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心动魄的夜半激情网聊 女经理口述

网络性爱是一种非常时髦的玩法,对于张燕妮这样受过感情伤害的都市女人,颇具诱惑力。但是,网络性爱是一朵漂亮的罂粟花,它让张燕妮变得异常沉沦起来,终日无精打采。可一到晚上,张燕妮便急不可耐地敲击着键盘,内心如火山碰撞般起伏跌宕……



迷雾丛生谁的阴谋



2004年7月的一个周末,张燕妮在几位下属的提议下,决定和大家一起去一位叫周彬的同事家里闹一闹。据同事们透露:周彬家中藏有大量经典的CD,还有许多叫不出名字的洋酒。当晚,一行七八个人前往周彬家的途中,张燕妮走在最后边。周彬是公司客户服务部主任,张燕妮跟他不是很熟,平时业务上来往也不多,出于打发无聊时光,她才打算去玩玩。



刚一进周彬家,那颇有创意的装修,令在场的同事们纷纷赞不绝口。



宽大客厅内的整个一面墙上全部装着CD架,重金属色的架子上面陈列着爵士乐、流行乐等大量光碟,客厅内墙整体色调为纯白。屋内亮起的蓝色灯光,把整个客厅打造得诡异、神秘,好似进了古堡一般的感觉。一刹那,张燕妮看着,突然产生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觉得这个客厅如此眼熟,但一时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那晚,大家玩得都特别起劲,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几位想看“激情”碟片的男士干脆躲进房间不见了踪影。张燕妮和众人喝了几杯酒后便有了醉意,她靠在沙发上不再说话,整晚她都像有心事似的。



28岁的张燕妮4年前毕业于湖北财经学院经济管理系,毕业后数次跳槽后进入这家名为“鑫盛”的珠宝公司。伴随着公司规模日益壮大,张燕妮也成了为数不多的公司元老。如今,坐在市场部经理位置上的她,作风干练,业务精湛,深得公司领导的赏识。



因其工作出色,张燕妮除15万年薪外还享有私家车和定期休假待遇,她的成功经历是许多员工奋斗的目标。然而,在辉煌业绩的背后是张燕妮那并不幸福的感情世界,她曾有一个相处了4年的研究生男友,对方在两年前绝情地去了国外留学,之后杳无音信。从此,张燕妮很少在同事及朋友面前谈感情方面的事。



自从周末狂欢后,同事们和俊朗大方的周彬成了朋友,惟独张燕妮仍是往常的样子。有一次开会,周彬主动上前和她打招呼,可张燕妮表情冷淡并未回应,搞得对方颇为尴尬。同事们私下里安慰周彬,说:“张经理是个工作狂,连要好的同性朋友也没有。”



10月3日,公司为回报广大顾客召开了一次联谊会。会上,公司所有部门的负责人全部到场,细心的张燕妮注意到周彬没有来。她向其他部门的负责人询问,但被告知“周彬最近遇上了麻烦事”。张燕妮皱了皱眉头,并没往心里去。



10月11日,张燕妮从上海出差回来后便听到了那条爆炸性的消息———周彬是个同性恋!



“据说是他的一位客户的好友直接向老总投诉的。那名男士姓刘,自称在2004年初的一次聚会上结识周彬,之后有了交往,并说他们之间的关系已有半年之久,最近因琐事争吵,周彬扬言要分手,于是他一怒之下便找到老总投诉了周的行径。”同事绘声绘色的描述让这件事增添了神秘的色彩。



一周后,周彬辞职了。张燕妮听说周彬出事后曾向老总一再辩解,但最终老总还是下了逐客令。这也难怪,客服部是公司至关重要的一个对外窗口,出了这样的投诉毕竟听起来不雅。张燕妮最后见到周彬那次,是他在人事部门办理手续。印象中很开朗的周彬,那次表情非常沉闷,一张脸黑得像几年没见过太阳的森林。见到张燕妮进来,他也未打招呼。就这样,周彬在大家的视线中消失了。



电子邮件疑云密布



可是12天后,公司老总和职能部门的员工们电脑里都收到了一封周彬写给大家的电子邮件,称:我是被人陷害的,我一定要把真相查个水落石出,还自己一个公道。一石激起千层浪,众员工又议论起周彬的事情了。



“不知道他辞职后找到工作没有?”



“哪里?听说这件事对周彬的打击非常大,这样丢掉待遇优厚的工作很不甘心,这很有可能是部门权力之争的结果。”



张燕妮听着大家东一句西一句的发言,就从办公室里出来,表情严肃地说:“大家各自回到岗位上开始工作吧!”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每逢周二,单位一些员工的电脑里就会收到周彬的电子邮件,而且上面都写有他调查的最新进展,如:已经查出一些眉目了,诬陷我的人我知道是哪个部门的等等,但这样的邮件多了,同事们也不再大惊小怪,许多人收到邮件后都当垃圾邮件删除了。



12月的一天,刚下班,曾在周彬家里参加过周末狂欢的小马,就对张燕妮和同事们说:“咱们去看看周彬吧,听说他最近非常失落,几次想自杀。”



于是,那次参加过狂欢的一行人再次来到了周彬的家。



面前的周彬颓废了许多。其间,大家三言两语地安慰着他,张燕妮也走过来对周彬说:“小周,这里有我几位相熟的老总朋友,你不妨去他们那里试试。”说罢,把名片递了过去。周彬起身感激地接过名片,轻声说了声谢谢。



这次探望后,同事们发现周彬不再发他的调查邮件了。



2005年元月20日晚,张燕妮加班后直奔公司的停车场取车回家。正当她拿钥匙开银色的丰田车门时,却发现正前方伫立着一个人,是周彬!



“张经理,今晚我请你吃饭,请赏光。”



“请我?有什么事吗?”张燕妮有些惊讶地说。



“我正要谢谢你呢!我找到工作了。”周彬态度颇为诚恳。



就这样,张燕妮跟着周彬来到27路车站附近一家颇为讲究的餐厅里。落座后,周彬递过来一张照片,“张经理,你看看这个,熟悉吗?”



张燕妮接过照片仔细看了一下,照片上的女人半裸身体,没有头部,但身材很不错,皮肤光洁白皙,坐在电脑面前敲击键盘的样子。



“什么意思?”



“她戴了一根和你一模一样的项链,还有什么意思?”



“荒唐!”



“这张照片上的人想必就是你吧,这些打印的聊天记录也是你曾经说过的话吧?你做了什么,你心里应该很清楚!”周彬的话像冬日屋檐下的冰凌子,透着逼人的寒气。



……



张燕妮没有再说话,而堆放在餐桌上的那些记录和那张半裸的照片让她的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往事像一张密而不透风的大网,一瞬间黑压压向张燕妮袭来……



网络性爱祸起之源



2002年秋天,张燕妮的男友绝情离去后,她变得脆弱敏感、沉默寡言。自此,她爱上了网络聊天,虚拟空间建立起的快乐暂时抚平了她内心的累累伤痕。不久,张燕妮交上了一个很不错的聊友———“西域骆驼”。他幽默健谈,还能适时开导张燕妮烦乱的心绪。每次,两人都是深夜才恋恋不舍地下线。一晃半年多过去了,张燕妮和“西域骆驼”谁也没有提见面的事,可是“西域骆驼”显然有些迫不及待了。



一天晚上,他主动发过来一张自己的照片。照片没有面部,只有赤裸着健壮的上半身,非常有诱惑性。张燕妮觉得耳热起来,也发过去一张穿着胸衣的照片,同样没有面部。“西域骆驼”显然觉得不过瘾,因为张燕妮发来的照片上仍穿着所谓的“衣服”。



“不行,你这是钻空子,根本不是礼尚往来。”在“西域骆驼”一再的抱怨下,张燕妮鬼使神差地脱掉了胸罩,裸露出丰满白皙的胸脯,然后将摄像头对准了自己的上半身……那次,张燕妮获得了空前的兴奋与满足。



网络性爱是一种非常时髦的玩法,对于张燕妮这样受过感情伤害的都市女人,颇具诱惑力。但是,网络性爱是一朵漂亮的罂粟花,它让张燕妮变得异常沉沦起来,终日无精打采。可一到晚上,张燕妮便急不可耐地敲击着键盘,内心如火山碰撞般起伏跌宕。



张燕妮自己也清醒,网络上彼此都不相识,可以很放开地享受那种挑逗与快感。于是,张燕妮深深沉醉在这种隐秘的“游戏”之中。



这种隐秘的快乐一直伴随张燕妮度过了近两年的时光,这期间她无数次在网络上放纵自己。但是,自从上次周末狂欢去了周彬的家,一种奇怪的错觉就产生了,她开始拼命搜索记忆的影子。终于,张燕妮想起来了,“西域骆驼”发来的那张赤裸上身的照片里,背后就是这个客厅。“天啊!周彬就是和自己做过无数次爱的那个风流才子!”“这可怎么办?如果同事知道可就完了,这些年的努力只能付诸东流。”此刻的张燕妮既害怕又不甘心,经过一晚的辗转反侧,她暗下决心:“我得保全自己,否则颜面尽失,今后也无法做人。”张燕妮立即删掉了自己的QQ记录。



周彬的存在无疑像一枚定时炸弹,为了除掉后患,张燕妮横下一条心铤而走险,一手炮制了周彬的“同性恋”事件。那次,张燕妮利用手腕“调动”了一位朋友的弟弟“帮忙”。



可是,张燕妮大大低估了周彬的实力,她没想到周彬如此较真儿,一次又一次地给公司老总和单位同事发电子邮件。有一阵子,张燕妮简直快撑不住了,她怕真相揭穿后,形象更为卑劣,同事义愤填膺的样子简直可以把她扼杀。她真想迅速离开这个城市,但这几年用心血浇灌出的位置和待遇让她迟迟下不了决心,她后悔自己为什么会陷入网络性爱的泥沼。



周彬知道自己是被人诬陷的,从动机和目的来看,他断定是公司内部人所为。“肯定是权力之争!”但苦苦的排查之后,几位疑点很大的同事全都被他一一否决了。于是忿忿之下,周彬开始采用“诈牌、诱蛇出洞”的战略给公司员工发邮件。苦闷之下,周彬把大把的时间都泡在虚拟的网络上。



这时他发现,一直和自己网聊的“西湖宝贝”已经很久没上线了。蹊跷之下,周彬把近来发生的事情联系在一起,感觉事情并不那么简单。正在这时,小马带领大家一起去探望周彬。那天,张燕妮穿了一件低胸的羊绒长裙,脖颈上佩戴了一条具有海洋图案的铂金项链,它的挂坠是由5颗海星和海月亮组成的混合体,构思巧妙,式样别致新颖,一看就是专业人士的眼光。



这款项链给周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因为在周彬的脑海里也有这么一款项链。他一下子就认出了和自己一直网聊的那个“西湖宝贝”发来的半裸身照片里,就戴着一款和这条一模一样的项链。周彬很快意识到张燕妮就是“西湖宝贝”,肯定也是陷害他的人。



黑色较量谁是赢家



元月20日那晚,当张燕妮知道自己的面纱被对方揭开之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从来没有想过把我们的事情说出去,但你太卑鄙了,为了隐瞒自己的隐私,竟然用这种计谋陷害我。”



“你越是怕我说,我偏要说,我一定要让大家知道你是什么人!否则还不知道你下一个会陷害谁?”周彬叫嚣的声音听起来尤为刺耳。张燕妮撑不住了,她双手捧着脸失声痛哭起来。“求你,求你别向外扩散。你怎么惩罚我都可以,但请你给我留最后一点尊严……”



张燕妮柔弱的声音此时显得极为无助,她满脸泪痕的样子似乎让周彬动了恻隐之心,他的咆哮停止了,接着他开始拼命抽烟。那晚,张燕妮语气真诚地向周彬道了歉,并且主动承认了自己曾经使用过卑劣的手段逼走了周彬。周彬听到这句话后,大口喘着粗气,忿忿地先行离开了酒店。



张燕妮回到家后,再次登录了那个一直未敢用的QQ,找到周彬的头像后急忙给他留言,详细讲述了她如何被男友抛弃、以及求职与生存中的尴尬与挣扎等辛酸经历。末了,她再次真诚地道歉,希望对方能宽恕自己。



第二天晚上,张燕妮就收到了周彬的回复。“我很想原谅你,但我认为你的道歉仅仅是想保住你现有的位置,你是一个把利欲看得比真诚重许多的女人。你的致歉信上对你的黑暗行径描述得非常详细,这很好,这完全可以洗掉我身上背负已久的恶名了。我考虑再三还是要把你的行为公布于众,因为员工如果拥有你这样一位领导,简直是他们职业生涯的悲哀。”张燕妮看到此,无法自控地尖叫了一声,当即疯狂地扯断了电脑的所有插头……



接着的数日里,张燕妮整日提心吊胆。稍有同事窃窃私语,她的内心就惊恐万分。每天夜里她靠着大把的安眠药才能入睡,但是噩梦照样会把她强行“拽”醒,而且总是大汗淋漓。



2005年春节后,张燕妮鼓起勇气向老总递交了辞职报告,她知道虽然周彬暂时没行动,并不代表他以后不会行动,还是尽快离开这个可怕而屈辱的城市吧!谁知老总竟以辞职理由不充分为由驳回了张燕妮的辞职申请,张燕妮六神无主,只得硬着头皮继续工作。张燕妮的神经处于高度紧张之中,身心极度透支。



可是,令张燕妮不解的是,周彬一直没有行动,也没有任何信息。但是对于张燕妮来说这一切,却是一种可怕的酷刑,不知道明天会有怎样的事情等待着她。



4月25日晚,张燕妮照例开完例会后开车回家,竟然在高架桥上撞车,被送进了医院急救。出院后,张燕妮再次向公司提出了辞职申请。可就在这时,她却收到了周彬来自QQ的留言:



“今天得知你出院了,我的良心终于安稳了许多。这么久以来,我带给了你深深的恐惧和焦虑,请原谅我的世俗。一直以来我都想抓住那个陷害我的人然后置他(她)于死地,这种想法曾是我辞职后唯一的工作。但是很快我就发现,这种黑色的较量让人变得越来越阴暗……希望你以后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这封信让张燕妮整整哭了一晚上,“警报”终于解除了。周彬的句句话都让张燕妮惭愧,良心的折磨着着实实让其痛不欲生。



一周后,张燕妮回到了枣阳的老家。虽然环境改变了,人也逃离了那个城市,但是那种负罪感却一直如影随形。一闭上眼就会出现周彬最后那封邮件中的话。



张燕妮开始整晚整晚地失眠,最后不得不完全依赖心理医生,但是科学的手段只能治疗肌体的疾病,藏在张燕妮心底的秘密却永远无法消失。不久,在友人的帮助下,张燕妮辗转就诊于湖北大学襄樊附属医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