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报:藏独是政治替身 西方令中国人失望

点击数:1727 更新时间:2008-4-13 22:37:22

新加坡联合早报11日发表署名文章指出,奥运圣火在英、法、美等国传递时遭到多次干扰,正是崛起的中国近年来在西方世界不断遭遇抗拒的最生动的缩影。拉萨暴乱本身原本是一个是非分明的事件,但因为它发生在试图借奥运之火而风光亮相的中国,所以,西方有心之人便大肆挖掘和渲染这一事件的负面政治效应,以此抵销北京为提升自身形象而作出的努力,挫伤中国矢志要平等立足于强国之林的雄心。


文章说,在奥运圣火先后在伦敦和巴黎遭到暴力攻击之后,国际奥运会主席罗格在表示忧心忡忡之余,呼吁中国“尽早和平解决西藏问题”。这一呼吁虽然是善意的,但在政治上却是天真的。因为即使没有发生西藏暴乱,奥运圣火的传递照样会遭到干扰;即使没有西藏问题,西方社会还会搬出达尔富尔问题;即使没有“藏独”分子站出来羞辱北京,形形色色的人权组织、“无疆界记者”和“大赦国际”等等也绝不会放过中国;即使没有街头暴力抗议行动,西方还会有各种软性和硬性的干扰行动,包括媒体的妖魔化炒作和议会的反华提案。


“藏独”分子是政治替身


对于北京奥运会在国际上遭遇的各种压力和阻挠,中国官方和主要媒体一直试图淡化处理,强调那只是“少数人”制造的事端。毫无疑问,过去几天在欧美几个城市制造暴力事件的人数确实不多,但是,假若没有某些国家的领导人、政府官员和新闻媒体忽明忽暗的怂恿与配合,“少数人”的干扰行动就不可能变得如此肆无忌惮,以至于演变成全球关注的头条新闻。


文章认为,事实上,“藏独”分子借奥运之机发泄对北京的仇恨和敌意,与这些年来西方社会对中国崛起态势所产生的抵触、疑虑和不满是完全合拍的。中国产品好不容易走出国门,却被丑化为导致西方工人失业的罪魁祸首;中国商人和资本进入非洲大陆,老牌殖民国家心生嫉恨地称之为新殖民主义者;中国企业在海外展开并购行动,西方政府视之为洪水猛兽。当然,还有庞大的贸易盈余、庞大的国库存底、庞大的军费开支、庞大的能源消耗,更有“被共产党统治和驯服”的庞大人口,这一切都使整个西方世界产生了被挑战、被取代、被超越、被损害的恐惧感。


以恐惧和嫉妒的心态看待中国,一切都变成了扭曲的政治图景。西方城市发生骚乱,那是挑战社会秩序的违法事件;若中国城市发生骚乱,例如此次拉萨暴乱,就被不假思索地描绘成追求自由、民主和人权的抗争行动。至于“藏独”分子以暴力行动干扰奥运圣火传递,同样符合西方人看待中国的政治逻辑和政治需求。因此,虽然抢夺火炬、扰乱传递火炬行程的“藏独”分子是“少数人”,但他们却是一种政治替身,代表了西方很多人对中国的固有偏见、歧视和敌意。假若北京当局不承认、不正视、不认真对待这一国际现实,那就不能够用正确而有效的策略与方式去直视西方世界。


深刻分歧原形毕露


文章说,自从9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与西方国家之间的关系虽然波折不断,但却保持了平稳的大势,避免了冷战末期整个西方与中国全面对抗的局面。可是,此次拉萨暴乱期间和之后的西方政治立场与舆论环境,其恶劣之突变令人感到恍惚,进而使人不禁联想起冷战时期肃杀的国际政治气氛。其中,尤以法德领导人突然变脸、西方媒体围攻中国的做法最为令人心寒。就在不久之前,这些领导人还在北京笑脸谦恭迎人,这些媒体也逐渐赢得了中国民众的基本信任,但为何在一夜之间突然翻脸和转向?为何要对与己无关的骚乱事件大作文章?


最近十多年来,中国内部市场的诱惑力以及强大的政府采购能力,使西方精英社会暂时忘却了与中国之间的价值观差异,暂时克制了公开蔑视中国政治体制的冲动。但是,眼前和现实的利益考量,毕竟只能作用于一时,只能暂时搁置和掩盖相互之间的深刻分歧和矛盾。一旦出现可以进行政治操作的事态和机会,例如拉萨骚乱,这些深刻的分歧和矛盾就会原形毕露。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来,西方世界宣示的对华政策目标是要“让中国全面融入国际社会”;中国本身的目标之一也是“与世界接轨”。但是,从至今为止的情况看,无论是“融入”还是“接轨”,各方都只走了半步。西方世界虽然不得不承认中国经济崛起的大势,但在政治上始终自以为是和居高临下,以根深蒂固的优越感来贬抑和丑化中国的政治和社会现状,继续把中国视为“非我族类”。“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种政治思维是西方政界和媒体看待中国的根本标准,也是它们先入为主地解释拉萨骚乱和西藏问题的下意识逻辑。


使中国民众极度失望


文章认为,近代历史上,中国和西方两个世界曾经发生过多次碰撞,而每次碰撞的始作俑者都是西方列强,并且远涉重洋将灾难强加给中国。最近二十年以来,由于双方作出了很多努力,包括对话、贸易和合作,西方在中国民众中的形象已经大大改善,它们曾经加害于中国的历史旧账已经被逐渐淡忘。不仅如此,中国普通民众,特别是年轻一代对西方先进的政治制度、社会模式、生活方式和其他价值观,都有相当程度的好感和向往。这种历史性的转变,是中国与国际社会和谐相处、逐步融合的重要基础。


但是,非常遗憾,在此次拉萨动乱之后,西方主流媒体有意或无意地扭曲事实、丑化和敌视中国的行为,使得原本崇尚西方价值观、对西方社会抱有很大期望的中国民众感到极度失望。更加令人遗憾的是,当中国民众,特别是网民们对西方媒体的不实报道和反华舆论表示困惑、不满和愤怒的时候,西方人又把这些自由表达的言论指责为“民族主义情绪”。这种玩火式的对抗姿态,只能进一步激化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甚至会把中西两个世界推向危险碰撞的处境。假若西方媒体不能意识到这一点,那就很难指望中国民众会改变对西方世界的看法。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