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遗忘的抗日英雄:血路 第二十章 战孟关——重创丛林之王 第六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36/


浓雾之下的开阔地上,到处生长着碧绿的青草,在这些青草中间,各种颜色的野花竞相开放。如果不是这战争的影响,这个地方自然景色是那么的美好,仿佛就像是一个世外桃源。


此刻,在这片开阔地上,日军的大部队正在利用这浓雾的掩护向河对岸突围。在这浓浓的晨雾之中,能见度非常低,鬼子的身影在这浓雾里时隐时现。河面上,竹排载着鬼子渡河,而中国远征军的远程大炮也开始向这个地方开炮,河面上不时被炮弹爆炸时形成一个个巨大的水柱。当然,在这能见度不好的情况下,这些炮击毕竟显得有些盲目,给鬼子形成的威胁不大。


突然,一阵阵马达的轰鸣声由远而近地出现在这里鬼子耳朵里,难道敌机这个时候还能够飞来吗?他们中很多人不由自主地朝天上看去,在这浓雾之下能够看到什么呢?


离河岸相对较远的鬼子,首先发现了敌人坦克车身影。在这浓浓的晨雾之中,即便是反映非常快的人,也不可避免的被这些高速行进的坦克车所碾压。当然,由于开阔地面积不小,坦克与坦克之间的距离也有相当的远,这样难免会有漏网之鱼了。现在,如果一个人的命运好坏这个时候才能体现出来,日军官兵们此刻对自己的生命完全没有选择,只能听任这些钢铁巨兽的吞噬,除非恰好身处两辆坦克之间,而且不被坦克上的机枪打中,这样才有可能侥幸逃生。


赵铁军此刻坐在坦克车里紧张的对外观察,可惜在这种能见度的情况下观察不远。虽然不时可以见到自己的坦克车碾压了不少鬼子,而且,鬼子此时的反坦克手也不能很好的对坦克进行反击。不过,赵铁军此时最担心的是自己的坦克车互撞,因此,必需要保持好进攻队形。


现在,赵铁军命令所有的坦克车打开大灯,力求在高速运动之中避免撞车现象的发生。同时,各个坦克车上的机枪向外扫射,因为自己坦克的装甲防护能力完全可以避免这些小口径机枪子弹的伤害。


这是一场完全不是一个级别角斗士之间的较量,敌我双方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尽管此时能见度不好,可对双方来说是一样的。唯一的差别是,进攻方有着强大的装甲防护能力以及他们的高速机动能力,履带式坦克在这种开阔地行进时,根本不考虑前面的路况情况,只管向前开进。


随着时间的推移,浓雾也在变得稀薄起来,视线开始逐渐清晰起来。这个时候,对鬼子的屠杀没有停止,反而变得更加变本加厉。一辆辆坦克在这里追逐着毫无掩体掩护的鬼子,它们一边开进用钢铁之躯碾压鬼子,一边用车上的机枪向周围扫射。


也有鬼子不顾一切抱着炸药包企图与这些坦克车同归于尽,但大多数鬼子的企图没有得逞。因为在这空旷的地形条件下,坦克车的速度占了很大的光,鬼子很难接近这些坦克。当然,也有鬼子在坦克前进的道路上,拉响了炸药包,但能够被炸毁的坦克毕竟只是少数。


等到这些钢铁巨兽开到河边时,能见度已经好了很多。面对河面上那些竹排,这些坦克上的枪炮齐发,打得鬼子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河面上到处漂浮着鬼子被打死的尸体,鲜血染红了河水。一些被炮火打翻的竹排,幸存的鬼子拼命向河对岸游去。此时如果能登上河对岸,以后一定要对天照大神好好烧香,以感谢神灵的保佑。


完成了对河岸的封锁后,这些钢铁巨兽又调头过来,这回它们又要开始返回去屠杀刚才侥幸落网之敌。在这场人与钢铁的大战之中,双方的炮兵都没有怎么参战,毕竟这敌我双方都搅在一起了。


申达礼是在黄昏的时候,乘坐一辆装甲车来到这屠宰场。夕阳之下,这片开阔地显得是那么凄凉。此时,枪炮声还在稀稀落落地响着,但是,远征军的部队已经把河岸牢牢地控制在自己的手中。位于瓦鲁班剩余的鬼子,现在已经是被彻底包围了,等待他们的命运只能是被彻底消灭。


尽管申达礼也是经过了许多大战恶战的场面,不过,他下车后,还是被眼前的景象所深深地震撼!地面上,被坦克车所碾压的鬼子尸体随处可见,很多尸体是残破不堪,使人看了不禁要作呕。在青草的上面,可以看到人的肉体上的残骸,那鲜红的颜色在青草绿色的衬托下,分外让人触目惊心。


一道道在坦克行使时,履带所压成的深深印迹,上面沾满了鬼子身上的血肉,非常醒目。由于还没有来得及打扫战场,遍地的鬼子尸体以各种不同的姿态倒在地上。申达礼完全可以感受到,这些鬼子在临死前是多么的悲惨。因为在一些尸体上,鬼子那种惊恐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还没有来得及闭上。


一些被鬼子炸药包击毁的坦克在这里格外显眼,它们那硕大的钢铁身躯在这开阔地里非常引人注目。尽管申达礼知道,此时这些坦克里面乘员已经被己方救护人员转移了,是死是活不知道。但凡是打仗,总会有弟兄们离开了这个世界。


申达礼此时对战争的残酷性有了新的认识,虽然这次是鬼子遭到了灭顶之灾。他在想,人类的许多发明是为了屠杀自己的同类,为了自己和国家的利益,战争消灭了多少生命。也许就是这样,使这个世界维持了人口平衡,不过,这样的死法未免也太残酷了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