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汾黑砖窑事件被撤官员不到一年复出

威虎山 收藏 2 312
导读: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8_4_14_69448_7169448.gif[/img] 2007年7月,因任职广胜寺镇党委书记期间对黑砖窑事件负有领导责任,刚刚担任临汾市尧都区副区长两个多月的段春霞受到了党内严重警告和撤销行政职务处分。然而,段春霞被撤职还不到一年,又在未经公示的情况下,突然于今年3月被尧都区任命为区长助理。消息传出,当地一片哗然。 公务员法及党政干部选拔任用条例规定,公务员任职前都必须进行公示,并且,曾受到撤职处分的公务员两年内不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7年7月,因任职广胜寺镇党委书记期间对黑砖窑事件负有领导责任,刚刚担任临汾市尧都区副区长两个多月的段春霞受到了党内严重警告和撤销行政职务处分。然而,段春霞被撤职还不到一年,又在未经公示的情况下,突然于今年3月被尧都区任命为区长助理。消息传出,当地一片哗然。


公务员法及党政干部选拔任用条例规定,公务员任职前都必须进行公示,并且,曾受到撤职处分的公务员两年内不得晋升职务。而段春霞的再任,既未公示,也超越了处分的受限期,让人们不由得不怀疑去年因黑砖窑事件被处分的数十名党政干部,都会在集体“蛰伏”之后,随着段春霞的重新起用,“带病”走上新的领导岗位。


作为极端恶劣的事件,去年洪洞黑窑工案的爆发给了人们以太多的警醒和反思。透过伤痕累累的黑窑工,人们不仅能够看到被金钱利益扭曲了的人性是如何罪恶;更痛心的是,从曹生村到广胜寺镇,再到洪洞县县委、县政府,大批公务员是何等的人浮于事、尸位素餐。针对部分政府官员的失职,2007年7月16日,山西省纪委和监察部门对洪洞县25名责任人给予了党内处分,提出了行政处分建议。紧接着,临汾市政府也向社会通报了对洪洞、乡宁、襄汾50多名干部的处分决定。


如此大规模对党政干部进行处理,不仅在临汾绝无仅有,在山西省历年来也十分罕见。临汾市政府对违法违纪干部的处分,令当地党政干部队伍得到整饬,同时,也让行政风气从上到下焕然一新。


时过境迁,当黑窑工事件渐渐成为过去的时候,尧都区委、区政府的一纸任命,却又给本已平静下来的临汾带来了不小的震动。


段春霞,46岁,去年7月,因在黑窑工事件中负有领导责任而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撤销尧都区副区长职务的处分。可今年3月初,临汾市尧都区政府在未进行任何公示的情况下,突然任命其为区长助理。


文件下发后,在当地引起强烈反响。有干部说,被撤下来的干部,在处分受限期没有结束又没有公示的情况下仓促任命,这会让群众怎么想?市委、市政府对党员干部的惩戒还算不算数?


撤职后负责某工程仍配专车


临汾市尧都区位于山西省南部、临汾市中部,辖6乡10镇、9个办事处。去年6月新搬迁的尧都区政府位于市东郊的一个有着上万平方米的大院里。大院里,容纳着全区绝大多数政府机关,区委、区政府的办公室分别置于大院北端一幢大楼的二、三层。“请问段春霞在吗?”“段区长不在,她去二中那边了。”区政府办一位工作人员说。


2008年4月1日上午,记者来到尧都区政府。区政府办的同志称,段春霞平时都在二中那边办公。不过,她任副区长时的办公室“1320”(房间号)还一直归她使用——“她现在主管区上的教育工作”。


尧都区统计局一位干部告诉记者,段春霞自去年黑窑场事件后,很少在区上露面,听说是在临汾二中负责着一个工程。


段春霞负责的工程位于临汾二中院内,是一个教学楼的项目。自去年下半年以来,该项目至今没有完工。“去年9月份(她)在这儿,有一辆黑色的桑塔纳,司机给她开的。现在到二中路那边了。”临汾二中收发室的张师傅说,段春霞去年有时还到学校来,但他不知她任的什么职务,只知道每次她来大家都喊她段区长,自前一段时间工程指挥部搬到二中路以后,人就不太过来了。他说段“人很和气,没什么领导架子”。


可在临汾市二中路的“山西省省级示范高中(临汾二中)建设工程指挥部”,记者找寻多次也没能找到段春霞。


在临汾市与尧都区的政府网站上,记者没能查到关于段春霞任职区长助理的任何文字资料。段春霞早在去年7月就被撤销副区长职务,为什么区上还要为其配专车?段在被撤职之后到底还担任着何种职务?对此,尧都区政府办除证实最近段春霞3月份已被任命为区长助理并主管教育外,并不能说清此前段春霞的具体职务。


区政府办的工作人员提供了段的司机赵某的电话,让与其联系,但记者多次联系赵某,赵均以联系不上段为由,拒绝采访。


上岗仅3月即被撤销职务


2007年4月,时任洪洞县广胜寺镇党委书记的段春霞,出现在中共临汾市委组织部公示[2007]4号的“拟提拔到县级领导职务人选”的名单中。公示过后,段春霞成为了临汾市尧都区副区长。


段春霞生于1963年2月,山西洪洞人,中央党校函授本科学历,1981年2月参加工作,1986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现任洪洞县广胜寺镇党委书记——这是公示材料中对于段春霞的简单介绍。


尽管当时的公示情况没有更多的材料显示,但从《党政干部选拔任用条例》中“公示结果不影响任职的,办理任职手续”来看,段理应是顺利过了公示关。


洪洞县县政府一位官员说,段春霞任尧都区副区长前,已在基层工作多年。比如在来广胜寺镇主政前,就曾在曲亭镇政府担任多年领导职务。


从广胜寺镇提拔上来以后,段春霞不仅担任尧都区副区长,还同时兼任区食品安全委员会主任一职。不过,2007年5月11日,山西某媒体率先将广胜寺镇曹生村的黑窑场曝光,到7月下旬窑场打手衡庭汉等人在湖北落网,段春霞仅在副区长岗位上干了不到3个月就被撤了下来。


关于段春霞,广胜寺镇政府一位干部这样评价:段为人和气,工作能力强,尤其在村镇规划、拆迁等方面,成绩突出。


目前,广胜寺镇政府前的圪垌村除了一小片房屋还没拆之外,大多地方都已成为镇总体改造的一部分。“拆迁是最难搞的,她都顺利地搞下来了。”这位官员说,段春霞刚提拔就赶上黑窑场事件,试用期都没完,“有点可惜,运气实在不好”。


难道仅仅是运气不好么?根据山西省对黑窑场一案的通报来看,时任广胜寺镇党委书记的段春霞是要负领导责任的。黑窑场场主王东记从2002年起任曹生村党支部书记,2005年前就建起了黑窑场,而在段主政广胜寺镇期间,包括曹生村王东记黑窑场在内,镇上还有多个,直到王的黑窑场被曝光、查处,镇上多个黑砖窑才被迅速取缔。


去年被撤职的曹生村原主任赵丑女介绍,在王东记的黑窑场被取缔之前,曹生村以及镇上很多村都有类似的窑场。但没听说谁被取缔过。曹生村虽与镇上不远,但段很少来村上,每次都是去3月18日的广胜寺庙会,才偶尔来村上看看。不过,对赵丑女来说,段给她最深的印象是“干练、工作能力强”,那时之所以没有发现王东记的黑砖窑是因为砖窑太偏僻的缘故。


从去年临汾的处理情况来看,数十名干部中,仅广胜寺镇的干部就占到了一半以上,这对于时任镇书记的段春霞而言,是难辞其咎的。


区委凌晨开会突击任命?


段春霞被撤职后,尧都区政府很多干部在一段时间里很少见到她。直到当年9月,段春霞重新以临汾二中建设工程指挥部负责人之一的身份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后,大家才恍然大悟。


接着,到今年3月,又在没有进行任何公示的情况下,段春霞被任命为了尧都区区长助理,从而成为自黑窑场事件之后,第一个在处分受限期内被起用的党政干部。


也许看到其中的问题所在,不久,即有人在网上发帖表示不满——“临汾新的领导班子上任后曾明确指示,尧都区和洪洞县在新任书记到任前,不得提拔干部,人事冻结”,组织干部原则上也有对撤职国家干部在2年内不能任用的明确规定,但是尧都区领导于3月5日凌晨1点强行召开区委会议,任命段春霞为尧都区区长助理……这一做法否定了中央和省委对洪洞“黑砖窑”事件的认定,有悖组织任用干部原则。


对段春霞的任命,尧都区区委组织部干部科科长李伟称,任命文件已于3月初下发。不过该任命临汾市委知道不知道他不太清楚。他介绍,段春霞任副区长时是区县级干部,“撤职按规定也只是降一级,不可能一下子降到普通科员”。至于能否在撤职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重新任命,李伟称,这在《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中并没有明确的规定。


就李伟的说法,记者查阅了《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该条例第六十二条规定,引咎辞职、责令辞职、降职的干部,在新的岗位工作一年以上,实绩突出,符合提拔条件的,才可重新担任或者提拔担任领导职务。


由于段春霞在被任命为区长助理时并没有经过公示环节,因此在调查中一些基层干部颇有微词。对此,李伟解释,段春霞系区管干部(即区委有权决定任命),在经过区委常委会研究决定后,无需公示。尽管记者再三要求看一下任命文件,都被其以内部文件不便对外加以拒绝。


当地传言,段春霞复出是尧都区委于3月5日凌晨开会突击任命的。对此说法,区委常委、区委组织部部长杜敏付之一笑。他介绍,段春霞被撤下来后,因为以前搞拆迁工作很不错,所以暂时协助区委常委、区委宣传部部长李小平在二中负责扩建工作,但区委没有对其任命任何职务。


这次段被任命为区长助理,是区委常委会研究过的,被撤后,段春霞是正科级,现在的区长助理也是正科级,并不算提拔使用。而对记者提出的段春霞究竟是由谁提议任命、又是在何种情况下召开常委会进行的任命,杜敏却不置可否。


重新起用之后的担忧


按说,段任副区长仅3个月,并未满足一年试用期的要求,因此,最终并未正式得到副区长职务任命的段春霞,在撤职后8个月再次被任命为区长助理,实在令人疑惑。《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第三十八条明确规定,党政干部的任职实行的是任职前公示制度。段春霞被撤职后,并未按照组织程序给予新的职务任命,因而要作为一个政府公务员,任职区长助理,显然需进行公示,怎么能区委常委们开个会就任命了呢?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公务员在受处分期间不得晋升职务和级别,其中受处分的期间为:警告,六个月;记过,十二个月;降级、撤职,二十四个月。尽管区委组织部解释,任命段春霞为区长助理并没有提升其级别——即撤职后降为正科级,但是,对没有完成试用期、撤职后又没有担任任何职务的段春霞来说,突然被任命为区长助理,难道不是职务上的变相升迁吗?


更值得注意的是,该法第五十九条规定,公务员受开除以外的处分(如段的被撤职),在受处分期间“有悔改表现,并且未再发生违纪行为的,处分期满后”,才可由处分决定机关解除处分。解除处分后,才可以“不受原处分的影响”晋升工资档次、级别和职务。


据了解,去年因黑窑场事件被撤掉的镇党委书记许金铁,一直在家,并没有新的任命。而该镇党委书记的位置也至今空着。尧都区组织部长杜敏称,据他所知,目前除了段春霞之外,当时被处分的党政干部都还没有新的任命。


就段春霞任职区长助理一事,记者来到临汾市委组织部采访。办公室主任安海清表示,还不知道段春霞的任命情况。


“段春霞任职了,后面很快就会有更多的被处分干部重新回到各级领导岗位,这是对干部惩戒制度的一种挑战。”临汾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公务员说,没有公示,显然就使选拔任用干部的过程易受潜规则的影响,而缺乏民主监督,又会导致买官卖官和“带病”提拔的滋生。


还会有被处分干部复出吗?


从段春霞的任职来看,虽无法判断官场潜规则是否在其任命中施加了作用,但不进行公示、超越处分受限期任命等做法,显然违反了党政干部任用的相关规定。它使得干部任免处于一种暗箱式的操作过程中,既有违干部任免要经有关组织部门考察以及集体决定的正式程序,也会令地方人事任免渐趋成为地方政府、党委的私密活动,不利于政府的干部管理以及作风建设。


更令人担忧的是,在段春霞之后,其他尚处于被撤职、受处分状态的党政干部公务员该怎么办?会不会出现大规模被处分干部的集体“回朝”或“曲线就职”?当段春霞突然任职成为一种苗头的时候,党政机关对违法违纪干部的惩戒力度便无形中弱化,继而伤害党和政府的威信。(华商报 潘京 文/图)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