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国家利益与文化斗争

国家利益与文化斗争

“桀犬吠日,各为其主,国之利器,不可假人”,“大邦下流”是褒义,“下流”采用今天的贬义也可以,短期内无法超越的大国可以宣扬“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周边小国跟着学样,可能为两国的合并制造机会。当代美国大肆推销民主,和中国古代大肆推广王道是一个道理,好东西没有足够的消化过程吃多了可能撑坏肚子。更何况出口型和自用型往往采用双重标准,过去中国主动输出儒学,却不主动出口《孙子兵法》,现在美国金融机构在全球攻城略地,中资银行等却不能在美国遍地开花。

强大的国家内讧不严重不怕外国干涉,小国、弱国就不一样了,看到人家日子好就生搬民主和联邦制,等于自己制造内乱根源。标准的制订者从来不会因为自己制订的标准吃亏的,吃亏的时候往往是标准以外的原因,或者更有生命力的新标准已经问世,却跟不上形势。面对身高体壮的对手,徒手搏击多半会自己找揍,何况人与人之间差距很难超过50%,国与国基础差距往往高过1000%。对手吹嘘徒手搏击,小个子最好找把刀甚至AK。

所谓的“自由汇率”,金融强国希望的是自己的货币在世界范围内自由流通,他国货币越封闭越好,但不要阻止己方货币在他国的流通。国际社会中的禁止或开放人员自由就业、自由流动也是同样道理,什么时候全球用统一货币,各国(非敌对国即可)人员可以自由流动、自由就业,不公正的“国际贸易新秩序”,耸人听闻的国与国人均收入差距会迅速烟消云散,差距只在于国民素质。“欧元”是伟大的创举,表明了主导国的强大和胸襟,欧盟经济一体化已经不可能逆转,政治军事一体化也会伺机而动。中国“入世”是好事,很多向外国人开放的领域,中国公民可以“利益均沾”。不过“世界贸易组织”绝不是自由贸易的先锋和守护者,世贸组织之于自由贸易,就像披着羊皮的狼。“世界贸易组织”某种意义上是全球贸易壁垒的合法谈判中介。“知识产权”是技术领先国贸易壁垒的组成部分,“知识产权费”是它们的另类关税。最先进技术是不可能引进的,自己研制生产还要为外形等承担侵权责任,这样的“知识产权”索赔最无耻,中国人在这些问题上跟它们扯皮是上当受骗,互补性贸易交换利益比扯皮管用。对国外知识产权保护再积极,专利申请者不把具体的工艺完全披露,不是主动为本国企业设置障碍吗?无论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专利申请往往只是专利申报,而不是为大众造福。核物理专家都清楚原子弹的具体原理,现在“跨过核门槛”的国家也只有十个左右,如果因为美国人发明了原子弹其他国家都不能研制了?高科技是不怕侵权的,不清楚具体原理,工艺没摸透,高素质工人和机床精度不行,有样品也仿制不到位。怕侵权的是面向公众的书籍、音像制品、软件的版权,把专利作为荣誉是对科学家最大的鼓舞,也是帮助推广的广告,实际未具体公开的技术作为商战的起诉书,拿这样的知识产权说事太无耻。药品的无效成分、软件封装即是对侵权的防范,如果没有内贼,侵权是很困难的,防范技术受让者的侵犯就够了。

韩国、西欧、日本的贸易壁垒最森严,与其和一些无赖行为到无赖国家打官司,不如有针对性的打击对方文化商品和奢侈品,对一些不必要的投资也应该予以限制,从中学起,看到外资的咸菜等就对“招商引资”的官员来气。

有目的、有技巧的文化渗透效果是恐怖的,“帝国主义”、“白色恐怖”、“白匪军”、“共产专制”、“共产共妻”等宣传都取得过辉煌的结果,潜移默化下,我曾经先后对优秀的港台文化、俄罗斯文化都产生过抵触情绪,天主教徒对《十日谈》可能有类似体会,走近以后,才发现面纱后美丽的脸庞。受美国为首的强势媒体影响,普通人眼中***与恐怖组织非常接近;因为教学大纲指示的思想太崇高,语文课本里鲁迅教材越多我越讨厌他;因为对藏独、**的支持,只要国内人民不到激愤的临界点,和平演变将继续徒劳无功。政治领域,“正名”非常重要,中国人把朝鲜称作北韩、把**分子称作东突分子,混淆投降和被俘, 媒体为中国以外文化评选(诸如**遗产、**小姐之类)呱噪,是外交和文化官员的失职表现。有的“主旋律”电视剧,居然有宁愿死在满清屠刀下也不愿不受满清统治的女主人公,把目标观众定位为白痴而不是愚民也许能见效,台湾观众肯定会笑掉大牙,当年满清可是想弃守台湾的。士兵奉命向本国平民开枪还有职业精神的解释,真想对拿巨额补助的编、导、制片人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做买卖不能黑心到这种地步,起码能应付观众。没听说当年满清少女主动给郑军当军妓,近三十年来台巴子糟蹋的大陆妹却很多,现实和“艺术”的对比恐怕会引起反作用。当然,看台湾拍摄的古装剧、言情剧,目标受众智商显然不高。但即使是针对愚民的宣传,也要有大批的受众“愿者上钩”才能产生效果,不管是电视、电影还是其他媒介,需要强制推销的,往往取得反效果。美国之音中文广播虽然倾向性极强,大部分时候政治引导是靠片面引用、“据”怎样等技巧实现的,毕竟,袭击中国大使馆之类的尴尬时刻不多,近期尴尬是美国之音中文广播20世纪80年代是萨达姆的忠实吹捧者。而自由亚洲中文广播和轮子功的迷信垃圾邮件,颠倒是非有时候到了可笑的地步,我怀疑来自中国的工作人员要么是白痴,要么是间谍,过去有“东京玫瑰”,现在也可以有“马里兰玫瑰”。

目前,网上有大量挑拨中日、中朝、中俄甚至中国和巴基斯坦关系的引导,却对朝鲜战争的美军等百般辩护,很明显是有组织的。《南京》已经首映,这是好事,可以让中国网民见识一下美国艺术与中国历史的完美结合。但七十年前的旧帐,在中国即将崛起或崩溃的今天挑出来,是不是有点不合时宜!香港拍摄的《东京审判》前一段炒的纷纷扬扬,没看,主题无非是纪念为贫弱的战火纷飞的祖国维权的中国律师。如果我作制片人,在赞扬梅、倪等人同时,重点指向是:为什么屠杀伤上千万平民的最高元凶逍遥法外、为什么细菌战的始作俑者能得善终?几年官司,只有七个混蛋上绞架只能说明中国政府无能!片名可以是——《太阳旗帜永不落——鸭巢监狱,1931-1951》。真正有脑子的民族主义爱国者,首要攻击目标是阻碍国家发展的腐败分子和阻挠中国崛起的元凶!

中央情报局培训逃亡的残暴农奴主,外教在高校蛊惑藏族等少数民族学生,美国花5亿美元在中亚建立突厥语电台,打着科研旗号抽中国人的血(据说有助于针对中国人的基因武器研究),不是帮助中国民主富强的,也不是维护藏族、维族利益的,是为了通过挑拨中国内乱削弱中国。“专制”的中国实行民族平等和对少数民族优惠政策,“民主”的土耳其历史上屠杀亚美尼亚人,近年来围剿库尔德人,在实质行动上美国似乎装聋作哑了,法国议会通过决议,我才知道现代土耳其人比南京大屠杀的日本鬼子还狠。在美国主流媒体纸上的亚洲“民主国家”中,土耳其对主体民族毕竟还是比较民主的,其他多数只是挂着“民主”的招牌,和美国交好的几个产油国连招牌都懒得挂,目前广义的***徒人数占全球近半,推广“民主”,应当首先督促改变主教产生方式。美国向各国推销的“民主”其实是经过专门加工的糟粕,谁要谁倒霉。目前在亚洲,以色列和日本主体民族拥有实质民主,1992年后韩国民主正在互联网的作用下逐步改善。民主从来是自己争取的,相信外国刺刀下的民主,不如相信黄鼠狼会随时保护小鸡的生命安全。美军进军伊拉克是为了石油和战略利益,不是为了带给伊拉克人民幸福,非洲值得拯救的国家和人民更多。不过也是因为伊拉克有隙可乘,还为探测军情的“核查者”敞开大门,自身不改进,只抱怨解决不了问题。

有的轮子功邮件,居然暗示中国是《圣经》中的大红龙(没读过《圣经》的看看就知道大红龙是怎么回事情了),典型的数典忘祖,出自***的邪派分支本性暴露无遗!围绕江核心和高层人事变动的政治谣言和迷信宣传更是比比皆是,作者道德跟“天安门自焚”事件制片人有得比!有的无耻写手(没有迹象表明是转圈功修炼者)居然借毛泽东之口说帝国主义没有从中国掠走什么,继而论述殖民者主动带给中国近代文明,不知道它们能否说服英、美政府向中国商人单独开放国内毒品市场,每年几千吨配额,连续至少一百年,统统用白银付账。

虽然反共不等于反华,但相当数量的海外中文媒体打着反共的旗号反华,或者反华为主,反共为辅。虽然目前美国的民主程度好于国内,但无论社会福利还是透明度,都远不及北欧和中欧部分国家,不少“中国人”却以民主为名为美国的罪恶辩护,包括反华行径。当然,以“主权”为借口反对国内人权进步也是不可取的。

持有绿卡或他国护照,在海外靠讲“民主”打发生活就像过去在租界或国际列车上革命一样无耻。什么是真正的民主,如何实现真正的民主,这才是最重要的。在是否应该实行民主、是否已经或正在实现民主问题上扯皮是对时间的犯罪,还不如开展鸡先生蛋还是蛋先生鸡的辩论,那样名利双收可以心安理得而且安全。很多在海外空喊民主的家伙人格可能还不如国内的轮子功普通成员,至少后者要为自己的违法迷信宣传冒险。如果怀揣他国护照,不是他国的间谍就早点公开为所属国家的富强努力吧,帮水深火热的亲友脱离苦难就胜造七级浮屠了,打着“国家利益”、“民族利益”、“公益”等旗号为个人捞好处的家伙是最无耻的国贼。真心为了祖国强盛,想法把腐败分子及其亲属出逃的路堵死,把出逃贪官的赃款赚到手就是大功一件。和传说中的各类宝藏比较,流亡海外的腐败分子资产更值得垂涎,也更容易搞到手,赖昌星不过是冰山一角,孔祥熙家族、宋子文家族、菲律宾前总统家族、印尼前总统家族、很多非洲国家元首家族等流亡海外的高层官员,个个富可敌国。有胆量闹革命,没把握把流亡贪官的不义之财搞到手,铁定是成事不足的窝囊废。

孙中山说:“世界上的国家,拿帝国主义把人征服了,要想保全他的特殊地位,做全世界的主人翁,便是倡导世界主义,要全世界去服从。”跟着在知识产权问题上瞎起哄,会阻碍本国的进步,当年美国最早的自制蒸汽机是怎么得来的,当年“四大发明”是怎样促进欧洲进步的,那才是我们的榜样。“(一战前)德国不受压迫,就不用讲民族主义,只讲世界主义。后来德国(战败)就不讲世界主义,要讲民族主义。”

希特勒的臭名昭著是战败的必然结果,他的才干毋庸置疑,他的人品,在关于贝多芬、罗斯福、丘吉尔和他的描绘中,认可者更多。给敌国造成的损失作为攻击借口上不了台盘,“灭犹”、“反共产主义”是希特勒的两大罪名。先说“灭犹”,当年欧洲天主教国家恐怕没有一个干净,被德国驱逐出境的犹太人,包括美国也闭而不纳。法国“德雷福斯”案件前后,德国犹太科学家纷纷获得诺贝尔奖。某种意义上,在欧洲,德国曾经是犹太人的乐园。一战初期,美国的犹太财团大部分贷款给协约国组织,是德国战败的重要砝码。有的资料显示,二战德军中犹太人甚至犹太高级军官并不少,20世纪30年代,犹太复国主义者为移居巴勒斯坦,与纳粹分子接触频繁,党卫军还教犹太人如何耕作。但看模样,希特勒和犹太明星卓别林确实很像。二战前德国监狱和集中营总共10万人,因为是犹太人进去的有多少呢?纳粹的罪行在于灭犹,专门在集中营屠杀犹太人的确是罄竹难书。不过德国人对犹太人,比俄国人对自己人,日本人对中国人,二战后印尼对华侨、非洲内战不同民族之间的手段仁慈多了,里面似乎只有德国人和俄国人的相关名声不好。空军元帅戈林身上的屎盆子也不少,戈林也许犯了无数个错误,做了无数的坏事,但从能力角度,二战前德国空军重建、二战初期德国空军所向披靡的首功是他的。

德国灭犹原因,可能一是为了获取巨额财富,二是犹太人没有祖国,缺乏组织,不必担心被清算,二战后韩国和东南亚国家迫害华侨,也有同样因素,区别在于华侨的“祖国”那时候有心无力。中国中学历史教材上还提到德国反犹为了反共,因为马克思是犹太人。个人认为原因实在牵强,斯大林也在同时期反犹,“古拉格群岛”里面的犹太人很多,如果成立,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就是根本对立的了,那时候德国和苏联都标榜自己是社会主义国家。《反共产国际协定》针对的是国家而不是主义,第三国际代表的是苏联利益而不是各国无产阶级利益,王明喊“武装保卫苏联”无耻到了极点。国家的外交政策首先基于自己的利益,列宁一面声称要归还沙俄侵占的中国领土,一面和分裂中国的蒙古王公眉来眼去,差点就弄出一个157万平方公里的“第16加盟共和国”。《苏德互不侵犯条约》、英法对捷克波兰的承诺、日德盟约、日本和苏联彼此承认伪满洲国和伪蒙古国的互不侵犯约定,在现实利益面前统统是废纸,谁的屁股也不干净。日本在紧要关头南下捞油水,不但没有牵制住四十万西伯利亚生力军,也没有切断太平洋补给线。不是苏俄盟友的美国对俄国支持不遗余力,卡车、飞机、坦克源源不断。当然,彼此都是为了自己国家的利益,就像抗战初期美国给日本钢材和石油(中国抗战初期的重型装备主要是德国和苏联提供的),后来翻脸一样。苏联先是支援中国抗战,后来又支持新疆动乱,在新疆的大批汉民被屠杀,除了外蒙问题,这应该是苏联对中国最大的伤害之一。相比来说,二战后的大国和强国中,中国是比较重信守诺的,答应给阿富汗和东南亚的援助不像西方国家只停留在口头安慰和少部分落实上。过去不公开叛变的“小兄弟”一直受到关照,为此花的冤枉钱不少。譬如越南1975年统一后就在南海不老实了,中国援助一直到1978年,不知道相关外交人员干嘛去了。

德国在敦刻尔克,事实上放了英国一马,稍后也没有尽力进图北非,副元首赫斯亲自驾机到英国谈判,个人认为都是有预谋的。如果当时大英帝国本土灭亡了,广阔的殖民地多半不会落入德国人掌握,加拿大、澳洲、新西兰、南非可能独立,成为美国盟友,加勒比和非洲殖民地落到美国人手中可能最大。中亚、印度甚至中东可能被俄国人获得,日本人在东南亚横行无忌,留给德国的只有欧洲和北非,那样太不划算了。可惜赫斯被暗害了,真相只有等英国人自己说出来或推测了。争霸世界,暂时放过英国,进军苏联势在必行,而且时机把握非常好,也几乎得手。战后德国割地赔款还被分裂,奥地利“永远”不能和德国合并,就是预防卷土重来的惩罚。二战德国的失败,政治因素重于军事因素,资源匮乏的强国只依靠军事冒险是不行的,即使侥幸胜利也很难保住果实。如果战前有计划的培训资助一批假想敌国殖民地青年,战时对手殖民地会成为牵制而不是助力。为了胜利,英国可以承诺战后印度独立,缺少利益的德国为什么不能提前开价?在最关键的1941年下半年没有策划乌克兰独立,俾斯麦重生也很难拯救1942年的德国。

“前事不忘,后世之师”,大国提升并保障国际地位,蛮干、因循守旧是没有出路的,“伐谋、伐交、伐战”的先后顺序必须严格遵循。二战以后,“新殖民主义”代替老殖民主义,对于新独立的国家是进步,但仅仅相当于从奴隶社会过渡到农奴社会的进步,独立是殖民地人民抗争和宗主国之间狗咬狗的结果。美国打着“反对殖民主义”的旗号,争夺英法势力范围,大享其利,但不公正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压迫下,原先的多数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依然过着苦日子。很多原先的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在“全球化”的口号和经济封锁等威逼下,被迫单向开放市场,用廉价原料换高价工业品,对方的市场却壁垒森严。“经济全球化”,如果不能保证人员、资本、民用技术的自由交流,就是缠着胡萝卜皮的大棒。亚非拉国家人民要想过好日子,必须团结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把新殖民主义、霸权主义、本国特权阶层这三座大山彻底推翻。

危及赌场或不公正贸易金融秩序的最佳手段不是苦练赌技,和庄家比赛出老千,规则和裁判不站在正义一方,战役以上冲突,受既定游戏规则制约的动作多半会无功而返。如果不能或不愿武力摊牌,扰乱赌场经营秩序,同时彻底揭露赌场骗局会事半功倍。赌局越大,单位时间成本越高,越需要傻乎乎的散户维持运作,冷场对庄家的损害是不言而喻的。远离赌场,依赖实业谋生的人才能过上好日子,以供应原料和实物为主的发展中国家,是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破灭的最大受益者!

二战后东欧体系各国中,俄罗斯基础雄厚,人民素质也很高,为什么复苏最慢,主要是美国为首的强国都不希望俄罗斯迅速东山再起,美国主导的原油期货价格20世纪90年代长期走低,就是阻碍俄罗斯的法宝之一,现在轮到欧洲和东亚领教高油价了。

解决能源危机的根本途径,一是提高能源利用率,各国都在大张旗鼓的进行,此处且不赘述,第二就是扩张势力范围,无论是传统能源还是所谓的“新能源”,地盘都是资源量的基础。“能源危机”喊出几十年了,全球范围内石油产量和未开采的探明储量并未明显见少。根据两位经济学家的赌约新闻,随着技术进步和勘探开发,全球原料价格走势总体是不断下跌的,高油价一部分归功于实际的通货膨胀。在所谓的“新能源”构成中,太阳能、风能、潮汐能、生物柴油等都是直接或间接利用太阳能,水能与地热能看当地的地质和水文条件,裂变核能可以归入传统化石能源一种,只是运输、转化方式有了本质区别。以水能为例,部分发达国家开发率很早就超过了80%,绝大部分发展中国家迄今只利用了很少一部分。石油等传统能源也是如此,21世纪在海底、在非洲、在中亚、甚至在东南亚仍然探明了不少新资源。即使缺乏油、气构造地质条件,地盘大了,各式各样的能源一般也更有保障。

中东能源地位的关键,不在于能源储量高得离谱,而在于开采-运输成本的低廉,直接决定了工业国的生产成本和高能耗生活成本。即使按照公布的最大预测储量,转化为统一热值单位,波斯湾能源总量并不比欧洲、俄罗斯、中国、美国大型煤田的储量更多。如果必要,可以改造汽车烧木炭,随着技术进步,陶瓷发动机的成熟,将来汽车直接烧炭也没准。

如果不是成本缺乏竞争力,按照现在的能耗,加拿大的油砂、马拉开波湖的重油、南非等地的铀矿、以及炒得火热的“可燃冰(目前成本太高)”足以支撑全球经济运转几百年。因为条件限制,只有少数大国和发达国家掌握了最先进的能源勘探开采技术,部分非洲国家目前还是能源开采的处女地。主要大国即使探明了能源新基地,有时候也刻意保持沉默,作为政治经济武器在需要的时候才公开。能源价格,是人多地少、工业发达国家的七寸,却是超级大国纵横捭阖的法宝,中东、中亚就是依靠能源战左右全球经济的会战中心。

对大气排量的限定,事实上就是对能源的争夺,欧洲发达国家身为既得利益者,打着“环保”的旗号限制发展中国家和超级既得利益者——美国。公平的草案,应该结合总人口、国土面积、工业规模及水平三个方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