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儿女英雄传 八、逐日 237、情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08.html


237、情报

李灯灰从指导员的嘴里立即感觉到,大鱼来了!回到自己家后,连休息都顾不上,立即叫干儿子陈欠扁去通知倭寇。到第二天晚上,陈欠扁和李灯灰带了7个游击队战士来接情报员,然后向北方走去。

走了没多久,情报员越来越觉得不对头,在到各地传达上级要求的时候,资深情报员就曾经告诫过,不管在那里,绝不能离开游击队的控制区,特别是在转移的过程中,一定要尽量远离倭寇的交通线和碉堡,与各游击队的驻地不能相隔远。可这李灯灰和陈欠扁带路越走越靠近倭寇的控制区,情报员也是很有经验的人,基本确定这两人的可以行径后,也不声张,过会之后,借口要上厕所,溜到一处隐蔽的地方,掏出自己身上携带的秘密文件,划着火柴就开始烧。

李灯灰和陈欠扁两人本来心里就有鬼,所以格外的敏感,等情报员一离开就觉得不对头,两人连忙拔出腰上的驳壳枪,将子弹上膛,然后对跟着的其它游击队战士道:“有情况!为了上级的安全,你们几个马上沿大路跑,把倭寇引开,尽量的跑远些!我们走小路,快!”

不明就里的队员们连忙拿好武器,按李灯灰的吩咐拔腿就跑,等队员们走开没多远,李灯灰和陈欠扁就找到了正在烧文件的情报员,连忙一枪打过去,将人击伤,然后手忙脚乱的扑上去把火熄灭,将参与的资料揣到怀里。

听到枪声的日本人在南山次郎的带领下迅速的赶了过来,将受伤的情报员控制好后,撤退回据点。陈欠扁连忙将抢到的残缺文件递上,南山次郎是懂中文的,在昏黄的灯光下看了几眼,立即大惊失色!连忙对陈欠扁道:“还有呢?”

“就、就抢到这些,其它的烧了!”

“八嘎!这个支那人狡猾大大的!两位,你们立了大功,皇军是不会食言的,那片土地是你们的了!明天开始,你们就到北乡联队,协助清剿游击队。这个人非常的重要,我要带走!”

姚进举现在忙的一塌糊涂,东北那边将要成为对倭行动的前沿,许多距离鸭绿江太近的工厂要动员内迁,还要制定东北的那些机械、弹药厂的生产计划,同时要检查各地军备仓库的储备情况,经常是几天回不了家。上次会议的时候,李至身体状况突然出现异常,已经被送到医院秘密检查治疗,临走之前一再嘱咐大家要按预定计划落实相关工作。

这天是夏琴的生日,嫣红便约了要好的几个姐妹到自己家,为夏琴庆祝。

在晚宴上,大家都奇怪的问嫣红,怎么不见姚进举啊?

嫣红郁闷的说道:“这段时间来,他忙的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十天才回来两次,都是半夜回来,天不亮就走了。”

调皮的刘凤眨眨眼道:“嫣红姐,姚先生可是金龟婿啊,不会是在外面有相好的吧?你可要调查清楚哦,要不被人抢了就难办了。”

香兰连忙在刘凤的脑袋下敲了一下:“妹妹不要瞎说,姚先生不是薄情的人,肯定是办正事呢。”

“人家是关心嫣红姐嘛!”刘凤撅着小嘴道:“姚家本来就对嫣红姐曾经在勾栏院待过很不满意,要不是总统亲自证婚……”

“你看你,尽胡说!”香兰气愤的看着刘凤道:“好好的,说那些干什么?你什么都好,就是小孩子性格不好,老是胡说,再胡说,以后不理你了!”

刘凤也醒悟过来,这事怎么能提呢?也吓了一大跳,连忙用惊恐的的大眼睛看着嫣红道:“姐,你……你别生气,我胡说的……你别哭啊!都怪我不好……”

嫣红被刺中伤心处,心里也是百感交集,姚家是几代富豪,规矩大。虽然姚进举一直对自己情深意重,可到底是烟花出身,不讨姚家人喜欢。也许刘凤说的对,要不是自己和李至、彭岚、蒋秋长等国家创始人深厚的友谊,根本就进不了姚家的门!虽然姚家上下都对自己客客气气,但眼神却完全不是那样的,那些人还是从心底看不起自己。见刘凤惊恐的样子,嫣红强装出笑容道:“妹妹,姐不怪你……这都是命,能和相公在一起,能认识那么多把我当朋友看的英雄,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上天待我不不薄了,姐很知足,真的。”

夏琴的生日晚宴给刘凤这么一闹,气愤顿时就沉闷下去,大家满怀心事的吃完饭,说会话之后就准备离开。这时电话铃响起,嫣红接过之后,脸色好了不少,刘凤连忙问有什么好事。

“是相公打来的,说就要要出远门了,给我告别呢,叫我给他做点宵夜带到办公室去。”

“那我们就告辞了。”香兰站起来,带了几人要走,刘凤磨磨蹭蹭的靠到嫣红身边道:“姐,刚才真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这么晚了,我陪你去给姚先生送宵夜吧。”

嫣红点点头答应了,做好宵夜后带着刘凤开车到了姚进举的办公室,刘凤和姚进举也很熟悉了,到办公室后板着脸道:“姚大哥,你老把咱们如花似玉的嫣红姐丢到一边,老实交代,到底在干什么?不说清楚饶不了你。”

“哈哈!”姚进举看这古灵精怪的刘凤到:“肯定是在忙工作嘛,至于具体是什么,不准问,问了也不说!”

“切!”刘凤撅着嘴道:“谁稀罕知道!你想说我还不想听呢!”

姚进举明天一早就要动身去东北,对自己千娇百媚的夫人也是很舍不得,俩人悄悄的到另外的房间谈私房话,把刘凤一个人丢办公室,让她郁闷至极,心里不断后悔,别人夫妻肯定有什么亲密的事要办,自己跑来凑什么热闹?

在和朝鲜交界的鸭绿江边,中国的边防战士正在巡逻,一队荷枪实弹的战士边走边警惕的注意着各种动静。朝鲜境内的日军力量不断的加强,现在已经在鸭绿江边控制了几个交通要点,为防止朝鲜的游击队从中国这边获取援助,日本特地加强了防卫力度,十几艘炮艇日夜不停的在鸭绿江靠近朝鲜一侧来回巡逻。这边防守的中国军队也加强了戒备,双方隔河互相戒备。

在巡逻的中国战士离开后不久,从草丛中钻出一个头发胡须老长,身上只余几根破布条的人,左右观望一下之后,一头栽进江水之中,向对岸拼命的游去。这里的动静很快惊动了正在巡逻的中国军人,立即快步赶了过来,很快就发现有人在河里面,连忙高呼起来:“有情况!河里面的人马上停住,要不开枪了!”

水里面正在拼命游泳的人听了,不但不停手,反而更加用力的向对岸游去。巡逻的战士立即开枪,子弹“嗖嗖”的从那人的身边打进水中,溅起连片的水花。对面巡逻的日本炮艇也被惊动,立即加大马力,向这个方向开过来。看着逐渐靠近的日本炮艇,由于上级有严令,不能主动挑起事端,无奈的战士们只好停止射击,眼睁睁的看着水里面的人被日本炮艇捞上去。

日本炮艇把人捞上之后一看,这人怎么象个猿猴一样?头发胡子象十年没理过,身体也瘦弱的象骷髅,半死不活的躺在那里。迷惑不解的日本兵只好把人带回据点,交给了宪兵队处理。

日本京都的远东社总部里,内田良平正在处理各地汇报上的情报,秘书推门报告道:“社长阁下,台湾的南山次郎回来了,说是有紧急情况,必须立即见你!”

内田良平将桌子上的文件放开道:“哦?叫他进来吧。”

南山次郎急匆匆的跑进来,端端正正的立在内田良平的面前道:“社长阁下,我在台湾得到了一份绝密的情报,由于事关重大,所以特地回来向您报告!”说完,从怀里掏出那些残缺的文件递了过去。

内田良平打开一看,越看神色越凝重,看完之后,沉思片刻问道:“你是怎么得到的?”

“我成功的收买了两个游击队的小头目,”南山次郎连忙将详细的经过讲了一遍:“那个受伤的支那情报员没救活,我们只得到了这些残缺的文件。”

内田良平点点头道:“你做的很不错,这是支那人在台湾的详细计划,他们想利用游击队里应外合,收复台湾,这份情报非常重要,你做的很好,下去吧。”

没等内田良平就这件事思考完毕,秘书又急匆匆的送了一份电报进来,内田良平一看,神色立即紧张起来,大岛花子一直负责和非常可靠的情报来源樱花单线联络,这次说是有非常重要的情报,正在派遣可靠的人送回来,预计后天早上就能到。

“哟西,看来中国人有大动作了!”内田良平在心里面盘算着:“看来和我们想的一样,中国人忍耐不住了!可西园寺公望首相还认为现在还没到合适的时机,我们还没准备好!简直是一厢情愿,中国人会让我们慢慢的准备吗?我们没准备好,中国人难道就准备好了?也许,等樱花的情报回来,就能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京城的北平大学医学研究院的医院里面,李至正躺在病床上发呆,满脸焦急的朱慕兰紧张的坐在床边,憔悴的眼睛里面全是关切和担心。这二年的时间,李至的身体经常异常的虚弱,常常让她担惊受怕。朱红朝在去年就过世了,李至现在是她唯一的亲人,也是她精神的支柱,万一有个什么意外,都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勇气活下去。

蒋秋长此刻正在医生的办公室,急切的询问到底李至的身体出了什么毛病。那里的医生也紧张万分,总统可不是普通人,再说现在全国上下对总统的崇拜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许多普通老百姓简直把总统当成了神,在没有足够的把握情况下,医生也不敢妄下结论。

发呆完毕的李至爱怜的看了下憔悴的朱慕兰,摆出一副没事的样子安慰道:“慕兰,我没事,看你担心的!去把医生叫来,我和他们交流下。”

等蒋秋长和几位医学院的医生都到面前,李至笑道:“大家不必紧张,我还死不了,赫茨医生,你怎么看我的病情呢?”

赫茨是英国犹太人,技术非常高超的医生,在犹太复国组织的动员下,全家移民到了中国,同时也带了几十个犹太学员过来。见李至发问,连忙道:“尊敬的总统先生,你的身体没有病!”

赫茨的话把周围的人都听傻了,这李至没病怎么会出现那种情况?当下就有人提出了疑问,李至连忙用眼神止住想反驳的人,对赫茨道:“请继续说下去!”

赫茨也知道自己的结论太过匪夷所思,于是解释道:“各位,从我知道的情况来看,你们这里的医学仪器和检测手段,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医院都先进!你们有大量的电子设备和辅助手段,这对我们确定病情有很大的帮助。所以,我对我的观点非常的肯定,总统先生现在的情况不是病,而是身体器官的衰竭造成的!最奇怪的是,这种奇怪衰竭的现象一般出现在老年人身上,要不就是某个重要的内脏器官严重病变引起的并发症。可总统三十左右,也没有任何器官有严重的病变,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我需要进一步的详细检查才能得出结论。”

“你需要什么样的检查?”李至问道。

“我想切开你的胸部和腹部,检查里面器官的具体情况。”赫茨答道。

“什么?医生,他到底有多严重?你告诉我啊!”朱慕兰吓的哭了起来。

李至依然保持的笑容,转头向周围的中国医生问道:“你们呢?你们的看法是什么?”

医学院的首席医生徐荣站出来道:“总统,我赞同赫茨先生的意见,不过总统的身体非常的虚弱,怕接受不了这样大的外科手术。”

“如果有非常精密的手术器械和相应的电子设备,就可以采用微创手术,只需要切开很小的一个口,对身体的影响可以减少到最小,”李至笑道:“不过现在还不具备条件,我同意你们开胸检查,不过不要切太大,我可不能躺太久。”

得到李至亲口同意的赫茨和徐荣连忙准备,在当天晚上就对李至进行了开胸检查。在李至手术后昏迷的时候,一直等在医院的蒋秋长和朱慕兰以及赶来的将百里一起坐在徐荣的办公室,等待赫茨和徐荣拿出结论。

徐荣和赫茨商议了一个多小时,一起来到办公室,向蒋秋长等人表示歉意后,徐荣不顾劳累,向朱慕兰问道:“夫人,你了解总统过去的生活吗?我是说,在十年以前,总统是否生过什么严重的疾病或者什么伤没有?”

朱慕兰现在心乱如麻,脑海里面一团糨糊,那里还回答的出问题。倒是蒋秋长知道一些,连忙道:“听说李至当年因为老家天灾,和家乡人一起逃荒闯关东,因病掉队,差点病死在山神庙,后来大难不死,遇到朱老先生他们,才有了今天的成就。徐先生,这有什么关系吗?”

徐荣和赫茨对望一眼,赫茨考虑下才道:“也许这就是根源!我们检查了总统的内脏器官,正常人的内脏都是鲜红色、非常有活力。可他的肝、肺却一半呈健康的颜色,一半是暗红色,甚至还有细胞死亡之后形成的硬块,心脏上也存在类似的问题……”

“那到底说明了什么?”蒋秋长等人急切的问道。

“说明总统的器官曾经死亡过!”赫茨答道:“这些器官曾经失去了功能,也就是说,在那个山神庙,总统先生应该是死亡了的!可能总统有强大的生命力,所以又活过来了,当时他还年轻,细胞还很有活力,所以身体的自我修复功能为他修复了部分衰亡的组织。但人体的自我修复是很有限度的,人类不能象壁虎一样长出一条新的尾巴。他的细胞顽强的修复了部分器官,并维持了正常的功能,已经是个了不起的奇迹。”

“你是说,总统会死吗?”

“不一定,但肯定他不能象正常人一样活到老,”赫茨解释道:“现在他的细胞已经过了生命力最旺盛的时期,自我修复的功能逐渐的减弱,器官的进一步衰竭将是不可逆转的进行下去,当残余的健康细胞不能维持正常的生理功能的时候,就是生命的终结……我很遗憾,你们的总统也是我的朋友,可我不是上帝,很抱歉告诉你们这个坏消息……”

朱慕兰已经受不了这样的刺激,直接晕了过去,蒋秋长急忙拉住赫茨道:“那……那到底还余下多长时……时间?”

“也许五年,也许十年,谁知道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