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遍天下美色”的金国皇帝---海陵王

海陵王完颜亮(1122~1161)

中国金代皇帝。史称海陵王。女真族。字元功,女真名迪古乃。金太祖之孙,完颜宗傒次子。金熙宗朝官至右丞相兼都元帅。太保领三省事。皇统九年(1149)完颜亮与左丞相秉德、驸马唐括辩等合谋,刺杀熙宗,即皇帝位,改元天德。严厉镇压反抗的宗室官员,先后诛杀女真宗室贵族以及金太宗子孙70余人,完颜宗翰子孙30余人。同时,大批起用渤海、契丹、汉人人才,以扩大政权的基础,巩固统治。天德三年(1151)扩建燕京城(今北京),兴修宫室,下诏迁都。贞元元年(1153)改燕京为中都,作为金朝的都城,并将诸宗室亲族及其所属诸猛安尽数迁至中都及山东等地,以防止反乱。天德三年,罢世袭万户职,以改变贵族“子孙相继”,专揽威权状况。仿中原王朝制度,设国子监以教育生员。对科举进行改革。贞元二年复钞引法,印制交钞,与铜钱并行。正隆元年(1156)颁行正隆官制,同时又颁行“续降制书”,补订法律,与熙宗时的皇统制并行。正隆三年,又营建南京(今河南开封)宫室,征调各路军兵,准备南侵灭宋,统一中国。六年二月,他从中都出发南巡,六月,抵南京。海陵王亲自督大军渡淮河,出庐州(今安徽合肥)。命工部尚书苏保衡率水师由海道直趋临安(今浙江杭州)。十月,任东京留守的曹国公完颜雍(乌禄)发动叛变,称帝于辽阳。海陵王继续南进。苏保衡所领的水师行至胶西陈家岛时,遭到南宋将李宝水师的突然袭击,几乎全军覆没。十一月,完颜亮所率大军在采石矶希图渡过长江,为宋虞允文所败。他于是率兵还和州(今安徽和县),趋扬州,计划从瓜洲(今江苏扬州南)渡江。先一日,军中发生叛变,海陵王被军将完颜元宜等杀死。

海陵王即位后,定宠妃十二人,并立惠妃图克坦氏为皇后,正位宫闱。天德三年四月,海陵王正式迁都燕京。一个月后,宰臣迎合海陵王,奏请增嫔御,以广继嗣。海陵王当然乐意,美人便源源不断地送入后宫。海陵王还吩咐图克坦贞诏令宰相,将所诛杀的各位逆党的妻、女,悉数纳入后宫。宠妃萧裕认为不可,进谏劝阻,海陵不听。于是,宗本子苏尔图、宗固子呼喇勒、和硕打、秉德弟喜哩妻等一行美人,纳入了海陵后宫。

海陵王的嫡母徒单氏是宗干的正室,没有子嗣。次室李氏生长子完颜充,后封郑王。次室大氏生三个儿子,长子就是海陵王。徒单氏和大氏情同姐妹。完颜充嗜酒,徒单氏常责怒,厌恶完颜充,却极爱海陵王。海陵王却淫徒单氏的侍婢高福娘,并派高福娘侦伺太后的动静,随时奏报。太后因与出征的枢密使仆散师恭多说了几句,海陵王便怀疑太后有密谋,将其杀死。

契丹贵族驼车出行图海陵王的皇后徒单氏是太师斜也的女儿,最初为歧国妃,旋迁惠妃,接着立为皇后。即位后的海陵王有美妃十二人,还有昭仪到充娱九人,婕妤、美人、才人三人,另有殿直以下美女不计其数。

皇后以外,第二位娘子太氏封贵妃,第三位萧氏封昭容,第四位耶律氏封修容。海陵王后宫美人众多,皇后对他来说过于正统,乐过以后再也激不起情欲,于是,便是史书所谓的“后宫浸多,后宠颇衰。”

皇后被冷落,后宫的美人们便在海陵王的荒淫放纵中被百般地蹂躏和淫乐。海陵王在宫禁中淫乐美人时花样百出,别出心裁。史书对此有明确的记载:海陵王常令教坊番直禁中,每幸妇人时,必使奏乐,撤掉帏帐,或让人说淫言秽语。有时临幸室女不顺利,便让元妃(第二娘子大氏)以手左右扶送。或者让妃嫔列坐,随意淫乱,使大家共观,或让人效其形状以为娱乐。凡坐中有嫔御时,海陵王必自掷一物在地上,让近侍注视,不视的就杀掉。

与宫中美人的淫乐纵欲尽兴以后,海陵王便把淫威指向任何一个他看上的女子。不管是幼女还是有夫之妇,只要他有意,便必须遂愿,有夫之妇的丈夫如果没有因此而被杀,那就算是万幸。美人阿里虎先后嫁过两个男人,海陵王闻其芳名以后立即召入后宫,彻夜淫乐。阿里虎的女儿重节也一同陪伴侍寝。崇义军节度使乌带的妻子唐括定哥,英气勃勃,美艳风流,长于风情。海陵王得讯后密令唐括定哥杀死丈夫乌带。乌带被杀后,唐括定哥便进入后宫。入宫后,定哥得宠,昼夜宣淫玩乐。不久,海陵王移情,唐括定哥便被冷落。唐括定哥寂寞难熬,想起当初海陵王命她杀死乌带,否则夷灭全家,定哥心有余悸,无可奈何,又不能强迫海陵王和她行乐。定哥熬持不住,就和仆奴奸通。奸事被海陵王发觉,海陵王哪里能容忍宠幸的贵妃和家奴私通?于是,定哥和私奴被残酷地处死。定哥的妹妹石哥也因美色被带入后宫,海陵王淫过石哥,又召石哥的丈夫入宫,让石哥当着他的面,用秽语戏谑其丈夫,他在一边笑乐。

海陵王看上了太祖长公主兀鲁的侍婢忽挞,他无故就杀死了长公主兀鲁,并杖罢其丈夫平章政事徒单恭,封侍婢忽挞为国夫人,百般寻乐。海陵王玩乐不够,又下令选天下良家子一百三十人充实后宫。海陵王发现叔父曹国王宗敏的妃子阿懒很漂亮,便杀了叔父宗敏,霸占了叔母阿懒。海陵王淫过阿懒,就封阿懒为昭妃,常侍后宫。后来,举凡宗室人员被杀,其妻室女儿便归海陵王所有。

海陵王对姐姐的女儿即他的外甥女叉察也不放过。他喜欢叉察,毫不隐晦,竟公然告知太后,想把叉察召入后宫,纳为嫔妃。太后坚决反对,对他说:“这孩儿出生时,先帝亲自抱到我家收养,直到成人。你是舅舅,如同父亲,不可!”海陵王见叉察美貌动人,哪里管什么虽舅犹父,他终于将外甥女叉察占有。

海陵王在即位前只有三位美人:大氏、萧氏、耶律氏。即位后大氏由贵妃而迁惠妃进而进封姝妃、元妃。萧氏也由昭容而淑妃而宸妃,耶律氏自修容进昭媛、昭仪最后进封丽妃。元妃大氏被宠,对海陵王俯首贴耳,甚至于幸宗室的女子不得遂,还要她以手左右抉掖!元妃的妹妹很美,有这样一位淫帝在宫中,元妃却不阻止妹妹入宫,结果,妹妹入宫看视元妃,遇上海陵王,被海陵王逼淫。


宫中妃嫔的侍女们都穿男子的衣服,叫做假厮儿。阿里虎难耐长夜寂寞,就和假厮儿胜哥一同起卧,就像一对夫妇。阿里虎的厨婢三娘将此事告知海陵王。海陵王觉得有趣,并不怪罪阿里虎,只是告诫她,不要笞捶厨婢三娘。阿里虎不听告诫,棒杀三娘。海陵王听说昭妃阿里虎宫中有宫人死去,怀疑是三娘,便说:“如果是真的,我必杀阿里虎!”一问,果然是三娘被棒杀。阿里虎听说海陵王要杀她,便素服绝食,每天只是烧香祷祝,希望免死。过了一个月,海陵王派人缢杀阿里虎,并将给三娘施刑的侍婢一并杀死。


天德二年,礼部侍郎萧拱在汴得美女耶律弥勒。到燕京,萧拱的父亲萧仲恭时为燕京留守,看弥勒的体形,觉得不像处女,仲恭便叹息说:“皇上必疑。”弥勒入宫,海陵王临幸,果然不是处女,第二天便逐出后宫。海陵王怀疑萧拱捣鬼,下令杀死萧拱。几个月后,海陵王又召弥勒,再度淫乐,封弥勒为充媛,并封她的母亲张氏为莘国夫人,伯母兰陵郡君蒹氏为跫国夫人。海陵王强夺了定哥和妹妹石哥,此时将萧拱的妻子择特懒赏给石哥的丈夫。不久,海陵王放不下择特懒,以其姐姐弥勒的名义召她入宫,占有了她。


耶律察八本已许嫁奚人萧堂古带。海陵王霸占察八,留在后宫,封为昭媛。海陵王以萧堂古带为后宫护卫。察八派侍女习捻带软金鹌鹑袋几枚送给堂古带。海陵王发觉,召问堂古带,堂古带如实奏报,海陵王没有怪罪。几天后,海陵王带美妃们登宝昌门楼,当着众人,海陵王击杀察八,察八落下门楼惨死,海陵王接着又杀死了察八的侍女习捻。


宋王宗望的女儿寿宁县主什古;梁王宗弼的女儿静乐县主蒲刺、习捻;太傅宗本的女儿混同郡君莎里古真、余都;宗磐的女孙郧国夫人重节;海陵母亲大氏的表兄张定安的妻子奈刺忽;丽妃的妹妹蒲鲁胡只等,除了什古的丈夫已死,其他的都有丈夫。海陵王不管这些,派高师姑、内哥、阿古等召她们入宫,一一淫遍。史称凡妃主宗妇被私幸的,都分属诸妃,出入位下。于是,奈刺忽出入元妃位,蒲鲁胡只出入丽妃位,莎里古真和余都出入贵妃位,什古、重节出入昭妃位,蒲刺、师姑儿出入淑妃位,后宫简直成了一大淫窟。


在这群有夫之妇中,海陵王最宠爱的是习捻和莎里古真,她们二人也因之恃宠而骄,竟恃势笞决其丈夫。海陵王召习捻的丈夫稍喝押护卫直宿,召莎里古真的丈夫撒速在近侍局值宿。海陵王对撒速说:“你妻子年少,遇你直宿,不可让她宿在家里,让她宿在妃处。”撒速除非不要命,只有点头。一个丈夫最悲哀和耻辱的莫过于是妻子被辱。可海陵王不仅要辱人妻,还要在淫其妻子时让其丈夫在室外值宿望风!


最为可悲可气的是,海陵王幸过了习捻和莎里古真,还要在其丈夫的眼皮下,温柔多情。每次召她们来,他总是提前在廊下恭候,显得极其殷勤。有时,恭候得久了,不免腰酸腿痛,海陵王就坐在高师姑的膝上,等候两位美人。高师姑调笑说:“天子何必劳苦如此?”海陵王美滋滋地回答:“我以为天子易得,这等期待,难能可贵。”海陵王认为约会难得,很是可贵,实际上,吸引他并令他愿意恭候的是两位美女能满足他的淫行,畅快其淫心。


海陵王玩乐的美女太多,自然满足不了莎里古真的旺盛的淫欲。莎里古真便在海陵王之外另行淫乐。海陵王发现以后,勃然大怒,质问莎里古真:“你爱贵官,难道有贵过天子的吗?你爱才,难道有像我这样文武兼备的吗?你爱娱乐,难道有比我伟岸的吗?!”说得气塞咽喉,以致说不下去。海陵王放不下莎里古真,爱幸不够,哪里忍心下毒手?一会儿以后,海陵王怒气全消,又转过来抚慰莎里古真,让她不要惭愧,并让她在宴会时要行立自如,不要让他人猜度,以免贻笑。后来海陵王依旧屡屡召她入宫行乐。


余都是牌印松古剌的妻子。海陵王喜爱余都,用他自己的话说:余都相貌不扬,但肌肤洁白可爱。在这群美妇中,什古年高色衰,海陵王觉得她还有风韵,在乐过以后又常常以其色衰为笑乐。海陵王淫过了这些美妇以后,一一封授名号:蒲剌封寿康公主、什古封昭宁公主、莎里古真封寿阳县主、重节封蓬莱县主。

海陵王淫乐美女,独占美女,不容他人染指。他严诫宫中,不许使男子。凡是在妃嫔身边使役的仆从一旦有人举首正视,他便命剜去其双目。在宫中出入时不许独行,最少得四人一同出入,由所司执刀监护,不从规定路径行走立斩。太阳落山以后,下阶砌行走者处死。告密者赏钱二百万。男女仓猝间误相接触,先声言的赏三品官,后声言的立即处死,同时声言的一同获释。

女使癖懒本已有夫,海陵王喜其色,召入宫中,想封授县君,然后行淫。可是,癖懒已经有了身孕。海陵王对孕妇也不放过,他亲自给她堕胎,强迫她喝麝香水,自己用力揉她隆起的腹部。癖懒痛苦不堪,哀求他不要这样做。海陵王根本不听,最终还是弄掉了胎儿,肆其淫欲。


总之,被他收入深宫而“妻之”的,竟有他的弟媳、小姨子、堂姐妹,更有甚者,连叔母、舅母都不能幸免.据言,他批阅公文时是在一大床前面摆放一个办公桌,左右美女相拥,两只手放入两个女人阴埠三角区“取暖”,桌下面则有宫女伺候下体,王完颜亮只需动嘴,坐在两边的女人动手批阅文件。他创造了淫乱宫闱的吉尼斯纪录。

。《金史》评价说:“海陵智足以拒谏,言足以饰非。欲为君则弑其君,欲伐国则弑其母,欲夺人之妻则使之杀其夫。三纲绝矣,何暇他论。至于屠灭宗族,剪刈忠良,妇姑姊妹尽入嫔御。方以三十二总管之兵图一天下,卒之戾气感召,身由恶终,使天下后世称无道主以海陵为首。”“智足以拒谏,言足以饰非”是当年司马迁在《史记》里给商纣王的评语,《金史》毫不吝惜地给了海陵王完颜亮。

本文内容于 2008-4-14 10:57:30 被华音阁主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