刚要起身去察看。忽然从背后传开猛烈的破门声,通向外边阳台的门被撞开,三个手持突击步枪的年轻人冲了进来。

一个人用枪抵在张忆鲁的后背上,另外两个人把枪口对准了坐在两边的几个元老。

张忆鲁奇怪别墅外的警卫怎么没有发出报警,让这些人轻易地攀登上了阳台,他瞥了一眼旁边的一个家伙,从他的象貌和服装就知道是越南人。

张忆鲁镇定了一下情绪,冷静地问:“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还没等旁边的人回答,书房的门被推开了,阮兴国从外边走了进来,他手里端着一把带消音筒的自动手枪,冷笑着说:“我叫阮兴国,想必你们几位都听说过吧?”

阮兴国说话的同时,又有几个人持枪冲进书房,成扇形把张忆鲁他们包围在中间。

“你想要干什么?你别忘了这是在我的家里......”张忆鲁镇定自若地说。

“哈哈......我希望你们放明白,只要我点一下头,你们几个就会立即从这个世界消失,所以请你们配合,否则可别怪我不客气。现在我想请你们去一个地方作客。”阮兴国说完晃了一下头,示意手下把他们捆绑起来。

跟随阮兴国进来的几个人拿出早准备好的绳索,把张忆鲁和四个帮内元老捆了个结实。

张忆鲁知道目前的情景反抗是徒劳无益的,这些残暴的越南人说的出来就干的出来。几个人都被枪指着脑袋,稍有不慎就会横尸在地,张忆鲁用眼神示意大家都不要动,任凭匪徒们把他们捆了起来。

张忆鲁虽然没有反抗,心里却在想这些越南人的消息怎么会这么准确,自己刚与元老们开会他们就到了,时间掌握的恰到好处。还有楼下的保镖怎么都被干掉了。

阮兴国见把五个人都绑好了,心里非常高兴,想不到事情进行的如此顺利,朝手下挥了挥手,“把他们都带走。”

等手下把张忆鲁他们押出去后,阮兴国又对另外两个人说:“你们马上搜寻一下,看看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都给我捎带上,动作要快,五分钟必须离开这里。”

张忆鲁被推下楼梯,来到客厅后,发现自己的几个保镖就被击毙在沙发上,身上的枪都还没有来得及掏出来,看来他们是被突然闯进来的人打死的。张忆鲁奇怪他们怎么会没有听到一点动静?他又看了一眼门口,客厅的门完好无损,不象是破门而入......

就在这时,张忆鲁的夫人王姬听到动静从卧室里出来,刚来到客厅,忽然发现张忆鲁被人捆绑起来要押走,她大叫了一声,不顾一切地想冲过来解救张忆鲁,被旁边的一个家伙用枪柄猛然击打在头部,一下扑到在地上昏迷过去。

张忆鲁见状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抬腿猛的一脚把身边的一个越南人踢了出去,大喊了一声,“妈的,老子跟你拼了……”

张忆鲁刚要冲向击打王姬的那个家伙,冷不防被后面的人用枪柄敲打在头上,猛然卧倒在地上昏迷过去。紧接着上来两个人把他拖出了小楼。

几个越南人把张忆鲁他们塞进一辆箱式货车里,随后发动起车来扬长而去......

等到马晓林带人赶来时,张忆鲁他们已经没有踪影,家里被翻箱倒柜洗劫一空。王姬刚刚清醒过来,女佣把她搀扶到客厅里的沙发上。

马晓林装作大吃一惊的样子,焦急地问女佣,“怎么会这样?是什么人干得?会长他们去哪里了?”

此时王姬到变得异常冷静,她问马晓林,“你去什么地方了?”

“我带人去把阿侖营救出来,然后就把他送进了医院,会长去看过他后就回来了,我因为要在医院里办手续,所以没有跟会长回来......”

“都是那些越南人干的,他们绑架了忆鲁和其他人。”王姬愤怒地说。

“夫人先不要着急,我一定会带兄弟们把会长他们救出来。”马晓林说完,马上对跟随身后的几个亲信说:“立即召集帮内的兄弟开会,我们要研究营救会长的事情。”

马晓林又回头问王姬,“夫人,您要不要一起参加?”

“我就不参加了,晓林,帮会里的事情就暂时都交给你处理了,一定想办法把忆鲁他们救出来。”

“是夫人,请您放心我就是拼上这条命也要把会长救出来。”马晓林心里一阵狂喜,如同得到了圣旨,有王姬的这句话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在大帮会内调度指挥了。现在他终于如愿以偿地掌握了大权,接下来他就要排除异己控制大帮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