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提拔的80后厅官为何惊动社会神经

网民对“最牛公务员”的担心来源于现实经验,生活中的确还存在“朝中有人好做官”的现象。当少年官员在国外被视为稀松平常之事,我们还在这里喧扰沸天,这未尝不是一种悲哀。


“史上最牛公务员”,是人们给张辉贴的“标签”。张辉现任共青团山东省委副书记、党组成员。5年零8个月的时间,他从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成为一名副厅级干部,引起人们议论。(4月12日《新京报》)


其实,网民的一些担心来源于现实经验,生活中的确还存在“朝中有人好做官”的现象。比如,安徽省委原副书记王昭耀“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他一手缔造的家族腐败,被称为安徽“第一权力家庭”。其儿子王伟大学毕业不久,就高居要职———在短时间内,从阜阳市政府办科员,跨到共青团安徽省委联络部副部长的位置上;其二舅子杨哲信甚至能从货车司机直接摇身一变为灵璧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


日前,经过一审判决,获刑18年的原中共上海市市委书记陈良宇,也有类似“杰作”。当年,足球豪门申花俱乐部呼风唤雨,名动江湖,陈良宇要求时任申花集团董事长的郁知非安排其儿子陈维力到申花挂名副总经理,一个细节是,陈维力年纪甚轻,刚刚大学毕业,而且,陈维力无需实际工作,但能拿到高额“薪酬”。


由此,我想到国外的“少年官员”现象。在美国,2005年11月21日,18岁的高中生迈克尔·塞申斯,当选美国希尔斯代尔市市长,成为当时美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市长。2006年11月,17岁的大一学生凯尔·科宾在市长选举中,击败了其他竞争对手,以高票当选为俄勒冈州最年轻的“少年市长”。在英国,刚满15岁的维尔夫·派塞卜瑞志成为英国伦敦郊区路易斯汉姆镇的“少年镇长”。对此,人们抱以羡慕与欣赏,没有愤愤不平,作诛心之论。


这是为什么呢?原因其实很简单:一是人才选拔机制较为透明,较为灵活,用人惟贤,而不是按资排辈,也不是拉帮结派的结果。二是选谁不选谁,当地居民有发言权,人们用投票权决定了谁上谁不上,这是公开、公平、公正的博弈。三是配套制度相对完善,无论当选者是垂垂老矣还是青涩少年,哪怕是盲人,由于制度设置稳定、完善,谁上台都能保证政策、政务得以良好运转。


与此同时,网民热议80后的副厅级官员,还有一点潜在因素。按照正常的升迁渠道,惯常的程序,20多岁的年龄,就能干到厅级官员,的确罕见。关键还在于,一些网民受论资排辈思维影响较深,这种心理惯性就是,在官员序列中,如果没有背景,非得熬到一定程度才有可能出头。


当18岁市长成为佳话时,当少年官员在国外被视为稀松平常之事,我们还在这里喧扰沸天,这未尝不是一种悲哀。看来,要消除人们对80后副厅级官员的过度阐释,一方面固然要在透明上下工夫,另一方面则要在制度建设上发力,从机制上保证公民的知情权、参与权、决定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