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9/

第十三章 残酷现实

蒙特和伊莲娜一进入这个由舞厅临时改成的医务站时,立即被面前看到的,听到的情景惊呆了。

蒙特有一种身处地狱的感觉,整个舞厅躺满了伤病员。有被大火烧伤的,有被炸弹碎片及子弹打中的,有被房屋倒塌时砸伤的,有在海里逃生时被泄漏的滚烫重油烫伤的。有的半块面被毁了容,人不人鬼不鬼的;有的被炸断手脚的,终身瘫痪的;有的被重物砸中,内脏受损奄奄一息。总之你能想象得到的受伤方式,都能在这里轻易找到。都处听到的都是人们痛苦的呻吟声,号哭声,看到的都是人们悲伤无助的眼神,憔悴恐惧的面容。

蒙特和伊莲娜一起,把一个双脚被炸弹炸中的重伤员抬到舞台上的临时手术室。一拨开手术室的挂帘,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纵是意志坚强的蒙特,也被眼前手术室的情形所震惊。

这里那是什么手术室啊,简直就是一个屠宰场,屠宰的对象却是人啊。一张临时搭起的手术台上,有一个重伤员躺在上面,正在做着手术---截肢。而且还是没使用麻醉药的,专用的手术刀已经用到卷了口。手术台前,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军医正拿着一把电锯,在切割重伤员的左腿,两个男护士死死地用力按着伤员。“我的腿啊,我的腿。”本已昏迷的伤员从巨大的痛苦中惊醒过来,抱着断腿痛苦起来。

“下一个。”两个男护士给伤员快速止血包扎后把他抬了出去,老军医拿着电锯,面无表情地说到。

“快把伤员抬上手术台吧,不然晚了他就没命啦。” 蒙特推了推吓得转过身,掩脸不敢看的伊莲娜肩膀一下。

伊莲娜这才反映过来,和蒙特一起把重伤员抬上了手术台。

“来你们帮我把他用力按住,真是没办法,看来只得截肢啦。”老军医为伤员诊断后,摇摇头叹了声说到。

“我不要截肢,我不要截肢,求求你再想想办法。”手术台上的重伤员听了连忙苦苦哀求到。

“要么截肢,要么没命,你考虑清楚。”老军医放下手中的电锯说到,重伤员一下收了声。

“还等什么,快把他按住。”再次提起电锯,老军医大声地向蒙特和伊莲娜两人喊到。蒙特在手术台头按住伤兵的双手,伊莲娜按住他的脚。电锯急速旋转的声音响起,老军医手起锯下,电锯切向伤兵的两条炸烂的大腿,伤兵惨叫一声,痛得昏死了过去。

“还愣什么,你是护士,赶快给他止血包扎。”老军医锯完伤兵的双腿后,喘着气向发呆的伊莲娜呵斥着。

伊莲娜这才反应过来,急忙拿起手术台旁边桌子上的止血钳,创伤药,绷带,给伤员止血包扎。

“那些人是干什么吃的,麻醉药,消炎药,杀毒药水还不运来。”老军医放下手中的电锯,扶着手术台自言自语地说到。

“医生,请问这该放哪里啊?”伊莲娜好不容易给伤员包扎好,指了指还放在手术台上的断肢向老军医问到。

“放在角落的大铁桶里吧,这可不能乱扔,要集中处理,不然搞不好会发生瘟疫。”老军医手挥了挥,指了指手术室角落的一个大铁桶。

听了老军医的话后,伊莲娜拿起两条血淋淋的断肢,走向了角落的大铁桶。刚想把断肢放进大铁桶里,伊莲娜向桶里一看,突然尖叫一声,断肢掉到桶里。伊莲娜转身跑到手术室的门口,蹲在地上呕吐起来。

“伊莲娜你怎么啦,出了什么事。”蒙特见到急忙走过去,一边轻轻拍打她的背一边关心地问到。

“那个大铁桶里......”还没说完,伊莲娜又呕吐起来,真是黄胆水都吐了出来。

“唉,小姑娘看来你还是个新手啊,一桶断肢就把你吓成这样子。你要赶快适应啊,只要战争继续下去,你就必须经常面对这样的情况。”看到暂时没有新的伤员送进手术室,老军医也就坐在手术台旁的椅子上稍事休息。

“伊莲娜,你要坚强些,不要乱想,深呼吸几下。”明白了是什么事的蒙特安慰起伊莲娜。

“蒙特,我是不是很没用啊?”伊莲娜深呼吸了几下后,好不容易没有再呕吐,但却转过身来抱着蒙特哭泣了起来。

“你表现得已经够出色啦,从在战舰上的时候到现在手术室这里,你已尽了作为一个护士的职责啦。”蒙特很理解伊莲娜这时的心情,抱着伊莲娜让她在自己的肩膀上尽情的哭。

“但我没能救回他们啊。”伊莲娜哭泣着说到。

“我们不是神,尽了自己的力就问心无愧,上天是不会放过那些作恶的人的,他们一定会遭到惩罚。”蒙特咬了咬牙,眼中射出了精光,要是神不去惩罚他们,那就由自己动手好了。

“你们把伤员抬到外面安置吧,又有伤员来啦。”这时刚才的两个男护士已抬了另一个伤员进来了,老军医向蒙特两人说到。

伊莲娜忍住了眼泪,振作起来,和蒙特一起把手术台上的伤兵抬出手术室,在舞厅里找了个空位。蒙特在伤员满地的舞厅里转了一圈,好不容易找来了一张餐桌布,铺在地上把伤员安置在地板上,伊莲娜也不知从那里找来了一杯开水,给已醒过来的伤员慢慢喂食。

千盼万盼,急救的药物终于运到了临时医务站,药物被迅速分发到急救站内的各个护士的手里。蒙特也帮着伊莲娜向伤员派发止痛片,伊莲娜逐个逐个地为伤员打消炎针。

忙碌中,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间已到了下午一时多了。一个民间志愿救援车队,给临时医务站送来了一批食物和饮用水,分发给站里的伤员和救援人员。

“相信你也饿啦,快吃吧。”此时伊莲娜一手拿着条大面包,一手拿着杯水,向坐在医务站门外地上的蒙特走来,掰了大半条面包递给了蒙特。

人是铁,饭是钢,除了早上在战舰上吃了快巧克力外,蒙特是滴水未进啊。老实不客气,把面包接过来就大嚼起来。

“别吃那么急,先喝口水,咽着就不好啦。”自己也要咬了口面包,伊莲娜把手中的水杯递给了蒙特。

“伤员处理得怎样啦?”蒙特喝了两口水后问到。

“幸亏药物送来得及时,死亡的人数已没有早上的多,但重伤的人太多啦。” 伊莲娜语气中带着些无奈,叹了口气说到。半天时间的经历,令她一下子成熟了很多。

“要是没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打算等会回基地看看。”蒙特吃完了面包后,站起来说到。

“那你一定要记住来瓦胡岛红十字医院找我啊,这个临时医务站估计明天就要转移了。”伊莲娜在蒙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说到。

“放心啦,我是一定会找你算帐的,到时你可别赖帐啊,连本带利一起还。”蒙特张开双手抱着伊莲娜,在她的小嘴上吻了一下,虽只半天时间,两人已结下深深的情谊。

人间沧桑生何幸,世道残酷死无哀。

拉票票啦,请各位大大收藏本书,多砸票票,多点击。

本书起点中文网首发,有更多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