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给你这种权利!我看到龌龊白领侮辱民工

做了一上午的文件,早 已饥肠辘辘,我决定到 单位斜对面的阿嫂面馆 大快朵颐了。


走进面馆,早已聚集很 多市民在那里吃面,我 经行之处,引来一注注 歆羡的目光。


今天天气晴朗,气温回 升,我抛却了往日的西 装革履,上身一件特步 运动体恤,扎进忘不了 西裤里,腹部七匹狼皮 带扣折射着灿烂的阳光 ,安踏运动鞋的log o随着稳健的步伐在裤 脚下忽隐忽现,我知道 是这一切出卖了我公务 员的身份,引来他们歆 羡的目光。我低调路过 ,找到一个靠内的桌子 ,富有素养地坐下。


“先生,请问您需要什 么?”服务员微笑而又 谨慎地问道。


“一碗素三鲜,小份。 ”我没有接过她手中的 菜单,点餐很老练。


说完,我低下了头,假 装去玩手机游戏,为的 是避开即将到来的又一 阵火辣目光。素三鲜面 和牛肉面、羊杂面的价 格是一样的,一般的老 百姓喜欢荤腥,常常在 老板加牛肉、羊杂的时 候,用近乎央求的口吻 请老板多加一点,而我 点了素三鲜面,必然会 引起人群心理上的不平 衡,我不愿张扬。


我优雅地吃着面条,可 口的味道使我大脑浮现 出一个个表示赞美的英 语单词“delici ous”、“good ”、“wonderu l”……


突然,这美妙的画面被 打破了。


几个民工走了进来,坐 在离我不远的桌子上, 嚷嚷着要大碗牛肉面, 面要多,油要多。嚷嚷 完之后,又一起低声嘀 咕面太贵,工钱太少什 么的。


我美好的心情完全被破 坏了,但我并不直接指 责,我叫来服务员,对 她说,给我加一个煎鸡 蛋。


民工们沉默了,低下了 头,为适才的表现感到 羞愧,显然他们也曾经 打听过加蛋的价格,明 白这不是一个普通人能 够承受的,他们偷偷地 打量我,七匹狼皮带扣 折射的阳光令他们睁不 开眼。


在他们故意强压但仍显 粗鲁的吃面声中,我付 了钱。随着一个优美的 手势,一辆蓝色的TA XI谦卑地停在我的身 前。


这一切,让他们明白了 自己的身份。


特别是,桌子上,白碗 里,那个静浮着的完整 的煎鸡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