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祥熙"腐而不败之术"

1950年,孔祥熙的财产之谜,险遭美国人揭露。国民党在大陆的败退,美国一些政界人士强烈认为是国民党贪污腐败所致,他们送给蒋介石的几十亿美元的军援,都被国民党贪污了。当美国总统杜鲁门得知与他较劲的宋美龄在美的活动有孔祥熙3000万美元支持时,吃惊不小的总统立即下令他的联邦调查局查清孔祥熙财产的来源和数量。总统跺脚大骂:“他们(指孔宋——笔者注)全都是贼,没有一个不是贼……他们从我们送给蒋介石的38亿美元中偷了7.5亿美元。他们偷了这些钱,把它投资在圣保罗的房地产中,有些就投资在纽约这里!”


当时,已“流亡”美国的孔祥熙坚持每周3天坐最豪华的轿车到华尔街的银行上班。当杜鲁门总统激烈的言词传到他耳中时,他预感山雨欲来,便开始到他的美国朋友家串门,开始了他的洗白活动。这些朋友,有的是参议员、众议员,有的是大公司的老板,有的是美国驻外大使,有的是宗教界人士。孔祥熙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地向他们解释,自己的财产都是步入政界前,在山西老家经商攒下的。他请这些朋友从不同的侧面,选不同的时机和不同的场合帮他澄清财产的来源和误解,并适当提醒总统注意说话的根据和分寸。


当他的朋友们把这些话又传入杜鲁门耳中时,总统轻蔑地一笑,向这些人出示了联邦调查局的材料。


孔从政前虽然很会赚钱,在义和团运动以后取得了中国全境的壳牌石油经销全权,同时还经营肥皂之类的小日常用品,但由于本钱小和时间短,所得十分有限。材料还说,孔和所有的山西人一样,喜欢保值的银子,同时也为了防盗,积到一定数目,就铸成一个大锭,称之为“莫奈何”。孔当年的经营所得,一共只铸了3个1000两银子的“莫奈何”,也就是3000两银子。这与他和宋霭龄今日拥有的财富相差何止千百万倍。


朋友们看到这些材料后耸耸肩走了,但一位红衣主教却对这些材料的权威性提出了质疑,他说:现中国大陆已落入共党之手,联邦调查局不可能深入大陆地区把这些年代久远的事实查清。他还威胁总统说:对私人财产的这种调查,是违反美国法律的,总统如果坚持这种观点,他就要将这种违法的调查公之于众。无奈,杜鲁门只好转入更秘密的调查,以掌握更确实的材料。


果然,联邦调查局又报回新的材料:1943年时,宋霭龄在美国花旗银行的存款为8000万美元,宋子文7000万美元,宋美龄则是1.5亿美元。这还是将近10年前的数字,现在的数字呢?银行界一些人士告诉总统,孔家和宋家确有20亿美元存在曼哈顿。


杜鲁门总统又到处大骂蒋介石政府里的“贪官和坏蛋”,但他却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他向孔祥熙的那些铁杆朋友出示材料,正好暴露了他正在进行的调查,使得孔祥熙立即警觉起来,开始他的反调查活动。


孔祥熙拥有的那些美国朋友,使他的反调查如鱼得水。联邦调查局虽然掌握了孔在大通银行、花旗银行、西雅图和波士顿银行都有巨额存款的线索,但他们已经无法进一步核实具体数字。当调查局再次前往这些银行调查了解具体数字时,孔祥熙在美国金融界遍织的关系网已启动,调查局官员都吃了各银行“无可奉告”的闭门羹。银行提出,如果非要调查不可的话,调查局必须按规定出示传票。但出示传票就有公开总统调查意图的危险,这又是杜鲁门所严禁做的。眼看总统的调查就要泡汤,一个名叫皮尔逊的美国专栏作家站出来指出:孔祥熙对美国政坛的了解不亚于他对中国财政的了解。孔祥熙早年就看好并投资的那些美国朋友,现在占据着美国的重要职位,他们帮助孔顶住了杜鲁门总统对他的私下调查。总统抓不到孔宋贪污美国军


援贷款的直接证据,也无法核实他们的财产,当然就无法对他们进行打击。


联邦调查局自然不甘心于他们的失败,继而对孔家的财产进行侦查。结果他们发现,在洛杉矶郊区一个偏僻的私人机场,孔宋从中国运来了大量的黄金。美《镜报》又一篇披露孔家财产数目的文章发表,立即轰动美国朝野。对自己的财产,孔祥熙本来已十分谨慎,自到美国后他就一直未雨绸缪地躲着那些爱刨根问底的记者。但这次他从医院一出来就被记者逮着了。有人直指他私人机场运来的黄金、圣保罗的房地产和俄亥州的石油,请他捐出3亿美元,购买先进武器以加强台湾防务,以解台湾之急。孔祥熙额头沁出汗珠,眼里流出眼泪:"我是落魄流亡美国的难民,看病、生活都非常困难,怎么可能有3亿美元的钱捐出来呢?"


孔祥熙回到家里,自是发愁不已。不料又一报纸针对孔祥熙的不肯捐款直接评论道:"美国多数民众及国会议员,认为必须协助国民政府防守台湾,以免落入共党之手,不过在此危急存亡之秋,中国人应先行自救。何以素称爱国而富有如孔宋者,尚袖手旁观,坐视不救呢?"


舆论的威力不可小视,至此,孔祥熙不得不苦寻解决根本问题的办法了。他又把那些美国朋友请到家里做客,一一向他们诉苦,遍寻良策。机会总给有准备的头脑,一位朋友无意中说:"你到底有多少财产,自己都说不清,难怪外界胡乱猜疑。"一句话,说醒了梦中的人,孔恍然大悟:"你是说因为情况不明而产生猜疑--"于是深知美国官场的孔祥熙顿时生出了一个高招,他经过多方活动,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和财政部终于公布了华人在美资产的一份材料。这份精心炮制的材料为孔祥熙洗清了所有的"不白之冤"。材料说,全部华侨连同各银行在内,所有的美国银行存款,不超过5000万美元。其中最大的存户,只有100多万美元。而且这些存户中,大部分是侨居美国经营商业的华侨,且都在美国居住年代很久。


这个没有"孔祥熙"字样的材料为孔祥熙作了最好的证明。原来,孔祥熙那些占据美国重要职位的朋友,有的领着国民党的津贴,有的直接受到孔祥熙的资助,美政界人物傍孔祥熙这个"大款"已经多年,他们早就在执行一种能使孔祥熙的财产得到保护并不断增值的政策,孔祥熙的"期货交易"又一次得到了巨大的回报。


材料公布后,孔祥熙趁机在华尔街一家酒店举行记者招待会。他不但出示了这份材料,还请这些"有正义感、客观公正"的记者为他澄清以前的谣传和误解。他说他的祖上在中国经营商业,被推为山西首富,是有一些财产。他后来把这些财产投资在发展中国的工商业上,现在落入共产党之手,这些财产都丢失了。现在他只能靠积蓄维持其最低生活水平。现在美国财政部公布的这个材料,给我作了最好的证明。孔祥熙还装出一副流浪者和受害者的可怜相说:"请你们主持正义,再不要听任那些居心叵测者,往一个流浪者身上泼污水了。"于是,记者们开始回去发报道,报刊广播开始出现"孔博士丢掉大陆财产,来美后生活拮据"的报道。


形势一转,一段时间以来一直唉声叹气的孔家窃喜不已,举行盛大的招待宴会,向每一位有功的来宾表示感谢。只能"靠积蓄维持最低生活水平"的孔府,又发出了往日的欢声笑语。


●彭开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