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鼎古朴 楷之秀美:汉字美妙在多维

钟鼎古朴 楷之秀美:汉字美妙在多维

汉字分篆隶楷行草,书法成为独具一格的艺术,书法家人数之众多,书法工具之精益求精,书法艺术之令人惊艳……举世无双!汉字是全世界最美丽的文字,本文从几何学角度发掘汉字之美。


几何学研究空间,空间具有维度,维度越多自由度越大。维度较抽象,举例以明之:洞中潜蛇为洞壁所限只能前进后退,它的空间只有一维。原上奔马除前进后退外还能左转右转,它的空间是二维的。空中飞鸟除前进后退左转右转外,还能向上腾飞向下滑翔,语云:“天空任鸟飞”,鸟比谁都自由,因为三维空间具有最大的自由度。


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联合一维时间与三维空间构成“四维时空连续统”。上例中的蛇马鸟如在运动,它们的空间位置就随时间而变化,各自之维度还要增加时间一维。在爱因斯坦看来,飞鸟是在四维时空中翱翔。


为突显汉字之美,先看一下拉丁语系的拼音文字。语音只随时间而变是一维的,以字母为单元的拼音文字本质上也是一维的。以圆珠笔写英文字,弯弯曲曲有如蛇行。英文书法精品是用鹅毛笔或沾水钢笔写出的,随用力轻重不同,笔迹宽度略有变化显示出空间韵律,比圆珠笔写出的笔迹更美,源出于宽度方向的附加自由度。但钢笔字宽度变化有限,犹如前例之蛇洞略放宽些而已,充其量也只能说具有一维半空间。


言归正传。汉字书法琳琅满目美不胜收:甲骨文之神秘美,钟鼎大小篆之古朴美,隶体之端庄美,楷体之隽秀美,行书玉树临风之飘逸美,草书笔走龙蛇旷世奇美难以笔墨形容,“公孙大娘舞剑器”庶几近之。


字如其人:王羲之、褚遂良、颜真卿、柳公权、张旭、怀素、苏、黄、米、蔡……名家辈出各领风骚。书法容百家而各显其个性之瑰丽奇美,源出于汉字具有极大的自由度。


自由度来自多维空间。汉字有指事、象形、形声、会意、转注、假借六书。象形字从图形转化而来,理所当然是二维的。其余五书也多半包含象形部分,例如形声字一半象形一半拟声,非二维不足以容纳。再者,汉字是由横、竖、点、撇、捺等笔划构成的,好比在桌面上拼七巧板,必须有二维的自由度才能拼出千变万化的美丽图案来。可见汉字本质上是二维的,如原上奔马纵横驰骤,为汉字之美奠定了坚实基础。


书法讲究构架,类似于绘画之构图。至少须有二维空间所提供的大量自由度,字形才谈得上构架,才能体现出篆隶楷行草之特色,才能将各家之不同风格表现得淋漓尽致。


书法讲究悬腕。书法家手腕悬空,方能随心所欲运臂使指挥毫着墨,在三维空间中发挥最大的自由度。


书法讲究笔法,在很大程度上应归功于其独特的工具,毛笔是所有笔中最神奇的。笔也有自由度:圆珠笔只有一个自由度。鹅毛笔和钢笔的笔尖分叉,可在宽度上略为施展,其自由度介于一二之间。毛笔由千百根毫毛组成,每根毫毛可有不同程度的弯曲,其自由度岂止千百?正因为毛笔有这么多的自由度,书法家才能得心应手挥洒自如,一支笔写出千般字。尊毛笔为众笔之王,谁曰不宜?


毛笔的众多自由度运用得宜,可增加书法之维度。笔颖蓄墨之丰欠,运笔力度之轻重,笔锋走向之偏正,运用之妙存乎一心。颜真卿楷书严正丰厚极富质感,柳公权笔力遒劲挺拔而具骨感,均能产生视觉之立体效应,是为三维。不信吗?笔力千钧之赞语曰:力透纸背。如无垂直于二维纸面的第三维度,朝哪儿透啊?


“草书之笔走龙蛇与西文之蛇行如出一辙,为何独钟情于草书?”别忘了还有公孙大娘舞剑器:“〔火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青光”(杜甫《剑器行》)。草书之美是动态的,动感来自“飞白”,此乃毛笔字所特有。当笔颖欠墨执笔者运臂如风时,笔锋在纸面扫过显出黑白相间的飞白,笔飞墨舞当非过誉。草书是既有二维空间构架又显时间变化的三维时空艺术,具有极大的自由度。狂草连笔自上而下一气呵成,宛如“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李白《望庐山瀑布》)。草书的这种居高临下一泻千里的宏伟气势,是横向蛇行的西文书法无法比拟的。假如爱因斯坦看到怀素的《自述帖》,他会说:“这不就是我的时空连续统之艺术再现吗?”


诚然,基于拼音字母的横写文字也有其优点:见字发音方便学习,字母易于输入电脑,以及与数学公式兼容等。但就美感而言,汉字堪称独步,书法已成为家喻户晓雅俗共赏的艺术。反观西方,有谁见过用拼音字写的匾额楹联条幅扇面?


意犹未尽,不吐不快。我经常遇到一些欧美科学界人士,他们对历史悠久的中华文化表示钦佩。奇怪的是,个别同胞却打着“科学”旗号试图全盘否定传统文化,他们无视诗经离骚汉赋唐诗宋词元曲之旷世奇美,无视先秦诸子哲学之精湛深邃和孔孟墨人文精神之仁爱宽容,他们忘记了中华文化曾同化各族泽被四邻,忘记了我国古代科学技术曾领先世界。世界史上的一些古文明曾璀璨一时,却在历史的风雨中相继凋零。中华文明历久而弥新,这难道是偶然的吗?谓汝不信,汉字为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