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母行动 第十五章 第三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842.html


“声纳员的探测分析结果是正确的,”他说道:“是一艘‘俄亥俄’级的核潜艇。可是潜艇为何要到该海域里去呢?”中将并不希望众人来回答这个问题,或者提供出各种各样的假设。按照他对该种潜艇的了解,对此是不由自禁地产生出许多的凝点。

(SSBN“OHIO”)俄亥俄弹道导弹核潜艇是美国建造过最大的潜艇。与之能够媲美的只有俄国建造出的‘台风’级核潜艇要大于它。俄亥俄核潜艇长560英尺,排水量达到了18.700吨。随便在各种类型的军事杂志上,都能够找到有关它的图片资料。而它的任务也是世人所知晓的,其任务范围只根据美国总统的命令,用其所载的弹道导弹对敌方进行核打击,保卫本土及他的同盟国。事实上它不会作为攻击潜艇来工作,而它的存在,只是提供一流强国所必须的二次核打击能力。它所携带的鱼雷只是用来做自身的防御。

“马上发电令给蓝盾号核潜艇,”中将稍微思考了一下后说道:“让蓝盾号核潜艇,艇长自己去想一个脱身的办法。”

整个事情出现就是这样的。那时,蓝盾号核潜艇艇长坐在椅子上,他感到腰部像乏力一般的酸痛,只是匆匆地瞥了一眼海图。到达目的地还有七个小时的航程,但是在这之后呢!他就有一点并怎么乐观。那些突击队员们正在餐室里接受具体任务的指导。潜艇开始减速到35节的速度来行驶。同时,正好到了换班的时间。舰长想到餐室去,只是该种打算刚刚冒出之时,一种揪心又揪肺的声音响了起来。那是警报!立即进入到战争状态!

全艇人员立即奔赴各自的岗位上去,本来换班获得休息的人员也来到工作岗位上,现在是每个工作点都有两班人马。

“东南边也有声响。”声纳士兵说。

声纳军事长,将另一边声纳士兵汇报的资料看了一遍,然后交到另一班的声纳军事长,在得到肯定的点头姿势之后,才将该种综合分析后的信息,立即汇报给指挥控制室。

“探测!”副舰长命令道。

这个时候,潜艇收到了从基地指挥系统传送而来的信息里获得。表明海军中将的估计是成功的。因为不论是北约的、还是美国的。‘俄亥俄’级的核潜艇是不会担负攻击者的角色,与它相距不远的地方,一定还存在另一艘,或者多艘攻击型核潜艇。

“到底是什么?”传来了潜艇艇长的问话。本之换班下去休息的声纳军士长,一直在该舱室的门边,进行踱步徘徊,他朝另一位军士问道:“先前对它注意了多久?”

“现在还说不上来,舰长同志。它一直处在那个方位上没有发生变化,而现在它正朝我们这边驶过来了。”

为了不影响与舰长的通话,该名声纳员在回答自己的直接上司的问话时,特意地将说话的音量压低了下来。“我想是一艘‘洛杉矶’级的攻击潜艇!”同时,他把耳机取下,递给走过来的声纳军士长。“五分钟!我一直监听了五分钟!”

“继续跟踪!”

为了真正搞清楚与目标相距有多远的距离,军士长把耳机放到了耳边。他并不紧张,他是潜艇上最优秀的声纳操作员。很快他从耳机中听出先前声纳兵认定的事情,的确是一艘潜艇。当艇长的问话再一次由舱室里的扬声器播放出来后,他代替声纳兵来回答艇长的提问。

“是它,是一艘攻击型潜艇!”

声纳军士长在说此话之时,他抬头看了看面前的部下。认定此人今后,将绝对是一名出色的声纳兵。目前他所置身的核潜艇,尽管潜艇上装备的声纳装置是最先进的,可以测听到许多不出声音的东西来。可是在判断结果上,还是需要人去利用积累的经验来加以补充。好大的一个家伙,军士长估计照现在的航线往前开,就会在一个交叉点与蓝盾号相遇,他立即将数据输入计算器里,去计算出相遇的交叉点。

“一个螺旋桨!同美国人生产的‘俄亥俄’级的核潜艇十分相似。”

“估计方位在哪里?”

军士长没有立即回答来自指挥室的问话,而是扭头低声询问身旁的士兵,“这声音是从哪里来的?”可是不需要兵士的回答,他早已从面前的控制盘上得到了全部的资料。“指挥室,声纳室报告,发现有回波。”他大声地冲着话筒进行报告道:“方位3-4-0,目前我们正在进行下一步的辨认。”

这时候一名声纳兵从仪器控制台那边,扭过脸来望着军士长,从对方那种熟知的神态上,已经得到了想要表达的最新情况是什么啦。因为探测到的回波很弱,同时也在下降。从这种情况上分析来讲,有一点可以进行肯定,那就是对方没有动。或者是行一阵子之后,立即停止一阵子。让潜艇慢慢地漂移,其目的是不想让对方知道确切的距离。

他立即想到用主声纳去弄清楚,只是很快就推翻刚才的想法,决定不这么干。如果用上主声纳的话,自己所处的位置就像黑夜里拿着手电筒来寻找躲在暗处的人。原因是主声纳发出去的脉冲信号,让目标很显然地得出自己的所在方位。决定还是使用被动声纳装置。好吧!就让我们来抠你的屁股眼。

没费多少时间,声纳军士长得到了他想要的。的确像海军中将在发来的电报中,提及到的注意事项中的估计内容;应该还有另一艘潜艇在某个方位上。在感谢国内的声纳仪器厂,设计生产出了这种高精度的声纳仪器的同时,也有一小部分的情绪跑到感谢对方的那边,感谢他们的脉冲通信,不然只能听出一点装置和蒸气的声音,不能听不出别的什么特征来。

“指挥舱,声纳室进行报告,我们得到了明确的目标,方位在3-2-4,距离8000码,从装置上得出是一艘攻击型的‘海狼’级核潜艇。”

艇长听完了声纳室汇报而来的报告之后,马上移身到海图旁边。有关‘海狼’级别的攻击核潜艇的技术资料早存于大脑之中。该潜艇与众不同之处,也就是说在目视识别上显现最大的区别在于:‘海狼’级指挥台围壳的前端与前甲板有一个圆滑的过渡,而不是垂直于前甲板。一旁边的电话响了起来,是副艇长由第二层甲板的导弹控制室打来的。

目前副艇长担任了发射指挥室的指挥官。蓝盾号艇首的六个鱼雷管,其中有三个都装上了我国自行研制的长剑TP型的533厘米的有线制导鱼雷,它可发射携带超过一吨的弹药。剩余的三个鱼雷发射管中也分别装上了一个用于迷惑对方的假目标,一个能够活动的潜艇模拟器。最后的一枚因射击目标不明确,现在还没有为它输入指令。如果在情况危急时,同样可以将它发射出去,由它自寻目标。如果真的遭到攻击,可以马上进行反攻击。二枚鱼雷足可以解决一个目标,副艇长正给鱼雷输入了射击方案。

“发射准备就绪,鱼雷管内已经进水。”不间断的操作进展情况汇报到了指挥室,“鱼雷管外侧的门已经打开。”

“再检查一遍射击方案。”副艇长命令道。

“舰长!”声纳室又汇报来了最新情况,“危险!我们受到对方的鱼雷脉冲波的锁定,并且还发来了干扰声纳波束。”

“告诉我时间和距离。”随后他朝操作室传达出指令:“水平舵全力向上!”然后一双眼睛直直地盯在干扰示波器上,在它的上面显示出一幅声纳图像。

“两枚鱼雷,方位3-2-4。6000码。”

简短明了的报告让艇长立即作出了冷静的决定,目光这时投向陀螺器上。“把水平舵尽量向下放,一直向下到底。”两枚鱼雷尽管还没有发射过来,但是已经是最重要的对付目标了。他的心里在暗暗祈祷别出现任何的机械故障。

当然,也许目前所做的一切,全是毫无选择的决定,因为这样可以给制导鱼雷制造错觉,用声纳脉冲去干扰,潜艇只有潜到海底或者接近水面的地方,当脉冲到达那里时常常会引起反射回去,让对方找不到目标。潜艇在执行指令下潜的时候,发射来的声纳冲击波冲击双壳艇体上产生的回声,如果不是经过特别训练的人,那早就吓得魂飞体外。在声纳室里,声纳军士长胸中涌荡着怒火。他发布命令道:

“向他们发射脉冲信号!用最大功率的,做到冲垮他们的寻迹声纳。”

“现在就发射假目标吗?”副艇长问道。

“是时候啦!”舰长同意这个方案。

由鱼雷发射管悄然发射出去的潜艇模拟器,带着当前阶段潜艇的工作特征,朝潜艇相反的方向驶去,它将迷惑对方。在它离开潜艇之后,虽然蓝盾号核潜艇上停止了声纳脉冲对目标的轰击,但是仍然采取了回避的策略。使用最大的航速行进了十分钟之后,速度立即降了下来,仅用保持能悬在水中的2节速度,沿着以前的航线偏离了五度。同时,停止了所有的操着,完全安静地静静漂移。

从战术上来讲,只能归纳到逃遁的范畴之中。没有耐心与时间同他们在海洋中纠缠不休。当然真正的对抗射击可能并不会发生,不过谁也不能保证糟糕的情况不会出现,然而用相撞击的方式恐怕是最能避免战争发生的最佳攻击方式。

在岸基要塞里,顿时失去了与蓝盾号核潜艇的任何联系。要想知晓原因也只能从最后以及先前获知的详情上去加以推测 。一名控制室的技术分析上尉,奉命来到了指挥室里。由他带着一系例的资料,来见各军种的长官。他有一点不知所措,直到跨进指挥室的大门之后,才镇定了起来。面对端坐于大圆桌边旁边的几位上将级的军官。他朝他们敬了一个军礼之后,直径地走近到圆桌旁。

分析员将不久前由打印机打印出来的资料,分别递到各位将军们的面前,然后走到大型的屏幕下,按动了一个键钮。资料开始显示了出来。

“最后我们得到的信息来源点是在这里。”分析师说道。

他用手朝显示出来的海图上点了点。在它的上面有一个地方被画成了三角形,每一个角的接点上都注有明确的标号,同时另一个表示箭头的框框中,注明了所围的面积。蓝盾号核潜艇处在一个三角的夹角点上,只有内行人士才能够看出来,那是往南的方向,并在原先的航线上偏离了五度。

可是有一个闪亮点在屏幕上不停地移动,那是分析员们所做的分析演示。它并没有朝基地发出任何的信息。事实上对它的探测只持续了四秒,后来就全无任何的信息。现在的移动是经计算后模拟上去的。显然那是一艘能够活动目的在于迷惑对方的潜艇模拟器。明确的一点,在军官们的脑海中立即形成。对此最好的解释是:蓝盾号核潜艇采取了遁移的战术,不想与他们纠缠,因为未完成的人质解救任务太重要了。同时,也为了不使自己的身后跟着一个一心想探窥的混蛋,才使用了这种战术。

将军们时不时地接合手中的资料,以及屏幕上显示出来的资料综合思考。

“从时间上来讲,计算出来会在何时间里,它会重新与基地取得联系?”基地主管问道。

“也许会在二小时之后,可能时间还会用得更长一些。”

分析员敬意地扫视众位将军们一眼,面前的都是专家,他希望自己专业扎实的基础知识能胜任将军们的提问。

“用相对安静的办法,那么潜艇就只能保持在2节的航速来缓慢漂移,要想悄然脱离到对方探测声纳的范围之外,在时间上恐怕要得更长,只能靠活动潜艇模拟产生相反的功率,把目标吸引开去,引出声纳探测的范围之外。”

“现在只有等待!”

“是的,上将!”

“我们的医务船目前处在海域的那个位置海域上?”一直只听不发话的中情局专员曲靖发话问道。

“现在正停在预定的海域中。”分析员按动手中自带来的数据发射器的键钮,把刚才提到的情况资料发出让屏幕接收显示。“作为战机降落平台的另一艘商船正全速驶向目的地,现在战机正待命欲从它的上面起飞,因为在这个距离上,战机的燃料已经足够飞到在珊瑚礁上建立起来的停机场地。”

“我认为战机可以命令起飞了!”海军中将把目光投到基地的上将脸上,然后再移到情报局的专员身上,“有了空中的力量,对现在我方潜艇还不太明确详情的时候,是绝对有利的方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