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船陪导游生涯 我的船陪导游生涯 行李费之内部纷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47/


上一篇文章里我说到为了争夺行李费与岸上的人发生冲突的事,但事实上就我个人而言我根本就不想收这笔费用。钱这东西,没有的时候想要,真拿到手上了,怎么分就是个大问题,稍微不注意就会惹麻烦。而一般情况下行李费都是由我去向带团导游收取的,钱到手后也是由我去分配。这里就说在船上为分配这个行李费闹出来的事。

在2002年的时候,由于大峡大坝截流在即,因为那年三峡旅游是特别火暴,外国游客也非常的多。我在7月份之前是在我们公司的一条船上,那条船的人好说话的占大多数,在这方面倒没闹出什么乱子来。当然,我也尽量做到公平合理,让大家出了力都不吃亏。我的方法是轮机部和驾驶部的人负责由码头上到船上服务总台的一段,客运部的人负责在船上从总台将行李送到客人房间里;下船的时候就反过来操作。在钱的分配上,由于从码头到船上的一段路程比较长一些,于是他们将得到六成;剩下的四成归客运部;而我虽然负责收钱,但除非因为行李多,看他们忙不过来去帮忙搬了,否则我一分钱都不会要。

7月份以后,我换了一条船工作,问题就来了。新去的那条船以前没有一个规矩,一条船上任何人都可以在任何地方去搬运行李,造成的影响很不好。比如,你一个轮机员,穿着短裤、背心到客房去搬运行李,会给游客造成什么样的印象?我去后,立即着手改变这种状况,这也是公司要求我这么做的。当然,既然在以前的那条船上有我认为比较成功的经验,那肯定就会借鉴了。可我估计错了,不是任何人都接受我的方案的,主要就表现在轮机部和驾驶部的人认为他们比客运部的付出的劳动多,只给他们六成少了!但因为这个方案是得到公司的认可并且明确了的,同时参加搬运工作的都是一些普通船员,高级船员如船长、大副、轮机长这样的人是不会去挣这两个小钱的,而高级船员不会为这种事情轻易与我发生什么矛盾,毕竟他们有时候也需要我的帮忙(比如私自带点亲戚朋友出来玩什么的),所以即使有矛盾他们也只有偶尔找些碴!

第一次冲突就在我提出我的方案后不久,说穿了就是采取不合作的态度。他们也知道,如果在行李少的时候闹没什么作用,于是他们挑了个好时机。有一个航次,基本都是外宾,日本人、德国人都有,行李也很多,特别是德国人,远途旅行,有的人甚至一个人会有两的大箱包。当我通知他们去搬运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动,罢工了,呵呵!我这人从来就是吃软不吃硬的,你们搞这样的事,那我也接着。我马上召集客运部的人,以前都只有男服务员参加行李的搬运工作,现在女的也上,除了正常值班的几个人,其他的全去。事实上那些女服务员并不差,有些是从农村出来的,力气也不小。大家一起奋战了好久,总算是没出问题把事情解决了。那跟着就要我去和轮机部和驾驶部的人交涉了。既然在没有他们的情况下我也能组织人把活干下来,那我的口气自然很强硬。我的态度很简单,给我句话,以后是干还是不干,说清楚了,如果说不干了,那从此以后就都别干了!他们也是想多挣点钱的,在一番讨价还价之后,他们还是答应以后继续干;同时在船长的斡旋下我也做了一定的让步,把给他们那份钱的比例提高到了七成。

我本以为事情就这么解决了,可不久后又发生一件事,没把我气死。做旅游行业不能一成不变的,有时候为了照顾各方面的情况也会有一定的弹性。有次就遇到了这样的情况,在有多人来打过招呼,我也做了一番了解,确实是有特殊情况后,我答应将行李费从10块一件变为7块,同时我也将这个事情给轮机部和驾驶部的人说了。当时他们并没有提出什么反对意见,但到了我准备按7块钱一件行李的价格的70%给他们分钱的时候他们却不干了,说客运部能拿多少他们不管,反正他们要按10块一件行李的价格的70%拿钱。如果我给他们了,那客运部的人不就相当于白干了吗?争吵那是肯定的,可吵总是没有办法解决问题的。最后客运部的全体人员开了个会,大概我在客运部的人缘还算不错,大家也还能体谅我,说有没有钱都无所谓。不就是一、两百块钱吗,我牙一咬,全给他们了。

不过不久之后我就逮着机会了。那一天客人到得很晚,已经是半夜一点多钟了,而且整个团只有国外的一个会中国话的领队,没有中国的导游陪同。那个领队知道需要付行李费,但不知道一般的价格是多少,再加上已经很晚了,当他问我的时候我就心黑了一次,说是20块一件行李,他也还真付了。这钱到手了怎么分?如果没有前面那件事情的发生,我肯定也会按比例分,可现在不行了。既然我收少了的时候你们的要求不变,那么现在我收多了,也只能按正常的情况分钱。至于多出来的部分,全部都由客运部的人分了,就当是补偿上一次的损失。反正我又不多吃多占,全部数目都是透明的,也不怕有人说我什么!我这样的做法自然会遭到强烈的反对,可他们也说不过我,这规矩可是他们自己给自己定的。总不能收少的时候就客运部吃亏,收多了就全部拿出来大家都有份,说破大天都没这个道理吧!

有的人觉得事情过了也就算了,可有的人就存下了报复的心思。报复的手段在我看来很是龌龊,居然用牙签将我房间的锁孔也塞住了。但很不巧,被一个服务员恰好路过看见了。对这种人只有一种方法处理,那就是撵下船去。就像船长说的一样,有意见可以提,但不能背地里干坏事;这种人留在船上,如果哪天对公司不满,会不会去厨房放把耗子药啊!

在这以后,对行李费的处理基本走上了正轨,我在此之后还在船上干了好几年,虽然也不能说一点矛盾都没有,但大体上都能让大家都觉得能过得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