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无可忍的辩论:我教训了两个狂妄自大的西方记者(转贴)


此贴为转贴。

在我的MSN上,有一个分组是“同行”,都是8年新闻生涯里结识的媒体记者,其中有十多个是外国同行,他们分别供职于欧美、日本、韩国等外国媒体——这些人里,有的曾在中国留过学,有的曾经是驻华记者,有的只是来过北京,还有的根本就没到过中国。



本来我和这些外国同行相处得一直不错,几次采访合作也非常愉快,尽管跟他们有这样那样的不同,但是我一度认为,职业的共同追求有时能跨越文化的差异,不过最近我发现,这样的想法真的很傻很天真——



西藏事件之后,特别是奥运圣火境外传递接连被扰之后,我每天都会接到几个外国同行发来的链接,点开一看,都是外国电视台有关这些事情的报道,而几乎每个节目都在一边倒地抨击中国。起先我还看看,后来就没什么兴趣了,因为全是一个腔调,不分青红皂白。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法国电视台最近的一次节目——因为中央电视台关于奥运火炬在巴黎传递时的报道,并没有播出埃菲尔铁塔附近火炬传递队伍5秒钟就受到一次冲击的混乱场面,而是采用了巴黎风光的画面,甚至提到什么“中法友好”,结果这节目被法国电视台拿过去开涮,冷嘲热讽说中国“通过剪切画面控制言论自由”。央视那期节目的确做得不大聪明,不过法国电视台随后在采访一个中方人员时,在对方刚刚开始为中国说话时,立即就将画面切换走了……



然后就有外国同行在MSN上要跟我谈论西藏问题,开始我一直不做回应,因为觉得跟一群四六不靠的人说这事情,简直是无趣又无聊。但是昨天我终于忍不住了,因为不知道是谁把我拉进了MSN上的一个临时对话群,里面7、8个人都是外国同行,我进去的时候他们正“热火朝天”地用英文谈论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呢。论调还是那个论调,内容还是那些内容,了无新意。



开始我一直没说话,不过这帮自命不凡的外国鬼子故意挑事,一个法国记者嘲讽了半天中国后,对我说:“你难道没有什么想说的,CHINESE SPOKESMAN(我是群里唯一的中国人,故他们拿这个称呼来揶揄我)?”



好吧,既然你们要听,那说说也无妨。



我问:“你们为什么这么关心西藏问题?”那个法国记者振振有词地说:“因为自由和人权!你不觉得埃菲尔铁塔下的那些人(指骚扰火炬传递的藏独分子及其支持者),都是在反对中国入侵西藏吗?!”



我问他:“你能告诉我,中国什么时候入侵的西藏吗?”那法国记者说:“当然是1949年,你们的CHIREMAN MAO(毛主席)时代!”



我说:“照你的意思,在1949年以前,西藏一直是个独立的国家?”那家伙一下犹豫了,含含糊糊地说:“难道不是?当时达赖和班禅掌管西藏……”



这话让我差点笑出来,非常不客气地说:“我真难以想象,自己在跟一个白痴谈论历史!还是让我告诉你吧,西藏在唐朝就是中国的藩国,而在元朝就成为中国的一个省了,请问,你知道中国的元朝离现在有多少年吗?”



那法国哥们傻了吧叽地说:“多少年?”——啧啧,就这点水平还出来挑事,人都给丢到巴黎他姥姥家去了——我说:“整整800年!而且西藏成为中国一个省之后200多年,你们法国才完成统一!”说到这里,我心里忽然那一动,问他:“你们法兰西共和国是什么时候建立的?”



不出我的所料,这家伙足有半分钟没回话,估计去查GOOGLE去了。我嗤之以鼻:“一个法国人,连自己国家的历史都不清楚,有什么资格评论我们中国的事啊?我可以告诉你,在中国,连中学生都知道法兰西共和国成立于1792年,而那时候,清朝政府早就完成了达赖班禅的册封制度……”



见那法国家伙落了下风,群里的一个英国记者来帮腔:“就算西藏曾经是中国的一部分,那它就永远属于中国了?我不认为是这样,只要西藏的人民有独立的要求,就不应该被忽视,因为西藏不仅仅属于中国,也属于世界,它完全有独立的资格和自由!”



切,又来一送上门来丢人现眼的,什么狗屁逻辑!我噼里啪啦地用英文损丫的:“那你们英国怎么不让北爱尔兰独立啊?呃,有独立要求就不能忽视,那人家北爱尔兰人民的独立要求你们为什么就忽视了?按你的说法,北爱尔兰也不仅仅属于英国,也属于世界!”

那英国记者没想到我会提北爱尔兰,还在强词夺理:“至少英国政府对北爱尔兰问题上是开明的,始终以对话来解决,而不是你们中国那样的武力镇压……”



边儿去吧,上层建筑的那套把戏,拿来糊弄谁呢——“我看你过高地估计了英国政府,在上世纪60、70年代北爱独立运动中,正是你引以自豪的英国政府出动了大批军队,镇压爱尔兰共和军和当地民众,当时死了多少人你知道么?!呃,你们英国就叫维护国家统一,我们中国就叫武力镇压?你不觉得这很幼稚可笑么!”



英国记者也开始躲闪了:“……你说的这些,我认为是另一件事情。”



我反问:“胡说,明明就是同一个问题!对分裂势力使用武力,是国际法赋予中央政府的权力,就算中国政府武力制止西藏独立,有什么错?英国在北爱尔兰、法国在科西嘉岛、加拿大在魁北克,哪次不是动用军队才制止了这些地方的独立?!”



这时我看到群里有个以前聊过的美国记者,就问他:“JASON,你说,要是得克萨斯、阿拉斯加这些后来加入美国的州要宣布独立,美国政府会怎么做?”一直没有说话、供职于纽约某报纸的他给了个笑脸表情:“……估计是第二次南北战争了。”



JASON随后说,“其实我也很关注西藏事件,因为我来过中国,也去过西藏……”他这话提醒了我——我问那俩法国、英国记者:“你们去过西藏么?知道它在中国的哪个位置?”法国人的臭嘴特硬:“没去过,不过我想很快就会去……”英国人还稍好点,老实承认:“没去过。”



我嗤之以鼻:“那等你们亲自来了中国,看了西藏再说吧。不过在这之前,希望你们还是多看看书,尤其是历史书。我们中国人都很聪明,实在不愿意跟傻子和笨蛋说话……”



那英国人很不高兴地说:“……你这话似乎不太尊重人,我们只是在探讨问题。”——我呸,要丫在我跟前,我还得送他俩白眼:“对于不尊重别人祖国的人,无论探讨什么问题,都不可能获得别人的尊重!”



这是有关西藏事件让我觉得最出恶气的一场争辩,写出来是因为它是在很有代表性。经此一役,我有了如下感慨:1、初次见识了外国记者的操蛋性;2、再次体会了网络世界的宽泛性;3、深刻体会了我妈当时送我去读外语学院的前瞻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